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39 Views

以海島上的生產條件,十天的時間就能把軀體制作出來。但是思維體交互處理,辰光沒有太大的把握,畢竟人類和他們族人的構造是有很大區別的,只能摸索一下了。又不能把所有人都弄成梵波若這種半死不活的狀態。

Written by
banner

思維體交互溝通,是高級文明的一種非常便捷和保密的交流方式。不僅距離非常遠,還不受媒介的影響。

辰光在甦醒過來之後,已經跟墨心聯繫上了。他們兩個的溝通非常頻繁。

“墨心,朗基努斯之槍已經出現了,就在惠琳思和諾希傑手中。”

“不用打草驚蛇,他們現在的實力非常雄厚,就憑咱們兩個再加上葉塵這點零碎,都不夠人家塞牙縫的。還是按部就班一點一點發展吧。”

“咱們可以直接引爆啊……整個島嶼都會灰飛煙滅的。”

“啓動武器的能量需求太大了,消耗過度的話,還不知道要沉睡多久呢……也許又是上千年的時間……風險太大了。再說,人造人研究所一旦被摧毀,散佈在各地的人造人會不會發生,還是未知之數。沒有人能都制止他們的破壞行動……”

“好吧,我明白了。”

“葉塵已經按照你的步驟開始行動了麼?”

“嗯,已經開始了。現在唯一棘手的就是資金短缺問題,每一個實驗都是非常燒錢的,他身邊的這些企業馬上就要頂不住了。”

“這還真是個難題……”墨心也開始琢磨起來這個問題了,“要不這樣吧……等着他的潛艇到位了,我給你一些附近的沉船地點,你去打撈點值錢的東西上來,幫他們緩解一下。”

“也只好這樣了……”墨心和辰光都不能高調張揚,要不然就會給自己帶來無窮的危險。只能做點偷偷摸摸的事情。

終於,伊森帶着施工機甲把火山口裏面所有的實驗設施都安裝完畢了。收到信號後,辰光也跳了進去。

“我先給你運輸一些金屬微粒過來。”說完,伊森就帶着機甲們離開了。

辰光來到了一個裝滿營養液的玻璃罐子前面,往裏面注入了一些微生物,看着清澈的溶液慢慢變渾濁,辰光滿意地點了點頭。

秦海山親自帶隊,前面商務奔馳開路,後面跟着浩浩蕩蕩的施工隊伍,前往了北外環的寒霜雪酒吧。心裏美,心情大不一樣,收穫的季節來了……

秦海山得意滿滿,總算是在葉塵身上看見回報了。這個安保公司一開業,秦海山就算是有了靠山了,別的不說,就這個樓下的酒吧,就能沾光不少呢。各種應酬、各種接待,都安排在這裏,怎麼也能收穫一筆啊。

殺手們都是攢不住錢的主,消費起來絕對沒有問題。尤其是平日裏沒有任務的人員,讓他們幫着給自家買賣出出力,絕對沒問題的,免費勞動力就都來了。

秦海山的海運物流,不是一帆風順。在臨江市裏面,秦海山說一不二,到了大海中,誰還買他的賬啊,貨船被海盜劫持了好幾次,光是贖金,都支付小一千萬了。讓秦海山又生氣又頭疼。

“秦老大,您怎麼有空過來了?”寒霜雪酒吧的經理,武波,迎了出來。

“關門停業,等着裝修。”

秦海山和武波兩個人站在門口,身後的施工隊各自拿着傢伙事,蜂擁而入。

“咱們這裏的裝潢,挺氣派的了……”

“我說的是樓上,過一陣子,安保公司就要開在你們這裏了,以後有什麼事情,他們罩着,絕對硬!”


“咱們場子裏的小弟們,夠用啊。”

“人家是專業的,殺手俱樂部的幌子而已,懂不懂。”

“哦,明白了明白了。”武波立刻閉嘴,這種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這個酒吧大樓的結構很簡單,裝修隊伍很快就上手了。看着塵土飛揚的大樓,秦海山開始盤算起賭船的事情來。

賭船是秦海山的一筆大收入,在臨江市的港口,秦海山一共有五艘遊輪,都被改造成了賭船,玩的小,可以在近海,玩大的,可以去公海。進入公海以後,這些都是合法收入了,很受那些官府人員和富商們的青睞。

秦海山需要一支專業化的安保隊伍,來保證賭船的安全運行。

官府,對於機甲的限制,很嚴格。因爲這種東西非常容易就被改在成了武器裝備,所以,除了有白道關係的大富豪們,普通人是限制購買和使用的。尤其是批量使用。

葉塵是殺手出身,自然不會懼怕這些要求。但是秦海山可不一樣,名下企業衆多,一旦出事,所有資金都會被凍結,得不償失。所以,賭船上的防禦力量薄弱一直是困擾他的大問題。 來到了臨江市以後,普峯和江文輝就沒有再回到燕京市。燕京市的業務已經完全停止了,手中沒有被贖回的典當品或者小額貸的抵押物,只要錢到賬,都會郵寄回到客戶的手中。

尤其是這個節骨眼,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典當行剩下的各種“黑貨”平平安安地送到臨江市的倉庫中來。這種冒風險的事情,只能安排辦事靠譜的小弟。

兩個人統計了一下,願意跟着公司遷移到臨江市的員工,不到十個人。意料之內,上了歲數的員工,也不會跟着他們背井離鄉來臨江市二次創業的。

黑貨不能砸在自己手裏,要不然的話,完全就成了賠本買賣,還容易被各路官府盯上。

見不得光的事情,還是要交給秦海山去處理的。

凌妃煙牽頭聯繫上了秦海山,因爲跟着葉塵有夫妻關係,秦海山一點都不敢怠慢,甚至比對葉塵本人還要尊敬一些。畢竟女人事情多嘛,還容易挑毛病、亂髮脾氣。伺候不好的話,還不一定跟葉塵怎麼告狀呢。

因爲寒霜雪酒吧被葉塵徵用了,正處於施工狀態,總經理武波現在成了無所事事的工地監理,實際上他哪懂建築學啊,完全就是湊數去了。

收到凌妃煙的信息後,秦海山撥通的武波的電話。

“有什麼吩咐,秦老大。”

“我給你一個聯繫方式,你去找江文輝和普峯,他們都是凌妃煙的人。手裏面應該有點‘黑貨’,不容易出手,你聯繫咱們的賭船,給他們捎帶着就運出去了。價格方面,就留個百分之五的成本費就行了。”

“明白,秦老大。我立刻就去辦。”武波放下電話,把安全帽摘了下來,回到屋子裏面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開車前往四海金融有限公司在港口附近的那幢新的辦公樓去了。

這幢辦公樓裏面也是在裝修,江文輝和普峯待在樓下的一輛房車裏面,這就是公司的臨時辦公室。看到兩個人的身影后,武波趕緊過來打招呼。

“江總、普總,我是秦海山手底下的辦事員,叫武波。”

“武經理,趕緊進來坐吧,咱們之間就別客氣了……地方是有點憋屈,將就一下吧。”

“呵呵……不礙事、不礙事的。”武波近水樓臺先得月,經營者酒吧,一天到晚少不了吃吃喝喝,整個身形都快胖成一個球了,體重超過二百二十斤。他試着往房車裏面挪了挪,發現一個問題,要是被裏面的空間卡住了,就糗大了。

“要不……咱們去庫房看看貨?”武波退了出來。

江文輝和普峯也看出了場面有些尷尬,打了個哈哈,就帶着武波前往貨倉。

距離不算太遠,海邊的空氣也十分清新,三個人溜溜達達就來到了貨倉。

貨倉的整體面積非常大,但是因爲漢斯之前製造無人機的緣故,裏面有一半的空間建設了生產線,剩下的空間堆放了不少海島基地需要的各種原材料。索性,典當鋪手裏面的“黑貨”都是小而貴重的物件,佔不了多大地方。

“東西都在這裏了。”在江文輝的帶領下,三個人來到了幾個巨大的密封玻璃櫃子前,查看起裏面的各種抵押物。


“成色都還不錯呢。”武波也是懂眼的人,真假東西看看就明白。

“一般都沒上過手,加上外包裝就可以當全新的去賣……”

“外包裝無所謂了,沒有票據的話,也無法質保……我不是要壓價,秦老大跟我交代了,只收百分之五的運輸成本費,不算多吧?”

“當然、當然。”都是懂行情的人,百分之五這個數,已經遠遠超過友情價了,簡直就是親情價。

“我們現在的渠道是這樣的……秦老闆在港口有五艘遊輪,都是改造好了的賭船,有三艘在近海玩小的,吃喝玩樂一條龍消費。有兩艘要去公海玩大的,一般都是些超級富豪和官府人員,洗白熱錢啊、送賄賂金啊……這些事情不細說,你們也都懂。海運路線大概就是這樣,平時,你們是怎麼銷售的呢?”

“我們都是小打小鬧,容易出手的東西,就發送到省城意外的犄角旮旯裏面去,特別扎手的貨,也是想辦法運到南洋島國的國際黑貨市場上去……”

“你們可能不瞭解港口一些特有的貿易方式,這樣吧,我幫你們搞定特別扎手的黑貨,普通的一些高檔品,在臨江市就能內部消化了。”

江文輝和普峯一聽,大有門道啊,連忙虛心請教起來。

“因爲臨江市是港口城市,有好多小企業專門做外貿商品或者全球代購之類的業務,你們可以把東西處理給他們,他們有專門僞造票據和重新包裝的手法,就跟新的一樣,然後用網上渠道直接就銷售出去了……有的時候,因爲貨物稀有,價格比原價還要高出不少呢。”

“要是這麼說的話,事情就方便多了。”普峯和江文輝聽到後,十分高興。

“你們先把手裏面的貨物整理一下,差不多的時候,就聯繫我,我送上賭船。至於那些不扎手的,你們要是聯繫不上我說的那些小企業,我也可以給你們牽線。”

“感謝、感謝……”

武波謝絕了江文輝和普峯的宴請,在貨倉裏面查探一番後,就離開了港庫。

“早知道出貨這麼方便,早就應該把公司遷過來。之前,爲了弄這點黑貨,冒了多大的風險啊……”普峯感慨道。

“你手裏面的業務算了理清了,我這裏還搞不定呢。”江文輝負責的是小額貸的業務,現在凌家的現金流出了點問題,江文輝手裏面的業務都在收縮中,不能像之前那樣到處撒錢了。

“說不定過一陣我就要被掃地出門了……”

“咱們可以跟小凌總商量一下,看看咱們的四海金融能不能擴展一下傾城國際的業務。小凌總在臨江市也算風生水起的,分出來一點沒什麼問題吧……” 凌妃煙的傾城國際大廈,一共有二十二層高,整棟大樓都是經營凌妃煙的化妝品業務。自從有了把家族企業進行遷移的打算,凌妃煙開始要對公司內部進行優化了。

大會議室裏面,凌妃煙坐在正席,其他還有傾城國際的幾名重要人物。

“今天的會議內容主要就是進行公司改組。作爲一個化妝品的研發和銷售公司,我覺得現在,公司的整體構架太過於臃腫了,人力成本的費用非常高昂。這一點都不符個快消品行業的發展趨勢,對此,我要進行改組。”

“大家也看到了,在座的各位,都是傾城國際的高級管理人員,更重要的是,還有一些高級管理人員沒有出席這次的會議。也就是說,改組後的管理層,已經沒有他們的位置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我們要輕裝上陣,市場競爭不是靠人數取勝的。對於那些不再擔任公司管理職能的人員,我稍後會另有安排。”

凌妃煙的話,讓大傢伙的心裏面都“咯噔”了一下子,除了凌霄是她的堂弟以外,別人都不是凌家的人,職業壓力非常大。爲公司效力這麼多年,到頭來被卸磨殺驢,心裏面怎能不忐忑。

“首先,進行人事任命。蘇媚兒,任命爲傾城國際副總裁,分管市場營銷和公關宣傳;凌霄,任命爲傾城國際副總裁,分管安保和代理商渠道建設。在平時,副總履行部門經理的職權,所以就不再另設部門經理。我不在公司期間,整體決策交由兩個人共同定奪。”

“葉塵,任命爲傾城國際財務部經理,雖然他沒有到場,以後大家會見到他的。有的人可能也認識他,之前,葉塵在咱們公司的安保部門就職過一段時間。大家不要懷疑他的工作能力,因爲財務部的責任重大,在必要時候,我會親自盯着這一塊工作的。”凌妃煙根本就沒有跟葉塵商量過這件事情,自己一句話就定了。

之前,傾城國際的財務部經理是林清婉的男朋友李健,這個人雖然在私生活上,有些狗眼看人低的毛病,工作還算可以。不過傾城國際的財務開始出現了很大的漏洞,不能繼續使用外人了,所以凌妃煙把財務部經理的頭銜安排在了葉塵的腦袋上,就算葉塵不來公司,凌妃煙會親自管理這項工作。

傾城國際對於葉塵的事業,進行了大量的資金支持,包括給凌菲兒的海外公司進行注資,包括給海島基地的建設出資,包括購買大量的武器裝備生產用途的各種原材料。這些支出讓公司的財務出現了很大的漏洞。


有限公司是一種非常正規的企業組織形式,就算是凌妃煙一手創辦起來的,也不能所有事情都由她說了算,還有官府的各種監管部門呢。這些支出的賬目,到最後都要想辦法抹平了。

“魏昕,任命爲傾城國際產品研發部門經理,負責新產品的開發和售後處理工作。”

“公司的各個部門要按照剛纔的人事任命進行合併或者裁撤,涉及到的人員,將轉崗到銷售第一線,如果覺得不能勝任,可以選擇一個體面的方式離開。”

“在整個辦公樓的使用上,傾城國際所有部門只佔用一至五層,頂層爲我的辦公室。其他樓層都要騰出來。有的人也可能聽說了,我們凌家的許多商業項目正在往臨江市進行轉移,所以我要給他們預留出來經營空間。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傾城國際或許會跟我們家族的其他商業進行合併,請大家爲了以後多元化的發展做準備……”

“在薪酬方面,除了一線人員以外,所有人都會進行部分下調,職位越高,下調的部分就越多。公司要進行資金積累,爲了開闢新的業務領域做準備……”

在非常壓抑的氣氛中,凌妃煙的會議終於結束了。有人歡喜有人憂。

陸陸續續的辭職人員開始出現了,這都在凌妃煙的預料之中。說實話,電商平臺現在已經發展的非常完善了,銷售工作很多時候就是隔着一個屏幕就能做到的事情。不需要再使用人海戰術了。

凌妃煙仔細算了一下,改組後的傾城國際,應該能降低百分之四十以上的開支。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已經進入談婚論嫁階段的林清婉,就這麼被踹了。作爲林清婉的準男友,李健一直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有非常樂觀的規劃,沒想到突然之間,職位從財務部經理的位置,直接來了個大跳樓,成了高級銷售助理,說白了就是跑業務的夥計。昔日的平級變成了自己的頂頭上司,昔日的下屬與自己同級了,各種指指點點的眼神讓李健格外不舒服。

在外面的咖啡廳裏面,李健終於把所有的怒氣都撒在了林清婉的身上。

“說,你是不是還跟葉塵有一腿?你們是不是舊情復燃了?”李健氣急敗壞的樣子像極了瘋狗。

“你、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我們兩個根本就沒有來往過。”林清婉的眼淚都開始打轉轉了。

“我不管你是怎麼想的,現在你的前男友把握的位置給擠下去了,我根本不可能繼續呆在公司裏面了,咱們立刻分手,以後你們舊情復燃去吧。”

“你怎麼這麼蠻不講理!”

“我不講理?誰跟我講過道理啊?葉塵爲什麼佔了我的位置,難道他的工作能力比我強麼?在同學聚會的時候你也看見了,他只不過就是一個外賣小哥,走了狗屎運認識一兩個富婆而已。他懂個屁!”

“也許公司另有安排啊,你先別這麼衝動。”

“不衝動?留下來看別人的白眼麼?算了算了,我也不跟你多說了,以後咱們各走各的吧!”

說完,李健奪門而去,留下了傻呆呆的林清婉。一段感情就這麼結束了,說起來,兩家人連訂婚宴都舉辦過了。就差挑選一個良辰吉日把婚事辦了。 說的起來,葉塵真的是的確是冤枉。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副總裁的頭銜,又莫名其妙被人罵了一頓。不停地打噴嚏,還以爲自己得了感冒似的。

跟李健相同遭遇的高管,也有幾位,都離職了。這一番折騰下來,傾城國際的大樓,變得蕭條起來了。

作出這樣的決定,誰的心裏也不好受。散會後,除了凌霄這個自家人以外,大家都溜回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不在凌妃煙的眼皮子底下瞎晃悠,生怕觸了黴頭。

“姐,這次折騰的動靜有點大啊……”凌霄小聲說道。

“傾城國際賺錢的速度已經趕不上我花錢的速度了,不能再養閒人了。你也好自爲之吧,趕緊給我琢磨賺錢的路子去。”

“葉大哥的事業不都弄的挺紅火的麼,他吃肉,咱們跟着喝湯也行啊。不用這麼拼吧……”

“他事業紅火,燒的還不是我的錢,要不然我能這麼窘迫麼?”一說起這件事來,凌妃煙就氣不打一處來。葉塵是一個態度強硬的軟飯男,而且胃口還不小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