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30 Views

何止是大意,是進了程頌設計的一個圈套。

Written by
banner

鄭曉海以爲自己當上了董事長,有這樣的權力。被華令虎一番談話,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一個民主選舉出來的總經理,是不可以隨便動的。董事會只是職工代表大會的常設辦事機構,不可以凌駕於職工代表大會之上。

被華令虎責問批評後,鄭曉海真的出了汗,很緊張。

他有了反省。程頌這個老狐狸,太狡猾。程頌不可能不知道這個事的嚴重性,也知道這個事不能這樣做,卻在卸任後遊說鄭曉海做成了這件事。

鄭曉海這才意識到,自己是昏了頭。

他終於明白了,程頌爲什麼不在卸任之前落實花可南的事。感情,在耍他鄭曉海呢。

權力這玩藝,想玩溜起來,有大學問啊。

現在,面對眼前的人,鄭曉海只好用其它方式來做補救。

鄭曉海說:“可南。你就再回到常務副總的位置上,再忍兩年吧。等到遠峯的這個任期滿,你就是理所當然的總經理。”

對於這中間的彎彎繞,花可南並不是不懂。但到手的權力,就這麼放下,心不甘。

鄭曉海丟給花可南一支香菸,說:“總經理在董事會領導下工作,你明白嗎?”

聽鄭曉海說了這句話,花可南愣了一下。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他把對方丟過來的香菸從桌面上拾起,在手上把玩了一會。菸絲掉出來一些,在鏡亮的桌面上。這時,花可南坐在鄭曉海的對面。

“還沒明白嗎?”鄭曉海笑了,說:“你可是祕書出身,當了那麼多年的兩辦主任。”

花可南似明白又不太明白,有點勉強地,說:“明白了。”

鄭曉海看出,花可南並沒有真正明白,只好點撥,“總經理在具體事務中要挑起重擔,我們兩個,董事長和副董事長,只是配合。你明白嗎?”

這時候,花可南真的聽明白了,回答:“明白。這回,真的明白了。”

“好。我們達成共識,由總經理多忙活,我們只是配合。”

花可南臉上起來詭譎的笑。

“你呀……”鄭曉海的手指朝花可南點了。

兩個人這就有了一陣哈哈大笑。

有人由董事長辦公室門口經過,聽見裏面兩個人的笑聲,腳步頓了一下,就又往前去。這個由門口過去的人,搖頭。

……

遠峯迴到家中,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拿起鋼筆。這是一支用於硬筆書法的筆、筆尖特別彎了那麼點。

在一張A4紙上,遠峯寫下了兩行勁道的字

柔性有餘

剛性不足

張曉芸回到家,看見遠峯,卻愣了一下。她沒有想到,遠峯沒有打電話,卻來了個突然襲擊。

“你,你……”張曉芸沒有把要說的話說全。要是說全了,就是:你怎麼突然回家來了?

遠峯沒有隱瞞,實話實說:“華局長,給我打了電話,要我回來。”

張曉芸臉上起來喜色,問:“是要你官復原職?”

遠峯點頭。

張曉芸說:“我就說嘛,你早就應該把這個事,告訴華局長。你倆,畢竟是同學。”

“又扯了。不是一回事。”

張曉芸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臉上有了苦情,說:“看來,你打工掙錢的事,打了水漂。”

“我遠峯,什麼時候,把自己說的話,不當一回事。你倒是舉個例子。”

“你說,把欠的外債,還了的。”

遠峯從口袋裏掏出一張支票,拍在桌面上。

張曉芸上前去看了,驚訝。她的嘴巴張開,卻沒有說出一個字。

“你可要看清楚了。二十萬元。歸還柏堅強的七萬元,還有三萬元給你。”

“另外十萬元呢?”

遠峯笑着說:“還家滿公司。”

“不對吧。你應該在那邊就可以還的。”

“手續不對。當時,家滿公司匯款過來的。從鼎力雙發公司賬面上走的。現在,應該由這邊匯過去。這就算是還清了。”

張曉芸點頭,卻有搖頭,說:“還是不對吧。鼎力雙發是公司。應該由公司還這筆錢。你掙的錢,怎麼又給了鼎力雙發?”

“這是陳家滿不想鼎力雙發起步艱難,才這樣安排的。這十萬元,是衝這個來的。說白了,不是給我的。”遠峯這番只能這樣編出來。


如果不這樣說,張曉芸會爲這個事,又要嘮叨幾個月。畢竟,這是十萬元。

張曉芸也就信以爲真了。因爲,遠峯這纔出去多少天,不可能一下子,就掙到十萬元。

曾經借柏堅強的七萬元,有了着落,額外,家中又增添了三萬元,張曉芸開心啊。

“我老公,掙錢的能力,就是厲害。”

遠峯笑着問:“還會說,嫁錯人嗎?”

張曉芸的身子扭動,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說:“那不是生氣着,氣急了,才說的嘛。說了後,我老後悔。”

遠峯臉上帶着笑,搖頭。

張曉芸上前去,給了遠峯一個吻,說:“這,總可以原諒我了吧。”

“原諒什麼。你說的沒錯。當初,要是不嫁給我,嫁另外一個男人,說不定啊,現在已經是貴婦人了。”

“討打。”張曉芸舉起手,沒有打下去,卻說:“以後,不許開這種玩笑。”

“好吧。以後,不再說。來,讓老公抱抱你。”

……

晚上。九點多。遠峯接到華令虎打來的電話,說要聽聽他重振遠程的設想。

遠峯問:“電話裏說嗎?”

“這麼重要的話題,你認爲,在哪說合適?”

“明白了。我去向你彙報。”

“明天上午九點。”華令虎給了時間點。

張曉芸聽見了遠峯和華令虎的通話。她給遠峯衝出一杯咖啡。顯然,這個晚上,遠峯又要很晚才能睡覺。

次日上班後,遠峯去到機械局,見華令虎。

華令虎聽取了遠峯對重振遠程公司的設想。


他肯定了遠峯的思路。

“好。就這麼幹。我會全力支持你。這,或許是我晚年,做的最有意思的一件事。希望,它能成爲現實。我看好你。”

離開機械局,遠峯的身上像被打了激素。 鄭曉海接到主管局辦公室通知,兩天後,華令虎局長要到遠程公司來。

做什麼?

華令虎要在職工代表大會上講話,還有一些相關的事宜,到時再說。

鄭曉海讓兩辦主任田凡下發通知。

兩天後,下午一點半鐘,職工代表大會準時召開。

華令虎講話。

“大家可能會奇怪,我一個主管局的局長,幹嗎要來趟這池渾水。哦。這裏,我要透露一個事。”

“市裏,早先有想法,已經成立了一個遠程公司破產清算小組,我是組長。但這個小組,沒有運營。被我阻止了。”

“死馬當活馬醫。哦,也不對。 響指時代 ,我們要做最後的努力,把它救活過來。”

聽華令虎這樣說,大家面面相覷。看來,曾經有的傳聞,還真的是無風不起浪。

華令虎說:“有人想讓遠程公司死掉。對不起,我不同意。只要我在這個局長的位置上坐着,誰也別想打這個主意。”

“一個四五千人的大企業,破產,不是那麼容易的。如果破產,這麼大一個包袱,讓市裏背?怎麼可能。我的思路,很明確,即便是死,也要做最後一搏。”

這個說法,振聾發聵。

“今天,召開職工代表大會,是討論董事會人選問題。因爲,現在的董事會,缺了兩名董事。”

這個,大家都知道。程頌去到市裏,當了調研員。張原辭職離開了。


接下來,華令虎說了爲什麼要討論這個事。這事,嚴格說來,與他華令虎無關。

但,又密切相關。

因爲程頌和張原的離開,需要增補兩名董事。會議將表決增選華令虎和遠峯爲董事。


遠程公司的資本全部爲國有資本,而華令虎代表資本的出資方,說得過去。

常理上不可以。市府不可以干涉企業的生產經營。

那是指正常狀態下。

遠程公司已經不正常。

非常態下,華令虎可經這樣來做。

因爲,華令虎是遠程公司破產清算小組的組長。只是,這個小組沒有運行。


重拾良 。他向市府立下了軍令狀,用最後一次機會,拯救遠程公司。而且,他要親自參與。

這屆董事會原先有九名董事。程頌進了市府機關。張原辭職。現有董事爲鄭曉海、花可南、柳姍、關曉雲、曹正剛、達偉、馮宛平

聽華令虎分析了遠程公司的現狀和未來,與會的職工代表,有什麼理由不同意企業非常時期的非常決定。

職工代表大會百分之九十八舉手同意增補華令虎和遠峯進入董事會。

暫時體會,九個人進了小會議室。

議題由華令虎提出,就是重新調整董事長和副董事長。

在程頌主政的上一屆董事會中,陣營分明,組織部長馮宛平,監察室主任曹正剛,兩辦主任花可南,旗幟鮮明站在程頌一邊。

關曉雲和張原要看事情的性質和公正性纔會投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