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8 Views

躲在遠處的武靜靜地看着被蓋上白布擡上救護車的勇,眉宇之間帶着一絲愁緒。

Written by
banner

“勇……不要怪我……我已經暗示了你很多次了,不要管狼鋒的事情,不管狼鋒是不是還活着,都不是我們管的事情!你聰明瞭大半輩子,這會兒怎麼這麼傻了?組織神通廣大,狼鋒還活着,組織又怎麼會不知道?組織沒有去殺死大難不死的狼鋒,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你這不是破壞組織的計劃嗎?”

武深深地吸了口氣,閉上雙眼靠在了牆壁上。

“妖嬈嗎?這個小表子……還真以爲我碰了她啊……她的體質也變態的很,藥效結束的太快,她清醒的太早,我還沒開始,她以爲我已經結束了,呵呵……”

……

面對遭到吉爾斯和威廉姆斯兩人圍攻的顧藏鋒,穆再也忍不住了。

穆仰着頭捂着肚子毫無淑女風範的大笑起來。

威廉姆斯和吉爾斯兩人也挺不住了,紛紛大笑起來,算是饒過了顧藏鋒。

穆走到了顧藏鋒身邊,用自己的肩膀輕輕地撞了一下顧藏鋒的肩膀。

顧藏鋒的身高接近一米七五,穆的身高也接近一米七五,顧藏鋒被穆撞了一下後,立即轉過頭一臉疑惑的看着穆,映入顧藏鋒眼中的是穆一張絕美的面孔,這一刻,穆確實很像一個天使。

“沒想到,當年叱吒風雲的狼鋒,也會有如此狼狽的一天!”

“……”

顧藏鋒默然無語,除了尷尬還是尷尬。

倒也不是顧藏鋒臉皮薄容易害羞之類的,而是……

身在人家的地盤,要是也和人家開一些少兒不宜的玩笑,即便是自己迎合威廉姆斯和吉爾斯,穆能夠饒過自己?

萬一這脾氣陰晴不定的大小姐一怒之下,說自己非禮她,估計教皇古拉斯會提着一把五十米的大砍刀跑過來,而且還說允許自己先跑49.9米的那種……

“你是狼鋒?”威廉姆斯聽到了穆的話,臉上瞬間浮現出一絲驚訝。

“額……是的……”顧藏鋒雖然不想承認,但只得硬着頭皮點頭承認自己的身份。

“好你個狼鋒!啊!你這個天殺的!你這個世間最可恥的小偷!你來我們教廷偷過多少次東西了!你居然還敢來我們教廷?更可惡的是現在還想把我們小公主的心給偷走?你真的以爲我們教廷好欺負嗎?”

威廉姆斯瞬間怒了。

“我……”顧藏鋒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被主人關起來的小偷,嗐……實在是沒辦法,誰讓自己技不如人呢?還是忍忍算了吧!

和威廉姆斯火爆的脾氣相比,吉爾斯倒是顯得冷靜了許多,只是笑眯眯的坐在了原地,沒有說話,更沒有做一些激動地事情。

威廉姆斯也注意到了吉爾斯的平靜,轉過身怒視着吉爾斯:“你倒是說一句話啊,別人還以爲我們教廷沒人了呢!”

顧藏鋒一臉不屑的瞥了一眼威廉姆斯。


人家吉爾斯一看就是一個有涵養有素質的人,怎麼會跟你這樣的人一樣?不要把每個人都想的那麼沒素質好吧!都二十一世紀了,大家都是講文明的高素質人才好吧!

“額……爲什麼這個桌子我扳不斷?”吉爾斯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紅暈。

“什麼?桌子?你扮斷桌子幹嘛?”威廉姆斯微微一怔。

“廢話!把桌子扮斷了用來揍這個傢伙啊!”

威廉姆斯:“……”

顧藏鋒:“……”

穆:“……”

三人大眼瞪小眼的,持續了好幾分鐘,最終理智的吉爾斯還是嘆了口氣,放棄了揍人的想法。

“算了……都是以前的事了,狼鋒都已經死過一次了,就當是以前的事一筆勾銷吧!狼鋒,會下西洋象棋嗎?”

“這個……”顧藏鋒稍稍猶豫了一下。

“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有什麼好猶豫的?”

“好吧……會一丟丟……”

“那就行了,坐下來,陪我下一盤!”

威廉姆斯十分自覺地趕緊起身讓了一個位置給顧藏鋒。

顧藏鋒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吉爾斯顯然是一個西洋象棋高手,而自己……可以說只懂西洋象棋的規則和玩法。

就自己這種水平?和他對棋?那不是找虐嗎?算了……被虐就被虐吧……

顧藏鋒打定主意,一會人自己隨便瞎幾把下棋就是了,就當彌補當年來這裏偷東西的過錯吧,讓吉爾斯虐自己一把,趕緊下完趕緊結束!


顧藏鋒坐下來之後,當仁不讓的將自己的車朝前方推進。

吉爾斯微微一怔,實在是不明白顧藏鋒這一棋的用意,吉爾斯隱隱覺得,顧藏鋒這看似隨意的一棋,實際上是一個陷阱!一定是顧藏鋒故意麻痹自己讓自己有一種輕敵的想法。

吉爾斯深思熟慮的近半分鐘,纔出了自己的一棋。

妖女受死 ,顧藏鋒就推進自己的馬。

吉爾斯驚呆了!

自己深思熟慮的近半分鐘,才考慮到這一棋,顧藏鋒的應對竟然如此迅速,就彷彿顧藏鋒早就計劃好了這一步!

吉爾斯的心中不由得產生了一個驚恐的念頭!

難道……難道自己思考了近半分鐘纔想出來的一棋,全部都在顧藏鋒預算之中?這人得有多麼恐怖的計算能力啊!

這個王八蛋!居然還騙自己說他是一個新手!尼瑪的新手能有這麼強的計算能力? 吉爾斯的右手不由得抖了一下,對於顧藏鋒的這一棋完全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顧藏鋒不由得疑惑地瞥了一眼吉爾斯:“老大,能不能快一點啊,時間寶貴啊!”

顧藏鋒越想越是生氣了,自己都已經這樣了,就差沒明說,啊我死了,啊我投降了,之類的這種話。

即便這樣了,這傢伙也磨磨唧唧的,能不能給自己一個痛快?能不能用一把鋒利一點的刀子砍人?

你這樣拿把鋸子砍人,會讓人很難受的知道嗎?


吉爾斯聽到了顧藏鋒催促的話,不由得心中一驚。

這傢伙……居然在催自己!這明顯是搞自己的心態啊!這明顯就是破壞自己的思緒啊!

於是乎,吉爾斯得出了一個結論!

顧藏鋒這個傢伙,絕逼是一個西洋象棋高手!

不但棋術了得,更是擅長擾亂人的思緒!

在顧藏鋒百般催促之下,吉爾斯十分慎重而又保守的出了一棋。

和之前一模一樣,幾乎是吉爾斯剛剛出了一棋,顧藏鋒迅速推動自己的後往前面走了兩步。

吉爾斯傻眼了,這是什麼騷操作?

爲什麼可以一步到位的一棋,要分兩步走?

明明後可以直達現在的這個位置,爲什麼要分兩步走?

難道……顧藏鋒已經猜到了自己棋局的改變,在零點幾秒的時間內做出了應對的辦法?這人這麼恐怖的嗎?

想到這裏,吉爾斯整個人都不好了,吉爾斯覺得自己在西洋象棋上遇上了自己這輩子遇到的最強的對手了!

吉爾斯仔細的思索了一會兒棋局之後,再次改變了自己的計劃,更加保守而又慎重的挪了一下自己的馬。

在接下來的時間內,每當吉爾斯花費了好幾分鐘才下完一棋之後,顧藏鋒都是在一秒鐘之內就出棋了!

甚至都已經過了十幾分鍾了,雙方誰也沒有折損一個棋子,而棋局變成了雙方的棋子縱橫交錯的局勢。

“啪”

吉爾斯再次十分保守而又慎重的走出了一棋。

顧藏鋒對於吉爾斯的態度已經愈發不滿了。

這個人手下留情也留的太明顯了吧!這演技太假了,你就不能趕緊結束戰鬥嗎?自己這樣被你壓着很難受你知道嗎?

顧藏鋒仔細想了想,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吉爾斯儘快結束戰鬥解決自己了!

但是對於這個提醒的分寸,顧藏鋒不斷地思索着一個合理度,如何才能夠禮貌又不丟面子的讓吉爾斯領悟自己的意思,趕緊解決自己。

對面的吉爾斯看到顧藏鋒十分反常的沒有迅速出招了,內心深處不由得慌得一批。

這個傢伙怎麼突然這麼慢了嗎?難道他想出殺招解決自己了?

“咳咳……”顧藏鋒輕聲咳了幾聲,“是時候結束這場一邊倒的戰鬥了吧!”

顧藏鋒說完十分無厘頭的推了一下自己的馬。

吉爾斯瞬間傻眼了。

這個傢伙……是在宣判自己的死刑了嗎?他哪裏來的這種勇氣?

吉爾斯皺着眉頭,不斷地思索着顧藏鋒會出什麼樣的招。

他會把後往這邊挪?然後圍攻自己的馬?

他會出象,掩護自己的兵殺過來?

還是說一會他這樣走,然後那樣走,再接着這樣走,最後那樣,繞到自己後的後方?

可惡……不管是那一招,感覺殺意都很重啊,自己該怎麼應對?

吉爾斯越想心中越急,甚至額頭上都已經冒出了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吉爾斯對面的顧藏鋒雖然也在盯着棋局再看,但是卻已經有種犯困的感覺了。

顧藏鋒打定主意,自己隨意的往後往前面走兩步就算了!

……

吉爾斯的兩隻手已經開始劇烈抖動起來了,吉爾斯已經在腦海中模擬出十幾種顧藏鋒接下來會採取的連招,但是不管哪一招,吉爾斯都感覺不會對自己造成致命的傷害。

既然如此……爲什麼顧藏鋒會說是時候解決自己了?

他哪裏來的自信?

吉爾斯想着想着,不由得偷偷瞥了一眼顧藏鋒,此時的顧藏鋒雙手託着自己的下巴,甚至都快睡着了。

這個傢伙……難道就吃定了自己猜不到他的連招嗎?這也太自大了吧!

等等……


吉爾斯忽然心頭一顫……

如果顧藏鋒先動後……再動車……然後這樣……然後那樣……接着這樣……最後這樣……

吉爾斯在腦海中模擬出顧藏鋒的棋子對自己發起的連續十幾棋的一套連招,吉爾斯竟然驚恐的發現……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