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54 Views

“真的?”

Written by
banner

“當然,既然是兄弟,何須吹噓。”

霍東道。

耿義拿着藥丸打量幾眼,居然毫不懷疑張口便吞了下去,“謝了兄弟!早點休息,明天我來喊你一起出發。”耿義說完便轉身走了,這一個動作也讓霍東很是驚訝,對方竟然毫不設防!如此行爲當真磊落光明,讓人心頭一熱。

不過初次相識,霍東也不敢太過信任,他贈送一枚珍貴的百壽丹,也是爲了拉近彼此關係,如果對方是個卑鄙之人,只想拿他當槍用,霍東也不傻。

關燈,霍東很快就休息了。


長夜寧靜,一轉便是天亮。

白日都是吃完飯就回房中休息,儘可能的將自身修爲提升到最佳狀態,期間仇萬里來了一趟霍東的房間,與他聊天吹了一會,所說的內容不外乎信誓旦旦的說要罩着霍東,霍東也給足了他面子,裝的很是激動,一臉慶幸和崇拜。

十一點的時候,張朗叫齊人出發了。

本次任務就是幫彥霖老先生,取得龍窟中一種叫做鬼靈芝的奇異藥草,據說要百年死人屍骨孕育才能破土而出,再過百年生成靈芝冠狀,成型後每三百年纔開出一束花,花呈現紫藍色,不會凋謝,有異香可以使人產生幻覺,看花的數目,就能推測鬼靈芝的藥齡。

至於對方拿鬼靈芝何用,沒有人曉得。

午時三刻,烈曰在上,陽氣披靡!人間野鬼遊魂都要被鎮壓,此刻正是進入蜀中龍窟的絕佳時刻。六人被彥霖老先生的人開奔馳送到十里之外的山腳後,六人便下車各自揹着簡單的揹包上山了。

這一片是近乎原始森林的狀態,植被保護很好,大樹參天,江河澎湃好一副江山畫卷。但六人卻沒心情欣賞景色,都緊隨張朗的步伐 朝山中疾步行去!傳說中的蜀中龍窟,正是在這片大山的深處!也正是由於這個神祕的存在,導致周圍的山民都不敢輕易進山。

傳說清末民國的時候,龍窟一帶出現過很多失蹤的山民屍骨,夜裏常有人厲聲哭泣,悚人至極。

六人都是武道高深之輩,腳程很快,大約半個小時就到了龍窟的近前,前面一塊碩大的岩石上刻着兩個血紅的大字,禁地!霍東等人都是高深的武者,感知力非凡,一看就知這兩個字,非雕刻的,而是用劍一氣呵成飄逸辛辣的削砍而成!

留字的人,絕對是個劍道高人!

兩個字雖然歷經風雨,但看見這兩個字的一瞬間,還是能感受到披靡劍氣,就如長虹貫日,就如大漠狼煙,有種逆反乾坤的凌厲!彷彿讓人置身在了刀光劍影,殺氣籠罩之地!一種後怕頓生!這是劍意斷魂,高深莫測的武學境界。

六人短暫被震懾之後,隨着張朗的一聲暴喝,都清醒了過來。

“大家不要被這兩個字迷惑,前面的山谷就是龍窟,現在都小心謹慎,隨我一起進去吧。”

張朗說完,率先邁步跨過了禁地巨石的邊緣,入了山谷,其餘五人自然也沒猶豫的,這山谷中因爲樹木蒼鬱高大,幾乎都遮蔽了陽光,進去後便感覺陰氣嗖嗖,連呼吸中都帶着一股潮黴的味道。地上是厚厚的落葉,冷不丁會有蜥蜴以及老鼠野兔奔過,六人神經都繃緊繼續前行。

進入五百多米後,地上的人類的屍骨開始多了起來,白色的顱骨看起來悚人森然,讓六人都心裏更加的小心,龍窟之名就像是一團烏雲罩在了頭頂。

呼哧一聲異響傳來,緊接着便是更是更多的呼哧聲,就像是暴雨來襲一般的響起!

六人都趕緊停住了腳步,臉色凝重!

張朗作爲隊長倒是有些責任感,三兩步躍起,驟然落在了一棵大樹的上面,目力所及之處,是一片赤黑色涌來!就像是一團鬼氣!眯眼將靈力灌注在眼睛上看清,頓時有些緊張了!翻身一跳落下,便趕緊道:“是鬼面鴉,都趕緊找地方都躲藏起來,這畜生吃人,小心!”

聽見鬼面鴉三個字,其餘五人也是一驚,紛紛藏身在了臨近的大石後面!

霍東和耿義仇萬里藏身在一處,耿義取出了一柄黑色的斧頭,刃口處雪亮,而仇萬里則沒有做任何的防備,只是將穿的衣服一拉,脖頸處出現一個罩子套在了頭上,霍東將金影握在了手裏。

鬼面鴉是烏鴉的一種。

因爲頭上有鬼頭似的羽毛花紋,所以被稱爲鬼面鴉,生性殘暴只生存在蜀中龍窟,算是一種異類,山谷中有風是朝裏颳得,一旦出現生人氣息味道被風捲入,鬼面鴉就會發覺飛出尋食,據說有不少來此的武者,或者探險家都是被鬼面鴉蠶食了。

三四次呼吸之後,成羣的鬼面鴉已經飛來!

哇哇的淒厲尖叫,配合呼哧的振翅聲,聽的人心膽顫,眨眼六人就落入了圍殺中!這畜生因爲沒有天敵,成羣結隊吃肉喝血,很是悍勇!見了活人就猶如色鬼見了美女!尖尖的鳥喙配合一對利爪,瘋狂至極!

霍東勁力灌注在雙臂,貼近山壁護住身子,朝俯衝殺來的鬼面鴉削砍而去,噗噗噗不斷有鮮血落下,地上鬼面鴉的屍骨在不斷的增加!但這畜生竟然不怕死,依舊是大批的涌來,甚至還有的已經在分食同類的身子。

耿義則揮動斧頭,靈巧威猛的很,至於仇萬里已經藏身在了自己的衣服內,怪的是竟然沒有一直鬼面鴉敢襲擊他,應該是這衣服上有毒藥,讓這幫畜生不敢觸及。

交戰五六分鐘,幾位武者因爲身強體壯,倒是都沒受損,就是袁蝶因爲修爲較低,被鬼面鴉在身上留下了三四處流血的傷口,但這女子生性堅韌,倒是沒吭一聲,手中拿着一柄短劍,仍舊戰意熊熊!

鬼面鴉雖然殘暴,也生有了一些靈性,在見到無法戰勝眼前幾人後,便聚衆呼嘯而走了。

張朗手上沒有任何的兵器,完全靠一雙肉掌轟殺鬼面鴉,但他身邊落地的鬼面鴉卻是最多的!黑壓壓的一片,足見此人八卦天雷掌的犀利!站起身,張朗遠眺鬼面鴉,見已經走遠,便道:“都起身吧,鬼面鴉已經走了。”

衆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WWW⊙ t tkan⊙ ¢O 但霍東剛圍聚到張朗身邊,卻感到胸口金龍舍利猛然一熱,頓時他眼神眯了起來,道:“似乎還有危險,還是別貿然前行了。”

他說完,張朗彷彿就沒聽見。


而李雲深更是鄙夷的道:“你這小輩是不是被嚇壞了?如果因爲這些畜生就不敢進去,那你來這裏幹什麼?拖大家後腿?別廢話了趕緊走吧,一起都聽張管事的,你想休息,就自個休息吧。”

“話別說的太難聽,我沒有壞意。”

霍東回道。

“哼,難道你是好意?慢了行程,天黑前到不了龍窟,咱們的處境更危險。”

李雲深道,作爲罡道境界的高手,他眼中霍東不值一提!

這山谷陰氣森森,據說天黑就有厲鬼出現,難纏至極,非人力可以戰勝,唯有天黑前躲入山谷中的龍窟,有佛門神力護佑才能免遭歹害,這也是以前從蜀中龍窟安然逃出的人總結的經驗。

對方如此說,霍東便閉嘴了,不是他怕了對方,而是知道爭辯也無用。

而在其餘幾人看來,卻感覺是霍東理虧了,朝他看去的眼神便多了幾分鄙夷輕視,唯有耿義道:“我不認爲霍兄說的有錯,前行的時候還是注意爲妙。”

此話一出,便惹來了李雲深敵視的眼神,但耿義半分不怕,仍舊與霍東並肩而立,霍東對耿義此人的好感又有了提升。

“走吧,別吵了。”

張朗眼神在霍東身上落了一下,便沉聲道。

五人也沒再說什麼,跟在他身後朝前而去,山谷越向裏越深,到後來幾乎見不到多少陽光了,周圍靜的出奇,也見不到飛禽走獸,彷彿沒了一點的生氣。

天上盤旋着一隻碩大的猛禽。

兩隻深邃赤紅的眸子,緊緊盯着六人的行蹤。

霍東謹慎觀察着周圍的變化,胸口金龍舍利的溫度變得更加熾熱,他相信危險正在臨近!手裏的金影握的更緊了!而且悄然間拐了一下耿義,眼神示意對方小心。耿義點頭,絲毫沒有懷疑霍東,方纔他施展的斧子手法輕靈剛猛,帶有一股震懾人心的浩然之氣。

常言道觀字如人,武道隨心。

看一個人出手的習慣,招式的變化,就能看出這人的秉性,耿義應該就是個無所畏懼,心懷誠意的大丈夫。

前行到一片少有山石的開闊地之後,地上開始出現了很多辨認不出身份的骨頭,有的很大,有的很小,還有猙獰的白色獠牙,各式各樣,灑落在周圍的草地樹木之間,這一片開闊地是谷底中一處叫做鬼王谷的地段,也代表着進入了山谷的中間位置。

從此地開始,就有厲鬼出沒了。

呼!

又有異響出現!

緊接着沒等六人反應過來,忽然四面八方驟然涌出了數不盡的鬼面鴉!數目難以辨清!大有遮天蔽日的之勢!比之上次的攻擊多了數倍不止!此地又沒有躲避藏身的地方,顯然是這般畜生算計好的有利地形!天上盤旋的猛禽,猛然一聲厲嘯,這些鬼面鴉頃刻不畏生死的衝殺而來!

就像是一場暴風驟雨!

哇哇的尖叫,聽得耳膜發疼!

滿眼已經都是鬼面鴉,避無可避!霍東與耿義背靠背,各自手持利器轟殺起來!而張朗更是大吼一聲,人如龍馬躍起,周身武道魂勢散發出來,便是一個八卦天雷掌的道場出現!渾身的實力再不掩藏,道場內便是他的天地!

便是八卦掌與天雷!

無數的鬼面鴉涌進去,然後嘭嘭嘭化爲血肉紛飛!但更多的鬼面鴉聞到血腥味,不畏生死的涌來,很快張朗的身邊就像是出現了一個黑色的龍捲風!被稠密的鬼面鴉圍的水潑不進了!

連他都無法凌厲脫困,何況是剩下的五人。


仇萬里依靠身上的毒藥兇悍,第一個衝出重圍,朝龍窟的方向奔去,然後就是張朗一聲暴吼,天空響起悶雷,一個驚人的巨掌被靈氣凝聚而出,重重拍下,頃刻稠密的鬼面鴉被轟殺無數,張朗抓住機會,施展絕妙步法,如一道旋風,也逃走了。

如此危險時刻,誰還去救別人?

霍東與耿義聯合,暫時還沒被鬼面鴉啃咬,一直處於劣勢孤軍奮戰的李雲深見狀,也只能放下孤傲,朝兩人奔來,然後加入了戰團,他手裏也沒利器,只是拳鋒披靡,也很勇猛!比之重錘都要厲害。


“撤吧,朝北面的山地逃!”

李雲深緊張道。

“好!”

耿義回了一句,只是霍東卻道:“先救袁蝶一起吧。”

三人看去袁蝶身上已經被鮮血染紅,大量的鬼面鴉開始朝她奔襲而去!如果不出手相救,她很快就要香消玉損,被鬼面鴉蠶食成爲一地白骨。而袁蝶也很要強,根本不求救,只是拿着短劍拼命搏殺!

“救個屁啊!我可不想被連累!咱們快逃吧!”

李雲深焦急道。

“不行!要走你走,我要救人!”

霍東堅持道。

“那你救吧,傻帽!耿義你跟我衝殺出去,讓他倆殉情得了!”李雲深氣憤道,卻不料耿義怒視他一眼,直接道:“大家都是同路來的,自當相互幫扶,難道你能看着袁蝶被這些畜生吃了?!走霍兄,咱們去救袁蝶!”

李雲深一聽,徹底傻眼了!

這才意識到兩人關係不錯,見兩人已經朝袁蝶靠攏去,李雲深也只能跟隨,三人很快到了袁蝶的身邊!大量的鬼面鴉開始朝三人撲殺而來,又是一場惡戰開始!但卻也幫袁蝶分擔了壓力。袁蝶雖然要強,但也不想在此送命,見三人過來搭救也便衝了過來,四人圍在了一起。

“走,朝北面的山地走!都貼緊身子,避免背腹受敵!”

耿義喊了一聲。

四人開始背部緊緊靠着,緩緩朝北面逃去,頭頂的猛禽應該就是鬼面鴉的頭領,見沒有殺了這些人,似乎很是憤怒!又是一聲厲嘯,頓時鬼面鴉都圍聚起來,更加瘋狂的朝霍東四人殺去,漫天都成了鬼面鴉的影子,連空氣都像是稀薄了。

人力終歸有窮盡,一個勁的拼殺下,四人的體力耗損迅速!幸好霍東提前吃了一枚百壽丹,而昨晚耿義也吃了一粒,兩人倒是還撐得住,而李雲深卻有些吃力了。

至於袁蝶身上鮮血不斷外流,勁力已經快見底,頻頻被鬼面鴉撕咬,霍東看不下去,尋找時機將一枚百壽丹悄然塞入了她的手裏。袁蝶先是一怔,隨即想也沒想將藥丸吞入了口中,一切並沒讓李雲深察覺,沒過一會袁蝶的勁力便再次恢復了!

此消彼長之下,四人中倒是李雲深第一個撐不住了,即便他罡勁猛烈,每次出手都有打量鬼面鴉落地,但損耗也不小,哇哇慘叫中,臉上已經被鬼面鴉撕咬的滿是血痕!身上揮汗如雨,他被死亡的恐懼嚇的身子發顫,腳下不禁加快了步子!

其餘三人爲了照顧他,也是加快了腳步,三四分鐘後,已經接近了北面的低矮山林,就在這時天空又是一聲厲嘯,只見那隻猛禽的旁邊,又出現了一隻更猙獰猶如蝙蝠的猛禽,兩者瞬間在天空展開了廝殺。

而山谷內的鬼面鴉也遭遇了一羣突然而至的蝙蝠突襲!

兩種飛禽都很悍勇,爲了搶奪這個山谷的統治地位,當下都拼命的廝殺起來,聲音淒厲的讓人毛骨悚然,四人趕緊抓住機會拼命朝北面逃去,很快就潛入了山林深處。

奔行十多裏之後,四人停了下來。

環顧周圍已經沒了鬼面鴉的蹤影,找了一塊巨石,四人躲在了後面休息,李雲深狼狽至極,身上衣衫被撕咬的全是洞,臉上也滿是血,他一邊爆着粗口,一邊將身上帶的藥粉灑在了臉上。再見霍東比自己修爲低,竟然全身沒有半點傷痕,頓時氣惱不已,朝對方看去的眼神也帶着怨恨!

“小輩你去找點水唄,我快渴死了!”

李雲深遷怒道。

“要去你去,我又不渴。”

霍東纔不拽他。

“我看你是找揍吧!我比你厲害,所以你就要跑腿!不服,咱們就比試一下!”

李雲深說罷,竟然舉拳就朝霍東身上打去!因爲是剛提升到罡道境界,所以他還沒演化出自己的武道魂勢!只是進入罡道中期的強者,才能擁有武道魂勢。

一個沒有武道魂勢的罡道初期高手,霍東怕嗎?

沒等耿義勸和,霍東居然也提拳打去!對方罡勁剎那就透體打來,霍東雙拳嘭嘭與之對在了一起!袁蝶與耿義都瞬間慌了!一個化勁境界的,怎麼能打得過罡道境界的?霍東慘了!不祥的徵兆都在腦海浮現!李雲深更是笑其不自量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