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39 Views

「這不是韻蝶公主嗎?好久不見啊!怎麼就這樣不想見我啊!我有那麼恐怖嗎?」

Written by
banner

一個囂張的聲音直接傳進了古葬天的耳朵中。

「武少群,你竟然還沒有死在青樓里啊!看來你家的老人給你付出了好多的天才地寶啊!」

孤獨韻蝶看著走到自己面前的武少群,眼神之中露出了鄙夷的眼神,口中絲毫不可起的回敬道。

「韻蝶!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人家武公子呢?再怎麼說人家武公子也是一直金王巴嘛!身邊哪裡會缺少美女啊!雖然那些女子都是風塵女子,但人家武公子也是在做善事嘛!我們要支持的!」

古葬天說著把孤獨韻蝶攔在了自己的身後,笑眯眯的向著武少群說道。

「你說誰是王八啊!丑小子你不知道少爺我是誰嗎?在這洛陽城中還沒有那個人敢這樣說老子呢!」

「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武家少爺而已,在這洛陽城之中有誰不知道你是一隻金王巴啊!這還需要你自己介紹嗎?」

孤獨韻蝶也出現在古葬天的旁邊看著對面的武少群配合著古葬天說道。

「也是啊!在這洛陽城中我還就真沒聽說過,有人不知道你金王巴的名聲。」

武少群看著古葬天和孤獨韻蝶笑眯眯的神情,眼神之中露出了陰毒和憤怒。

「孤獨韻蝶我是那你沒有辦法,但是你身邊的人只要不離開大唐,那就在這等死吧,他一定逃不掉我的手掌心。」

「你敢!你敢都一下他試試,看我們花武學院不直接和你們武家翻臉,到時候看看你死不死!」

孤獨韻蝶眼神之中殺機一閃,直接向著武少群威脅道。

「好我看看,到底他會不會死在這洛陽城,小子有種就別躲到女人的後面,躲到女人的身後你算什麼英雄好漢。」

武少群看著被孤獨韻蝶攔在外面的古葬天憤怒的說著,眼神之中露出了恐怖的殺機。

「好我等著!不過我想你不就之後就沒有機會了,要是想要殺我就在這幾天快點,不然到時候你只要殺死我,你一定死。」

「好好!你等著,走!我們走!」

武少群憤怒的向著自己的手下揮了揮手,直接消失在了武家大宅的方向。

「黯然哥哥!你不該這樣挑釁他的。」

「沒事過幾天我就是朝廷的侯爺了,為了朝廷的面子,皇室也不會讓他們殺了我的。」

古葬天颳了刮孤獨韻蝶的鼻子,笑著說道。

「那好吧!」

給讀者的話:

收藏!求收藏! 伴隨著武少群的打擾,古葬天和孤獨韻蝶兩人也沒有了在轉下去的心情,兩人草草的買了一些東西之後就直接回到了花武學院。

「你們回來,轉的怎麼樣?」


孤獨老頭看著走進來的孤獨韻蝶兩人笑著說道。

「爺爺!都別提了,真是倒霉本來好好的心情都被武少群那個傢伙給弄沒了,你看我們知不是早早的就回來了嘛!」

孤獨韻蝶氣憤的說道,臉上露出了深深的不滿。

「哦!黯然,你們碰見了武少群?」

「恩!我們碰見了,一個很傲嬌的少年,似乎沒有經歷過任何的事情一樣,不過我感覺他似乎不簡單,不過說不上來原因。」


古葬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向著孤獨老頭說道。


「不錯!你沒有一名為表象所迷惑,還是保持者一顆警惕的心。」

孤獨老頭讚賞的說道,顯然武少群並不像表面上的那麼簡單。

「爺爺,難道那武少群真的有什麼過人之處嗎?」

孤獨韻蝶好奇的向著孤獨老頭問道。

「不知道,他一直很神秘,大家對他的認識也只是一個紈絝子弟而已,但是他卻一直占著武家第一繼承人的位置,而且特別的穩固。你們想想在那樣一個大家族裡面對於繼承人的爭奪是多麼的嚴酷,如果他是一個廢物的話,他會有資格待在那個位置一直不變嗎?」

孤獨韻蝶聽到孤獨老頭子的話開始在腦海之中不斷的搜索關於武少群和武家子弟一同出現的場面。令她驚奇的是在自己的腦海之中似乎每一次武少群和武家弟子同時出現的時候,那些武家弟子總是以武少群為首。

「看來這武少群真的不簡單啊!不過現在怎麼辦啊!爺爺他已經放出話說要殺了黯然哥哥啊!」

孤獨韻蝶語氣焦急的祥和孤獨老頭子說道。

「沒事的!他只是嚇嚇你們的,我想以他的聰明才智一定會知道自己怎麼做的不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的,不過在接下來的考驗之中他一定會給黯然下絆子的,會試一試黯然的能力的。」

「我沒有事啊!再說只不過是一點小絆子而已。只是沒有想到我這麼快就可以解除到大唐聖朝的頂尖貴族。」

古葬天無所謂的說道,畢竟他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生死了,對於這樣的危機已經是家常便飯了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好!天使很快就到了到時候你就有了正式的身份了,只要你不是特別的得罪武家的話,他們就一般不會對付你的,不過還是小心畢竟現在不太太平。」

「恩!」

古葬天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好了既然沒有什麼大的危險,那就不要說了,爺爺你還是說說分組的事吧!你可一定要把握和黯然哥哥分到一個組啊!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孤獨韻蝶向著孤獨老頭子撒嬌的說道,

古葬天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孤獨韻蝶不斷的哀求她爺爺,臉上強忍著笑意看著孤獨老頭那難看的表情。

「我的小祖宗啊?!這個我真的沒有辦法!那是隨機的,絕對的公平,不可能作弊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孤獨老頭看著孤獨韻蝶無奈的說道。

「真的沒有辦法?」

「真的沒有!我的小祖宗!」

「唉!那麼算了吧!我也不難為你了。」孤獨韻蝶嘆了一口氣,臉上有回復了以前的樣子,絲毫沒有不滿的神色。

看著表情瞬間轉換的孤獨韻蝶,古葬天臉上留下了虛汗。

「這女人還真是善變啊!天生的演員啊!」

當然這句話只出現在古葬天的心中,他可不敢說出去,要是說出去的話,會發生什麼樣的場景誰也不知道。

就在三人聊天的時候,一輛秀麗而不是威嚴的馬車緩緩的駛進了花武學院,一個陰柔的老太監走在馬車旁邊,後面跟著一大群身穿甲胄的戰士,一股股血煞之氣使得周圍的學生不斷的躲避著他們。

「這是怎麼回事?這麼大的陣仗?」

一個學生向著身邊穿戴華麗的一個少年問道。

「沒想到,聖旨都頒布到我們學院了,一定是有人對聖朝做出了巨大貢獻要麼就是罪大惡極。」

「什麼聖旨?你怎麼知道的?」

「你看見那車了沒有,那就是咱們大唐聖旨的標誌,那些戰士就是護衛那馬車的武士,每一個人都是侯者之境的強者,還有那公公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武道強者。」

「哦!刊例要麼有人倒霉了要麼有人走運了。」

「走我們去看看!觀看聖旨的頒布那是很多人一生都遇不到的,我還聽說只要是獎勵有功之人,在聖旨頒布的時候那人就會享受一定的聖朝氣運說不準修為還會當場突破呢!」


「這麼神奇!那我們一定要去看看,走!」

馬車緩慢的行駛著,跟在馬車後面的人也越來越多,但是那些護衛馬車的衛士卻依舊散發著恐怖的煞氣,是的後面跟著的那些人不能走到馬車的近前。

很快馬車就到了孤獨老頭的辦公室面前。

「聖旨到!」

一聲陰柔的聲音傳到了古葬天三人的耳朵之中,三人連忙走出房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向著馬車恭敬的說道。

「恭迎天使!」

那老太監看著走出來的古葬天三人恭敬的向著孤獨老頭和孤獨韻蝶說道。

「見過老親王!見過公主!」

「老劉!你就別客氣了,還是頒布聖旨吧?!」

「那老親王,老奴我就不客氣了。」

劉老太監說完原本彎曲的腰桿一下變得挺拔了起來,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恐怖的威壓,原本跟在後面的那些看熱鬧的人,頓時之間撲通撲通的都跪倒在地上。

「黯然接旨!」

「草民黯然接旨!」

古葬天一甩衣袖,直接跪倒在地上恭敬的看著劉老太監手中的聖旨。

「奉天承運!聖帝詔諭!黯然有功於社稷,今朕秉承高祖遺訓加封黯然為神武侯,官拜三品。獎勵百塊神花幣,一匹赤火飛龍馬,侯府一座,護衛八名。」

伴隨著劉老太監的話語,一股浩瀚的氣運金龍出現在花武學院的上空,俊逸的神龍在天空之中,緩緩的出現在聖旨之上。

「沒想到氣運金龍都出現了,看來聖皇對於這小子特別的看的起啊!獎勵竟然這麼豐厚,看來這小子不一般,以後還是輕易不要招惹他!」

「說的是!以後還是不要招惹他。」

「微臣黯然接旨!」

就在古葬天手指一接觸到聖旨的時候,那聖旨之上氣運金龍直接沿著古葬天的手上的經脈進入到了識海之中,匯聚在彼岸花上。

古葬天強壓住自己心中的驚奇,恭敬的把聖旨收到手中,向著劉公公道了一聲謝,然後看著孤獨老頭,示意自己接下來應該早怎麼做。

孤獨老頭看了古葬天一眼,然後直接向著劉老太監說道。

「老劉這次多謝你了,有時間了到我這裡來喝茶。」

劉老太監聽到孤獨老頭的話,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意,看著古葬天的眼神也顯得更加的和藹了。

「老親王!我還有事,那邊離不開,我就先走了,以後有時間一定到你這裡來喝茶。」

「好!那我就不送了。」

「恩」

看著劉老太監離去的身影,古葬天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詫異,他沒有想到一個老太監竟然會讓孤獨老頭這麼看的起,畢竟一般沒有人會看的起一個太監。

「是不是覺的我太給他面子了?」

孤獨老頭看著詫異的古葬天問道。

「恩!」

「你不要小看他,那老太監身份不一般,他是先皇身邊的貼身太監,而且修為特別的強,還有他有很大的勢力,在朝廷之中地位很高。」

「不是吧!爺爺?他看上去也不是特別的普通嗎?只是修為看上去很高而已啊!」

孤獨韻蝶看著孤獨老頭,驚奇的問道。

「凡事不能只看錶象,就像黯然先前看待武少群一樣,畢竟這個世界越高調的人死的最早。不是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