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53 Views

“笑話!難道哥會告訴你,這是傳說中的輕功嗎?”說話間,楊一善已經走到了公孫燦的身邊。

Written by
banner

大家一聽到輕功,都不禁驚得詫異的看着楊一善。

司徒婷更是立刻雀躍起來,“譁!姐,這個帥哥真的懂古武輕功咧!”

司徒嫣用手指輕輕的戳了一下司徒婷的額頭,“傻丫頭,這有什麼稀奇的?在華夏神州,奇人怪事多的是呢!”

司徒婷羨慕不已,禁不住托起下巴,神往的看着楊一善,簡直當楊一善是偶像一樣看待!

楊一善受到像司徒婷這種人美聲甜、身材好、氣質佳、極品超萌的小蘿莉崇拜,感到相當的震撼!

“輕功?”公孫燦嚇得打了幾個哆嗦,牙關“咯咯!”的響過不停,“你不要過來,你到底想幹嘛?”

公孫燦看到楊一善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嚇得邊說,邊往後退。

“奇了,奇了,怪了,怪了,哥還想問你,到底想幹嘛呢?你怎麼反過來問哥呢?”楊一善玩味的看着公孫燦。

“小嫣嫣、小婷婷,救,救,救,救命啊!”公孫燦慌得邊後退,邊呼喊。

司徒婷狠狠的瞪了公孫燦一眼,然後,皺着眉頭問道:“姐,這個可惡的公孫大少叫我們救他,我們救不救?”

司徒嫣的臉,立刻陰沉下來,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她們的真正身份是公孫燦的保鏢,所謂食君之祿,擔君之憂!

不救公孫燦是爲不仁,不過,救公孫燦,與楊一善爲敵,是爲不義。

這個不義,不僅僅是出於對正義方面來說,還出於對司徒婷來講。

因爲楊一善曾經出手醫治過司徒婷,要是沒有他的醫治,或許司徒婷就有可能,永遠活在由於苦練催眠術,而導致走火入魔、經脈錯亂的痛苦之中。

可以說,楊一善是司徒婷的救命恩人,作爲司徒婷的姐姐司徒嫣,自然對楊一善深存感激,因爲她關心自己的妹妹,多過關心自己!

司徒嫣聽到妹妹的問話後,一直是鎖眉深思、猶豫不決。

司徒婷一直用徵求的眼神看着司徒嫣,可是司徒嫣就好像心事重重一樣,並沒有馬上回答。

公孫燦看到司徒嫣和司徒婷半天也沒有過來,以爲她們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於是,怒了,“小嫣嫣、小婷婷,你們幹嘛啦?本少爺的話,都敢不聽啦?還不快點滾過來?”

司徒嫣和司徒婷本來還在猶豫間,忽然之間,聽到公孫燦叫她們滾過來,氣得狠狠的瞪着他。

用上“滾過來”三個字,公孫燦分明是不把她們當人一樣看待,簡直是當狗一樣使喚了。

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每一個人都是有自尊的!如今,公孫燦當她們是狗一樣看待,試問司徒嫣和司徒婷又怎麼會不憤怒呢?

“媽的,你們再不滾過來,回家後,本少爺馬上把你們給辦了,讓你們成爲老子的真正女人!”公孫燦憤恨的說出這一句話後,壞壞的看着司徒嫣和司徒婷。

司徒嫣向司徒婷使了一個眼色,然後,朝着楊一善和公孫燦站立的地方,慢慢的走過去。

公孫燦笑了,笑得是那麼的賊!就好像快要吃到美味可口的天鵝肉一樣,笑得口水幾乎都要往外流。


司徒嫣和司徒婷可是極品的大美女,看着就讓人垂涎欲滴,公孫燦有這個壞壞的想法,也不出奇。

等到公孫燦以爲司徒嫣和司徒婷,嚇得走過來要對付楊一善的時候,她們卻分左右走到公孫燦的身邊。

公孫燦嚇得微微的愣了一下,他從司徒嫣和司徒婷那噴火的眼神中,似乎察覺到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還沒有等公孫燦問,爲什麼不去對付楊一善,而跑到他身邊的時候,司徒嫣和司徒婷就已經很默契的同時舉起右手。

接着,兩指如勾,分左右齊齊戳向公孫燦的眼睛。

“看你還敢不敢這麼邪惡?”司徒嫣用力的戳了公孫燦左眼一下。

“看你還敢不敢用這麼歪的眼神看着美女?”司徒婷也不甘示弱,幾乎是同一時間戳向公孫燦的右眼。

公孫燦雙手護眼,痛得哇哇大叫。

楊一善微微一愣,他當初也以爲,司徒嫣和司徒婷走過來,是要對付他的。

誰知她們倒戈相向,真令人不可思議!

司徒婷微笑着向站在一旁、默默發呆的楊一善,拋了一個媚眼,“帥哥,滿意嗎?”

楊一善立刻回過神來,興奮得幾乎要跳起來,“滿意,滿意,非常滿意!”

公孫燦痛得叫了一會,雙手揉了一陣眼睛後,氣得滿臉通紅,指着司徒嫣和司徒婷,嚴聲斥道:“小嫣嫣、小婷婷,你們居然敢這樣對待本少爺,不想混啦?”


司徒嫣狠狠的道:“我們早就不想混了。”

司徒婷更是不屑的道:“不混就不混,有什麼了不起的?別以爲你有幾個臭錢,就很了不起,哼!”

要不是司徒嫣和司徒婷手下留情,公孫燦的雙眼早就已經瞎了,哪裏還有心情指責她們呢?

說到底,司徒嫣和司徒婷,也是念在公孫燦曾經收留過她們,纔會手下留情,要不然,公孫燦早就已經趴下了。

“你們反了,反了!”公孫燦氣得實在不行,“別忘了,你們的爺爺,還需要一大筆醫療費治病。你們這樣做,知道後果嗎?”

司徒嫣和司徒婷立刻顫動了一下,的確,她們是爲了她們爺爺的醫療費,才忍辱負重,當上了公孫燦的保鏢。

看到司徒嫣和司徒婷似乎被嚇住了,公孫燦得意的豎起了右手,叫囂起來,“本少爺數三聲,如果你們再不過去,教訓眼前這個臭小子的話,就馬上還錢滾蛋!”

楊一善禁不住罵了一句:“卑鄙!”

這時,一直冷眼旁觀的歐文麗,也忍不住爆粗罵了一句:“媽的,真囂張!”

司徒嫣和司徒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面相覷。

公孫燦看到司徒嫣和司徒婷依然不爲所動,於是,怒得豎起手指,吼道:“一……二……” 還沒有等公孫燦數到“三”,司徒嫣和司徒婷就已經同時飛起一腳,將他踢得跌在太師椅上。

太師椅哪裏承受得了這麼強大的衝力,當公孫燦的身體跌下來的時候,就被震得散了架。

公孫燦弄着發痛的身體,痛苦不堪。

“哼!老孃最看不起的,就是像你這種玩世不恭、囂張至極、專門喜歡玩弄女人的臭男人。”司徒嫣擡起美腿,拍了拍褲腳,輕蔑的看着公孫燦。

“哼!姑奶奶最憎的,就是像你這種卑鄙無恥、自以爲是、專門打美女歪主意的花花公子。”司徒婷雙手叉着苗條的小美腰,狠狠的瞪着公孫燦。

司徒嫣和司徒婷兩大美女當保鏢的時候,經常被公孫燦趁機佔便宜,算是受夠了他的氣。

如今,難得拋開包袱、不顧一切的好好教訓他,算是替自己出了一口怨氣,司徒嫣和司徒婷有史以來、頭一次,踢得這麼開心!

“小嫣嫣、小婷婷,你們瘋了,虧本少爺一直以來對你們這麼好,你們居然敢恩將仇報?”公孫燦忍着痛,慢慢的從地上爬起。

“經常趁機想佔我們的便宜,就是對我們好?啊呸!這樣的好,我們纔不稀罕呢!”司徒嫣一想起之前,公孫燦對待她們兩姐妹的事,就氣憤得心口起伏不定。

楊一善從這個角度看司徒嫣,絕對是一種享受!

щщщ▪ тTk Λn▪ ¢○

這個時候的司徒嫣,雖怒,但卻十分美麗動人!那微微起伏的心口,由於憤怒,而顫動不已!就好像兩隻活生生的兔子,似乎要隨時蹦跳出來一樣,到處洋溢着令人犯罪的氣息!

虧楊一善是個大善人,也禁不住要默唸入靜口訣,纔將那緊張的心情平復下來。

“我們恩將仇報?你這種人也懂得施恩?姑奶奶看你是心懷鬼胎纔對!假如這也算是恩,那麼,我們雙倍奉還就是了!”司徒婷對着公孫燦揚了揚手中的粉錘。

“別,別,別,小婷婷,你千萬別亂來。”公孫燦深知司徒婷的性格,她是個說得出、做得到的小蘿莉,簡直跟美少女戰士一樣,都有着嫉惡如仇的個性!

所以,看到司徒婷晃動着拳頭的時候,公孫燦就嚇得癱軟在地上,接着,貼着地板,使勁的往後挪動。

楊一善伸出右手,目的只是想擋着司徒婷,誰知司徒婷由於氣憤,只顧往前衝,居然一時失控,心口直接撞在他的手掌上。


一陣軟綿綿的舒服感覺,立刻傳到楊一善的手掌中,接着,傳遍全身,令他瞬間興奮不已!

司徒婷左邊那高聳軟綿的區域,似乎太過聲勢浩大,就連楊一善那寬厚的右掌,居然也無法全部覆蓋住!

“啊!”司徒婷羞得滿臉通紅,一臉惘然的看着楊一善,她一時之間,也搞不懂這廝到底想幹什麼?


“對不起,我沒心的!”楊一善連忙將手掌縮回,然後坦誠道歉,“我攔着你,其實是想叫你別衝動。”

“難道姑奶奶就不應該,好好的教訓這個花花公子嗎?”司徒婷到現在,還搞不懂楊一善攔着她的真正目的。

“應該!”楊一善笑了笑,“這種差事還是交給哥吧!免得弄髒了你的雙手。”

“好吧!見你醫好過我,我就讓給你吧!”司徒婷衝着楊一善點了點頭。

“什麼?讓給哥?”楊一善聽到司徒婷說出這番,令人充滿無限遐想的話,不禁臉紅起來。

“啊!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讓給你後,你要好好的替我出頭。”司徒婷意識到楊一善,誤會她要交出身體後,羞得簡直無地自容。

“……”楊一善徹底的呆住了,司徒婷的這番話,似乎比剛纔還要來得猛烈!

不說還好,一說,就更加令人想入非非!

“傻丫頭,你說什麼了?”司徒嫣皺着眉頭、看着她的妹妹,“什麼叫讓給別人,你想賣身嗎?”

“不,不,不,不,姐,我不是這個意思。”司徒婷的臉,紅得如熟透的蘋果,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此時,她嚇得使勁的搖擺着雙手,“我的意思是說,公孫燦就交給他了。”

“啊呸!哥不是基的,哥沒有那種癖好。”楊一善狂汗,“哥只喜歡美女!”

呆立於一旁的歐文麗、司徒嫣和司徒婷立刻掩着嘴巴,“咯咯”的笑過不停,就連那些彪形保鏢,也忍俊不禁。

楊一善看到三大美女,笑得花枝招展,不禁傻了眼。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一笑傾城,或許用在這三大美女的身上,最好不過了!

讓她們笑了一會後,楊一善終於忍不住輕輕的咳了幾聲。

大家聽到楊一善的假咳聲後,才止住了笑。

楊一善見大家不笑了,於是,慢慢的走到公孫燦的身邊,輕蔑的看着他,“你是個罪魁禍首,你知不知罪?”

公孫燦怨恨的看着楊一善,不服氣的道:“老子有什麼罪?”

楊一善忿忿的道:“你綁架歐老師,威脅哥做你的解酒師,難道還不夠大罪嗎?”

公孫燦嚇得往後退縮,“老子這樣做,完全是爲了你好!老子有心讓你脫貧致富,纔會想出這樣的辦法來勸你,老子可是想出高薪,來聘請你,何罪之有?”

楊一善淺淺一笑,“那哥豈不是要多謝你?”

公孫燦雙手理了一下凌亂的頭髮,趾高氣昂的看着楊一善,“那當然!”

楊一善扯着公孫燦的衣領,將他從地上提起,“馬上將歐老師的手機交出,並向她賠禮道歉,還有,賠給你的兩大美女保鏢一筆違約金,徹底解除她們的合同,以後不得爲難她們。”

“你說什麼?”公孫燦簡直不敢相信,楊一善居然會說出這番話來。

“看來你的耳朵有問題,哥要好好的幫你醫治一番。”說完,楊一善從褲袋中拿出三支閃閃發光的銀針,微笑的看着公孫燦。

公孫燦被盯得毛骨悚然,嚇得掌心冷汗直冒,再看那閃閃發光的銀針,更加是膽戰心驚。

楊一善手中的銀針,他雖然沒有嘗試過,不過,他的那些彪形保鏢,卻是領教過銀針的厲害。

那小小的銀針,居然可以令到身材高大、身手不凡的彪形保鏢,毫無還手之力,這種絕技,簡直要逆天了!


“還,還,還,還歐老師的手機可以,不過……”公孫燦聲震震的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