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64 Views

源塵身上的冷汗被涼風吹乾。

Written by
banner

直到現在,源塵的內心還是懵逼的。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假象嗎?

他自認爲正確的事情會不會是在做壞事呢。

矇蔽了雙眼,向前走,路歪了也不知道。

源塵的路便走歪了,他所做的一切,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

“小哥哥,你有吃的嗎?囡囡好餓。”

看着在犄角旮旯中的小女孩,源塵心生憐憫,爲她在剛搭好的小攤前買東西。

囡囡吃飽後,心裏開心的不得了。

“我們回去吧。”

囡囡不知道源塵要帶她去哪,但是跟着源塵準沒錯。

近距離接近獵物,才能更好的觀察獵物的動向。

源塵回到自己的房間,囡囡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囡囡吃下去的東西差點又吐出來。

“這個大哥哥是誰?”

源塵臉色一肅,淡淡道:“這可是我們的機密,囡囡就不要問了。”

在囡囡的眼皮子底下,源塵將昏迷中的陳浩洲收了起來,很顯然,現在的陳浩洲已經在仙靈空間中。

源塵從來不做無意義的事情,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深有奇異。

“囡囡啊,你也吃飽了,改回去了,記的來看我。”

早晨,源塵身邊突然多了一位:兩三歲的女孩。

狼央與狼老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源塵,看到源塵很不自在:“你們瞅啥?”

接着,狼央和狼老都流露出瞭解的表情。

源塵真想吐槽一下。

水流花本來打算吃飯,但是見到飯菜不是源塵做的,乾脆不吃了。

然後他們就上路了。

落塵客棧距離花兒樓並不遠,走了十多分鐘,他們終於知道了落塵客棧,這間客棧是非常有意思的。

竟然開在巷子深處。

這是何等的霸氣啊,簡直就是源塵的一大追求。

酒香不怕巷子深,好店不怕顧客少。

“大家排好隊,一定不要鬧。”

“顧客,想要點什麼?”

“這位客官您是新來的吧,多謝你選擇了落塵客棧。” 隊伍很長,從落塵客棧門口一直排到十條街之外。

但是令人溫馨的是,落塵客棧服務人員在一旁服務,爲顧客提供免費的茶和糕點。

這不,源塵等人剛剛站好隊,便有服務人員非常恭敬的前來詢問。

“我們聞言落塵客棧,就想來看一看。”

源塵開口,他身邊的女孩囡囡一直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源塵的手,似乎想要找機會搶走源塵手上的指環。

“客官真是風趣,我們落塵客棧剛剛開張不久,哪能被人聽聞,不過客官能來,我們還是非常開心。”

服務人員是一個妖嬈美女,身穿落塵客棧專屬制服,給人一種很精煉的感覺。

“酒香不怕巷子深,落塵客棧一定能夠名揚溯源大陸。”

源塵感嘆,這樣照顧顧客的客棧,只要菜如其名,怎麼可能被埋沒。

只是下一刻,源塵心頭一跳。

重生前,他連聽都沒聽過落塵客棧,難道這間客棧真的名不副實,倒閉了。

還是說另有隱情?

服務人員走了,又有新的顧客來排隊,她去招待其他人了。

臨走前,她道:“顧客,如果餓了渴了,可以去不遠處的小亭吃喝。”

見服務人員走遠,源塵笑道:“你們先排隊,我去查一查。”

說完源塵便如輕煙消失了,囡囡傻傻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腳踩太蒼步,源塵能夠察覺到落塵客棧的顧客絕大多數都是凡人。

在雪桑城,這似乎並不奇怪,但是源塵總覺得有哪裏不對。


通過觀察,源塵發現,服務人員每人負責十位客人,她們的態度都非常好,堪稱教科書。

但是看得多了,他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她們的話似乎都是一樣的,即便有稍微的不同,那也是語氣語速上的不同。

殿下無德,聖僧止步 ,那表情也都一模一樣,也是培訓出來的?

是的,源塵發現最令人駭然的事情就是這點,這羣服務人員相貌不同,但是那張笑臉卻是相同。


本來很溫馨的笑容,當所有人都在這樣笑的時候,那便是驚悚。

其次,源塵還發現了一點,那就是吃過小亭吃食的顧客,嘴角也不自覺的流露出幸福的微笑。

最後一點源塵感覺毛骨悚然,那就是這條長長的隊伍絲毫沒有前進的意思,幾個小時下來,狼央都沒有移動過。

似乎,他們現在已經到了落塵客棧。

“明明都是凡人啊,他們怎麼會對能增長靈力的菜餚如此渴望呢。”

回來後,源塵提出自己的疑問,狼老最先做出應答,他笑道:“小子,你還是閱歷淺薄。在凡人面前,修道之人就是仙,他們眼中的神。哪一個凡人不想要成神,他們沒有資本,就只能藉助外力,如今出現這樣的誘惑,他們怎麼可能不去嘗試。”

源塵生活在雪村五年,雪村並不是純粹的凡塵,所以源塵對凡人的世界並不是很瞭解,現在聞言後,感覺受益匪淺。

猛然間,他想起了在過去看到的苦難,那小女孩眼角的淚中所包含的痛苦與無奈,根本不是一句話可以說完的。

那個時候,源塵還不是很明白,現在,他似乎有些懂了。

追求長生的路,源塵鄙夷過,但卻不得不去走。

“長生之路,註定無情。”這是他師父對他的警告。

最終他還會走上了無情道,結果呢,衆叛親離,命喪天荒涯。

無情道走不通,那有情道呢。

從源塵開創出有情菜之後,他的道已經發生了改變。

人世間的事,他還要置身事外嗎?

女媧娘娘的反悔是否是一種警告。

走的路太遠,而忘記了爲何出發。

重來一次,他還要再走老路?

“小哥哥,你在想什麼呢?囡囡好渴,好像喝水。”


小女孩突然開口,打斷源塵悟道意境。

是的,剛剛源塵差一點就悟道,但是囡囡的一句話,便將源塵從悟道的意境中拉了出來。

“囡囡渴了,我這就給小囡囡去取喝的。”

源塵並沒有氣惱,現在的他,真的有一些超凡脫俗的氣息。

望着源塵的背影,小女孩皺起了眉頭,她怎麼感覺源塵即將羽化成仙呢?

難道剛纔她的話,給了源塵啓發,令他大徹大悟,連悟道的過程都省下了?

去小亭取水時,源塵有些奇怪,看着碗裏的水,他皺了皺眉。

將裝滿水的小碗交給囡囡,小女孩抱着小碗,卻不敢喝。

“小哥哥,我要的是水,你給我這東西幹嘛?我又不喝人血。”

說完,小女孩便將小碗遞給了狼央。

狼央臉色驟然變得蒼白,急忙又將小碗傳給了源塵,並且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道:“源塵,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就已經染上了這樣的惡習。”

狼老咳嗽道:“別說話,會暴露智商的。”

狼央聞言呼吸一窒,立馬閉嘴不再說話。

水流花有些奇怪的接過小碗,看着裏面清澈的水,雙眼倒映着紅色。

“難道是他們,想不到他們竟然出來了。”

水流花想也不想轉身離開,她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知識,現在她需要去憂靈客棧,將消息傳回魔界。

誰放出的人已經不重要了,他們從封印中出來,相比對父親來說也是一種威脅。


即便父親再喜怒無常,在對待這樣的事情上,應該還是會上心的。

水流花走了,源塵等人呆在這裏也沒什麼用,他們索性也要離開,但是想要離開有哪是那麼容易的。

服務人員趕到,他們已經攔不住水流花,但是擋住狼央等人還是做得到的。

“顧客,還沒有吃過落塵客棧的東西呢,就想要離開,是不是有些不禮貌啊。”

源塵看着攔路的七八個女子,笑道:“人太多,我不想排隊,怎麼……你們要強拍強賣不成。”

“領了免費的東西,哪有那麼容易離開,不要讓我們爲難。”

一位服務人員保持着那種溫馨的微笑,說出的話卻是殘酷無比。

“諾~你免費的人血,我一滴沒喝,還給你。”源塵冷冰冰的,他直接將小碗扔了出去。

八位女子被灑了一身,但是她們似乎非常享受這種感覺,並沒有因此難受,反而更加喜悅。

“上。”

八位女子齊動,他們像是商量好的一樣,配合默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