banner
1 月 29, 2021
44 Views

他們心知肚明,這個“入口”,已經不能用了……

Written by
banner

雲落天卻沒有理會這個,帶頭繼續往駐地的方向趕去,他要去接下一批安排撤離的聯盟軍……

雲落天這邊,危機不斷,克洛斯這邊同樣戰況緊張。

所有的機甲戰士,都已經進入到了機甲艙內,第一時間對上了來自帝國的機甲戰隊。

各個等階機甲的數量壓制,讓所有人都顯得有些束手束腳。

後方,是聯盟軍的有生力量,是他們拼死也要保護的人。

他們沒有任何的理由怯戰。


用盡所有的力量,和帝國這邊的機甲隊伍周旋,能量塊迅速的消耗着。

好不容易突圍到了天冬星,加入到了天冬星駐軍的玩家們,這次是真正的理解到他們作爲炮灰的命運。

雖然也領取了不少的能量塊,卻被領了死戰不退的命令。

只要稍稍有那麼一點兒想要逃離的舉動,他們的行爲就開始不受控制起來。

朝着帝國軍最密集的地方衝去,伴隨着一聲轟鳴,不情不願的捐了軀。

邱落駕駛的游龍,遊走在戰場之中,SS級機甲中佼佼者的游龍,當真機甲如名。

肆無忌憚的對着帝國的機甲進攻,救下一個又一個在切換能量塊的時候沒有任何防護能力,卻根本不能撤退的機甲戰士。

然而,這樣一個戰場上的異類,怎麼可能不引起帝國軍的注意。

“有意思!”帝國軍整合之後的指揮官,坐在戰艦上面,看着游龍在戰場上游弋,嘴角露出一絲古怪的微笑。

“爲什麼,我們的情報之中沒有這幫聯盟豬還有SS級機甲的消息?”碧色的眼中,露出些許的玩味,語氣平淡卻讓人有種寒毛直豎的感覺。

同樣在戰艦中的其他帝國軍官忍不住的渾身一抖:“我們……也不清楚!”

“哦?不清楚?”注視着邱落駕駛的游龍,不斷地收割己方士兵的性命,他卻不緊不慢的看向了說話的軍官,玩味的神色更重了幾分。

“好一個不清楚,古上校,你可知道,你這個不清楚,要犧牲我們多少帝國兒郎?看看下面!你就沒有絲毫的反省?”淡然的拋下這句話,他轉頭看向了身後的人。

“親愛的,還好我把你帶來了,接下來……還是要靠你了!”牽着身後人的手,烙下一吻。

“等我消息!”沒有多少溫度的女聲響起,那人抽回自己的手,大跨步離開了戰艦。

完全無視,戰艦內其他人聽到她的聲音的時候,露出來的恐懼。

作爲帝國指揮官的這個人,卻明顯開心了起來,手指在面前的虛擬屏上劃過,微微舔了舔脣角,呢喃了一句:“我的藏品,馬上……就要又多了一個了!”

“看看這機甲,多麼完美!”

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露出了遺憾的神色:“可惜……斬暨這架機甲我似乎沒有機會染指了……”

其他人聽着他的話,卻大氣也不敢出一聲,唯恐這個人將注意力從機甲轉移到他們身上來。

這邊,正要繼續救援的邱落,被突然出現的一架女性機甲攔住。

“認識一下!機甲名爲白起!”冷漠的聲音,透過機甲傳了出來,一時間周遭的空氣都彷彿凝固了起來。

無論是帝國還是聯盟的士兵都瞬間退避三舍,兩架機甲周圍一下子變得空曠了起來。

游龍機甲艙內的邱落,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白起…… “白起怎麼會來這裏?”周圍一片嘈雜的聲音。

無論是聯盟軍還是帝國軍,都對着突然出現的女性機甲議論紛紛。

在已經失去了遠古地球文化傳承的星際時代,大家能知道的也就是一些零星的記憶。

而白起的殺神之名,卻是這個時代記憶最爲深刻的。

無論是人還是其它什麼,一旦被冠以白起之名,其中所蘊含的意味,也就不必多說了。

帝國女殺神,駕駛機甲白起,在戰場上縱橫捭闔的事情,更是所有人都耳熟能詳的。

無論是帝國人還是聯盟人,在兩國人和平共處的年代,幾乎是所有的女性的將這位女殺神當做自己的偶像。

希望着有一天自己也能成爲這樣一位戰場上的女殺神,和自己的愛人一起主宰沙場。

哪怕是後來,帝國的女殺神不知所蹤,機甲白起之名,再也沒有在戰火中響起,那一段歲月卻已經銘刻在了兩國人的心中。

而現在,機甲白起竟然重新出現在大家的面前,就在天冬星這個帝國和聯邦之間的重要關隘,爲了爭奪天冬星的歸屬,代表帝國而戰。

“久仰大名!”邱落眼中是洶涌的戰意。

正如他所說,他對機甲白起,早已久仰大名。

能和白起一戰,哪怕就這樣死在戰場,也足夠了。

不過,他更清楚的是這裏是戰場,他需要做的並不是放開手腳和這位駕駛“白起”的人酣暢淋漓的大戰一番。

所以,即使是這邊跟着她打着招呼,人不能及時趕過去支援自己的戰友,邱落卻並沒有停下攻擊的動作。

一發光能離子束,朝着那邊死死糾纏着己方戰友的人襲擊而去。

可惜,能夠駕駛白起的人,哪怕已經不是當年的女殺神,也不是什麼好相處的角色。

怎麼能夠容忍對手在自己的攔截之下,還抽空攻擊自己要保護的人?

這簡直就是不將她放在眼裏!不將殺神的榮耀放在眼裏。

直接以攻對攻,將光能離子束的能量在成功落到帝國士兵面前抵消殆盡,坐在白起機甲艙內帶着半張面具的女人,臉部線條似乎更加冷硬了幾分。

二話不說,直接對着邱落駕駛的游龍衝了過來。

一路上,還不停的通過遠程給他製造麻煩。

一通狂轟濫炸之下,邱落也不免手忙腳亂起來。

別人不清楚,他自己卻很明白,他真正的成爲SS級體能着的時間還不足一個月。

游龍機甲到他手上的時間更是不到五天,這樣短的時間內,他對游龍機甲也不過是比較瞭解基礎操作而已。

唯一比其他的機甲戰士佔據優勢的,也就是他擁有能夠讓游龍機甲暫時提升到SSS級的能量塊。

然而,他本身卻沒有操控這個級別游龍的本事。不到萬不得已,他絕對不能夠輕易使用這一個殺手鐗。

除非……

看了一眼,在戰火紛飛的戰場上,猶如閒庭信步一般朝着自己走來的白起,對比在它的攻擊之下的自己,邱落眼中帶起一抹猩紅。

除非,他能保證,在游龍完成形態轉變之後,能夠秒殺白起!否則,絕對不能輕舉妄動。

剛剛見到機甲白起高漲的戰意,雖然在這一連串的攻擊下顯得有些灰頭土臉,但是邱落卻更清楚,這是自己迅速熟悉游龍最好的機會。

即使是遇到在狼狽打的情況,仗着能量充足,邱落也硬生生的用能量防護扛了過去。

“你就這點兒本事嗎?”白起機甲內的操控者,顯然對邱落的這樣無賴的打法有些生氣。

加上邱落的操控一點一點的開始變得流暢自然,她知道,自己是被人當成磨刀石了。

這讓心高氣傲的她,覺得無法忍受。

只是……

她透過白起的視覺窗豎起的虛擬屏,盯着邱落操控的游龍,眼中透出疑惑的神色。

大家操控的都是SS級機甲,所擁有的能量防護一般不會超過SS級,畢竟是作爲攻擊利器的存在。

正常來說,加上SS級機甲並不是各個方面都能夠達到SS級,而白起的攻擊卻已經到達了僞SSS級。


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沒有一舉攻破對方的能量防護,反而被當成磨鍊機甲熟練度的道具。

對方的機甲真的只是SS級的?


還是說,對方這個機甲的防禦正好也達到了僞SSS級?剛好剋制了自己?

至於這個機甲可能是SSS級別的機甲這件事情,她卻是根本無法去想象的。

誰不知道,SSS級機甲,只有一個,那就是因爲材料特殊,碰巧被製造出來的機甲斬暨。

而這個機甲的威力,在戰場上絕對堪稱恐怖。

套句比較俗的話,SSS機甲一出,無人能夠與之爭鋒。

只是,自那之後,再也沒有人能夠製造出SSS機甲了。

想了想,她決定暫時理會這個人,先收拾了其他的聯盟軍再說。

至於要帶回這臺機甲的任務,也不是非要現在完成纔可以。

既然要躲在烏龜殼子裏面,那就好好的呆着好了!

這樣一想,白起立刻在她的操控之下,調轉了方向,朝着其他人展開了攻擊。

注意到白起的動作,邱落也知道自己之前的那一番舉動已經暴露了。

現在對方仗着自己還沒有完全熟悉,能夠壓制自己的情況下,開始對聯盟軍展開了屠殺模式。

只要自己稍有異動,白起就會展開一番迅猛的攻擊,讓自己疲於應付,抽空還能對着聯盟軍來個冷槍。

可惜的是,自己到現在,還不能完全發揮游龍的優勢。

“可惡!”用力的捶打自己的膝蓋,邱落第一次覺得自己如此的無用!

要是自己能再強一點……再強一點!

目光在帝國軍隊一點一點朝着聯盟軍駐地內部推進的站線中,慢慢變得猩紅。

邱落知道,現在已經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了。


聯盟軍中還在抵抗的人、還能抵抗的人,已經沒有多少了。

小部分人跟着跟着雲落天慢慢的轉移了,大多數的人,已經在這一場堪稱圍剿的戰爭中,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遠處三道人影,正頂着炮火,朝着如今已經沒有多少聯盟軍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趕來。

邱落的目光一凝,迅速的切換能量已經消耗了部分的能量塊,換上完整、沒有任何消耗、他們之前得到的那種特殊能量塊。

一聲龍吟聲響徹戰場,金色的游龍,將還艱難抵抗的殘餘軍隊圈在一起。

對着白起的位置,直接噴出一口火焰。

雖然游龍機甲突然有了變化,但是白起的操控者顯然對自己的機甲和操控技術相當有信心。

以攻對攻,絲毫不退,朝着火焰不斷的發動攻擊。

只是,這一次,她卻失算了。

無論是哪一種強度的攻擊,似乎都沒有能夠撼動那一團火焰的能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