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46 Views

被他點的那人是一名中階天靈師,深吸一口氣后,自人群中走了出來,聽到張隊所說的話后,不知不覺間,他的神色中已經出現了一絲凝重,額頭上甚至都落下一道冷汗。

Written by
banner

「戰力值在三千以下,是為三等戰星,三千至八千之間,是為二等戰星,戰力值若是能夠超越八千,恭喜你,還未上戰場,便已經是一名一等戰星了,不過……呵……」


伴隨著一聲冷笑,他話鋒一轉:「戰力值若是在三千以下的話,在這裡我奉勸一句,還是哪來的回哪去,就算你不怕死,我他嗎的還怕你在戰場上會拖累其他人!」

三千戰力值以下的武者,應該就是四百人中最底層的存在了。

這種武者, 標準的領主生活 ,被強塞進中階、高階天靈師隊伍中的話,極有可能受到侮辱,優勝劣汰,這是殘酷的生存法則。

來到巨石之前,那名被點到的武者拉開架勢,右腳猛然一蹬地面之後,藉助著這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右拳趁勢轟出了一道極為兇狠的拳勁,落在了巨石之上。

「砰!」

悶響之聲傳來,眾人能夠明顯地感覺到,一道宛若實質地靈力波動以巨石為中心向四周盪開,由此同時,在此人腳下的地面上,也是出現了幾道細微的裂痕。

「嘩啦啦……」

彷彿水流流動的聲音傳來,整個巨石上頓時泛起了陣陣漣漪,隨後,只見那巨石的最中央,一道道凝厚的氣息逐漸匯聚著,三息的時間過後,凝聚成了一排古老的數字。

四千一百戰力值!

「四千一百戰力值,勉強踏入了二級戰星的門檻,勸你好好修鍊修鍊,雖然你現在是四千一百的戰力值,可若是生出哪怕一絲一毫懈怠的話,很有可能下次測試之時,不足三千!」

看到這個數字,以及聽到張隊的話后,那名剛才發出攻擊的武者微微一愣,神情中泛起了一絲失落,或許對於這個數值他實在有些無法接受,或許也是因為前者所說……

——

猜測一下吧,傲爽是二級戰星?還是一級戰星?又或是三級戰星? 第七百九十六章周通伯!

此人雖然看起來只是一名高階天靈師初級的武者,但從他那較為滄桑的面目中也能看出,他定然是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否則不可能出拳轟擊之前,還知道右腳蹬地面一下。

這, 重生異界當帝王

一般人恐怕也就知道直直地轟出一拳,哪還能想到藉助什麼反震之力?可那四千一百的數值不僅讓他有些無法接受,人群中也有不少人露出詫異的神色。

這時,不知是誰說了一句。

「我知道了,這戰力值應該只是**力量加上靈力的凝厚程度,測試出來的一個綜合數值,不過若是想要真正的算出戰力值的話,這種方法還是有些勉強了。」

他說的沒錯,若真是到了生死搏殺之時,幾乎很少有人會直直地轟出一拳,除非雙方都達到了一種力竭的程度,不說此前會使用什麼增幅靈技,每個人都有一些隱藏的手段。

這些來報名參軍的武者,如果真說起來的話,幾乎大多數都有著一定的戰鬥經驗,這個戰力值的測試,按理說應該要比真實戰力低上一些,只是『張隊』不曾說出來罷了。

「墨墨跡跡地說什麼呢?還有我若是沒讓你們開口說話,最好給我閉嘴,這裡不是外面,這裡是軍營!一切都要按照規矩辦事,行了,下一個,早點完事,早點給你們分配。」

張隊的聲音中,有著濃重地不耐煩,淡淡地掃視了一圈眾人,心底暗自嘆了口氣:唉,終歸是江湖中人,沒有一點組織性和紀律性,可也沒那麼多的時間去培養了。

此時,幾乎所有人都在糾結著,為什麼打出的戰力值會如此低,不過傲爽的腦海中,卻是在思索著剛才張姓隊長說出的後面那句話『勸你好好修鍊修鍊,雖然你現在是四千一百的戰力值,可若是生出哪怕一絲一毫懈怠的話,很有可能下次測試之時,不足三千!』。

平白無故,他不可能無的放矢,可什麼叫『可若是生出哪怕一絲一毫懈怠的話,很有可能下次測試之時,不足三千!』?不會這裡面,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吧?

難道……是傷病?

而聽到其所說后,原本站在第一個測試之人後面的走了出來,向巨石走去。

和第一名武者一般無二,右腳一踏地面后,一拳轟了出去。

「兩千九百戰力值。」

更低了!

由不得眾人不震驚,從剛才的四千一百戰力值到此時的兩千九百戰力值,雖然看起來似乎只相差了一千二,可卻是劃出了整整一個級別,那是從二等戰星到三等戰星的差距!

而之所以他們會如此震驚,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第二名測試之人,他們有些人還認識,也是經常混跡在正勝城左右的一名武者,在中階天靈師中實力異常強勁。

可就是這在所有人眼中實力異常強勁的武者,卻只打出了兩千九的戰力值!

「下一個。」

在場之人,恐怕也只有那『張隊』能夠保持著一如既往的冷靜,不僅神色異常平靜,就連說話的聲音也沒有任何的起伏,雙臂抱肩站在一旁,下發著命令。

一個個測試者,都將心中的哪怕一絲一毫地懈怠之意收了起來,面色凝重地向巨石走了過去,依次轟出自己的最強一擊,心中也是極為期待著,顯示的數字能夠高一些。

「三千七百戰力值,二等戰星!」

「四千戰力值,二等戰星!」

「兩千五百戰力值,三等戰星!」

「一千九百戰力值,不合格!」

……

接連測試了五十多名武者,雖然多數都是二等戰星,但竟是沒有一人能夠超越第一個轟出四千一百戰力值,甚至戰力值若是在兩千以下的話,還會被判定為不合格。

不過這五十多名武者,全部都是中階天靈師,而高階天靈師還未出現。

那名被張姓隊長判為不合格的弟子,險些就那麼昏厥過去,面色異常苦悶,顯然這一千九百戰力值對他的打擊不清,猶如霜打的茄子,整個人徹底蔫了。

感受著眾人那驚駭的神情,第一名測試之人的臉上倒是樂開了花,畢竟直到此時,就算有人也是二等戰星,可還是沒有任何人能夠超越他轟出的四千一百戰力值。

不管眾人如此想,張姓隊長的表情還是沒有任何的波瀾,哦,似乎有著一絲不耐煩,或許如今發生這樣的情形,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了,懶洋洋的聲音再度傳入眾人的耳中。

「看來我先前都有些高估你們了,記住第一個人測試完我說什麼了么?你們後面的這些人可是連他都不如,真不知道是誰給你們的勇氣,繼續吧,下一個。」

時光下的約定 ,眾人才猛然想起,剛才張姓隊長說的話來。

「四千一百戰力值,勉強踏入了二級戰星的門檻,勸你好好修鍊修鍊,雖然你現在是四千一百的戰力值,可若是生出哪怕一絲一毫懈怠的話,很有可能下次測試之時,不足三千!」

按照他的意思,四千一百戰力值,若是被投放入戰場,可能也就是底層的存在而已,那麼他們這些三千多戰力值,兩千多戰力值的呢?豈不就是去送死的?

這次上前的,是一名身形極為魁梧的武者,他這一出現,有些人的身軀都是一震,顯然此人在正勝城附近也是有著一些名號的,否則他們也不可能會有這般反應。

站到巨石面前,魁梧武者晃了晃身體,左臂在空中猶如大風車一般晃悠了兩圈之後,猛然在虛空一抓,鬆弛的左手瞬間緊握,一記猛拳轟在了巨石之上。

當拳頭和巨石碰撞到一起的那一瞬間,整個巨石都是劇烈地震動了一番,而壯漢本人也是被這股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得連連後退,在退出了二十米后才徹底停止下來。

「轟!」

猶如悶雷般的巨響聲傳來,就當他這一拳轟出的同時,那張姓隊長的眉頭也是微微抖動了一下,顯然這一拳也讓他來了興緻,而從巨石上顯示出的數值,也的確沒讓他失望。

八千六!

「八千六百戰力值,一等戰星!」


嘩!


看到巨石之上顯示出的數字后,試想一下,就連張姓隊長都是眉頭挑了挑,就更不要說其他人了,尤其是第一名測試的武者,相較於他所轟出的四千一百戰力值來說,這名壯漢的戰力值,可是整整超越了他一倍之多!

但壯漢的神情卻好似沒有任何的波動,似乎就他本人來說,這個數值並不是很高,他甚至還看了看自己的拳頭,眉頭微微皺起,這意思似乎是在說,為什麼才這麼點?

望著壯漢的神情,張姓隊長似乎也來了興緻,隨即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

似乎除了偶爾教訓一下這些報名參軍的武者之後,張姓男子的口中也就只剩下了兩句話,第一句是『繼續吧』,第二句是『下一個』,這還是他首次說出其他的話來。

「周通伯,通達的通,伯樂的伯。」

壯漢的聲音,隱隱間透發出一種十足的力量感,他就那麼直直地站在那裡,整個人就如同一道堅硬的石碑,或許是因為他體型的原因,可還是給人一種厚重之感。

聽了壯漢的話后,張姓隊長似乎想起了什麼。

「周通伯,我知道了,你就是那個被人稱為『銅身鐵臂』的周通伯吧?」

「嗯。」

周通伯點了點頭,隨即竟是反問一句:「還有事嗎?」

「呵呵,沒事了,下一個。」

張姓隊長這還是首次笑了笑,或許周通伯的出現,給他吃了一記定心丸。

不怪他如此,先前他在和幾名手下交談之時便是說過,這次報名參軍的四百名武者,最終能夠活下來的也就只有四十人不到,但如果這些人的戰力值都在四千左右的話,那麼這種本就異常恐怖的死亡幾率,可能還要再打上一些。

雖然這些人都是江湖中人,上了戰場死活都沒有關係,但若真是全軍覆沒的話,很有可能惹得上頭怪罪,淪為戰爭的犧牲品,跟隨著這些武者一同死去。

其實若真說起來,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可能還要小一些,而他最怕的,其實還是被這些人察覺出什麼。

試想一下,這些武者本就都是江湖中人,此行前來報名參軍,大多數都是為了賺取靈石,若真是知道了只有不到一成的概率能夠活下來的話,結果根本不用多說,自然會全部逃逸。

這就是所謂的逃兵了,但生死之前,他們誰又會在乎當一次逃兵?

戰爭剛開始之時,兩方都只是試探性的攻擊而已,這時候若是有著一名周通伯這樣的強者存在,帶著小隊唰唰榮耀值,必然能夠起到穩定軍心的效果,也不容易被人看出來。

但如果剛上來便是被人屠殺,這些人誰還不明白怎麼回事?用不了一時半刻就會逃跑,所以為了避免這種意外情況的發生,中原域官方甚至還要在這些江湖中人內穿插一些武者,幫助他們先賺取一些榮耀值。

也就是,先給他們一些甜頭嘗嘗。 第七百九十七章第一個半王!

先甜后苦,這是掌權者慣用的一種手段,其實若靜心思索一番的話,這種方法未必能高明到哪去,可這四百名武者中,能夠有幾人看透這點,並及時的抽身以防被人利用?

至於這周通伯,到底是不是中原王朝穿插在眾人內的『姦細』,倒還真是無法考證,不過傲爽參軍的目的也不是為了發財,他此行前來,主要就是沖著榮耀值去的。

可如果,進入藏寶閣所需要達到的榮耀值實在太高的話,那麼他也只能另想辦法了。

但此時,確實有一個問題困擾著傲爽,那就是……

自己是應該展露實力,還是隱藏實力,一直低調下去。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定然會說『當然是全力而為了,轟出的戰力值越高,越容易被那張隊長看中,』他們的想法沒錯,但傲爽就不同了,對於他來說,被不被人看重根本不重要。

此時的傲爽已經達到了高階天靈師巔峰的境界,可以說只要是能夠擁有一種演靈化形的手段,就可在極短的時間內踏足半王之境,那是一種質的飛躍,猶如鯉魚躍龍門。

而雖然他還未成為半王,但一身實力,比之一般的半王強者都要強悍一些,在這個最強者只是半王巔峰的遠古殺場內,能夠對傲爽造成威脅的人已經不多。

所以,哪怕傲爽不和其他人組建一個小隊,真正到了戰場上,他賺取榮耀值和其他收穫的速度也並不見得就比別人慢,甚至要快上一些都有可能。


相反的是,若是他加入一個小隊的話,得到的東西還要平分,隊伍內有人受傷的話他是坐視不管還是出手相救?這都是問題,對於他來說,倒顯得有些不公平了。

況且以傲爽對於力量的控制來說,他完全可以收斂絕大部分的力量,只轟出顯示為個位數的數值都有可能,而若是他全力以赴的話,顯示出的數字也可輕易達到五位數。

五位數……那可就是上萬的戰力值,要遠遠超過一等戰星的標準!

是平地崛起,高調的轟出上萬的數字,還是繼續低調下去,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全部都在傲爽的一念之間,不過不管他如何選擇,他的目的總歸是不變的,賺取榮耀值。

高調的話,雖然引人注意,但對於我來說的好處也是不言而喻,那就是即便是上了戰場,自己也會隨意自在很多,任何收穫都是我自己的囊中之物。


傲爽這個念頭絕對是想到點上了,如果是繼續低調下去的話,恐怕會和其他人一樣,被張姓隊長隨意地分在一個小隊中,上了戰場后不僅收穫要平分,還要帶上幾個『拖油瓶』。

在傲爽的眼中,這三百九十九人還真就是拖油瓶。

或許他們的實力也是不弱,也有著各種各樣的生死搏殺經驗,可在傲爽眼中,這點經驗是微不足道的,他甚至都能想象出,自己在前方奮戰,他們在後面撿東西時的場景。

……

時間過得飛快,自從周通伯轟出八千六這個在所有人眼中看來都極高的數字之後,除了略微有幾個人能夠達到五千左右的數字外,還沒有任何一人能夠打破他的記錄。

剛開始看到八千六百戰力值時,許多武者內心的那份火熱不由被調動起來,畢竟大家的歲數相差不多,想來應該也差不到哪去,因此都是鬥志高昂,一個個磨肩擦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