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9, 2021
50 Views

但他心裡卻惴惴不安,他夢中的口訣無懼死亡禁地的影響,但是當初在冰谷的時候大元就試過修鍊,根本無法練成。

Written by
banner

他不知道白清能不能修鍊,如果可以,他相信白清一定能安然無恙,如果不能……

「真的?」白清大喜過望,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這麼多年了,說什麼一點不在乎那是假的,明知道自己的靈魂之火在一天天的衰弱,在緩緩的滑向死亡的深淵!

可是沒有辦法,痛苦,痛哭都沒有用。只能夠學會讓自己坦然面對,坦然接受。

那是因為沒有辦法,如果有,白清又豈能不設法自救?

儲物道符從恆毅手裡飛了起來,落在白清手裡,她從裡面取出恆毅書寫的,發光的秘籍,一字字的認真瀏覽了起來。


恆毅靜靜跪地,一動不動的等著。

大元曾經說過,讓他不能把夢中口訣的事情告訴任何人,但他無法明知白清的情況而不救!

救白清,唯一的希望就是他夢中所學的功法口訣,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

別說白清是因為他才如此,即使不是因為他,白清這樣的人,恆毅也絕做不到見死不救。

白清認真的閱讀口訣,字數本來也不多,以她精通諸多功法口訣,法術絕技的根基,根本沒有疑難可言,一看便明白究竟。

恆毅只是靜靜等著,只怕白清說無法修鍊。

「嗯?」白清突然驚疑的抬臉,恆毅忙垂首聆聽狀。

「恆毅,你這功決從何而來?」

「弟子不能說,請師父見諒。」

「嗯,這功法很有些奇怪。」

「不知哪裡奇怪?」恆毅抬起頭臉,滿臉擔憂之態。

「這功法有的關鍵修行的是靈魂力量,這是極為神奇罕見的功決,可是這修行之法來看,主修的又是命魂,天地二魂幾乎沒有涉及,七魄也不是關鍵。如此倒也罷了,主修命魂,可是按這功法的方法,縱觀當今宇宙眾族,恐怕沒有人能夠修鍊。」

「這、這是何解?」恆毅最擔心的事情竟然還是發生了!

「你看,這句空冥之態,以人類而言,必須初生兩年之內的狀態才是,別的異族也沒有長多少的,換了是暗影族那是從出生開始就不存在這種狀態,也就是說人類必須在初生兩年開始修鍊,那已經是很難的事情;但最不可思議的還是地心之火。地心之火你是明白的,那是地尊修為的命魂火焰強度。你說,宇宙之中初生能有這種修為強度靈魂的種族有多少?暗影族是有,可暗影族又不存在空冥之態,人類即使擁有強者殘魂也不可能初生便擁有這等強度的地心之火;所謂強者殘魂,最初融匯靈魂的時候雖然比常人略微強大,但也需要時間成長才能逐漸發揮強大的力量,往往要伴隨宿主成長到三十之後,至少十二歲后才能夠初步體現出眾之能。這樣的條件下來,哪裡能夠練成?」

白清本來應該很失望,但對功法的驚異,以及長久對法術絕技的研究讓她此刻渾然忘記這功法對自己的重要性,而是沉浸在功法的詭異特性之中。「此等功法如果說是有人故意開的玩笑,戲弄世人那是可能的,可師父看其中內容,井然有序,神妙之處讓人嘆為觀止,可見是非同一般才智的高人所創,絕非兒戲之作!偏偏又絕不可能練成,真是聞所未聞這等離奇功法。」

白清只顧感嘆功決,恆毅已經站了起來,徑直飛到白清面前時,她才吃了一驚的從功決的奇特里回過神。

「弟子冒犯!請師父藉手一用。」恆毅說著,抓住白清的左手,拽掉她的白色手套——

手套下——哪裡是一個神門頂尊應有的手啊!

乾枯如柴,猶如皮包枯骨一般。

白清別臉一旁,自己都不忍看見那隻手掌的模樣!

「恆毅你做什麼?」

「弟子冒犯。」恆毅催動夢中口訣,手掌上出現一層朦朧的黑光。

黑光十分單薄,任恆毅如何集中注意力,手掌上的那層黑光就是無法變的更厚!

見恆毅滿頭大汗的模樣,白清滿腹疑問。

「弟子冒犯!」恆毅說著,按掌在白清手背。

當恆毅的手掌按緊貼上去的時候,白清那枯瘦的手掌里頓時飛出來肉眼可見的道道各色細光!

白清不由自主的抬起右手,按著面紗下的嘴巴。

她清楚的看見,本來枯瘦如柴的左手手掌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復,不過片刻功夫竟然已經變成過去那般的白嫩肌膚!

「這、這就是剛才那不可能修成的神妙功法?」(未完待續。。) 恆毅無暇答話,只能專心致志的運轉夢中所學的功決。

這本來只是對他自己生效的功決,勉強聚集在手掌,可是形成的黑光層十分單薄,若不貼在白清手背根本無法發揮作用。

只是如此都顯然不夠,因為白清的手背雖然恢復,可是從肌膚里飛出來的各色光束卻越來越少;白清的手掌根本沒有恢復多少。

恆毅翻轉白清手掌,掌心對掌心的貼了上去。

很快,白清的手掌也恢復如初。

可是,手腕,小臂部位仍然沒有多少起色。

局面走入恆毅最沒想到的難堪境地,他收回手掌,心知肚明這樣的情況要想治癒白清需要做些什麼,當即跪拜白雲上,抱拳作禮道「弟子得罪。」

說話間,恆毅撕開白清的手套,擋住眼睛,緊緊束住。

即使恆毅不說,白清也已經意識到情況。

眼看恆毅這般舉動,顯然已經直接做出決斷。

是,救命事大,恆毅沒有多餘的猶豫,即使明知道這件事情很難堪。

白清緊咬下唇,深深吸氣,平復難堪的心情。

恆毅的淡定沉靜讓她心裡的矛盾和掙扎沒有進行的太過激烈,倘若恆毅扭扭捏捏,反而來問她的意見,此刻她勢必情緒掙扎,矛盾的難以做出決斷。

人活的再久,面對些沒有經歷過的事情時,也不可能從內自外都做到淡定如一。

此刻的白清表面上十分淡定,可內心卻止不住的一陣心慌。

「弟子得罪!」蒙著眼睛的恆毅再次吐字清晰的開口。分明是催促白清早下決斷。

這般堅定不移的態度讓白清內心最後一絲猶豫也被丟開。

是,情形如此,還想那麼多做什麼?

只是救治。恆毅不得已,她也是不得已。

恆毅是為救她,僅此而已。

白清揮手間,立身的白雲驟然涌動,頃刻間變成將他們完全包圍在中央的大團雲霧。

雲霧中,不見絲毫光線,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黑暗中。白清緩緩深吸口氣,輕輕的,緩緩脫下了一身衣袍。

黑暗中。她那解開束縛的長發,披灑落時,拂動著恆毅的臉龐。

「開始吧……」白清深吸口氣,精心凝神的穩穩立著。伸直了雙臂。

「是!弟子得罪!」恆毅在黑暗中起身。單薄的黑光覆蓋的手掌摸上白清的頭臉。

原本的黑暗中,當恆毅的手掌貼上白清的頭臉,頓時有各色的光束飛射出來,又紛紛在觸碰上恆毅手掌上的黑光時消滅無蹤。

光芒,讓白清不由自主的更覺得心慌。

這種被異性觸碰的感覺,讓她根本無法坦然接受,卻只能不斷提醒自己鎮定,冷靜。不可將慌亂流露出來。

白清的難堪和心慌很快被臉上奇異的感覺所吸引過去,她清晰的感覺到了臉上乾癟的皮膚下血肉的生長。清晰感覺到頭腦變的更清晰,精神在迅速的恢復。

當恆毅的雙手緩緩下移到她的頸部時,她不由自主的抬手撫摸自己的臉龐。

『太神奇了……我的臉,我的臉好像完全恢復了……』

「師父感覺如何?」背後的恆毅突然開口,白清微微一愣,旋即明白過來。她的脖子也明顯恢復痊癒,恆毅問的是她身體的情況。

但別說身體,就是肩膀此刻都沒有多少起色,顯然恆毅是必須撫摸過她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才能夠把聚集在體內的所有負能量都吸收殆盡,而那時候靈魂之火才會完全擺脫被負能量不斷侵襲,蠶食的厄運。

「頭頸應該完全恢復了。」

「弟子得罪。」恆毅深吸口氣,盡量讓自己語氣沉穩,盡量讓雙手不出現任何顫動。

他記得白潔曾經說過的話,心無邪念是根本,倘若他亂,則會讓清師父更為難堪;而他的沉著冷靜,則會讓白清本來難堪消減。

恆毅的雙掌繼續下移,緊貼白清雙肩緩緩移走,慢慢的順著她後背,直至腰部時,又停了下來。「師父感覺如何?」

「後背應該完全恢復了。」白清這一次回答的很快,說完的時候卻不由自主的緊緊咬著下唇,因為她知道接下來恆毅的手掌會移往何處。

恆毅的再次詢問,就是為了確定是否存在那種必要。

可事實上,確實存在。

恆毅的雙掌順白清腰側上移,劃過胳膊,滑到脖子,遲疑停頓了片刻,又緩緩下移,停留……

白清不由自主的輕輕喘氣,她簡直不敢想像此刻自己的臉是何等緋紅之態。

恆毅手掌按落的地方,伴隨各色光束的飛出,原本的乾癟迅速變成豐滿,白嫩,高挺……

「好了……」白清嘴裡突出這兩個字時,頭臉都布上一層細密的汗珠。

恆毅的雙掌連忙下移,至白清的腰,小腹……

當恆毅的雙掌移至白清大腿內側時,渾身熱汗的白清不由自主的緊緊夾著,呼吸極盡努力仍然顯得有些不正常的急促。


恆毅沒有催促,因為他此刻同樣在極力控制內心升騰起的不該有的莫名情緒。

片刻,白清終於緩緩張開了雙腿……

當恆毅的手掌停留在她大腿內側,白清只覺得整個人都在不由自主的微微戰抖,卻又必須竭盡努力的忍著,偏偏又好像根本無法控制身體的發抖,自己都覺得難堪到極點。

偏偏從她身體里飛射出來的各色光束造就的光芒讓她清楚只要一低頭,就能夠看到腿間恆毅緊貼在皮膚上的手……

所幸,沒有停留多久,一如在別的任何地方那樣,僅僅片刻,乾癟的枯骨般的內側腿上的血肉就迅速充盈,恢復如初。

「請師父漂浮。」

恆毅的話響起時,白清才從心慌中回過神,意識到只剩下腳掌了,她必須懸浮飛起,讓腳掌離開白雲。

白清深吸幾口氣,暗暗為自己打氣。『馬上就治好了,馬上就結束了……』

她的身體緩緩飄起,恆毅的雙掌緊貼在她腳掌。

如同片刻前的感覺一樣,乾癟的腳掌迅速充盈,片刻就已經恢復如初。

「好了。」白清說話時已經忙不迭的抓起懸浮在一旁的衣袍。

恆毅收回手掌,低垂頭臉,半跪半蹲的抱拳作禮,靜靜在她身後。

白清拿著胸帶迅速繫上時,微微一愣,遲疑了片刻,思來想去,終究還是輕聲道「身上還差了些……」

是,剛才慌亂中只想恆毅的手快點離開,這時候繫上胸帶,她才清楚的意識到,前胸的高聳距離過去還差了些尺寸。

是算了?


白清原本真想就這麼算了,可是那尺寸的差別哪怕咬咬牙當小事作罷,若靈魂之火里的負能量沒有清除乾淨,將來還得重蹈覆轍,這種事情豈能因為一時難堪而前功盡棄?

「是!」恆毅只好站起來,雙手穿過白清抬起的雙臂,伸到前面……

「好了!」片刻,白清忙說著,再次繫上胸帶,這一次,尺寸恰好,絲毫不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