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48 Views

“孤若晨,他是穴居族現任的族長,爲人甚是陰險狡詐,更是野心勃勃,自千年前上任穴居族長仙逝之後,這人便排除異己,掌握了所有權利,如今他更是貪戀我們精靈一族的生命之珠,想要讓我們精靈族成爲他的奴隸。”

Written by
banner

“生命之珠?”

“生命之珠是我們精靈一族得以傳承的根本,每三千年孕育而生一次,待精靈森林深處的月亮井水退去之時,便意味着生命之珠徹底成型。”

“既然是你們精靈一族的傳承根本,那爲何孤若晨要奪去,難道對他也有極大的用處?”

聽到曦晨出言詢問,老人猶豫了片刻之後,還是一五一十地對其告知。“何止是有用,這生命之珠對於我們而言,或許只可以傳承生命,可是對於別的種族而言,卻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實力,這孤若晨想必就是看上了這一點兒,不願一輩子蝸居在這個藍邛空間內,他的野心實在太大了。”

曦晨聽着老人講述那孤若晨,不屑地冷哼了一聲,嘲笑其實在是夜郎自大,億萬年龜縮在這個狹窄的空間內,如今想要再度復出,哪有這麼容易的事情,恐怕他剛一踏足外界,便會被那些修仙者或是妖族當做怪物給擒起來,拍賣場可是對這種東西甚是中意。

“老丈,你告訴我這些,究竟是想讓我做些什麼?”交談了這麼久,曦晨對事態也是有了大致的瞭解,他突然說出了此次談話的重點,使得三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助我精靈一族,守護生命之珠。”老人擡起頭來,無神而空洞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曦晨,堅定地說道。“當年我爲了給精靈一族尋找一條生路,不惜自毀雙目而探求天意,從而得知此次毀滅之門開啓之際,便會有位年輕的修仙者來到此地,而他就會拯救我們精靈一族於危難之中。”

“既然是你懇求我的幫助,那我能得到些什麼?”曦晨聽到老者的話語,自然明白那所謂的年輕人正是指的自己,他的眼睛也是一眨不眨地盯着老者,嘴角輕輕勾起一絲微笑,初次見面,僅憑着一幅幻想便想讓他乾白工,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與你一同前來的那幾位修仙者,現在被穴居族人捉去了吧,你若是不趕緊去救他們,恐怕會凶多吉少啊!”

老人聽到曦晨的討價還價之後,嘴角也是勾起了一絲微笑,故作漫不經心地衝着曦晨說道。

“若是你能幫我精靈一族護住生命之珠,那你的朋友我們自然也會幫忙救出,那孤若晨可對修仙者的元神非常中意,恐怕你的那幾位朋友如今的處境很是危險啊!”

看着老人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模樣,曦晨憤恨地咬了咬牙,心頭暗罵一聲老狐狸,還說什麼修仙者是僞君子,我看你也好不到哪裏去。

“成交!”曦晨無奈地聳了聳肩膀,苦笑着與老人擊掌爲誓,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 夢天並沒有太多的動作,只是靜靜的立在天空之上。

就在某一刻,夢天突然跨前一步,凌厲的拳頭攜帶著兇猛的勁氣便是打了出去,直直的轟擊在了起身體前方的空間之處。

「嗤……」

「砰……」

一到肉。體相接的沉悶之聲在天空之中響徹而起,旋即無數人便是見到一道身影迅速倒飛而出,一道刺眼的血色弧線在天空上迅速劃過。

「該死的……」

葉問擦了擦嘴角的血跡,面目之上一片猙獰。顯然被夢天如此輕易的便是發現了自己的行蹤,葉問很是動怒,但卻無可奈何。

夢天現在的實力,即便是連他對上,也是不得不多掂量一些。畢竟現在的夢天,可不再是以前的夢天了。

誰也不知道現在夢天的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就連葉問都是感受不到夢天的修為,這種不知對方真實實力的感覺,令得葉問心中很是不自在。

………

夢天目光不參雜絲毫情感的看著前方的葉問,身體之上銀色光芒卻是愈發的明亮,似乎有著什麼巧妙的融合在他的體內發生著。

而這種變化,也是被葉問一絲不漏的看在眼中。

突然,葉問心中一震,看著夢天,似乎是突然間明白了什麼,嘴角逐漸的勾起了一絲笑意。

「你還沒有完全融合成功?!所以你不敢輕易出手?」

葉問似乎覺得自己抓住了什麼,看著夢天,腳步一步跨出,身體之上血色光芒瘋狂涌動,選即便是華為一柄血色巨劍,狠狠的對著夢天劈了過去。

「嗤!」

血色巨劍劃過虛空,帶起一到淡淡的血色痕迹,轉瞬之間便是來到了夢天的頭頂上空,然後狠狠地對著夢天劈了下去。

「嗡……」


在這一刻,移到微不可察的嗡鳴聲過後,夢天輕輕抬起手張,依舊是毫無感情波動的輕輕一握。

「咔嚓……」

那柄血色巨劍瞬間變是凝固在半空之中,選即便是有著一道道的裂縫自劍身至上瀰漫開來,轉瞬之間變是覆蓋了整個血色巨劍。

「砰……」

一聲沉悶的聲響,旋即整個血色巨劍便是爆裂了開來,但是葉問卻並未因此氣餒,反而是臉上的猙獰笑意愈發的濃郁。

「哈哈哈……果然如此!」

葉問狂傲的哈哈大笑中,便是面目猙獰的盯著夢天:「時間之力!我竟是忘記你掌控著時間之力了!剛才的那一到時間波動,別人或許察覺不出,但是我豈能忽略?哈哈哈……你沒有突破那個境界!你只是在掩飾!」

葉問一聲大喝,身形直接便是被血色的光芒所包裹,竟是轉眼之間引入到了血月族的大軍之中。

「咻咻……咻咻咻……」

一道道的血月族身影在此刻迅速晃動,然後鋪天蓋地的血色身影便是對著夢天所在的方向疾飛而去,在這一刻,夢天的雙眼之中也終於是升起了一絲波瀾。

「唉……就差最後一步了……」

夢天一聲輕嘆,看著天空瘋狂涌動的血月族大軍,便是一步跨出,右掌便是狠狠的對著遠處的血月族大軍按了下去。

「轟隆隆……」

天空頓時一陣色變,一隻透明的長達萬丈的白色巨掌便是瞬間凝聚成型,然後便是對著爆沖而來的血月族大軍狠狠的壓了下去。

「砰砰砰砰砰……」

頓時,萬丈之內的血月族大軍不斷的有著沉悶的爆裂聲響起,一道道的身影便是自天空中爆裂而開,化為漫天血雨傾灑天地!


而萬丈之外也是有著為數不少的血月族大軍被這一掌之威所波及,而產生了一連串的爆裂。

而天地之中的無數人類強者望著夢天這一張所造成的威勢頓時長了張嘴,心中震撼至極。僅僅只是一招,便是造成了這等局面,恐怕夢天如今的實力,即便是連十世輪迴那幾大家族的族長都是有所不及啊!

「殺戮之道,便是自殺戮之中入道。但是道法,卻又偏偏不講究殺戮,究竟如何才算殺戮之道呢?」

夢天一夥的聲音輕輕響起,然後無數人便有失面色抽出的見到墨塵一巴掌扇了出去,又是數萬丈空間被清除出一片真空地帶。

「殺戮殺戮,不殺不戮,又怎麼能夠稱之為殺戮呢?殺戮之道,這個道字何來?何悟?」

夢天這句話剛剛出口,又是一掌拍了過去,頓時天空之上有時一片真空地帶浮現了出來。

所有人嘴角抽搐的望著這一幕,然後看著夢天,便是沒來由的一陣心悸。嘴上說著殺戮之道,說著道之一字不可殺戮,但是他這一巴掌下去又豈是殺戮的能夠理解的?這簡直已經算得上是屠殺了!

可是這傢伙依舊還想沒事人似得一巴掌借這一巴掌的打過去,似乎體內的能量永遠不會耗盡一般,這等強勢的姿態,倒是看得無數強者心頭微凜,心中也是有著敬佩之意浮現而出。

「殺戮之道和天道是對立的,但是為何兩者卻能夠融合呢?莫非,是因為陰陽調和不成?」

夢天輕輕驟起眉頭,再次一巴掌會出,旋即便是停了下來,眼中卻是有著精芒閃爍。

「陰陽調和……殺戮若是屬於陰的話,那麼天道便是屬於陽,陰陽可逆,便是可融、可補。殺戮之道和天道能夠融合,那麼……」

夢天雙目之中精光更甚,旋即便是緩緩的閉上了雙眼,頓時,一股與天地韻律極端契合的波動便是自夢天的體內散發而出,不斷的回蕩在這片天地之中,然後似乎有著同樣的波動緩緩的反饋回來,然後融入到夢天的身體之中。

更為奇異的事,無數的天地之氣和陰靈之氣在此刻竟是匯聚在一起,隱隱間形成了陰陽交泰之狀,然後便是緩緩的被蒙恬吸收進入了體內。

感受著體內越來越強省的能量波動,夢天的身體確實不可遏止的顫抖了起來,一道道恐怖的能量波動自欺身體之中散發而出,竟是令得急沖而來的血月族大軍都是硬生生的被其制止了下來,難以寸進半步!

與此同時,葉問的身形也是面目猙獰的閃現了出來,他那緊緊盯著夢天的目光中,有著難以掩飾的怨毒和駭然之色浮現而出。

顯然,夢天能夠這麼快的便是領悟到真正突破的奇迹,著實是出乎了他的預料。

而且似乎這種突破還是一種絕對性質的,註定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打擾的!因為這種奇特的波動已經散發出來,就連葉問都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從其中散發出來的那種排斥之感,而且衝擊力越強,那種排斥裡邊是越強,乃至於就連葉問自己也是根本不可能接近夢天,更何談這些血月族大軍了。

……..

夢天的神識,沉浸在一種奇異的狀態之中,在其靈海之內,卻是早已經自成了一個小乾坤,其中衍化眾生萬物、眾景萬象,儼然是一個與真實世界一般無二的小世界。

而夢天便是這個小世界的主宰,在這裡,他可以隨心所欲的做他想要做的事情。


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他無法將這個世界徹底的變成真實的世界,這,便是一種突破桎梏的時候所遇到的一種瓶頸。

而想要突破這個瓶頸,卻是需要將殺戮之道和天道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先前的夢天或許還沒有領悟到這種融合的玄妙,但是現在夢天確實處於一種奇妙的狀態之中,對於這種融合的感覺,也是愈發的清晰。

他能夠感受得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在崩潰,但是在現實中他的肉。體依然存在。

而崩潰的,卻是夢天的七情六慾以及一起感覺,觸覺、味覺、視覺、聽覺等等,夢天體內的一切感覺都是變得混亂不堪,甚至於連她對於整片天地中的感悟似乎都變得紊亂了起來,似乎它本身就是這片天地一般,根本不需要感悟任何的東西!

夢天極力想要保持自己的情感和各種感官,但是他卻還染的個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

而且,夢天聆海中的那一個小乾坤在此刻也是幾欲破體而出,其中的眾生萬物萬象也是愈發的真實,而夢天也是能夠感受到,或許再過一段時間,只要自己想,那麼這個小乾坤便是能夠自動的破體而出,形成一個絲毫不遜色與十世輪迴的世界!

這種感覺是非常喧鬧的,但是夢天卻是絲毫不懷疑自己感覺的真假。

但是此刻的夢天,記憶雖然還保留著,但是無論她怎樣努力,卻都是無力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完全脫離了自己的控制,變得毫無情感、毫無感覺!

而殺戮之道和天道,在此刻,竟然也是極其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頓時,夢天在此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整個宇宙似乎都在想著自己臣服,而自己的手中,似乎就是掌控著整個宇宙!

這種奇特的感覺令得夢天心中很是震動,但是很快的,他的內心便是被淡無感情所覆蓋!

此刻的夢天,一切情感完全消失,他,就是整個宇宙! 「天地乾坤,逆亂陰陽;眾生萬象,皆生輪迴;天地之道,俞進欲退;殺伐之路,血海滔天;感官神識,漸緩消退;七情六慾,終散輪迴!」

一道無名的口訣,緩緩的在夢天的身前浮現,而此刻的夢天,雙目已是變成一片銀白,毫無感情波動的雙眸,平淡無波的注視著遠處的葉問!

而其身體之上的所有能量波動,在這一刻極致內斂,任何人都是無法感覺出夢天的真實實力!

甚至,無數強者光是看一眼夢天,都是會升起一種跪拜的感覺,似乎現在的夢天,真正的變成了一個擁有著無上神威的神一般!

不過,夢天的這個神,可是超越了所有人類認知中的神。

集萬千達到於一體,成就真正的天道聖體,從而以己身化為天道,恐怕放眼古今,也就只有帝星和皇極達到了這種程度!

現在的夢天,是第三個!

……….

「夢天……」

大地之上,寧詩情等人怔怔的看著天空之上的夢天,在這一刻,一股陌生的感覺傳來,領的他們的心沒來由的痛了一下,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現在的夢天,真正的與天道融合在了一起!


雖然她們不知道與天道融合後會得到怎樣的實力,但是他們卻知道,天道無情,那麼夢天也將會喪失所有的情感,失去七情六慾,徹底的變為融入天地中的天道!

這樣一來,雖說夢天便是可以亘古長存,但是很明顯他也絕對不可能再是以前的那個夢天了。

「那個小子……這是怎麼回事?」

遠處的林家家主望著天空之上的夢天,卻是有些愕然得到。

「他真的與天道融合成功了?好恐怖的輪迴波動……」

歐陽家主也是按嘆了一聲,感受著天地中不斷激蕩的輪迴波動,便是不由得搖了搖頭。這股輪迴波動,恐怕就算是將這裡所有強者體內的輪迴加起來,也不足這些輪迴波動的億萬分之一!

這就是差距!

「現在的這個小傢伙,已經不是我們之前所見到的那個了。融合了殺戮之道和天道后的夢天,只有天才知道,現在的他究竟是什麼……這種等級的存在,已經不是我們所能夠理解的了,恐怕,只有存在於另一個宇宙的那些強者們,方才能夠明白!」

莫家家主也是嘆了口氣,看護著天空之中渾身上下都是一片銀白色的夢天,不知為何,他卻是感到了一種怪異的感覺。

………….

利於天空另一邊的葉問面目猙獰的看著夢天,面色難看至極。現在就連他看一眼夢天,都是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拜服之感。若不是有著強橫實力的壓制,恐怕現在的他已經跪了下去了。

而反觀他身邊的無數血月族族人,卻由於天生邪惡屬性的因素,所以現在的夢天對於他們來說,有著絕對的可知效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