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71 Views

而相比之下,林毅卻是要吃虧不少,由於那魔妖對林毅的左手有些防備,所以現在的林毅還不敢使出說手中的陰火,如此一來,自己完全是處於劣勢。

Written by
banner

美漫諸天戰紀

但即便如此,身上依然是被那鋒利的爪子留下了不少的血痕,看着身上已是完全被鮮血侵染成了紅色,林毅卻是無可奈何,那魔妖死死的盯着自己左手,根本沒有給自己任何用陰火進攻的機會。

一時之間, 林毅只能是強忍着身上的劇痛繼續和那魔妖糾纏着,只是體力上已是逐漸出現了透支的情況。

鄘城城樓之上,所有的帝國士兵神色緊張,此時的魔妖一族已是不斷地畢竟,每一名士兵見着這些魔妖皆是有些緊張,畢竟這樣的軍隊是和人作戰的,要說和一族,顯然是從來沒有這種經驗。

“弓箭手準備!”

看着空中、地上不斷衝殺而來的魔妖大軍,所有的將領皆是忙活了起來,大敵當前而不退,倒是和帝國軍隊這樣的身份極爲相符!

“自由射擊!”

數息之後,所有的命令下達,頓時“咻咻”的,無數箭雨在空中呼嘯而過。

不少的魔妖大軍連連翻滾,無數強大的身軀紛紛被那呼嘯的箭矢射中,龐大的身軀連連翻滾,轉眼便是在這一片戰場之上激起滾滾塵埃。

“鏘”

一劍前刺,卻是沒想到再次被那魔妖用硬如精鐵的爪子給當下,林毅實在是不知道這眼前的傢伙的破綻到底在哪裏。

“嘰嘰”


看着窘迫的林毅,那魔妖似乎是極爲興奮,轉眼便是一掌拍了過來,“拍”的一聲,正中林毅的胸脯。

雖然有着盔甲的保護,但面對這一掌,林毅還是隻覺胸口一股悶氣,殷紅的鮮血如箭一般噴射而出,差點直接昏了過去。

“媽的,老子今天跟你拼了!”

再次受到攻擊的林毅已是完全怒不可遏,面目猙獰,竟是沒有任何防禦地朝着那魔妖撲了過去! 此時的林毅就如同餓狼一般,直接朝着那魔妖衝了過去,左手之中的陰火完全釋放而出,玉淵劍光芒大盛。

而那蝙蝠一般的魔妖見着林毅如此動作,似乎也是心生害怕,原本想要前進的步伐現在也是變得連連後退了。

城牆之上的不少將士此時也是看見了林毅的動作,對於兩者之間的懸殊,所有人心中皆是明白,那魔妖的防禦能力實在是太強了,現在的林毅就如同飛蛾撲火一般。

當然,城牆之上的將士之所以這樣認爲只是因爲衆人都不知道林毅身具備陰火的事實罷了。

“砰”

wWW ▲TTkan ▲C〇

直接性的肉體相撞,玉淵劍攔在身前,兩者都是鼓足了勇氣,對於那蝙蝠魔妖,雖然實力只是在四階的水平,但因爲其強大的的防禦能力,林毅毫不懷疑就是之前那五階的烈齒虎也要稍遜一籌。


此時與那魔妖緊緊地撞在了一起,林毅只感覺身上疼痛難忍,那魔妖的骨骼完全外露,只有一層極薄的皮包連着。

所以現在的林毅撞在那魔妖的身上就好比直接和其骨骼相撞,當然有些疼痛難忍了。

“去死吧!”

看着眼前醜陋的魔妖,林毅一聲怒喝,左手迅速上擡,能否成功就此一舉了。

看着林毅這樣的動作,那魔妖也是眼露懼色,嘴裏已是發出“嘰嘰”的聲音,似乎是想要退卻,奈何此時的身子卻是被林毅死死地拉住,絲毫不能動彈。


左手中的無形陰火不住地跳動,只見林毅左手手指如鷹爪一般,速度極快,直接沒入那魔妖的雙眼之中,頓時,便是響起“呲呲”的聲音。

隨之而來的還有那魔妖撕心裂肺的慘叫之聲。

這慘叫之聲響徹天地,讓的周圍的不少魔妖大軍紛紛側目,當看着林毅現在的動作,所有的魔妖皆是心生一震,顯然魔妖一族對於這蝙蝠魔妖的防禦能力是極爲了解的,看着林毅的動作,所有的魔妖不禁漏出一絲的懼色。

一招命中,林毅現在並不戀戰,原本還和那魔妖緊貼着的身軀也是急忙後退。

站在數米之外,靜靜地看着那魔妖不斷地嚎叫,林毅雙眼冷漠,手中的玉淵劍逐漸舉起,緊盯着那魔妖的咽喉之處,腳下步伐緩緩靠近。

而那一時被陰火灼燒的魔妖,只感覺撕心的疼痛,完全處於失明的狀態,只能胡亂攻擊。

緩步而前的林毅突然雙目一睜,腳下的步伐飛快移動,手中的玉淵劍微微一顫。

只聽得“噗”地一聲,玉淵劍直接沒入那魔妖的咽喉之內,絲絲的黑色血液滲出。

而那被林毅一擊刺中咽喉的魔妖顯然沒想到林毅的動作竟是這般凜冽,被刺中的魔妖此時甚至是連那雙眼傳來的疼痛也感覺不到了,兩隻前爪搭在林毅的肩膀之上,瞬間到底。

抽出玉淵劍,看着周圍的景象,不禁是發現此時已是有些魔妖開始繞着林毅了。

看着如此情況,林毅也是隻能搖搖頭,從空間指戒中取出一些魂石和療傷丹藥,直接吞噬。


此時的整個戰場完全陷入了混亂,黑壓壓的魔妖大軍不斷地衝向那高大的城樓,甚至是有一些魔妖直接攀爬在城牆之上,身形極爲敏捷。


面對這些魔妖,人類的實力顯然是太過於弱小了,不少魔妖僅僅是雙手一撕便將帝國的士兵撕成了兩半。

看着這血淋淋的場面,林毅現在纔是明白爲什麼那東郡的郡守爲何面對數倍於己的帝國軍隊還有勇氣來叛亂了。

如若沒有這魔妖大軍的幫助,恐怕這鄘城早就被攻下來了吧。

“唉,算了,這些事情不是我能想象的。”

看着周圍的戰場,雖然林毅是有心去解救呢些普通的士兵,但現在顯然是不可能的,手中的玉淵劍再次挑起,煉石天火瞬間射出,直接將一頭一階的魔妖焚燬,連一絲慘叫的聲音都還來不及發出。

“嘎”

恰在此刻,只聽地整個天際傳來一聲劇烈的叫聲,從那天際突然飛來一隻身形極大的飛禽,頗有遮天蔽日的氣勢。

“大鵬?”

看着那寬達十餘米的大鳥,林毅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傳說之中的大鵬鳥了,然而旋即又搖了搖頭,這種鳥魂籍之中可是有記載的,名爲千炎鳥,普通的成年千炎鳥實力能達到五階的水平,而一些逆天的存在甚至是能夠達到七階實力。

而現在的這千炎鳥實力顯然是成年水平的五階。

“那是?”

看着那空中的大鳥不斷靠近,很明顯的上面立着兩道人影,一男一女,而當林毅見着那女的之時卻是整個人都有些詫異。

此人不是那在青冥之林無疑碰見的洛婠還能是誰,現在看着那洛婠一身的戎裝,美麗的臉龐之上倒是有着幾分剛毅相比之前見到的,此人現在變得更加的冰冷。

大鳥緩緩降落,卻是正好在距離林毅不足而是米的地方,看着那鳥背之上的兩人,林毅只認得其中的女子,而對於另一人卻是眼神有些古怪地看着。

此人雖然也是一聲黑色的戰甲,但卻是白髮蒼蒼,臉上佈滿皺紋,好像枯木一般,雙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林毅。

看着此人,林毅卻是總感覺好像是在哪裏見過一般,頗爲熟悉,但顯然是不可能的,自己的印象之中是從來沒和什麼老頭打交道的,當然,那青雲宗上的三個老頭除外。

“好久不見啊,本帝女可是說過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那一身戎裝的洛婠走了下來,雙眼頗爲複雜地看着手持玉淵劍的林毅。旋即再次道:“古帝之體,果然是非同凡響啊,短短的時間不見,實力竟是增長了這麼多!難怪父皇這麼重視你這小小的人類!”

對於那洛婠口中所說,林毅卻是有些緊張,自己之前被天辰那老頭稱爲古帝之體,但噬魂可是說過自己是聖帝之體的,也就是說這女子和天辰一樣,皆是認爲自是古帝之體。

對於這兩者,林毅當然是相信那噬魂所說的了,畢竟這傢伙可是活了無數歲月的存在,眼光豈是其他人能夠比擬的?

但即便如此,林毅還是有些擔憂,這洛婠能夠直接看出來自己是古帝之體這一點就證明了其定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更何況,這兩次的見面都證明了此時的這女子完全就是和自己處於對立的局面。

此刻,風陽幾人也是注意到了林毅這邊的局勢,紛紛前來。

一時之間,兩者對峙,局勢有些僵持。

“你不是說一定要殺了這小子麼?現在倒是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看着林毅這邊的四人,那洛婠也是眉頭微皺,對着身旁的那老者道。

而後者聽得這話,原本垂着的要瞬間直起,眼神之中的精芒大盛,緊緊地盯着手持長劍的林毅,顯然一直就是在等待着這一時刻。

看着那眼神,林毅卻是一陣心虛,這氣勢,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魂者,那強烈的壓力感,林毅就算是在一些人魂者的身上也是沒有體驗過的,恐怕此人已是到了地魂之境了。

實在是想不通自己什麼時候得罪過這樣的人物,就算是有也應該能夠記住他的臉龐啊,可現在眼前之人林毅卻是絲毫沒有印象。

“你這小子,害的本將白白消耗幾十年的生命,今天就準備用你的命來償還吧!”

看着林毅疑惑的眼神,那白髮蒼蒼的老者緩步上前,但周身的氣勢卻是越來越強,一杆鐵槍瞬間衍現出來。

“什麼?廉江?”

見着如此鐵槍,林毅怎麼可能不認識,當日那廉江一心要殺自己,最後卻是不惜用上了魂力破體的絕命招數。若不是自己被那白翼衫救下,恐怕現在已經在喝那碗孟婆湯了。

此時,林毅已是知道了這眼前之人到底是誰了,只是沒想到此人竟是活了下來,只是那一聲容顏卻是老上了不少,看來還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也難怪,魂力破體這一招本來就是同歸於盡的存在,而這廉江能活下來已是不易。

看着步步緊逼的廉江,林毅只感覺渾身被壓得似乎是要喘不過起來一般,雖然現在自己在噬魂的幫助之下實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在這廉江面前還是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當日殺你不成,沒想到魂力破體卻是生生奪走了本將幾十年的壽命,不過卻是因禍得福一舉突破到了地魂之境!”

看着臉色越來越難看的林毅,那廉江頗爲憤怒,自己之前就是人魂之境的實力,現在突破到了地魂境界不說,就連實力也是比一般的地魂者要強上許多。

“林毅快逃!”

此時,面對那廉江的步步緊逼,風陽直接擋在前面,旋即又道:“莫瑤、蒙戰將軍,你我三人拖住此人,給林毅時間逃走。”

說罷,便是率先衝上前去,而那身後的林莫瑤兩人見此也是微微對視,絲毫沒有遲疑。

那廉江看着朝自己衝過來的三人,有點吃驚,但眼神之中卻是有些憤怒,旋即手中長槍一震,速度飛快,轉眼便是和風陽三人戰成了一團。

“操,不跑白不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看着風陽雖然是三人一起圍攻那廉江,但依然有些落下風,林毅當即不再遲疑,轉身便開始朝着那身後的城牆跑去。卻是並沒有那一直紋絲不動的洛婠傳來的一抹冷笑。 此時此刻,面對林毅的逃竄,那洛婠並沒有多着急,反而是邪魅地一笑,旋即便是緩慢升空,同時雙手在前,不斷地變化,開始自手心散發出一陣又一陣的綠光,不斷綻放。

雖然面對這樣的情況,林毅轉身便跑,但身後發生的一切還是完全盡收眼底,看着那洛婠的動作,“咕嚕咕嚕”地將嘴裏的口水嚥了下去。

這洛婠的動作林毅是見過的,此時面對其不斷變化的手指,隨着其不斷上升的身子,林毅的心也是慢慢地提到了嗓子眼。

對於這種不需要任何的武器就能攻擊他人的手法,林毅是從來沒有見過,就連那魂籍之中也是從來沒有記載。

此時面對那殷紅的嘴脣,雖然極爲誘人,但林毅可沒有任何的心思去看,魂力完全地輸出,灌注到了腳下,只盼着能夠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你還想去哪?”

看着林毅瘋狂逃竄的身子,那懸浮於半空之中的洛婠旋即問道,聲音極爲冷淡,如冰霜一般砸在林毅的心口。

“完了!”

此時聽着那身影,林毅暗叫一聲,旋即便是感覺背後無數的股力量朝着自己瘋狂地涌來,帶着破空之聲,所遇者無不被其擊飛。

煉石天火升騰,面對這樣的局面,林毅知道,自己只能拼死一搏了,要知道那洛婠就如同魔女一般,可是連天逸和天霖那兩個老頭也是拿他沒辦法的啊。

然而,即使林毅使勁渾身解數,轉眼之間還是隻覺腰間突然一股強大的力道纏繞上來。

低頭一看,卻是一股無形的能量此時纏繞在自己的腰間,不斷的收縮,越來越緊。

更爲困惱的是這股力量在纏繞上來的那一刻,還在不斷的將林毅朝後面拉着。

“臥槽”

感受到那一股強大的力量,林毅額頭冷汗直冒,不敢有絲毫的懈怠,“鏘”的一聲,直接將玉淵劍插入腳下的青石板路面,上面的煉石天火頓時混亂地跳動,燃燒成一團,絲毫不受控制。

玉淵劍半個劍身已是完全沒入了那地面之內,但即便是這樣,被那股奇異力量拖拽着的林毅依然是感覺身子不斷地朝着後面劃去。

深埋底下的玉淵劍在地面之上激起一陣陣的火花。

“還是束手就擒吧,古帝之體投入我魔妖一族,恐怕就連那魔妖老祖也是會對你刮目三分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