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42 Views

而小凡一倒,夢妖六尾等當即慌亂了,緊張,憤怒,震驚……各種反應,可是不管如何,她們的陣腳是徹底的亂了。

Written by
banner

「小皮!幫助!」

小小的身體,小小的手掌,拍出一種輕快的旋律……音律漫延,小藍在場上所有的精靈,尼多后,百變怪,胖丁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

此消彼長……

一面是整體的提升,一面是陣腳的大亂,結果是理所當然的。

兩三分鐘的之後,最頑強的六尾也徹底失去了戰鬥的能力,倒在了小凡的身邊。

「一攻一守一鋪助,再加上百變怪的隨意……還真是完美的實戰配置啊。」

因為經常被秋秋電的原因,小凡本身的抗電性甚是高強,所以就算是被電得暫時失去行動能力,但是小凡的思緒卻還是清醒的,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精靈一個個被放倒,心底壓抑,但同時小凡也對小藍有了幾分佩服,畢竟自己也被騙過了。

「凡~你輸了喲!」

不知道為什麼,僅僅是擊敗了實戰新手的小凡,小藍的心底卻是有種難以言語的喜悅,這並不是小藍所遇到過最艱難的戰鬥,但是結果卻是最讓小藍開心的戰鬥!

臉上帶著極其燦爛的笑容,邁著輕快的步伐,小藍就像是一個調皮的孩子一樣蹦蹦跳跳的來到小凡的身邊,眯著眼高傲的仰著頭。

儘管沒有多少力量移動身體,但小凡還是能看到小藍那張充滿了喜悅歡欣的笑臉,心底雖是複雜不甘,卻也只等無奈的一笑。

「把背包還給我吧!裡面有我最重要的東西,是我爺爺留給我遺物。」

「……」

片刻的動容沉默,緊接著便又再次回到了之前的開懷。

「可以喲~我可以把背包還給你!」

一邊說著,小藍將背包扔到了小凡的身邊,眼見這般,小凡頓時安然鬆了口氣,就在這時小藍卻是詭異的眯起了眼睛,那眼瞳的深處閃著一抹詭異的狡黠。

「但是~凡!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做!」

「什麼事?」

小凡疑惑,而小藍卻是沒有回答,不過卻立即行動了起來,她蹭手蹭腳的將小凡翻了個面,仰面朝天。

「你想幹什麼!!」

心底頓時驚慌起來,小凡有種十分不好的預感,他掙扎著吼道。

「人家才不想幹什麼呢!」


狡黠壞笑的臉,小藍嬌嗔著說道,然後將小拳頭捏得實實的,一步一步緩緩的向著小凡靠近。

「不!不要啊~!雅蠛蝶~!!」

無限恐慌,小凡掙扎著,嘶吼著,但是眼前可愛的小拳頭卻是在視野中越來越大……

砰!!一聲爽快的聲音!

………………

抓著鼓氣吹成氣球飄飛起來的胖丁的腳,小藍漸漸的飛上了天空,旋即便是化作一個小黑點在夜空中消失了蹤影,大概三四分鐘的樣子,之前的空地傳出了一聲恐怖的咆哮。

「該死的小藍!!我這輩子不會放過你的!!」

………………

夜色安靜,此時已經將近晚上十一點,城市陷入沉睡之中,除了那些商業區以外,普通的街道上面已經沒有了行人,一片的寂靜。

而就在這樣一個時間,這樣寂靜的街道,卻是緩緩的出現了一個少年的身影,拖著沉重的腳步,少年緩緩的前行著緩緩的遠去。

精靈中心,燈火通明。

這個時間就算是喬伊也開始收拾東西準備休息了,將桌面上最後一個任務發布文件蓋章整理好交給身邊的吉利蛋,喬伊卻是看了眼大廳休息區的一個座位,那個純凈的女孩,半響后喬伊只能無奈的嘆了生氣,回過神來,喬伊將一個簽收單交給櫃檯前面的青年。

「這是您發布的任務,如果內容沒有錯的話,請簽個名吧。」

「嗯,好的,謝謝。」

說話的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性,精緻的學院制服裝,黑色的長發,讓他整個人顯得很是俊朗溫和,在簽了字之後青年同時也轉過了目光看向大廳內除了自己和喬伊以外唯一剩下的人,然後走了過去。

沒有睡覺,儘管好心的喬伊以及一些訓練師都勸了小黃幾次,可是在小凡回來之前,小黃是沒有半點心情睡覺。

「還在擔心你哥哥?」

順手在旁邊的自動咖啡機接了兩杯咖啡,將一杯咖啡放到小黃的面前後,青年坐到了對面,一面悠閑的喝著咖啡,一面安慰道。

「安心吧,以你哥哥的實力不會有什麼大事的,他可是唯一一個沒有見過那隻偽娘卻將他的戰鬥方式模仿到這種程度的訓練師啊。」

雖然不知道眼前這人話里的那個偽娘是指誰,但肯定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也因此才會被用來襯托小凡的能耐。

雖然很高興小凡被別人讚譽,甚至比自己得到稱讚更加開心,但是小黃臉色的表情卻只在瞬間的輕笑之後又回復到了憂愁,看來在沒有見到小凡回來之前,小黃是很難高興的起來了。

低著頭,小黃一雙小手就像是心情表達器一樣,不停的撥弄著眼前的咖啡杯。

「但是,星宇大叔……」

「咳咳咳……大、大叔……」


頓時咳嗽了起來,青年顯然是被小黃的這聲稱呼嗆到了,還未下口咖啡便是在喉嚨里翻湧起來,待到緩下之後,他立即換上了一副緊迫的表情。

「那、那個……我們打個商量好吧……你叫我一聲大哥,我給你100精靈幣!」

在之前,也就是華藍道館的時候,那個非主流青年,也就是最後被小黃帶下去收錢的那人,經過小凡的教導,小黃已經深得剝削的要領,在秋秋的幫助之下將那非主流青年身上值錢的東西都給拔了個精光,而這一幕也恰好被剛剛進入場館的星宇看到,也因此他現在會以錢了誘惑小黃,不過很顯然他是想錯了。

完全不為所動,只見小黃默默的搖了搖頭。

「不行……雖然錢很重要,但是小黃的哥哥只有一個!永遠只有一個!」

逆印 !」

「不行就是不行!」

……

「可惡!」

就在星宇咬牙切齒的時候,精靈中心的門忽然被打開。

「哥哥!」

時時關注的大門,小凡剛一進入,小黃便是站了起來,激動了跑了過去。

然後……小黃的腳步忽然詭異的停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小凡,那雙紅腫的眼睛。

「哥哥……你這是怎麼了?」

半響后,小黃緩緩的開口,問出了小凡最不想聽到的問題,嘴角狠狠的抽搐,小凡眼神斜視不敢看小黃那雙緊張的眼睛。

「這、這是……路上摔的!嗯!啊哈哈!剛才抓小偷時候不小心被石頭絆倒摔的!還真是痛啊~啊哈哈,啊哈哈……」

摸著腦袋,小凡乾笑著,同時餘光狠狠掃過夢妖秋秋以及六尾,那目光深處帶著一抹深深的殺意。

敢說出去你們就死定了!!

齊齊後退了一步,這個時候不管是六尾還是秋秋,更不用說夢妖了,都被小凡這兇殘的眼神嚇得膽戰心驚,將嘴巴牢牢的緊閉,她們有種感覺,如果這個時候敢開口的話,一定會被殺掉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就在這氣氛詭異的時候!

一個略帶著驚奇疑惑的聲音在旁邊響起,儼然是出自那個叫做星宇的男人。


「咦!好兇殘的樣子!你這是和誰打架了!?」 在回到精靈中心,時間也將近半夜的十二點,雖然對某個敢於拆自己台的渣渣青年大叔很不滿,甚至有真人pk一場給他兩拳,讓他也嘗嘗熊貓眼滋味的衝動。

但小凡也不是兩眼瞎的愣頭青想也不想直接上去干架,在心底目測對比了雙方體格身高之後,小凡還是果斷的放棄了這一想法,先不說干不幹得過,光是現在這種體力也幾近乾涸的狀態也就先輸了一籌,現在的小凡光是站著都能感覺到骨骼的陣陣顫抖,發出哀鳴的之聲。

沒有在繼續耽擱,僅僅詢問認識了下眼前這個青年大叔的身份來歷之後,小凡便是首先將小黃勸回房間去休息。

「怎麼,還不打算去休息?話說我還真好奇是哪個人能把你打成這樣,從這印記的大小上來看……貌似是女孩子的呢!而且今天是情人節……你該不會是想那個吧……少年!goodjob!」

一臉的深意笑容,某不怕死的青年大叔豎著大拇指,繼續晃悠在小凡的身邊,挑戰著小凡的極限。

而小凡也是強忍著怒意,沒有理睬星宇,自顧自的來到一邊的自動售貨機,將身上僅有的幾個硬幣塞進其中,拿了兩罐熱牛奶飲料和兩個麵包,小凡轉身就走。

「嗨嗨嗨,你等等我啊,別走這麼快……」

眼見小凡不理睬自己的離開了,星宇也有些著急起來,他急步跟上了上去,然後就像一隻勤勞的蜜蜂一樣嗡嗡的盤旋在小凡身邊喋喋不休的說著。

兩人并行,小凡沒有說話,他不斷的加快著腳步,這樣的行為已經很明顯了,不過星宇卻是完全沒有發現的樣子,或者可以說是故意無視的,由始至終的跟在小凡身後,各種調侃拉關係的話語不斷從星宇口中出現,這也讓小凡額頭的青筋不斷綻起,胸口起伏,他沉沉的呼吸,顯然是在調節壓抑的怒意。

好在,精靈中心並不大,不斷加快的步伐讓小凡僅僅花了一分鐘的時間,就停在了自己房間的門口,然後他轉身對星宇做了個向外請的手勢,這意思很明顯,你!可以走了!

「嘛嘛……好嘛,今天就算了,明天再來拜訪你吧。」

眼見如此,星宇的眼中無不透著深深的失望,一副可惜的樣子,他撇了撇嘴說道。而聽到這話的小凡也再也忍不住怒火,身體微微顫抖,幾乎要冒火的雙眼緊緊得盯著星宇。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可不是什麼名人,犯得著你這麼糾纏么!」

「名人?呵呵……你或許還不知道你在華藍市的名氣吧,不過我找你可不是為了這個,僅僅只是想看看你是個怎樣的人,認識一下罷了……」

淺笑著開口,星宇同時轉身離開,在感覺到身後傳來的關門聲后,他的腳步微微一頓,嘴角上揚,勾起一抹燦爛溫和的輕笑。

我勸你善良 那麼晚安了~我有趣的小師弟喲。」

小凡的房間……

一進門,小凡便脫下了外套,連帶著將從小藍那邊拿回的背包一把甩到了床上,接著他撇過頭瞄了眼時間,0:23

發覺時間,小凡只能無奈的嘆氣,這樣的時間,明天看來起不了床了,不過好在明天沒有什麼要緊安排,不用太過著急。

心下思索著,小凡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面,緩緩的呼吸,他將緊繃的身體徹底放鬆了下來。

就像是緊壓的彈簧被鬆開一樣,強烈的疲倦逆襲而來,強打精神,小知道這種情形下自己一旦閉上眼睛那麼鐵定就會睡過去了。

雖然身體在哀鳴,潛意識也不停地催促自己快去休息,不過卻是還不能馬上睡過去,揉了揉太陽穴,小凡將大舌貝放出了精靈球。

「現在這麼晚,精靈中心的食堂也沒有什麼東西了,只能委屈你們將就一下了吧……」

無奈的苦笑,結合著自己的情況,小凡也知道幾隻精靈的勞累程度,沒有在繼續說什麼,他撕開了麵包和牛奶的包裝平分給了夢妖等精靈。

而夢妖她們, 報告老公:辣妻已上線! ,而夢妖就更直接了,飄了過去對著小凡的臉狠狠的蹭了幾下,而後萌叫了幾聲,像是回神想到什麼似的,更是用念力將自己眼前的麵包掰成了兩半一大一小,大的送到小凡面前,小的則是自己留下。

看著夢妖的表現,其他兩隻精靈楞了下,接著也是同樣的效仿起來。

同甘共苦……訓練師與精靈……

能夠心甘情願,真心誠意為對方考慮為對方付出的又有多少,而自己眼前的三隻精靈顯然是真正的關心著自己,看著這樣的表現情景,小凡沒有在說什麼,只是將這份感動放在心底。

「嗯,對了!妖夢,六尾,大舌貝,馬上要休息了,也別吃太多。」

細心的叮囑了句,見到三隻精靈齊齊回應,小凡也埋頭啃起了剩下的麵包,畢竟他自己也是同樣的狀態。

不說晚飯沒吃的飢餓,剛才那樣的戰鬥同樣也是極度消耗體力的,甚至比打上十場普通的比賽更甚,而且最後還被皮皮的十萬伏特電倒,接著更是被小藍狠狠在臉上打了兩拳,這樣的傷痕還真可以說是精神和**的雙重傷害啊。

微微觸摸著腫起的眼眶,一陣酸痛頓時襲來,狠狠的咬牙,小凡忍了下來,並是在心底詛咒起了小藍,那個妖女……總有一天會把你抓起來啪啪啪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