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74 Views

“我不是沒事嗎?爲什麼還要報仇?”慕容伊雪臉色蒼白,但她依舊勉強一笑,“你若是不信,我下牀給你走兩步?” “不要硬撐了!”葉飛揚摸着慕容伊雪的臉蛋,雖然兩人在這之前,還有隔閡,但從慕容伊雪給葉飛揚擋子彈那一刻,就消失了,因此葉飛揚摸着慕容伊雪的臉蛋,慕容伊雪並沒顯得多麼生氣,反倒是伸出手,摸着葉飛揚的手,“我沒有硬撐,我真的沒事了!要不今晚,在這兒陪着我吧!”

Written by
banner

葉飛揚搖搖頭,“就算你已經沒事了,但這個仇必須報!敢欺負我葉飛揚女人的,他溫向東還是第一個,也將會是最後一個!你放心就是,我會活着回來的,因爲,你下面好舒服,我還沒享受夠呢!哈哈”

“你無恥!”慕容伊雪本還想勸解葉飛揚,可誰知葉飛揚竟說出了這種話,剎那間慕容伊雪就鬆開了葉飛揚的手,“別碰我!”

“嘿嘿!”慕容伊雪越是這樣,葉飛揚越喜歡,最終竟緊緊握住了慕容伊雪的小手,情不自禁,竟偷偷摸了摸慕容伊雪的咪咪,“哇,好軟的咪咪,不會下垂了吧?”

“你才下垂了!你下面都下垂了!”這話一出,慕容伊雪的臉,瞬間變成了赤紅色,“我那是沒戴胸罩!”

“你沒戴胸罩?”葉飛揚還在疑惑,慕容伊雪的咪咪,爲何這樣柔軟,聽到這種聲音,下面的小兄弟,頓時高脹了起來,“那個伊雪美女,我小兄弟想摸摸你的咪咪,要不要來個親密接觸?”說着,還故裝解褲子的動作,嚇得慕容伊雪趕忙將頭轉向了一邊兒,“你還是快滾吧!”

“我不會!”葉飛揚一臉壞笑的看着慕容伊雪,“要不咱倆滾牀單吧!”

說滾就滾,話音剛落,就看到葉飛揚掀開了慕容伊雪的被子,準備竄進去。

可當他掀開被子的剎那,他卻是僵持在了原地。

只見此時的慕容伊雪,一【絲】不掛,某些部位,正來回浮動着,剎那間,葉飛揚連死的心都有了,說着就要竄進被子,與慕容伊雪來場造人運動。

但還沒等他上去,慕容伊雪的乾咳聲,卻是讓他明白,此時的慕容伊雪,還有傷,隨即便打消了進行造人運動的想法,一臉壞笑的看着慕容伊雪,“那個伊雪妹子,你蓋着一牀被子,肯定很冷,不如我在你被子裏,給你暖暖牀吧?”

“無恥!”還沒等葉飛揚進入被子,就看到慕容伊雪將牀頭櫃上的剪刀拿了過來,一臉得意的看着葉飛揚,“你若是敢過來,我就把你的小弟剪成數十塊!”

“伊雪美女,你這樣做豈不是狠了點!我好心好意給你暖牀,你卻是要剪我小弟,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啊!”說這話的葉飛揚,故意去搶慕容伊雪手中的剪刀,但還沒等他得手,慕容伊雪卻將剪刀拿到一邊,故意張開剪子,一開一合的在葉飛揚跟前晃動,“你要是再敢亂來,我就玩真的了!”

“好吧!”在慕容伊雪的威逼下,葉飛揚終於收起邪念,走到了一邊兒,“那我下次跟你滾牀單!”


“滾!”葉飛揚話音剛落,慕容伊雪就喊了出來,“再不給我滾,我打的你連你媽都不認識!”

“伊雪美女,你好暴力!”


葉飛揚一臉不甘的看着慕容伊雪。

慕容伊雪也不跟他辯解,“我願意,我就這般暴力,你若是不信的話,可以挑戰一下我的權威!”

“不挑戰了!”葉飛揚連連擺手,又想到慕容伊雪胸部中槍,葉飛揚這才朝慕容伊雪說道:“伊雪美女,你胸部中槍,我看看傷勢嚴不嚴重?”說着,竟又去拉慕容伊雪身上的被子。

影帝是這樣練成的 ,慕容伊雪終於爆出了粗口,“葉飛揚,你這個超級大流氓,我擦你妹!”

“嘖嘖!”葉飛揚一臉壞笑的看着慕容伊雪,“那個伊雪美女,你太不禮貌了,擦我妹幹嘛?我獨生子,要擦就擦我!來吧!”說着,還故意指了指挺起的小兄弟,若是慕容伊雪沒有受傷的話,她定當下牀將葉飛揚小兄弟砍掉了。

奈何她中槍部位太疼,最終只能在那兒叫喊着。

“嘿嘿!”可她越是叫喊,葉飛揚越是喜歡,抓住時機,葉飛揚竟一把奪過了她手中的剪刀,憑藉力量優勢,竟是摟住了慕容伊雪的腦袋,趴在慕容伊雪牀邊,四目相對着,“那個伊雪美女,你的嘴脣好乾啊,要不要給你滋潤一下!”

“哎喲,伊雪美女,你如此渴求的看着我,是想讓我給你滋潤一下嘴脣嗎?你忍一下,哥哥馬上就給你滋潤!”

說着,竟真的朝慕容伊雪嘴脣親去。

慕容伊雪哪料到葉飛揚說到做到,而且被葉飛揚抱着腦袋,就算慕容伊雪想動也動不了,只能被葉飛揚同樣乾裂的嘴脣貼上。

“啵!”

兩人嘴脣相碰的瞬間,慕容伊雪只覺心跳速度,比F1速度還快,一時間,小臉竟變得紅呼呼的,伴隨着這個變化的,還有她粗粗的呼氣聲,轉而看向她的眼神,已沒了之前的那種反感,轉而是一種期待,好似期待某種事發生一般。

時間仿若在這一剎那靜止了,四目相對的兩人,臉蛋通紅,看向對方的眼神,盡是渴求。但沒有一個人說話,只是靜靜觀望着。

幾乎剎那間,慕容伊雪竟嬌嗔了一聲,“啊……”

“你這是?”葉飛揚下面的小兄弟,早就熊熊挺立,聽到這嬌嗔,更是要頂破褲子,竄出來了。一時間,葉飛揚就要掏出小兄弟,與慕容伊雪進行某種運動,但直覺告訴他,不能這樣做。

慕容伊雪也覺羞愧,畢竟那種聲音,不是她刻意發出的,但又怕越解釋越不清楚,只能這樣看着葉飛揚。而且,在她眼眸深處,還能看出一絲期待。

若是慕容伊雪沒有受傷的話,葉飛揚肯定要脫掉褲子來個霸王硬上弓了,但現如今的慕容伊雪已受傷,他若是趁人之危,將人壓在牀下,來個大型運動,那吃不消的只能是慕容伊雪,隨即他就朝慕容伊雪說道:“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

“你不陪我了嗎?”聽到葉飛揚要走,慕容伊雪不由挽留道。 半夜十二點,星河大廈樓前,四百多名穿着黑衣,拿着武器的男子,正在那兒站着。儘管,星河大廈的大門已關了,但裏面的燈還亮着,此時,幾十名保安,分別站在各個樓層,巡視着樓層的各個角落。

“上!”

隨着命令聲響起,一名穿着黑色風衣,嘴上叼着菸捲,威風帥氣的男子,便踏前一步走了出來。

而在他的命令聲下,他身後四百多名男子也是進入了緊急戰鬥狀態,將先前的嬉笑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嚴肅,使勁將門踹開後,四百多名男子,就衝進了星河大廈。

門口旁邊一名保安,正坐在椅子上打盹,聽到門口的巨響,隨即握緊手中的警棍,就要起身來看,但還沒等他站起,一道黑影卻是來到了他跟前,輕而易舉搶過了他的警棍,而且還狠狠的捂住了他的嘴,“你們老大在幾樓?”

“你們……”保安眼中盡是懼色,他完全沒料到,這個時間段,竟是有四百多名男子衝進來,如此說來,這些人定是來鬧事的,若不老實回答他們的話,說不定躺死在這兒的就是自己,爲了自己的小命,男子只能朝葉飛揚使眼色,似是跟葉飛揚說:“鬆開我!”

葉飛揚心有神會的鬆開了他,而在鬆開保安後,保安也是指着電梯處說道:“10007號房!”

“睡一會兒吧!”保安話音剛落,葉飛揚就給了他一胳膊肘,再之後,保安就昏睡了過去。沒有猶豫,葉飛揚帶領一夥兒,便衝進了電梯。

可能怕猛聯幫的人,從外面包圍,葉飛揚並沒讓所有人上去,而是朝申江,還有胖子命令道:“你們守好這兩個電梯口!等聽到槍響,再給我上去!”

“是,揚哥!”

這一刻的申江跟胖子特別聽話,葉飛揚命令聲一過,兩人各帶着一百多人,就守在了兩旁的電梯口。

由於電梯的乘坐人數有限,跟隨葉飛揚衝上樓層的兄弟,並沒一起上,而是分了五批。

當葉飛揚衝上第一百層時才發現,這裏不對,因爲此時,五十多名拿着砍刀,皮膚白皙,眼珠深藍,有點像歐洲人的男子,已出現在他們跟前。初一見到葉飛揚,其中一名個頭不高,肌肉發達,穿着運動裝的男子,就站了出來,一臉戲謔的看着葉飛揚,“葉飛揚是吧?”

“你是?”對方知道自己名字,讓葉飛揚有點吃驚,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平靜,上下打量起葉飛揚。

男子叼着菸捲,愛理不理的看着葉飛揚,“最近你挺活躍的!但我卻沒想到,你竟會衝上星河大廈!想怎麼個死法?”

“死法?”葉飛揚冷冷一笑,“這話應該我對你說纔對!”

“呵呵!”男子輕描淡寫的看了葉飛揚一眼,“確實夠囂張的,但就不知道,你能堅持多少分鐘!給我上!”

話音剛落,那幾名皮膚白皙,眼珠深藍,跟歐洲人一個模樣的男子,就摩拳擦掌,向葉飛揚這邊行進起來,並且,有幾人還故意脫掉上衣,露出健壯的肌肉,如若他們不脫上衣,還不知道他們擁有史泰龍般強健的肌肉。

每走一步,這些人都會露出森白的牙齒,好似在嘲諷葉飛揚等人。

站在葉飛揚身後的兄弟,肌肉雖不如這些人,可身體強壯程度,卻跟他們不相上下。

這些人剛剛接近,站在葉飛揚身後的兄弟,就掏出了砍刀,在手中拍打起來。

“weapon(武器)?”看到武器的剎那,這些人眼中盡是不解,轉而朝那名矮小卻很壯碩的男子看去,用生澀的中文問道:“華夏人打架,用weapon?”

那名矮小卻很壯碩的男子點點頭:“他們的水平一般,隨便跟他們玩玩就是了!”

“COME ON!”男子話音剛落,這些人卻如吃了偉哥一般,在那邊挑逗起葉宗會的兄弟,那樣子似是在跟他們說,你們過來一個,我們打翻一個,過來十個打翻十個。

“廢掉這些老外!”

這些人的動作,終於氣壞了站在葉飛揚身後的兄弟,隨着命令聲響起,葉宗會兄弟如打了雞血一般,就衝向了那夥人,掄起明晃晃的砍刀,就朝老外打去。

而在他們打鬥中,葉飛揚也是來到了那名矮小卻很壯碩的男子跟前,有點疑惑的看着他,“你就是星河大廈的老闆段浪?”

“哈哈!”男子得意一笑,“你覺得作爲老闆的段浪,有必要練就強健的肌肉嗎?不過,我挺佩服你!領着四百多人,就敢闖上星河大廈,難道不知道,星河大廈裏住的都是猛聯幫的人嗎?不是我瞧不起你,猛聯幫裏的人,一個能打十個!不,一個能打二十個!”

“你看看你的兄弟!”說着就朝交戰在一起的方向指去。此時,十多名手拿砍刀的葉宗會兄弟,已被撂倒,看他們的模樣,傷的不輕。雖說此刻的這些兄弟,還想站起戰鬥,但虛弱的身體,已不足以支撐他們戰鬥下去,只能氣憤的躺在地上,憤憤不平的看着將他們撂倒的老外們。

“怎麼樣?”葉飛揚扭頭的剎那,男子也是笑了起來,“老實告訴我,你想怎麼個死法!若是我高興了,說不定會滿足你這個心願!”

“這話應該是我說纔對!”儘管兄弟們被撂倒,讓葉飛揚吃了一驚,不過很快他就調整了過來,再次冷笑着看着男子。

“既然你這麼囂張,那我就讓你看看囂張的後果!”冷哼一聲,男子猛然掄出拳頭,朝葉飛揚砸來,別看男子個頭矮,並且與葉飛揚相距很遠,可他冷聲過後,卻看到他如重型炮彈般砸了過來,不偏不離,正好砸向葉飛揚胸口。

葉飛揚讚歎對方速度快,不過,要想打中他,僅僅靠速度還不夠,所以也是冷冷的看着對方,“若是你就這點水平的話,還是快快跪下喊爺爺吧!”

“你嘴上功夫果然好,不過,光嘴上功夫好沒用,有真功夫纔是王道!” 伴隨着冷哼聲響起,本要砸向葉飛揚胸口的拳頭,猛然調轉方向,下一刻就看到衝向葉飛揚的男子,藉助拳頭帶來的慣性,身體竟是向前翻騰一百八十度,一記兇猛的迴旋踢,直接朝葉飛揚下顎踢來。

“好身法!”男子忽然踢來的迴旋踢,着實讓葉飛揚吃了一驚。知道這一擊力量十足的葉飛揚,並沒硬接,身體向後倒退兩步,雙手交叉放在身前,在對方迴旋踢攻擊範圍盡頭,猛然上前一頂,就看到男子被彈了出去。

踉蹌着站起身的男子,看着將自己彈出去的葉飛揚,本還不屑的眼神,也有了改變,再次看向葉飛揚,他竟稱讚了一句,“看不出來,你還能擋下我這一擊,但不知道,能不能擋下我接下來的攻擊!”

話音剛落,男子整個人又如重型炮彈般跑了過來,在要靠近葉飛揚時,兩腿猛然一蹬地,整個人如彈簧人一般,竟跳了起來,在離地最高點時,猛然來了個前滾翻,頃刻間,他便如風火輪一般,直接朝葉飛揚砸來。

“好強大的搏鬥技巧!”對方這一次出擊,不得不讓葉飛揚認真對待這場戰鬥,因爲他隱隱看到,這人身上好像有靈玉,不然他身體不會那般強橫!不敢與對方正面衝撞,葉飛揚只能來回躲閃,可他越是躲閃,對方越是兇悍,那樣子似是要把葉飛揚打的飛出地球一般。

而在兩人搏鬥中,葉宗會兄弟,幾乎被撂倒了,但幸運的是,那些老外也被打的不輕,有的傷痕累累,有的直接被拍暈了,看着將自己打傷的葉宗會兄弟,他們眼中盡是不解,再次看向與葉飛揚搏鬥中的男子,他們除了幽怨還是幽怨,“夏建,你不是說這些人打架能力一般,讓我們隨便玩玩嗎?他們怎麼那麼難纏?”

而在這人抱怨中,本已經躺下的葉宗會兄弟,在恢復一絲力氣後,又抓起砍刀,朝老外們跑來,“馬勒戈壁,去死吧!”掄起砍刀,就朝其中一名老外砍去。

這名老外雖然能打,但葉宗會兄弟的耐打,不怕死,力量強橫,卻讓他吃盡了苦頭,生怕與葉宗會兄弟糾纏下去,被葉宗會兄弟玩死的話,這名老外掉頭就跑,並且邊跑邊罵道:“夏建,老子再聽你的,老子就是你孫子!”

“一羣廢物!”夏建本還有信心打敗葉飛揚,但幾個回合下來,並沒戰勝葉飛揚,也讓他產生了疑惑,“這小子,真有幾把刷子,竟然能接下我好幾招,不會也練過吧?”儘管很吃驚,但夏建很快就調整過來,隨即朝一側跑去,還沒等葉飛揚追上,便將牆上的日本軍刀取了下來,陰笑着朝葉飛揚砍去,“小子,你確實有幾把刷子,但我不想跟你玩了!結束戰鬥吧!”

葉飛揚雖不知夏建耍刀技術如何,但從他名字卻知道,他玩劍的技術還是有的,生怕被夏建陰死,葉飛揚隨即朝那名拿着砍刀,一副笑傲天下的兄弟喊道:“給我刀!”

“是,揚哥!”那名兄弟準確扔到葉飛揚手裏。

夏建冷冷一笑,“一把破砍刀而已,看我怎樣把它斬成三段的!”

說着,夏建雙手握緊軍刀,竟耍起了日本刀法,或是橫劈,或是豎劈,或是掃蕩。

嗡嗡嗡!

揮出去的每一刀,都彰顯着別樣的霸氣,特別是軍刀上泛着的銀白色光芒,更讓它兇惡了幾分,好似只要被這一刀劃中,那被劃到之人,定當被截成兩段。

“果然是把好軍刀!”

軍刀上泛着的光芒,也讓葉飛揚對軍刀有了興趣,隨即踏前兩步,似是想繞過軍刀刀芒,從夏建一側越過,奪過他手中的軍刀,但夏建反應速度快,不等葉飛揚側身繞過,竟是猛然一推刀柄,整把刀如長蛇一般,竟朝葉飛揚下腋打去。

還好葉飛揚反應及時,猛然一揮砍刀,將襲來的刀柄擋回,隨即轉悠着砍刀,就在夏建手邊玩弄起來,時而讓砍刀在夏建脖子處劃過,時而在夏建腰間劃過,嚇的夏建冷汗直冒,瞅準時機,就要向葉飛揚腰間砍去。

但就在這時,葉飛揚右手如蛟龍出海一般,竟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掰開了夏建的手,猛然奪過了夏建手中的軍刀。

夏建試圖去搶,但還沒等他靠近,葉飛揚竟一手玩弄起一把刀,如小丑一般,在夏建跟前轉悠起來,就算夏建剛纔還想搶,但就在葉飛揚這一次表演後,卻不得不退讓。而在夏建倒退後,葉飛揚才冷笑道:“還有什麼招數,就使出來吧!”

“這是你逼我的!”隨即,夏建對着手中的戒指說道:“有人在一百層樓搗亂!”

“馬勒戈壁,誰在這裏搗亂!”

夏建話音剛落,就看到不少人從電梯中衝了出來,可能是來的太過匆忙的緣故,衝上來的這些人,或是光着膀子,或是穿着內褲,但不論如何,他們兇惡程度還是有的。

剛一出電梯,就將目光鎖定在了葉飛揚身上,“是你在這裏搗亂?”

葉飛揚輕描淡寫的看了他們一眼,“沒錯!”



“馬勒戈壁,上!”

葉飛揚話音剛落,這些人掄着有點鈍的砍刀,就朝葉飛揚砍去。

葉飛揚也不搭理他們,而是朝夏建說道:“若這是你教訓我的法子的話,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省省?”夏建依舊不服輸的看着葉飛揚,“我承認你能打,但不要忘了,雙拳難敵衆手,若是不想死的很慘的話,跪下來道個歉!”

“這話應該我說纔對!”儘管對方人數多,可葉飛揚一點都不緊張。

還沒等朝他砍來的男子靠近,他整個人就轉起了砍刀,或是在夏建跟前轉圈,或是在夏建跟前跳舞,那意思似是在跟夏建說,他們若敢動我一下,我就殺掉你。

儘管很害怕,可夏建依舊從容的很,因爲他隱隱看到,在樓梯一側,一把槍忽然對準了葉飛揚胸口,剎那間,夏建就冷笑了起來,“有本事殺了我啊?” “這是你自找的!”被激怒的葉飛揚,掄起砍刀就要朝夏建脖子砍去。

與此同時,樓梯門口那名男子,也是扣動了扳機。

“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