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57 Views

他收穫無數,得到了太古大能的傳承,實力節節高升,在大陸青年一輩中,聲名顯赫。

Written by
banner

他手上沾滿了血腥,但是他從未殺過一個好人。

也許,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好人壞人之分,不然,所有沾過血腥的人怎麼都會下地獄呢。

他的宗門也因為他的緣故,備受矚目和關照。

百歲之後,他已經是化神境的強者了,可以說在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對手了。

五百年後,他晉陞到了化神巔峰,只一步便可以突破到傳說中的境界。

只是,傳說中的境界到底是什麼呢,他不知道。

他也沒時間探求,因為域外的勢力入侵大陸,他作為頂尖的強者,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上億的入侵者,實力最低也在虛皇境,實力最高的與他比肩。

這對大陸來說,是一次劫難,試一次名副其實的屠殺。

戰鬥在虛空中進行著,雙方對戰激烈無比。

雖然,他的戰力在雙方中是最強的,可是雙拳難敵四手,敵人的數量太多了,實在他手上的武者千萬,但是大陸的武者卻所剩無幾,只留下十幾個化神境的強者。

他做出了選擇,他要將對方那二十多個化神境武者全部殺死,自己這一方才能勝利。

他使出了自己最強大的禁域,將那二十多個化神境武者禁錮其中,然後便催動丹田,自爆了。

嘭!

滅絕蒼穹的爆炸聲中,他用自己的生命帶走了二十幾個化神境強者的生命,連神魂都沒有一個逃出。

他用生命換來了勝利!

玄武大陸的十幾個化神強者,把所剩的入侵者全部滅殺殆盡,用敵人是屍骨來祭奠他的亡魂。

他的死是光榮的,但也是悲哀的。

實力再強,也難免一死。


怎樣才能長生不死,跳脫天地的束縛呢?

難道只有到了傳說中的境界,才得永生嗎?

宇文天醒了,這一次,他沒有輪迴,他走在一個空間中,一個沒有天沒有地的空間。

這裡什麼也沒有,周圍白茫茫一片,卻如迷霧一樣,看不清來路,看不清去向。

怎樣才能永生?

怎樣才能不死?

他漫步走著,喃喃自語。

他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也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

他就像一個瘋子一樣,不停地嘀咕著,眼神無光,恍若行屍走肉。

五世輪迴,他經歷了太多,他做過凡人,做過強者,當過少爺,也當過乞丐,被人尊敬過,也被人唾棄過,受人羨慕過,也受人嘲諷過。

他享受過父母之愛的溫暖,也嘗盡了失去親人的痛苦。他體味過愛情的美妙,也遍嘗其中的辛酸。

他默默無聞過完一生,也轟轟烈烈犧牲過。

人生到底是什麼?

是生?

是死?


是聚?

是分?

是喜?

是悲?

是有?

是無?

有一種旅行,不為跋涉千里的嚮往,只為漫無目的的閑逛,不為人山人海的名勝,只為怡然自樂的街景。或走,或停,原則就是看事情的發展。

也許,宇文天此時才察覺到,自己之前的一切執著,都是心魔。

他為了什麼活下去?

親人,還有尊嚴!

可是,到頭來,這些都是他人生中的執念,這便是他心魔的由來,才會墮入人道輪迴。

他應該不為愛而活,不為名而活,不為利而活,不為活著而活!

隨遇而安,不問西東,走到哪裡,便停到哪裡。

無所從來,亦無所去!

這才是大道!

宇文天頓悟了,他停下了腳步,抬起頭來,恢復了神采,臉上布滿了笑容。

一朝頓悟,便是如此。

悟得了人生真諦,便脫離了六道輪迴中的人道,人道心魔劫便不復存在。

宇文天大喜過望,全身舒展開來,看著周圍環境的變化。

人道已去,不知接下來的是六道中的哪一道?

他知道,既然是六道輪迴劫,那麼定要行走於六道之中,才能接受天劫的洗禮。

宇文天醒來了,他就盤坐在最初了玄妙空間里,歷經千年。

此時,度過了六道輪迴劫中的第一劫人道劫,自然要接受天地的洗禮了。

漸漸的,他的思維變得開闊起來了,他的氣息也逐漸變強了,如果說之前的宇文天是一隻沉睡的老虎,那麼現在的宇文天則是一隻張開大嘴撲向野鹿的猛獸。

這是氣勢的變化!

眼睛里光芒閃現,三萬六千個毛孔張開,吸收著周圍的法則之力,宇文天的丹田之中,漸漸有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這股力量非常玄奧,雖然僅有一絲,卻蘊含無限威勢,強大異常。

這便是法則之力,若是宇文天能夠掌控這絲力量,那麼他的強大,已經不能用境界來形容了。

他開始,慢慢地疏導這一絲法則之力,體會其中的威能。

他的身體非常強大,但是卻無法抵抗強大的法則之力,尤其是進入到丹田中的法則之力,一不小心,便會毀壞自己的丹田。

與別的力量不同,遊走在經脈中,宇文額頭能明顯感覺到法則之力的存在。


他目前體會過四種力量,一種是真氣,一種是肉身本來的力量,一種是龍之力,最後便是神識之力,這四種力量,共存於宇文天的身體之中,造就了如今的宇文天。

法則之力是第五種,也是最為強大的一種力量。

法則之力本來就是天地約束時間萬物的力量,其強大自然不在話下。宇文天獲得這種力量,這是天命所歸。

受盡了輪迴之苦,嘗盡了人間百味,獲得法則之力,便是上天的認可和饋贈。

而且,宇文天也感覺到,這股法則之力,應該是生命法則。

因為他能感受到這股力量與自己所領悟的生之意境有著相似之處。當然,生之意境只是生命法則的皮毛而已。

獲得生命法則,源於自己五世輪迴,五世為人。

起碼,他不用擔心自己以後遇到生命危險時手足無措。

生命法則,蘊含無限的生命氣息,生死人肉白骨,變枯草為綠茵,這是最為簡單的體現。

不知過了多久,宇文天才堪堪掌握了一點法則之力的使用方法。

這讓他高興不已。

不過,他並沒有失去理智,因為,六道輪迴劫才過去一階,還有五道輪迴階在等著,不知什麼時候可以降臨。

也不知道,接下來會是哪一道的輪迴劫,自己能否度過?

不過,有了人道輪迴劫中的感悟,宇文天倒是不用去多想了,隨遇而安,這是一種覺悟。

遇到了再說,也不計較後果,到時候全力施為就是了。

但是,宇文天猜到,應該不是天道輪迴劫!

因為天道是最為玄妙的,也是最為恐怖的。

天道輪迴劫應該是最後一劫,那時候才是整個心魔劫中最為關鍵的時刻。

度過當然最好,度不過也不能強求。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宇文天沉浸在修鍊感悟之中,忘記了一切,包括他自己。

修羅道,餓鬼道,畜生道和地獄道,這四道中,有一善道和三惡道,三惡道不用說,肯定是生死磨練,自己的敵人便是三道眾生。

而這一善道就很難說了,一念成魔,一年成神。

!! 果然,不知多久之後,宇文天感覺到了來自天地的壓力,一種奇妙的力量進入己身。剎那間,自己便有些心神失守,幸虧他經歷不少,遇事冷靜。

此時,他置身一血色世界,周圍群不是鮮血染成的,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血腥味。

堆積如山的屍骨,殘缺不全,全部都是相似於人類的屍骨。

從殘肢斷臂可以看出,這些物種有三頭六臂,身體高大強壯,神情猙獰。

這應該就是阿修羅了!

他們無止境地戰鬥著,殘殺著,肆虐著,讓血腥和殺戮遍布了整個世界。

宇文天知道,自己進入了修羅道。

以他的嗜殺之性,進入修羅道是料想中的事情。

阿修羅,簡稱修羅,意譯為非天、非同類、不端正、不酒神。 校花的貼身醫仙 「果報」似天而非天之義,也就是相對於「天人」的存在。

他們的福報很大,與天界眾生相去不遠。生於此道中的眾生,於過往生中的善業力極大,卻因其瞋恨的習氣,而並未能生於天界中,只能以這種似天而非天的生命形式投生。

阿修羅道的眾生瞋心及妒忌心極重,常常與天界之眾生作戰,但往往大敗而返,被打至遍體鱗傷。這一道的眾生雖然福報、壽元及智力俱大,但卻因其瞋恨心而並不快樂幸福。

人道和天道為善道,阿修羅本性善良,也是善道之一,但因其常常帶有嗔恨之心,執著爭鬥之意志,終非真正的善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