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35 Views

“趙醫生,你太謙虛了!”陸豔清內心平和,沒有半點生氣,但她說出的話依然有種冷冰冰的感覺。“你不顧黃世從的反對,始終支持阿牛,我們都應該感激你。”

Written by
banner

“是啊,趙醫生,如果你以後有用得着我阿牛的地方,儘管開口!”

“你們啊!真有點像夫唱婦隨!”老趙開了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我老趙行醫這麼多年竟然開出一幅毒藥,想想我這心裏頭就害怕得緊,要不是你阿牛及時發現,真不知道會鬧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我是真的感激,阿牛,一切都是你種下的因,不需要感謝我!”

“趙醫生!”陸豔清緩緩說道。“事情沒有發生,你也不要耿耿於懷,退休之後,放開身心,好好的保養身體!”

“是啊!”老趙點了點頭。“這把老骨頭經不起折騰了,現在都是你們年輕一代更有活力了。阿牛,其實,我有一件事情想讓你幫忙,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

“趙醫生,不要客氣!”阿牛很大方的回答。

“事情是這樣的!”老趙慢吞吞的說了起來。“一年前我答應了一個人教她中醫的知識,可是,我現在退休了,已經不方便叫她了。阿牛,你能不能在頂替我位置的同時也教教她中醫知識,我在這裏先謝你了。”

“沒有問題!”阿牛滿口答應。“只要她不嫌棄我這個老師就行!”

陸豔清聽到這裏後,冰冷的臉上漾起了笑容,就像是雪山之巔飄過縷縷絲雲,非常迷人。她知道老趙的意識。“趙醫生,沒想到你離開的時候還想着秋韻,虧你這麼惦記她,她要是回來知道你離開了,會很難過的。”

“那就讓她來我那逛逛!呵呵!”老趙開心的笑了起來。他轉過臉對着阿牛說道:“阿牛,我說的那個人就是木秋韻,陸院長的高徒,醫院有名的主治醫生,她秉承了陸院長精湛的西醫技術,但又對中醫孜孜不倦,是個很有上進心的女孩,和你年齡差不多,希望我走後,你能教教她。”

老趙以爲阿牛不認識木秋韻,重點介紹了她。

秋韻!阿牛聽到這個名字心裏就隱隱生疼,沒想到,饒了一圈之後,我和她又回到一起了。是的,生命總會有那麼一個人,在想起她的時候,就會覺得無限惆悵。“我會的!”阿牛點了點。

院外已經有車等着老趙了。車子緩緩離開。阿牛和陸豔清揮了揮手,直到車子消失在視線裏。

“阿牛,恭喜你!”趙老走後,陸豔清伸出了她柔荑般的玉手,向阿牛表示祝賀。

“陸院長,也謝謝你的大力支持!”阿牛趕緊將自己的鹹豬手握了上去。

“阿牛,你進來的時候,我就說過,不會讓你等得太久。”他們並排走着,陸豔清雙手插在白大衣的兩個口袋裏,一副很輕鬆的模樣,而阿牛則顯得有些緊張,剛纔他又感覺到陸豔清那如同玉髓一樣柔滑的肌膚了,和這個冰冷的姐姐走在一起,阿牛有點壓力。“你這樣的人不當醫生可惜了,黃院長…”陸豔清望向阿牛,看着他的眼睛,她頓了頓繼續說道:“他有他的顧慮,你不要怪他!”


怎麼可能不怪呢!陸姐姐,你這句話說得太好了,看似爲黃世從開脫,實則是激起仇恨!阿牛心裏想到,陸姐姐,你就是不提我阿牛也知道,我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同進同退,你要是和黃世從的爭鬥中失敗了,那我阿牛也會跟着掃地出門。陸姐姐,你放心吧,我阿牛一開始就是爲了你這個大美女纔來醫院的,即使你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我阿牛依然會站在你這邊。

“陸院長,你不用勸我,在會議上,黃院長處處爲難我,如果說對他沒有任何意見,那一定是假話,我做不到。”阿牛知道陸豔清現在想聽到這樣的話,於是,他說了。聰明人就是要在正確的場合說出正確的話。如果阿牛不明事理,順着陸豔清表面的意識說不會怪黃世從這樣的話,那陸豔清聽到後反而會有疑慮。

“做不到就算了!”陸豔清眼裏閃過一絲柔情。“阿牛,關於趙醫生臨走時向你提起教秋韻中醫知識的事情,我想知道你真實的想法,我們華夏很多祕術都是震驚世界的瑰寶,可是寧可失傳,也不願輕易傳給外人,我有些擔心!”

其實,對阿牛來說,木秋韻根本就不能算是外人,傳給她沒有問題。而且阿牛心裏對醫術的傳承根本就沒有什麼限制,既然答應了,那阿牛一定會去辦,只是,面對木秋韻,這個讓阿牛產生心結的女人,他這樣的泡妞高手也有點智商摸急了。

“陸院長,你放心,只要木醫生肯學,我一定傾囊相授!”

“那就好!”陸豔清欣慰的笑了笑。“秋韻能找到像你這樣的老師,我真替她高興!現在看來,趙醫生走得可真值!”

阿牛被陸豔清這句話逗樂了,他們倆都輕輕的笑了起來。

“陸院長,木醫生具體回來的日子是什麼時候!”阿牛多嘴,問了一句,他心裏一直想知道,有點期待,似乎又有點害怕,很複雜的心裏。

“七天以後就能回來!”陸豔清很乾脆的回答。“阿牛,你教秋韻的時候能不能把我也帶上啊,中醫我也很好奇的。”

“什麼!”阿牛驚訝得下巴都差點掉下來了。阿牛感覺陸豔清這女人今天的話特別的多。以前,只是在工作上聊一些,今天,似乎講了許多工作外的話題,呃,細細想一下,好像也沒有講多少工作外的話題,只是,這種感覺不會錯,她今天的興致很高。

“阿牛,你該不會是隻想教秋韻不想教我吧!”陸豔清含着淡淡的笑意追問。

“哪裏,哪裏!”阿牛一副着急的樣子,心裏笑開了花,我正愁沒時間和陸姐姐你多接觸接觸呢,這是個機會,我阿牛求之不得。

“呵呵!瞧你急成啥樣!”陸豔清以開玩笑的口吻說道:“阿牛,你也太小氣了!”

“沒啊,陸院長,你別誤會,我真沒那意識!”阿牛急忙解釋。

看見阿牛這個樣子,陸豔清心裏突然涌起一絲甜蜜。“真的!”她睜着她大大的眼睛望着阿牛。

“絕對是真的!”阿牛一個勁的點頭。

“好,我相信了!”陸豔清笑得更開心了。“阿牛,你已經騙了我兩次了,這次不能再騙我了!”

“陸院長,我什麼時候騙你了,還兩次!”阿牛摸不清頭腦。

“你不記得啦,好,我就提醒一下。第一次是你讓小孩子不哭鬧,我問你爲什麼能做到,你回答說是什麼氣場!”陸豔清說起這事就有點生氣,她有點幽怨的看着阿牛。“我回去發了很多時間,查遍了資料,都沒有查到有關氣場的概念,阿牛,你說,你是不是騙我的。”

“第二件事就是我問你爲什麼會認識趙醫生,你說你們交流過中醫知識!”陸豔清皺起了黛眉,像風雪迴轉之中,遠處連綿的羣山,朦朧間露出的那一絲翠綠。“其實,你是用你中醫的知識幫他解決了問題。阿牛,你說,你有沒有騙我!”

“這…”阿牛被她說得啞口無言,只好尷尬的笑了笑。陸姐姐,你今天的話真的很多啊,一點都不像你。“我…我下次不會了!”阿牛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呵呵”陸豔清其實也沒有生氣,只是把阿牛的罪行揭露了出來而已。

看着陸豔清的變化,阿牛心裏甜蜜的想到:陸姐姐,我們的關係是不是又近一步了。 阿牛知道,對待陸豔清這種冷淡型的漂亮姐姐,一定要溫水煮青蛙,不能着急。她這座冰山得用自己的體溫慢慢融化。今天和她談的很愜意,很有希望哦。

晚上,阿牛和劉碧,小七一起去K歌。小七興致最高,幾乎整場都是她在唱,劉碧唱了一首老歌【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就沒有再唱了,劉碧的樣子很嫵媚,她的裝飾很潮流,卻選了這麼一首老掉牙的歌,阿牛一開始覺得差異,但想起劉碧以前扎着只有歷史書上纔會出現的馬辮時,也就釋然了。劉碧外熱內冷,她是這樣的女人。

阿牛唱歌的功力還是有些的,當他唱傷感情歌的時候,聲音沙啞,富有磁性很能感染人。但當他唱勁爆歌曲的時候,音聲洪亮有激情又很有爆發力,唱得相當不錯。在徐狼身邊待了幾年果然沒錯,多多少少染上了那麼一點點藝術家的範範。

“阿碧,我們來個情歌對唱吧!”阿牛拿着話筒大聲嚷嚷。

“我不!”劉碧嫵媚的俏臉在五顏六色的燈光之中露出了一絲緋紅,非常好看。“我不會唱!”

阿牛玩得正起勁,沒有注意到這美麗的風景。劉碧拒絕之後,阿牛又找小七對歌,小七倒是滿口答應。他們唱了首【你是風兒我是沙】的網絡搞笑版本。之後,就是小七一個人的舞臺了。

他們玩到很晚,從KTV出來時已經十點多鐘了。“阿牛哥,太帶勁了。”小七一邊走路一邊摟着阿牛的手臂。“以後,你要經常帶我們出來玩!”


“那是一定!”阿牛摸了摸小七的腦袋,挺親暱的。“我這個哥不能白當啊!”

“呵呵!”劉碧看見他們倆這幅模樣笑了一下。“阿牛,你都要去中醫辦公室上班了,以後這種機會就少了。”

“沒事!”阿牛笑嘻嘻的說道:“我又沒離開醫院,以後還有大把的機會!”

“阿牛,跟你商量個事!”劉碧有點靦腆起來,她這種嬌豔的女人真情流露簡直是一道風景線。“你都不在配藥室了,我能不能穿回以前的樣子?!”

又來了!上次也提過一次,沒完沒了。阿牛聽到這句話後停了下來,望着劉碧沒有說話,眼裏流露出一種怪異的神情。阿碧,你還沒有死心啊,你怎麼這麼不開竅呢!

“不要這樣看着我!”劉碧俏臉一紅,看着阿牛的反應,知道沒戲了。“當我沒有說過!”

“可是你已經說出來了!”阿牛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阿碧,我一直希望你能接受現在的樣子,其實,你不是穿給我看的,而是穿給你自己看的。”


“好,穿給我自己看的!”劉碧順着阿牛的口氣,無精打采的迴應了一句,阿牛不答應,她也不想再糾纏下去。

阿牛聽出了劉碧隨意敷衍的意識。“看來,我的阿碧還是停留在穿給我看的階段,我阿牛是應該高興呢還是應該不高興!阿碧,你要是實在不想穿的話那就算了!賭約結束,我不勉強你。”

“好了,好了,不說了,我會穿的。”劉碧急忙岔開話題。“阿牛,你現在當醫生了,祝你在新的崗位上一切順利!”

“我也希望我的阿碧能越來越漂亮,爭取早日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這種事不用你操心!”劉碧把俏臉拉了下來。以前小七跟她說過同樣的話,劉碧都不當回事,一笑了之。可是,當這句話從阿牛嘴裏說出時,劉碧她覺得厭惡了。阿牛這個混蛋什麼意識!

這女人變化好快啊!“你是不是有點反應過度了!”阿牛嬉皮笑臉,他纔不會爲劉碧的這句話而傷神。“其實,阿碧你要是跟了別人,我心裏也會很難受的。”

劉碧低着頭,燈光又有些暗淡,看不清楚她的樣子。

“這不就得了!”一直看熱鬧的小七大聲說道:“來!”她一邊挽起劉碧的手,一邊挽着阿牛的手,將他們倆的手撮合在一快。“這樣纔像個樣子嘛!”

“小七!”劉碧有點生氣的喊了一句,碰到阿牛的手後,她用力掙脫,樣子很尷尬。“不要胡鬧!”

“對啊,小七,不要胡鬧!”阿牛陰陽怪氣的說着:“人家可是大家閨秀,不喜歡讓我這種人渣去碰的!”

劉碧聽出了阿牛話裏一點調侃的味道,她也不接話。“我,我回家了。”劉碧心亂如麻,嘟嘟的跑開了,跑了一段路,回頭大喊。“小七,要不要一起走!”

“不了,我等會再回去!”

“阿碧好像在逃跑!”阿牛望着劉碧風姿卓越的背影,一副思考的樣子。“小七,我覺得阿碧這女人有時候蠻奇怪的,比如,剛纔,我以爲她會生氣,誰知道她沒有生氣。前幾次我以爲她不會生氣的,結果,她生氣了,哎呀,這女人心真是大海針啊!”

“那…”小七故意把語調拉長。“那你想讓阿碧姐怎麼辦呢,讓她直接對你說,喜歡上你了!”

“不是吧!”阿牛有點驚訝。“小七,話可不能亂說!劉碧可是熟人,不能開這樣玩笑的。”

“呵呵!”小七甜甜的笑了起來。“反正跟着阿碧姐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她對哪個男人這般有興趣!讓你欺負了一遍有一遍!”

“小七,你這個理由不充分。”阿牛反駁。“我來之前,阿碧也沒有釋放她的魅力,哪個男人會追她啊!”

“好吧!”小七伸了伸懶腰。“你們就繼續打啞謎吧!”小七反正是無所謂。“阿牛哥,我有句話想跟你說!”小七睜着大眼睛,一副很天真的模樣。“你走後,我會一直想着你的。”

“小七!”阿牛哭笑不得。“你怎麼說的我好像死掉了似得,別這樣!乖!”阿牛一個熊抱,將小七摟得緊緊的。“沒事,我有空常來看你們就是啦!你們要是有空的話也可以來找我。”

“嗯!”小七也緊緊得抱着阿牛。正當他們深情投入的時候,一個不長眼睛的路人甲對着他們大吼:摟摟抱抱的死一邊去,別擋在路中間!

“有嗎!”阿牛這才注意到,原來他們真的在人行道的中間,兩旁川流不息的路人像兩條支流一樣被他和小七分開了,有些路人對着他們含笑不語,有些則當做沒看見他們麻木的離開。

“我說你怎麼回事,別人都能忍,你爲什麼就不能忍!”阿牛對着那個路人甲大罵。君子動口不動手,在經過一番君子較量後,路人甲血淚狂飆,落荒而逃。小七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回神!而阿牛像只得勝的公雞一樣,都想打鳴了。

阿牛攔了一輛出租車送小七回家。小七這妹子還真是心腸好,只是調一下崗位而已,就難過成這樣了。阿牛搖了搖頭,攔了個車,也回家了。

“哎呀!寂寞啊!”回到家的阿牛把褲子和衣服脫光,將最爲真實的自己展現了出來。這兩天精力充沛,不睡覺也不覺得疲倦。阿牛知道是那二十萬絲內勁在體內搞的怪。“差不多都沉澱下去了吧!”阿牛自言自語。已經兩天沒有積累內勁了,就是爲了磨合這二十萬絲內勁,現在是不是可以了。阿牛集中精神。他來到油差的住處。


油差光着膀子,一身肌肉猶如石頭般堅硬,他汗流浹背,正在練武場上舞刀弄槍。“油差大哥!”阿牛站在遠處喊了一句,這刀劍不長眼,小心別傷了自己。

油差聽到聲音後,將舞着的一把重槍拋起,重槍從高空落下,垂直的扎到地上。“哈…哈哈…”他聲如洪鐘,震得耳膜都有些刺痛。“阿牛老弟,你來了!”他飛快的走過去,拍了拍阿牛的胸,結果,阿牛連退三步。“嗯!不錯!”油差滿意的點了點頭。“我用這個力道,以前你趴下了,現在只倒退了三步,阿牛老弟,進步神速啊!”

“這都是油差大哥你指導有方!”阿牛秉承了他一貫油嘴滑舌的風格,將這種好事推給別人。“油差大哥,我已經兩天都沒有練習吐納之術,積累內勁了,我心裏有點着急,想來問問你,現在可不可以練習。”

“阿牛老弟,不是說好三天時間的嘛!這才過了兩天而已!”油差提醒。

“我覺得身體很正常了,和剛開始沒有二十萬絲內勁時一樣,沒有什麼不適用,要不你來檢查檢查!”

“還是再緩一天吧!”油差認真的說道:“阿牛老弟,不要操之過急,你已經算得上是武學奇才了,再等上一天又何妨呢!三天時間已經是最短的期限了。”

“好吧!”阿牛無奈,治好這樣。“對啦,油差大哥,你在這裏還習慣嗎?!”

“還行吧,就是冷清了點!”油差嘆了一口氣。他可不像阿蓮,每天都可以和自己打滾打發時間,也不像老李師傅那樣本來就是個垂垂老矣,需要停下來休息的老人,油差他可是馳騁殺場的人物,正直壯年之時,抱負難平。

“哎!難爲你了!”阿牛能理解油差的這種心情。“油差大哥,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說吧,阿牛老弟,無需如此!”油差很爽快的答了一句。

“油差大哥,你只注重武學,但攻城略地,沒有謀略也是不行的!”阿牛說着倒了一杯酒給自己,然後將整個酒壺給了油差。“大哥何不趁着這段時間研究研究兵法,看看那些謀士是如何縱觀天下,決勝於千里之外!”

“謀略?!兵法?!”油差疑惑。

“對!”阿牛點了點。“我可以將留存於世的各家典籍拓印給你,只要你能靜下心來專心精研,那你一定會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成爲常勝將軍。”阿牛沒想那麼多,只是想勸油差能靜下心來,就不會那麼無聊了,要靜心動武是不行的,一要要看書,纔想出這麼個法子。

“好,阿牛老弟,我願意一試!” 和油差對飲一杯後阿牛離開了,他們相約明天這個時候一起練功。阿牛急切的希望自己能早日打通絕脈,成爲一代強者,這樣在景田災難之氣爆發時也有一搏之力。但是,油差似乎有意將練習的速度放緩。

“他該不會對我有所懷疑了吧!”阿牛沒有完全信賴油差,對他還存在顧忌,阿牛是個比較小心的人。“油差大哥應該不會騙我,真想對我不利,他有很多機會,難道真的是我太心急了!”。練功過程危險重重,沒有油差一旁護法,阿牛根本就不敢一個人練習。“明天就明天吧!只能這樣了。”

阿牛來到老李的住宅,把門敲得叮咚響,老李師傅年紀大了,得把動靜弄大點!“呵呵!”阿牛一臉賤笑,向老李行了個見面禮。“前輩師傅,告訴您一個好消息,我的第三針驅邪之針已經相當成熟,是不是可以適當性的給我岳父大人拔拔毒!”

“還不行!”老李躺在搖椅上,一搖一晃,一晃一搖,舒服得很。

“爲什麼啊!”阿牛不解的問道。

“你岳父大人不一樣,屬於體弱病危的那種。”老李閉着眼睛,不急不慢的說道。“牽一髮而動全身,你最好是先引流再驅毒!”他說話的聲音和以往不同,聽上去怪怪的。

“哦!”阿牛記住了。“前輩師傅,您是不是想睡覺了!?”看到老李師傅這個樣子,阿牛還以爲他沒精神呢!

“阿牛,我不是想睡覺,我是在閉目養神!”老李依然是那副不急不慢的腔調。“閉目養神之際,不能明目,得閉着眼睛,也不能隨意說話,得鎖住精氣,這樣,才叫閉目養神。”


“那您不是一直在說話嗎!”阿牛反問。

“沒事!”老李回答。“普通人說話之時,呼氣吸氣,循環而動,而我說話之時,只吸氣,不吐氣,這樣還是能鎖住精氣的。阿牛,養身之道,不在於一時,不在於刻意去追求,而在於平時的日常習慣中!”

“難怪呢!”阿牛這才反應過來。“我說師傅您說話的聲音怎麼怪怪的,像是喉嚨裏咔了一隻蛤蟆腿,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