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60 Views

緊接着就是“砰”的一聲,兩車相撞。

Written by
banner

橫過來的白色汽車被撞的劇烈震動,車身後退半米,剮蹭到了來不及躲閃的宋雲煙。

“啊——”

她尖叫一聲,身體倒地。

額頭重重地磕到地面上,“咚”的一聲。

徹底失去意識之前,她恍惚見到有人奔下車,蹲在她身前緊張地喊:“宋小姐?宋小姐你沒事吧?”

而那張緊張的面孔,隱約正是——

方美媛。 宋雲煙好像墜入一場無法醒來的噩夢裏。

夢裏,有爲了錢逼她進入娛樂圈的父親,有劈腿後還理直氣壯的葉臨,出現最多的那張面孔,卻是屬於江容卿的。

這個男人,憑什麼一而再地欺騙她?

玩弄她的心和感情?

恨意和痛意在心頭積累,她猛地睜開眼,面前卻只有一片刺目的白色,鼻端也縈繞着消毒水的味道。

車禍的場景鑽入大腦,周身的疼痛讓她很快清醒過來。

口中乾涸,她下意識想要水。

可還沒發出聲音,就看到病房裏一道背對着她的身影,正拿着手機在打電話。

“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是、可是宋小姐也是無辜的呀!”

“你將《巨鯊》的資源給我,我已經很開心了,真的!你別再利用宋小姐了,我實在太內疚了!”

“容卿,你這段時間故意將你們的關係不斷曝光,不就是爲了讓她頂在槍口上,轉移伯母的注意力嗎?可你明明知道,伯母心狠手辣,她不會放過宋小姐的!”

“這次的車禍,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宋小姐會爲此送了命的!”

“……”


方美媛也受了傷,手臂打着繃帶,吊在脖子上。

她背影纖細,口氣溫柔,到了後面,逐漸帶上了哭腔。

宋雲煙一句一句聽着,原本焦渴的喉嚨,再也感覺不到想喝水的慾望。

她心都冷到冰點,只在脣角勾起一抹僵硬的冷笑。

“容卿,收手吧。等我去了M國,伯母就鞭長莫及了。你不必再爲了保護我,讓一個無辜的女人揹負這些!”

“容卿,我——”

方美媛還在繼續說着,護士推門進來。

“咦,宋小姐,您醒了?”

護士的聲音,讓方美媛猛地轉回身。

直面宋雲煙的那一刻,她面孔上寫滿了驚訝與恐懼,慌慌張張掛斷了電話,嘴脣就顫巍巍地抖動起來。

“宋、宋小姐……”

她結結巴巴叫了一聲,臉色慘白地望着病牀上的宋雲煙。

“對,醒了。”

宋雲煙兩眼直直地看向天花板,嘶啞地回答護士,看也沒看方美媛一眼。

“宋小姐,你……你都聽……”

“我都有些暈,還很渴,護士小姐,麻煩給我一杯水。”

她聲音平靜的毫無波瀾,打斷方美媛的話後,就禮貌地要求護士。

“呃,好的。”

護士看看她,又看看方美媛,在詭異的氣氛中,倒了一杯水端到病牀前。

先婚後愛:契約老婆腹黑爹 ,很快地喝完。

她聽見護士說:“您身上有些擦傷,不過不太嚴重。頭也磕到了,有些腦震盪,但是也很輕微,休息一晚上就能好。”

“嗯,謝謝。”

幫她換好吊瓶後,護士就告辭離開病房。

出門之前,她又叮囑了方美媛幾句。

宋雲煙這才知道,方美媛傷的比她要重,左臂骨折,腰上也受了一些皮肉傷。

“真是謝謝你救我一命。”

護士一走,病房裏只剩下她們兩個人。

宋雲煙涼涼地向方美媛瞥去一眼,口氣冷靜,透出一股心如死灰的意味。

“我……”

方美媛右手絞着衣襬,她嘴脣抿了又抿,才艱澀地道:“我真的很抱歉,你千萬不要謝我,是我、我對不起你!”

“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你不過是得到了一個男人真正的愛。騙我的是他,傷害我的也是他。”

宋雲煙緩緩地說着,脣角甚至勾着一抹淡淡的笑痕。

剛剛聽着方美媛電話裏的聲音,她一顆心如被刀割一樣,一塊一塊地碎掉了。

自從得知自己是個替身後,她原本已經打算離開江容卿。

可結果,自己酒後失言,很快被他察覺。

接下來,他就用萬般手段挽回她。

參加綜藝,救她母親,當衆求婚,甚至將EK都轉入她的名下……

正是這些舉動,讓她再次心軟,選擇了相信這個男人。

可結果呢?!

他的每次所謂挽回,都不過是將她更深的推到風口浪尖的地步!

她……她不過是替方美媛擋刀的一塊盾牌而已。


而那個男人所做的一切,也不過是噁心的作秀!

拳頭在寬大的病號服袖口內,越攥越緊。

恰似他的溫柔 ,可還是沒能忍住,淚水靜靜地流了滿臉。

忽然間,安靜的病房裏響起鈴聲。

是方美媛的。

她說了聲“對不起”,拿起手機一看,臉上寫滿了猶豫。

“是江容卿嗎?”

宋雲煙已經感覺不到心痛了,她嘶啞的聲線從喉嚨裏擠出來。

方美媛咬了咬脣,用沉默默認了。

“方小姐,看在我一直替你擋槍的份上,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雙眼直視白晃晃的天花板,宋雲煙夢囈一樣,輕飄飄地說。

方美媛彷彿十分樂意,連忙說:“你講!”

“幫我,離開江容卿。”

她一字一頓地道。

以那個男人的手段,如果她貿然向他攤牌,提出離開,他必然會有千百種方法再次將她留下來。

她已經失策過一次,不能再傻第二次。


“宋小姐,這……”

方美媛猶豫起來。

“算我求你。”

她靜靜地說。

看到她慘白的面孔,還有染溼了枕頭的眼淚,方美媛一時有些不忍。

可耳邊響起紀瑩的威脅,還有奶奶痛苦的聲音……

她咬了咬牙,終於還是答應:“好,我、我儘量。”

宋雲煙縹緲地笑了笑,這才說:“那你接電話吧,別告訴他,我已經知道了真相。”

“……好。”

狠狠咬了咬牙,宋雲煙決定給自己最後一刀,免得再次對江容卿抱有期待。

她啞聲要求:“你,開公放可以嗎?”

方美媛深吸一口氣,點頭答應。

她和紀瑩早有準備。

電話那頭的人,經過軟件變聲,百分百模擬江容卿的音色。

接通後,打開公放,他特有的醇厚低沉的聲線,就從聽筒裏逸散出來,帶着幾分焦急,“媛媛,怎麼了?爲什麼突然掛斷?”

呵。

媛媛。

宋雲煙聞聲,眼淚再次滾落而下。

她忽然響起他叫“煙煙”時的音色。

果然與這聲“媛媛”幾乎一模一樣。

“容卿,我、我沒事,就是護士來給我看傷,一時不方便就掛了。”

方美媛軟聲說。

那頭,“江容卿”又問:“我聽見護士說什麼宋小姐醒了?我們的對話,被宋雲煙那個替身聽到了?” 宋雲煙那個替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