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51 Views

「三年了啊,時間過得真快。唉……當初的那些兄弟們,就只剩下我們幾個了啊……」

Written by
banner

墨凌嘆了口氣,想起當初的那些兄弟,死的死,亡的亡,就只剩下了他們四個,不知道那傢伙回來之後,會是什麼感覺。但還好的是,起碼把神玄夢家保住了。

「現在,你們的實力,也已經達到天劫境樂吧?」

眾人點了點頭。

「嗯。這些,還得多虧了光明聖殿的幫助啊,要是沒有他們,我們也不可能這麼快的提升實力。」

小斯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我們就在等他七年……七年之內,你們務必將修為,提升到生死玄境。這起年之中,他若是回來了,你們也要提升這個實力;但……他若是還沒有回來的話,我們聯手撕裂空間,去亡靈大陸尋找他……」

墨凌等人都是堅定了點了點頭。

「好!」

眾人異口同聲的答應到。

然而,沒人注意,在某個角落裡,一個孤單落寞的身影,搖搖欲墜。當她每一次聽到夢天還沒有消息的時候,她的心,就痛一次。

「微兒姐姐,別擔心了,夢天哥哥一定沒事的……」

夢心晴趕忙上前扶住了薇兒,看著當初的少女,現在已經變得如此的憔悴,薇兒的心中也是嘆了口氣,夢天的失蹤,直接便是導致了薇兒的一場痛哭,然後之後便是發了瘋死的去尋找夢天。

如今三年過去了,薇兒的身體越來越差,要不是夢戰老祖宗依靠丹藥給她支撐下去的話,恐怕薇兒早便是無法堅持下去了。這麼多年,誰又能知道,薇兒心中所承受的痛苦呢?

「我沒事……」

薇兒搖了搖頭,被夢心晴攙扶著走了出去。

然而,在路口的拐角處,薇兒突然停了下來。

「心晴,你說……他會回來的對吧?」

夢心晴一怔,然後重重的、肯定的點了點頭。

「嗯!夢天哥哥絕不會有事的,他可是很強的哦……他不回來,必定是有什麼事情耽誤了,嘻嘻……所以薇兒姐姐不用擔心,夢天哥哥一定會回來的。」

「嗯……」

薇兒輕輕笑了笑,然後繼續向前走去,轉眼便是消失在了拐角之處。

……….

然而此刻,在荒蕪之塔內的夢天,卻是幾乎抓碎了頭皮。

因為他現在發現了一個錯誤,那就是,跟智慧樹下棋,那是純粹的找虐啊。因為自己所轄的每一步,縱然自己在家掩飾,智慧樹也是能夠一眼便是看得出來自己接下來的棋子究竟是落在哪裡,然後心中早便是想好了自己下一步又該落在哪裡。


這部,兩天過去了,兩人攻下了一百餘盤棋,很可惜的是,夢天全盤皆輸,沒有贏過一次,而智慧樹則是悠然的坐在樹跟上,捋著鬍鬚,微笑著看著夢天。

「怎樣,小子,留在這裡陪我吧……」

夢天鬱悶的翻了翻白眼。

「再來!我就不信贏不了你這老頭了……」


夢天直接打亂了棋盤,這盤又是自己輸了,但是夢天卻是絕不輕言放棄,又是重新開始了一句。

「其實呢……下棋,便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然而,別人不知道,當局者,雖然迷,但卻比旁觀者更為清醒。因為,他們要顧全整個棋局,要考慮自己下一步,將要下在那裡。然而,下在哪裡,也不一定是對的,有可能是錯的。因為棋局會給你一種迷惑,讓你感覺這是對的,讓你的視覺、思維產生一種混亂,所以,身在棋局,你只能被棋局所操控,這就不是下棋了,而是被棋下……」

「而旁觀者之所以清,是因為他們沒在棋局之中,而是被棋局之上的兩房博弈所吸引然後在心中構建除了整幅棋局,然後細細揣摩兩方下棋時所走的每一步的用意,然後再縱觀整個齊聚,便能夠發現兩個人所走的下一步,究竟是該如何走,現在走的,對不對。所以才有了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這一項說法。然而,只要你在棋局中學會掌握自我,而不是被棋局所操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真正做到忘我、忘物的地步,那樣,便不會被棋局所影響你的心智。之所以會輸,那是因為我看到的是整個棋局,而你看到的,卻是我所下的每一個棋子的用意以及我這一不走的是什麼地方,所以你邊下在對應我的地方,這樣,你便是只能被我牽著鼻子走,而不是在依靠自己的意願下棋。我說的,你明白了么?」

夢天雙眼一亮,心中卻是在苦苦思索,縱觀全局……這個話,不無意義啊……

夢天緩緩抬起頭來,然後看著整幅棋局,眉頭緊緊的皺起,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但好像又實在心中矛盾著什麼,久久不能回醒。二老者卻是靜靜的坐在樹根之上,並沒有打擾蒙恬,只是靜靜的,自己一個人在那裡下棋。

而當蒙恬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在這裡獃獃的做了一整天。不過,蒙恬醒過來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整幅已經接近結尾的棋局,這幅棋局雖然簡單無比,但是,卻是暗藏玄機。仔細看的話,夢天突然頓悟。

這個齊聚,與自己的生死棋局有幾番相思,但卻其實不然。

細細看去,幾乎是步步為營,一步一生死,一步一個坑,就等著你往下跳。

「明白了么?」

夢天恍若未聞,只是輕聲呢喃著。

「原來,前輩是要告訴我,在以往的戰鬥之中,我都是太過隨心所欲了。而又因為自己的實力,所以變得有些自負,完全沒有考慮過任何的策略,只是只關注眼前,走一步,看一步,就猶如方才所下的那一局棋一樣。你也告訴我,這樣做的後果,雖然眼下很適合,也很順利,但是,當整幅棋局走完的時候,我便是會輸,而且是一敗塗地!而在之後,我卻是要修改這個習慣,在以後的戰鬥中,也學會思考,步步生機,步步為營,對吧?」

;老者笑著撫摸著鬍鬚,然後點了點頭。

「你參悟得很快,但卻是不全,十成,你只說對了八成。」

「願聞其詳……」

老者沒有說話,只是將自己所下的棋局最後一步,走完了去。

「啪……」

棋子落在棋盤上的聲音,恍若天外之音一般在蒙田德耳中響起。

兩人都是心照不宣的選擇了沉默,然後都是緩緩的勾起了一抹微笑。

「我明白了……」

「明白便好,去吧……這一層的挑戰,其實,在第一天就結束了。只不過,老夫自作主張,與你下了一盤棋,呵呵,莫怪,莫怪啊……」

「哪裡,還要多些老丈,小可告辭……」

夢天報了抱拳,多留無益,自己已經參悟了一些東西,這些,是這株智慧樹留給自己的。或許,這就是第五層的獎勵吧?

夢天已經縱深而起,飛到了樹頂,摘下了一枚指揮過。

這些智慧果,僅僅只有嬰兒拳頭般大小,卻是呈現一種怪異的三角形。

「第五層挑戰結束,獎勵:感悟一道,智慧果一枚。第六層通道開啟,挑戰繼續……」

夢天的渾身,再次被綠色的光芒所包裹,旋即一陣閃爍之下,便是消失在了這裡。

「老傢伙……你說這個小傢伙,真的是我們要等的人么?」

良久,在這個第五層空間之內,荒蕪之塔塔靈的聲音,帶著一絲疑惑,便是響了起來。

「未可知……」

空間之中,再也沒了聲音。

………..

夢天突然感到身體一輕,然後便是感到了一陣涼風襲身,竟然有些寒冷的感覺。等到再次睜開眼時,頓時咽了口唾沫。

「咕……」

在夢天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茫茫白雪冰原,厚厚的玄冰之上,聳立起了一座座冰山。而一隻只冰原巨狼分散在這裡,甚至還有著其他的生物,其中,竟然還有著老虎獅子一類的生物,這不由得讓夢天有些疑惑。

五行之水明明已經過了,這,又算是什麼?

「第六層挑戰:萬物之冰。內容:以自身之力,融化萬年玄冰,取得玄冰之內『生機之石』,限時:十年!」

夢天的一張臉,瞬間便是垮了下來,因為他的修為,有時被禁錮了起來。而且這一次的限時,是十年!這也就是說,這一項工作,比前幾次的,都要難以完成。然而自己一旦在這裡真的帶上十年的話,那恐怕是連黃花菜,都要涼了。

「我的天……不帶你這麼玩的……」

夢天直接躺在了冰原之上,也不顧那刺骨的冰寒,便是仰天長嘆。不允許用實力來融化萬年玄冰,那麼也就是說要依靠人類本身的潛能了。但是,著要怎麼做?難不成還要無限的挖掘人的潛力不成?夢天直接鬱悶的暈了過去。

【未完待續】 在這位頭大如鬥,鶴髮童顏的老者站起來的那一剎那,周圍的修仙界盡皆倒吸了一口冷氣,面帶恐懼之色地轉過頭去,似是敢怒而不敢言。

“九陽童子,這老色魔怎麼也來這拍賣會了,剛纔竟然沒有發現他,這下子看來是競拍沒戲了。”

隨着幾聲略帶惋惜的輕嘆聲,那紛雜的場面數息之後安靜了下來,這位號稱九陽童子的老者掃視了衆人一眼,不屑地冷笑了一聲,緩緩坐下身來。

“若是前輩出得起足夠的價錢,這件商品自然歸前輩所有,這一點兒是無容置疑的。”白鬍子老頭望着九陽童子,清澈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寒光,卻是被他很好的瞬間隱藏了起來,他輕笑着衝那老者拱了拱手,不卑不亢地對其說道。

“你就別在這裏婆婆媽媽了,這件商品究竟作價幾何?老夫自信還是出得起的。”九陽童子的修爲極高,如今達到了問鼎二層的境界,在這拍賣場上,已經數得上是最頂尖的高手,他的語氣也自然也是比其他人強硬了不少,並沒有給那拍賣師留多少面子。

“這空靈體質少女的真正價值,想必各位道友也都是心中有數,我也不誇大其詞,我們拍賣場可以得到此商品,也是歷經坎坷,費盡周折,價格自然不會太低,最低起價,一千塊兒上品仙晶,若是道友身上沒有帶足仙晶的話,那還可以用法寶,丹藥一類的進行典當,不過價格必然會摺合不少。”

白鬍子老頭並沒有因那九陽童子語氣的不善而露出怒氣,他再次拱了拱手,輕笑着說道。可是他說出的話在衆位修仙者聽來,卻是瞬間掀起了波濤巨浪。


一千塊兒上品仙晶,這價格要的不可謂不高,簡直相當於一個二流修仙門派所有珍藏之物的總和,上品仙晶在修仙界中已是極爲的罕見,尋常通靈期修仙者身上能有百塊兒已是極限,哪裏去尋找千塊兒上品仙晶?恐怕此間只有那些問鼎期的老怪物纔能有如此的身價,至於他們是否願意忍痛割讓,那就另當別論了。而且人家拍賣師說的明明白白,一千塊兒上品仙晶只不過是最低起價,這也就意味着若是想要將其真正拍下,恐怕遠遠不止這個數目。

“一千塊兒上品仙晶!”九陽童子白色鬚眉一挑,聽到這個價格之後,也是大吃一驚,臉色搭拉了下來,顯得有些不太好看,很顯然這個價格對於九陽童子而言,也不是這麼容易接受的。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先搶個頭彩,一千塊兒上品仙晶。”隨着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衆人的目光盡皆聚集在角落,一位相貌乾瘦,身材較高的老頭正斜靠在凳子上,被牆角的黑暗遮擋住,不仔細看還真是難以發現,他的一雙死魚眼緊盯着拍賣臺上,那被木籠罩在下面的靚麗少女,波瀾不驚,也不知道心裏究竟想的是什麼。

“誅心老鬼!”那些修仙者在對其相貌悉心打量了一番過後,腦海裏瞬間閃現過一個名號,他們盡皆大驚失色,震驚萬分地轉過頭去,這面相死氣的老者看似貌不驚人,但實際上和那九陽童子一樣,也是個不好惹的人物,九陽童子以虐殺女修聞名於修仙界,而這誅心老鬼則是以食人心肝被世人所忌憚,據說他多年前便是隱世不出,一心一意追求那虛無縹緲的天道,但是不知爲何今天卻偏偏出現在此地。

原本心中暗暗打着小算盤,想要和九陽童子一較高下的修仙者,此刻卻都是不約而同地放棄了心中的念頭,若是得罪這其中的一人,或許還可以僥倖逃脫此地,爲了那空靈體質的少女,倒是值得去搏上一搏,畢竟這可是一次修爲突飛猛進的天賜良機,可是若是現在競拍的話,那也就意味着同時得罪這二人,如此以來,可真的是插翅也難逃了。他們可不相信這兩個老傢伙會輕易放過那些得罪過他們的人,他們的名聲在修仙界可是臭的不能再臭一點兒了,比那些妖族還是不如。若不是他們的修爲高深,恐怕早就被人給誅殺滅口了。

九陽童子在看到誅心老鬼之後,稚嫩的臉龐瞬間變得鐵青,他牙齒緊咬,望向那誅心老鬼的眼神也是如刀子一般銳利,可是誅心老鬼只在出價時說了幾句話之後,便是再次垂下頭來沉默不語,想必也是個沉默寡言的人物。他更是直接無視九陽童子那傳來的吃人目光,似是對他的威脅根本就不在意。

“這位前輩出價一千塊兒上品仙晶,還有沒有道友出價更高,這空靈體質的少女可是舉世難尋,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啊!大家可要考慮清楚了,畢竟錢財乃是身外之物,修爲纔是求之不得的。”白鬍子老頭搖頭晃腦地在拍賣臺上吆喝着,邁着小碎步踱來踱去,鼓動着衆人競拍,下面的那些修仙者相識一眼,盡皆沉默不語,他們或是有心無力,或是有力無膽,都是輕嘆一聲無奈地垂下頭去。

“老夫出一千一百塊上品仙晶。”九陽童子望着白鬍子老頭手裏高舉的定音錘,狠下心來,舉起手來高喊道,他的聲音都帶着些許的顫抖,看樣子這種大出血的買賣,可着實令其心疼的。

“一千二百塊上品仙晶。”在九陽童子叫價之後,那誅心老鬼還未等其話音落下便立刻加價,他依舊是那副死魚表情,看似那上品仙晶對其而言,只不過是過眼雲煙,和塵土一樣一文不值,一點兒也不值得放在心上。

“老夫出一千三百塊上品仙晶。”九陽童子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怒氣,再次舉起了短小肥胖的手臂,可是身邊的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那張嬰兒臉都快糾結到一起,麪皮變得異常鐵青,紅芒在瞳孔裏閃爍個不停,殺機瀰漫四伏。

“一千四百塊兒。”在衆人的唏噓聲中,那誅心老鬼果不然伸出了手臂,繼續往上加價,價格提的不高,卻偏偏壓住九陽童子的價格,而九陽童子此時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望着誅心老鬼的眼睛快要噴出火來。

九陽童子冷哼一聲,手掌重重地砸下,緊緊地握着身下的椅子扶手,只見木屑紛紛揚揚地從其指尖滑落,落在地面之後依舊沒有停留,將地面侵蝕出一個大洞,顯然九陽童子對這誅心老鬼的蓄意拆臺,已經憤怒到了快要難以壓制。

“這位空靈體質的少女,如今已經要價到了一千四百塊上品仙晶,還有哪位道友願意繼續加價。”白鬍子老者看似極爲開心,他笑眯眯的高聲說道,那定音錘在其手中晃來晃去,就是不落到那拍賣桌面上。

“老夫出一千八百塊上品仙晶。”不知是不是被那誅心老鬼給徹底逼急了,九陽童子突然騰地站起身來,扯着公雞般尖銳的嗓子,將價格擡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緩緩舉起的手臂止不住的顫抖。一千八百塊上品仙晶,這可不是什麼路邊的大白菜,即便是九陽童子這樣的問鼎期修士,也足足攢了上千年之久,才積累起這些家當,這次真是是大放血,徹底地將他給掏空了。

九陽童子心痛地連聲嘆氣,對那誅心老鬼的憎恨也是無以復加,若不是因爲他的修爲被困在問鼎二層已經數百年之久,仍舊沒有絲毫突破的跡象,他纔不至於這麼着急上火,傾家蕩產地去搶這空靈體質的女子。他所修行的乃是採陰補陽的祕術,雖然這女子未曾修行過仙術,但是身懷空靈體質對於他而言,更是再好不過的大補之物。

在九陽童子將這價格擡到一千八百塊上品仙晶的高度之後,那誅心老鬼似乎是囊中羞澀,心有餘而力不足,他將雙手交叉附在身前,緩緩地閉上眼睛,斜靠在身後的椅背上,看樣子是不想再繼續加價了。

九陽童子見誅心老鬼放棄,這才徹底地鬆了一口氣,若是那誅心老鬼真的再將價格提上去,恐怕他自己都不相信能壓得住自己的性子,會當場和那老鬼頭翻臉。

“一千八百塊上品仙晶第一次,一千八百塊上品仙晶第二次,還有哪位道友加價的沒有,這可是最後一次機會了。”白鬍子老頭緩緩地提着定音錘,輕輕地擊打着那拍賣桌,聲音迴盪在整個拍賣場,也扣動着衆人的心絃。

白鬍子老頭再次巡視一圈,看那些坐在臺下的修仙者都是目不轉睛地盯着他,沒有絲毫加價的意思,知道這也的確是達到極限了,緩緩點了點頭,將那定音錘高高的舉起。

正在白鬍子老頭的定音錘第三次即將落下,真正要一錘定音之時,一個低沉卻是不失威嚴的聲音從拍賣場的另一側輕飄飄地傳來,卻清晰異常地傳到每個人的耳中。

“兩千塊上品仙晶,不知是否可以購得此物?” 萬年玄冰,聽名字就知道了。這一層的考驗,便是讓夢天憑藉肉體的力量,去融化這一塊萬年玄冰,也就是說,不能動用任何的修為。


當然,就算是夢天想要作弊,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而此刻的夢天,已經來到了萬年玄冰的腳下,頓時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

只見得在夢天的面前,是一座小山,雖說是小山,但是也有百丈高達,數百長寬。而這座冰山,還是一整塊的玄冰,萬年玄冰!

而夢天的任務很簡單,給你十年的時間,在這十年之中,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將它融化了,然後你就可以離開了。當然,若是在這十年之內你沒有完成的話,很遺憾,那麼你就只能成為這裡永遠的住民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