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48 Views

巨大的身軀上凸起一個個巨大的膿包,膿包砰然破裂,腥臭的血氣瀰漫而出,讓千丈外的衆多獸域強者眉宇微皺,忍不住這股腥臭氣味急速退後。

Written by
banner

騰印擺動着巨大的身軀,不斷地顫抖着,痛楚的嘶嘯,眼眸怨毒的盯着青荒,想要將其撕成碎片,卻是無能爲力。

嘭!

騰印的身軀砰然一聲炸裂,竟是承受不住那種痛楚,自己自爆了!

漫天碎肉血蹦散而開,空氣中到處充斥着腥臭氣味,青荒手持梵龍金槍,目光冷戰的掃視着九陰騰蛇族剩餘的強者,一步踏出,快若閃電的襲殺而去,帶起了道道血花,這是千年的血仇,只能以血來洗刷! 所有獸域強者呆在原地注視着青荒的殺虐,一衆九陰騰蛇族的強者完全沒有抵抗之力,蛇皇浮生咒之威縱橫蛇族,染者即死!

太清龍族與雷霆虎族的強者皆是精力原地,並沒有出手,他們都很清楚那段千年前的血仇,九陰騰蛇族是時候爲其鑄就的大錯,承受復仇的怒火了!

青荒一身血跡的回到墨羽身旁,神色興奮的笑着,千年血仇得以報,心中大暢。

“既然諸位已經來到了此地,那麼前面便是有着一處兇險之地,乃爲大凶,如果願意前往,那便隨我等一起好了。”墨羽笑呵呵的說着,與青荒幾人化爲一道光華爆衝了前方。

龍青兒與雷嘯天毫不猶豫的率領族人追了上去,能被墨羽定爲大凶之地,必然不會尋常了,危機向來與機遇並存,他們絕對不會放過,而且他們手中亦是有着一份殘圖,目標模糊,此時墨羽離去的方向,讓兩族心神豁然開朗!

而剩餘的獸域強者則是顧慮重重,一小部分離開了,剩餘的巨大多數獸域強者緊隨而上,想要趁着人多一探究竟。

墨羽前往的目的地,正是殘圖上刻畫着叉號的禁區,此時衆人匯聚,墨羽亦是想要藉助衆人之力一探究竟,拉上了太清龍族與雷霆虎族,將會安全上許多。

衆人的速度很快,半個時辰過後,便是來到了那處禁地,百十座巨大的宮殿高達千丈,甚至有數座宮殿直通雲霄,高達數萬丈,深深震撼着衆人的心魂,究竟要有多麼龐大的偉力,才能夠鑄就這些不朽宮殿!

“怎麼可能,我們掌控了獸域祕境這麼多年了,居然沒有發現有這麼一羣宮殿,太不可思議了,這簡直就是神蹟!”雷嘯天驚訝的說着。

一旁的龍青兒清冷的容顏上亦是微微浮現出一縷驚訝,這太過震撼了就算是四大霸族聯手,想要鑄就出這種等級的宮殿羣亦是困難重重,除非耗盡四大霸族的底蘊!

“也沒什麼好驚訝的,獸域祕境太過龐大了,我們多年來也只是探測了冰山一角不是麼,有很多地方太過遙遠,我們並沒有前往探測過,也許更加遙遠的地方,還有着更加震撼的事物等待着我們。”龍青兒到是看得開,輕輕的說着。

衆人聞言皆是微微點頭,的確如此,獸域祕境太過神祕了,遠超遠古廢墟,有四大霸族內的超級強者曾經做出過預言,獸域祕境甚至比起獸域都大,是與獸域空間重疊的一個次元,與之並行!

墨羽摩擦着下吧,神色凝重的看着這羣巍峨的宮殿,似乎是想明白了些什麼,眼眸中隱現着驚駭的光芒。

“時間能夠有此等偉力的,不是冥皇便是神武,而宮殿並沒有冥皇的氣息,那就是與神武有關了!”墨羽低喃着,徒然間與青荒、呂柔、慕容皓辰三人急速掠向宮殿的入口。

墨羽的低喃可以說是有意的,就是爲了吸引衆人能夠一起進入其中嗎,但墨羽的話卻也是有着讓人無法辯駁的道理,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了帝皇出現,只有冥皇與神武有那等力量,而冥皇顯然不可能,那就很明顯了!

太清龍族與雷霆虎族想都未想,墨羽一動,便是緊隨而動,身後的衆多獸域強者略微思索,皆是神色震駭,如同蝗蟲過境般衝向了宮殿羣。

龐大的宮殿羣有着很多的入口,每一個入口通向了一座宮殿,墨羽幾人疾行的身影徒然間停了下來,被身後的諸多獸域強者趕超,隱匿了氣息。

身後的龍青兒與雷霆虎族亦是停了下來,看着墨羽的背影,靜靜的等待着墨羽行動。

的確,就在剛纔,墨羽感受到了一股極爲熟悉的感覺,體內似乎有着什麼與之產生了極爲微弱的共鳴,若隱若現,讓墨羽段時間無法清晰的捕捉到共鳴傳來的方向。

“無法清晰的確定方向,只能模糊的感受在西南側的位置,我們走!”墨羽並沒有避諱龍青兒與雷嘯天,直接說了出來,那種感覺既然讓自己感知到,只能隨緣了,強求不得,是自己的終究會是自己的!

墨羽等人直奔西南方向而去,那兒比起其他的方向宮殿羣要少一些,但卻也是人滿爲患,不斷的有着其他地方的獸域強者得到消息趕了過來。

墨羽與龍青兒、雷嘯天三人並行,滔天的威勢充斥在空間中,諸多的獸域強者皆是驚慌的逼退開,不敢櫻鋒這三人的威勢。

三人攜帶着自己的人,快速的行走在宮殿內,龐大的宮殿內曲曲折折,如同迷宮一般,牆壁上刻畫着奇怪的符文,讓人極爲的不解。

三人一起行進,讓衆人明白,此處必然有着驚人的稀世珍寶,不然無法將三人共同吸引而來,越來越多的獸域強者擠入這座宮殿內,推推搡搡的一片混亂。

走了一段距離後,筆直的道路終於是出現了分叉,三條道路出現,每一條前都是有着奇異的漩渦傳送陣,這些傳送陣完全的隔絕了墨羽的那種奇異共鳴。

墨羽緊蹙着眉宇,一時間無法確定選擇哪一條道路了,道:“你們無需跟着我了,三條道路各有機緣,這個漩渦傳送陣隔絕了我的那種共鳴,我也無法確定了,二位,隨緣吧!”

墨羽說完便是一步邁出,踏入了中間的漩渦傳送陣內消失不見,青荒幾人緊隨其後消失不見。

龍青兒與雷嘯天對視着,微微點頭,他們能夠感知到墨羽並沒有欺騙他們,想要跟隨墨羽,但卻是有些糾結,另外兩條通道亦是有着位置的事物。

“隨緣吧。”雷嘯天豁朗的說着,一步踏出,邁入了左側的漩渦傳送陣內,龍青兒迅速的沒入了右側的漩渦傳送陣中。

衆多的獸域強者看着消失三人,一時間無法決定是否跟隨下去,因爲即便是跟了下去,有什麼稀世珍寶也不會是他們的,就算有天大機緣得到了,走出了獸域祕境,一切都難說了!

既然一切早已經註定了,衆人又何必追下去呢,紛紛退離了這座宮殿,快速的衝進了其餘的宮殿內,尋找着自己的機遇。

墨羽幾人進入到了中間的通道內,這是一個巨大的鬥獸場,一隻蛟龍咆哮着怒視着墨羽幾人,地面上有着幾十名獸域強者的屍體,皆是破爛不堪,被蛟龍撕扯的血肉模糊,嗜血的蛟龍舔着地面上的鮮血,眼眸猩紅狠戾。

“看來要擊敗這傢伙,才能夠繼續前進了,柔兒退後,皓辰保護柔兒,青荒戒備整座大殿是否暗藏殺機,以防未然,這傢伙交給我來好了。”墨羽快速的說着,每個人都得到了明確的分工。

這是一座龐大的鬥獸場,有着數千丈巨大,在蛟龍身後的盡頭,有着一扇銅門閉合着,墨羽眼神凌厲,顯然銅門是通往下一處地點的通道!

刷!

墨羽快若閃電的衝了上去,手中龍闕巨劍乏起紫金光芒,御風九道劍訣九九歸一瞬間被施展出來,紫金劍斬劃破虛空,斬殺向咆哮着蛟龍。

轟轟轟!

蛟龍張開血盆大口,連續的噴射出數顆黑色的火球,轟擊在紫金劍斬上,將其擊碎,緊接着又有數顆黑色火球噴射向墨羽。

墨羽淡漠的前衝上去,龍闕巨劍手起刀落,將迎面而來的黑色火球斬碎,暴虐的襲殺向蛟龍而去。

“人類,這裏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現在滾出去,饒你不死!”蛟龍有不弱的靈智,看出了墨羽不好對付,開口威脅道。 墨羽面對着神色猙獰的蛟龍,絲毫未在意其威脅,手持龍闕巨劍直衝而上,雙臂內傳出龍鳳合鳴之音,讓蛟龍神色一滯,那是一種靈魂威壓。

“人類,你竟同時擁有龍鳳之力,到是我小瞧了你呢,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蛟龍怒吼着,身體上冒出了熾熱的黑色火焰,但卻是沒有絲毫的邪惡之氣。

蛟龍咆哮着衝向了墨羽,一道道越加強大的黑色火球攻襲向墨羽。

“我不想殺你,只好將你暫時封印了!”墨羽淡然的笑着,蛟龍的實力只是在吞噬巔峯,墨羽想要封印他並不困難。

刷!

墨羽的身影快若驚鴻一閃,出現在了蛟龍的上方,手中出現一個符陣,隔空打出,印在了蛟龍的身軀上,一條條紫金色的鎖鏈纏繞住了蛟龍的身軀。

噗通!

半空中的蛟龍怦然一聲摔落在地,驚愕的看着墨羽,對方隨手便是能夠將其封印了,卻是沒有選擇擊殺他,蛟龍眼神光芒明滅不定,最終微微合上了雙眸,不在理會墨羽幾人,墨羽施展出的封印是時間封印,時間一到,封印自動解除,確切的說是隨着世間的流逝,被封者一點點的恢復着力量。

“好好呆着,我將入口也封印了,沒人能夠進來危害到你,我們走。”墨羽說完,便是率領着三人走向了銅門。

吱呀!

大門推開了,數道黑色的玄冰斬劃過虛空斬擊向墨羽幾人,墨羽急速揮舞着龍闕巨劍,紫金玄力洶涌而出,將玄冰斬完全斬碎。

一頭三米高大的黑豹向着墨羽幾人齜牙咧嘴的咆哮着,身上一道道的金色符文,比起蛟龍更加的強大,前爪一拍地面,滾滾暗勁洶涌澎湃的從地下攻伐向墨羽幾人。

鐺……轟轟轟!

龍闕巨劍插入地面中,玄力奔涌入地面下,快若閃電的與黑豹的暗勁碰撞在一起,將堅硬之極的地面生生震爆。

“人類,離開吧,你能擊敗蛟龍,去無法擊敗我的!”黑豹聲震如雷,清靈一重天的力量洶涌而出。

“無妨,儘管戰鬥好了。”墨羽微微笑着,卻是有着披靡天下的霸氣透漏,讓黑豹神色一凜。

吼吼吼!

黑豹突然咆哮起來,滾滾音浪一重疊加着一重襲擊向墨羽,空間都要隱隱破碎,籠罩了墨羽幾人。

仙術-雲龍天音!

吼吼吼!

墨羽手持龍闕巨劍一聲怒嘯,聲慣天地,轟隆隆的炸響在大殿中,與黑豹的音浪攻擊碰撞在一起,轟隆隆的炸裂,險些擊潰了神武以祕術鞏固的空間。

“你擋不住我,對不住了!”墨羽清朗的聲音響徹大殿內,身影以不知所在何處,黑豹神色凝重的掃視着大殿內空間,卻只是幼兒見到一道紫金光芒閃過。

刷!


墨羽出現在黑豹的身前,不等黑豹反應過來,左掌便是按在了黑豹的額頭上,一道道紫金符文纏繞住了黑豹,身體巨大的黑豹無力的躺在了地面上,看着眼前的背影,神色猛然一顫,黑豹看見了墨羽紫金帝袍後的帝字,彷彿是認出了什麼一般,眼神中的光芒讓人看不懂黑豹在思索什麼。

“過一段時間,封印便會自動解開,我先走了。”墨羽淡然地說着,堅定不移的向着另一扇同門走去。

吱呀!

墨羽雙臂用力的推開了這扇銅門,黑暗的大殿內瞬間點亮了數百盞火燭,照亮了數千丈巨大的大殿。

青色巨龍盤握在地面上,龍眸迸射着驚人的光芒,死死地盯着墨羽的紫金帝袍,前爪用力的撐起身軀,長出了一口氣,緩緩的爬向墨羽。

“那是青璃神武的證帝袍,千多年了,終於有人得到他了,看來你就是通過了極光金壁的那個人類了,歡迎來到冰棺空間!”青龍威嚴的說着,卻並無絲毫的戰鬥之意。

墨羽收起龍闕巨劍背於身後,向着青龍雙手抱拳拱了拱手,道:“前輩,還請多多指教。”

青龍的身軀足有百十丈,快速的纏繞住了墨羽,龍首俯視着墨羽,凝神看着紫金帝袍後的帝字,感慨的嘆了一口氣,精神力掃視着墨羽的身體,最終欣賞的笑了起來,越笑聲音越大,眼眸中滑落了兩行龍淚。

“青璃大人啊,千多年了,終於有人來到了此地,凝帝心,鑄帝路,具冰棺,持龍闕,天上地下有我無敵的威勢,氣吞萬里如虎的氣概,比起當年的您,亦是相差不遠,天幸啊,神武大陸將會再次迎來千年的安寧了。”青龍激動的自喃着,長嘯一聲,龐大的是身軀在上空快速的移動盤旋着,

墨羽神色肅穆的注視着激動的青龍,能夠感受到那股千年的滄桑氣息,那種寄託千年的心願,那種對女神武的敬仰,皆是值得墨羽深深的敬佩。

“前輩,幽冥即將全面復甦了,我曾經見過一具黑棺,貌似是冥皇的黑棺,在吸取數萬浮屍散發而出的黑氣,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墨羽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高空上的青龍光芒閃爍,化爲一位威嚴的中年男子,看着墨羽卻是欣慰的笑着,微微點頭,道:“有玄炎那傢伙的氣息,真是沒想到,那傢伙居然成爲了你的屬性守護,你放心好了,有那傢伙在外面,只要冥皇不出,神武大陸不會出現太大的危機,隨我來。”

青龍說完,便是向着大殿深處走去,順着一條悠長的密道向下走去,很快的時間便是來到了地底密室。

“進去吧,冰棺就在裏面,可是卻陷入了沉睡,需要藉助你須彌戒內的那具甦醒的冰棺協助,但你想帶走冰棺,卻是需要破解開青璃大人留下的守護陣法,這點即便是我也無法幫助你,因爲我根本就進不去,年輕人,加油吧!”青龍笑呵呵的說着,指向前方的一面虛幻着的黑色牆壁。

墨羽微微點頭,向着呂柔幾人交代了幾句話,便是擡腳走向了虛幻的黑色牆壁,手掌觸摸到黑色牆壁的瞬間,便是被一股奇異的力量扯進了黑色牆壁內。

墨羽身體一個踉蹌,急忙穩住身軀,打量着眼前的景象,這片空間並不算是多麼大,九座祭臺圍繞着一具冰棺,空間中十分的寂靜,但是墨羽進入,打破了這份寧靜。


墨羽手指上的須彌戒迸發出刺目的紫金光芒,險些崩碎了赤紅的須彌戒,四具冰棺懸浮於半空中,圍繞着中間的冰棺,轟然降落,甦醒的冰棺迸發出晶瑩剔透的光芒,瞬間籠罩了剩餘的四具冰棺,其中有兩具冰棺已經有甦醒的跡象了,只是缺少一個契機,隨時能夠甦醒!

墨羽掃視着這片空間,目光最終落在了圍繞着冰棺的九座祭臺,手掌輕輕的觸碰,瞬時間迸發出了雷霆之力,蔓延進墨羽的手臂,讓其感到一陣陣的**感。

墨羽圍繞着九座祭臺,一一出手試探,竟然是數種不同的屬性,金、木、水、火、土、風、雷、空間、光明!

“九種不同的屬性,這要如何破解呢?”墨羽盤座於虛空,手掌摩擦着下吧,快速的思索着破解的方法,而五具冰棺已經徹底被琉璃光芒淹沒籠罩,看不清樣子,但確實能夠感受到宇宙般浩瀚的力量,近乎無窮無盡,讓人震駭。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的時間,墨羽的雙眸瞬間睜開,兩道精光凝聚在眼眸中,閃亮的駭人魂魄,雙臂伸展開來,雙手啪的一聲合十在一起,數個呼吸過後,合十的雙手分開,各自結出一個手印,一股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氣息開始瀰漫出墨羽的身軀,充斥在這片空間內,五具冰棺同時一顫,隨即恢復了原樣。

“天道四九,九極至尊,殘缺世一,不可圓、不可滿,天缺鴻蒙陣!”墨羽盤坐於半空,猶若謫仙降世,氣若空靈,出塵靈動,彷彿與天地融合爲一。 一股股非同尋常的力量瀰漫在這片空間內,讓五具冰棺都是受到觸動,一個僅有兩米大的陣圖出現在墨羽腳下。

陣圖玄奧複雜,給人一種極爲晦澀的感覺,每一個符文都細小的如同螻蟻一般,近乎是無窮無盡的符文演化成了這個小型陣圖,仿若是演化了宇宙一般。

墨羽凝視着這個陣圖,一時間內心無限的感慨,這個陣圖即便是自己的前世都是無法成功凝聚出,如若凝聚成功了,那麼自己想來也就不會死了,墨羽無所謂的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那些有的無得了,全心投入了天缺鴻蒙陣內。

天缺鴻蒙陣乃是破敵至尊之陣,可破萬敵、破萬陣,天道亦有缺,天下萬物之事,怎會有圓滿的,天缺鴻蒙陣的可怕就在於,它能夠找出一件事物的缺陷,最爲致命的缺陷,然後將其毀滅!


但是天缺鴻蒙陣太過玄奧了,即便是精通陣法,依舊是要花費較長的時間凝聚,可以說是一個機動性很弱的攻伐手段,但卻如果事先準備好,絕對會是殺敵的無上神器!

墨羽精神力全部沉浸在天缺鴻蒙陣內,一波波如煙似幻的力量瀰漫在整個空間內,九座祭臺被這股力量侵蝕,頓時間被激活了,發出了赤金光芒,阻擋着鴻蒙陣力量的侵蝕。

嗡嗡嗡……

兩個陣法開始全力對抗了起來,九座祭臺乃是上代神武青璃所鑄,雖然經過了數千年,但威力依舊是讓墨羽感到了震駭,即便是仙界的至強破陣之法,都是短時間內與之陷入了僵持之中,想要攻破,還須花費一定的時間。

氣勢並不是天缺鴻蒙陣不強,只能說現在的墨羽距離神武的境界差距過大,如若是仙界至尊強者施展此陣,必然會在短時間內將其攻破。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墨羽合閉着雙眸,精神力高度集中,全力的催動着天缺鴻蒙陣,尋找着九座祭臺的缺點,而五具冰棺依舊是在互相滋潤着對方,刺激着對方儘快甦醒。

“找到了,太過完美,也就造成了最大的缺點,九種屬性力量互相疊加,威力卻是強悍無匹,不是簡單地壹加壹,但是九種力量亦是相互剋制着,只要牽引着互相剋制的力量相互對碰,那麼便不再是無解的!”墨羽低沉的聲音自喃着。

嗡嗡嗡……

墨羽雙眸徒然睜開,迸射出驚人的光芒,天缺鴻蒙陣的力量全力的散發出來,牽引着九座祭臺的力量互相碰撞着,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空間克風、雷霆克光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