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6 Views

「陳先生,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如果你現在要是錯過了這個機會,那你以後肯定沒辦法在碰到這麼好的機會了!」

Written by
banner

富朗克此時明顯是有些不甘心,低聲沖著陳天勸了一句。

陳天在聽到了富朗克的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們三個在我這裡一唱一和的演戲,還準備演到什麼時候啊?」

「演戲?」

富朗克看著陳天愣了一下。

「陳先生,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齊向東眼神當中也閃過了一絲緊張,連忙沖著陳天問道。

絕世神王在都市 「我什麼意思你們自己心裏面應該非常的清楚,這幅畫到底有沒有價值是我自己說了算的,並不是你們說的算的!」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

「陳天,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剛才徐大師不是已經給我們證明了這幅畫的價值了嗎?我們可都是親眼看見的……」秋雅猶豫了一下,然後小聲沖著陳天說道。

「你們看見的就都是真的嗎?」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緩緩站起身沖著富朗克還有徐茂天等人說道:「行了,你們三個就不要在我這裡演戲了,其實我早就已經看穿了你們的把戲,你們三個只不過就是串通好了一起準備把我手中的這幅畫低價買走罷了!」

「陳天,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們什麼時候串通好了?」齊向東瞪著眼珠子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你們什麼時候串通好的你們自己心裏面清楚,先是讓我覺得這幅畫根本就沒有價值,然後在裝出一副可憐的我樣子把這幅畫低價的買走,不得不說你們三個人的演技還是聽不錯的,如果要是普通人可能真的就已經上當了……」

陳天笑呵呵的沖著富朗克等人說道。

「陳天,你能不能別在這裡胡說了,剛才我們明明都已經看見你那幅畫的價值了,那些現象你怎麼解釋啊?」

秋雅低聲沖著陳天喊道。

「你們剛才看見的那些東西只不過就是這個徐茂天弄出來的幻想罷了,跟我的這幅畫沒有任何的關係,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現在就連他們三個人都不知道這幅畫到底是做什麼用的,他們只不過就是打算用最低的價格在我手中買下這幅畫,但是你們可能忘記了非常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既然我能夠用六千萬買下這幅畫,那就說明我也是懂法器的,並不像普通人那麼好騙!」

陳天十分冷靜的說道。

「小子,你的意思是從一開始你就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計劃對不對?」

徐茂天看見陳天都已經這麼說話了,自然也就沒有什麼隱瞞的了,直接暴露了自己的真實面目,低聲沖著陳天喊道。

「一開始不知道,但是當你使用幻術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

陳天淡淡回答道。

「你本身不是武者,你竟然還能知道幻術?」

徐茂天萬萬不曾想到自己竟然百密一疏,怪不得當時陳天在看見自己使用幻術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反應,原本徐茂天以為陳天是被嚇傻了,但是此時他才知道,原來陳天早就都已經看透了一切。

「誰告訴你我不是武者的!」

陳天冷笑了一聲。

富朗克看見陳天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自然也不用繼續假裝了,直接瞪著眼珠子沖著陳天喊道:「陳天,既然你現在都已經知道了是怎麼回事,那我也就不跟你廢話了,你乖乖的把這幅畫交給我,我給你一千萬現金,我就放你的這些朋友離開,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你們想要幹什麼?」

秋雅上前一步表情激動的喊道。

「是啊,我告訴你們,你們要是敢碰我們一下,我們現在就報警……」段輝也連忙把自己的手機舉了起來表情同樣十分激動的喊道。

「報警?」

富朗克十分不屑的笑了笑,然後淡淡說道:「你們可能還不清楚我的身份,我可是史密斯家族的人,你覺得警察能夠管得了我嗎?還有就是這位徐大師是化神境的武者,你們覺得就算是警察來了就能夠救得了你們嗎?你們實在是有點太天真了!」

眾人在聽到了富朗克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傻眼了。

他們心裏面清楚富朗克的這句話說的沒錯,富朗克是史密斯家族的人,而徐茂天則是化神境的高手,一旦真的要是動起手來,那陳天他們幾個人可能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陳天,咱們……咱們現在怎麼辦啊?」

秋雅有些緊張的沖著陳天問道。

「不用害怕,就算對方是史密斯家族的人,也不敢把咱們怎麼樣!」陳天十分淡定的回了秋雅一句。

而秋雅看著陳天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疑惑,因為秋雅想不明白陳天為何會如此的自信,更加想不明白陳天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竟然還能保持冷靜。

「徐大師,把這幅畫拿走吧,我不想殺人,但是如果他們不聽話的話,那就別怪咱們不客氣了!」

富朗克沖著徐茂天喊了一聲。

「好的!」

徐茂天聽到這句話以後,連忙伸手奔著陳天面前的錦盒拿了過去。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一把握住了徐茂天的手腕,徐茂天猛然抬頭看向了陳天。

一股子無比強大的能量從陳天的手掌中傳遞到了徐茂天的身體當中,徐茂天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受到了劇烈的衝擊,而且他的腦海裡面也響起了陳天的聲音。

「現在滾,我可以不殺你!」

就是這短短的幾個字,但是卻引起了徐茂天腦海中無限的恐懼。

徐茂天這個時候才終於明白過來陳天為何能夠看穿一切,為什麼能夠如此的淡定如此的冷靜,陳天的實力根本就不在他之下,這也是為什麼徐茂天沒有看出陳天是個武者的原因。

「徐大師,你愣在哪裡幹什麼呢啊?還不快點把東西拿走,我現在已經沒有心情跟這些人廢話了你聽到了沒有?」富朗克看見徐大師站在陳天的面前,遲遲都沒有了動靜以後,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徐大師喊了一聲。

而徐大師下意識的動了動自己的手腕,似乎想要拿起錦盒。

「我勸你現在滾開,否則你會後悔的!」

陳天緩緩開口沖著徐大師說道。

下一秒,徐大師感覺到了一陣無比強大的能量出現在他的手腕處,彷彿陳天只要隨便動動手腕,就能夠只能將他的胳膊掰斷一樣。

「呼……」

徐大師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直接將自己原本已經伸出來的右手收了回去。

「富朗克先生,我們走吧!」

徐茂天壓低了聲音,面無表情的沖著富朗克喊道。

富朗克在聽到了徐茂天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瞪著眼珠子喊道:「徐大師,你說什麼?」

「我說咱們走吧!」

徐茂天非常的清楚陳天的實力深不可測,一旦要是真的動起手來,萬一自己不是陳天的對手,齊向東跟富朗克只不過就是兩個普通人,那自己可就丟人丟大了,所以現在還不如先走。

「可是咱們的東西沒有拿啊!」

富朗克看著桌子上面的錦盒,高聲喊道。

「只要這些人還在Y國,這幅畫咱們早晚都有辦法拿到手,這個你不用擔心!」

徐茂天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後想都不想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包廂外面走去。

富朗克雖然心裏面非常的不甘心,但是他也沒有什麼辦法,最後只能咬著牙跟隨徐茂天一塊離開了包廂。

段輝秋雅等人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有他們都想不明白,剛才還劍拔弩張的徐茂天為什麼突然改變了主意,直接放過了陳天他們幾個,選擇先離開了。

「陳天,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段輝猶豫了一下,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也許是因為他們也不敢在這個餐廳裡面對咱們動手,所以才會離開的吧!」

陳天十分平靜的解釋了一句。

眾人一臉疑惑的看著陳天,他們心裏面清楚,這件事絕對不是陳天說的那麼簡單的! 風玫從洗手間出去,商尋就靠在門口的牆邊站著。

風玫樂了:「面壁思過呢?」

「思你。」商尋神色懨懨,耷拉著眼皮。鐐銬都鎖不住她——

媳婦太厲害有時候也是一種憂桑。

風玫瞅著他的模樣,對他勾勾手指:「過來。」

商尋瞥了她一眼,不動。

風玫笑:「你過來。」

商尋挪過去:「幹什麼?」

「揍你!」

聽到這話,商尋下意識的想要反抗。然而,下一刻,風玫卻仰頭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我要跑,你鎖是鎖不住的。」

商尋抿唇,揉了揉她的頭髮,默不作聲地將還掛在她手腕上的半副手銬打開,扔進垃圾桶。

風玫扒拉了一下自己被他揉亂的髮絲,往前雙手環住他的脖子:「但是,我不會跑。」

商尋抱住她,依舊一言不發。

「你乖乖在這裡等我,相信我,我一定會回來的。」

商尋臉色一寒,猛地推開她:「所以,你還是不打算帶我?」

風玫也不氣,只笑著問:「你一定要去?」

大叔,要抱抱 商尋冷笑:「我要如何,重要嗎?你不是已經做好決定了嗎?」

風玫摸著下巴,『唔』了一聲:「是不重要,畢竟,你也不是我什麼人。」

聽到這話,商尋突然就笑了:「不是你什麼人?你看看這是什麼?」

他拿出一個小本本,結婚證,她與他的。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風玫很是平靜,她看著上面他們兩人的照片,嫌棄:「你哪裡弄的照片,真難看!」

商尋:「……」他以為她會揍他的,他都做好了心理準備了。

「向叔給我找的。」她的平靜讓他莫名發慌。

風玫隨手將結婚證扔回他手上:「記得下次再有爛桃花,就拿這個給人家看,告訴人家你是有主的了。」

頓了一下,她又補充,「選擇這麼難看的照片,說不定人家看了就以為你眼瞎,嚇跑了呢。」

商尋:「……」他究竟是在損他還是在損她自己?照片明明就很好看啊,當然,真人最好看。

眼見風玫開門打算出去,他急忙伸手抓住她:「我是你男人,法律認可的!」

風玫『哦』了一聲:「所以呢?」

「所以,我有權力知道自己的妻子的行蹤,有權力跟著你!」說著,商尋自己笑了起來,他剛剛置什麼氣,她不讓他去,他就不能去了?

風玫又淡淡『哦』了一聲,直接順著他抓著自己的手拉住他:「中午了,覓食去。」

風玫在前面走著,事實上內心在各種與系統咆哮。他利用特權在她不在場的情況下辦了結婚證,她自然知道,就在她趁著他出門從醫院溜走的那天,他出門就是去辦結婚證的,結婚證辦成時系統就告訴她了。

軍長大人,惹不得!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真的看到又是一回事。

人生中第一次結婚,就這樣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了。

倒不是不氣,當時知道的時候挺氣的,可是事後想想,對象是他,也就氣不起來了。

揍著揍著,他還能幹出這種事情來。果然,這人絕對不能寵著,不然還不上天了去!

而此時,商尋同樣微風玫那一聲『哦』抓狂著,她究竟是什麼意思啊?

一直糾結到吃完飯,看著風玫吃的津津有味,最後還要了一碗湯,他終於忍不住:「我跟著你你也有好處啊,每次我要你之後,你才能好好休息,才有精神去其他的啊。」

「噗——」

風玫措不及防的噴了…… 富朗克徐茂天齊向東三人離開包廂以後,段輝秋雅周雪琪等人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震驚。

因為他們都想不明白剛剛還準備對陳天劍拔弩張的徐茂天為什麼會突然改變了主意,直接離開了。

按理說如果這些人真的都是沖著陳天手中的那幅畫來的,那陳天揭穿了這些人的真實目的,他們應該會直接動手從陳天的手中搶走這幅畫才對啊!

一個是化神境的強者,而另外一個則是個普通人,如果徐茂天真的對陳天動手的話,想要搶走陳天手中的話,應該也是非常輕鬆的一件事才對,但是眾人想不明白徐茂天最後為什麼沒有動手。

其實不僅僅是秋雅段輝等人想不明白這件事,即便是富朗克自己都有些想不明白。

「陳天,剛才……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秋雅猶豫了很長時間,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陳天肯定不會告訴秋雅等人,徐茂天是忌憚自己的實力所以才會選擇主動離開的。

「我覺得也許是因為富朗克是史密斯家族的人,他不願意在這種公共場所對咱們動手,畢竟如果真的打起來,對他們史密斯家族的名譽也會有很大的影響!」

段輝輕聲分析了一句。

「也有這種可能!」

陳天看著段輝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咱們還是快點離開這個地方吧,萬一一會富朗克改變了主意,回來找咱們的麻煩怎麼辦?」吳濤皺著眉頭喊了一聲。

「不用擔心,富朗克既然剛才沒有對咱們動手,那說明他現在應該還沒有對我動手的打算,也許我手中的這幅畫還不值得富朗克殺手!」

陳天防止秋雅段輝等人太過於恐懼,所以主動解釋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啊!」

秋雅聽到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明顯放鬆了不少,因為她覺得陳天的這個解釋還是非常合理的。

徐茂天是化神境的武者不假,富朗克也確實是史密斯家族的人,但是也不代表這些人真的有膽子隨便殺人!

秋雅他們這些人還都是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武者之間的戰鬥有多麼的殘酷,在武者的世界當中,只有強弱之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如果今天不是因為陳天表現出了讓徐茂天感覺到恐懼的實力,徐茂天可能早就已經對陳天動手了。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啊?」

段輝猶豫了一下,輕聲問道。

「還能怎麼辦,既然富朗克都已經給咱們點了這麼多的吃的,那咱們也不能浪費,吃完東西再走吧!」

陳天看著一大桌子的美食,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眾人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的無語,因為誰都沒有想到陳天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心情吃東西。

「你們放心吧,富朗克既然剛才沒有對咱們動手,那就說明富朗克肯定不會回來了,之前你們不也說這個飯店的東西非常好吃嗎?而且如果沒有會員卡是沒辦法來這裡消費的,咱們幾個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吃一頓!」

陳天輕聲安慰了眾人一句,然後直接坐在了椅子上面吃起了東西。

其他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覺得陳天說的好像也有那麼一點道理,而且這些東西如果要是不吃的話,那實在是有些浪費了,所以也紛紛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心裏面還有些緊張,畢竟是得罪了富朗克徐茂天這樣的大人物。

但是過了十多分鐘以後,眾人發現富朗克跟徐茂天竟然真的沒有回來找陳天,所以原本緊張的氣氛也緩解了不少。

秋雅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天,你是怎麼看出來徐茂天是在騙我們的啊?」

「對啊,陳天,你是怎麼看出來的?那個時候徐茂天明明已經觸發了法器,而且我們也都能夠看見感受到,你是怎麼知道這其實都是騙術的呢?」段輝也連忙沖著陳天問道。

其實之前秋雅段輝等人也會在心裏面懷疑這一切都是徐茂天跟富朗克串通好的,但是當這些人看見徐茂天真的觸發了法器之後,心中的顧慮也就全部都打消掉了,畢竟眼見為實。

「我家裡面也有一些法器,所以我對於法器這種東西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些了解的!」

陳天語氣隨意的解釋了一句。

「陳天,你竟然還懂法器啊?」

段輝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之前陳天能夠拿出來六千萬買下這幅畫,便已經讓所有人都對陳天的身份產生了懷疑,但是此時陳天竟然說他還懂法器,眾人看陳天的眼神也就更加的震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