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86 Views

呼延強的神色驟變,猛地起腿朝對方踹去。

Written by
banner

他並不是要懲罰對方,而是救人。

然而這位魔盜團首領還是慢了一點點,一支破甲箭挾帶着烈焰火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破空襲來,射中了矮壯馬賊的後背。

噗哧!

箭支瞬間洞穿了這位白銀武士的身軀,帶起一蓬混合着內臟碎片的血霧,幾乎是擦着呼延強的肩膀飛了過去,又命中了另外一位倒黴的馬賊。

將其活活地釘死在地上!

“老四!”

這是何等恐怖的箭法,以呼延強的強悍狂傲,也不由地感到一股涼氣從尾椎骨泛起,向上直衝頭顱,手腳都發涼了。


接踵而至的破甲箭一支接着一支,彷彿無窮無盡,可怕的是每一支都能奪走一名馬賊的生命,精準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也讓呼延強有種想要吐血的衝動。

“小心神射手!”

他以最快的速度搶過一面騎盾護住自己,又對着剛剛衝過來的張豹和厲如海大聲吼道:“他殺了老四!”

張豹和厲如海都是大吃一驚,他們也見到了慘死的矮壯馬賊,不由地露出驚懼之色,連忙和呼延強一樣拿起了騎盾。

不顧現場混亂的場面,呼延強翻身上馬,衝着剛纔破甲箭射來的方向厲聲喝道:“兄弟們,跟我一起去剁碎了那個暗箭傷人的狗崽子!”

終日打雁反被雁啄瞎了眼,呼延強對那名神射手恨到了極點,如果不將對方碎屍萬段,不但老四和那麼多的兄弟白白喪命,他的威信也將蕩然無存。

所以哪怕是要冒相當大的風險,呼延強也要將展開反擊。

張豹、厲如海還有其他的馬賊聽到命令紛紛上馬,呼喝着緊緊跟隨呼延強。

數百步之外的一座土丘上,聶鋒再次扣上了一支破甲箭。


他沒想到幹掉馭獸師的效果那麼好,直接導致狼羣反噬將魔狼團攪得天翻地覆,也讓他乘機射殺了對方的一名白銀武士,還有十幾名精銳馬賊。

短短不過半盞茶的功夫,魔狼團損失了至少四分之一的戰力,而且還失去了他們視爲依仗的狼羣,可謂是損失慘重!

不過讓聶鋒感到吃驚的是,魔狼盜的兇悍超乎想像,在如此混亂不利的局面下,他們還能迅速組織起反擊,在其首領的率領下朝自己所在的地方衝來。

衝在最前面的那位披甲騎士,無疑正是魔狼盜的首領呼延強!

咻!

扣在弦上的破甲箭疾射而出,箭鋒所向正是一馬當先的呼延強。

呼延強是頂級白銀武士,聶鋒對他不敢有絲毫的小覷,理所當然地使用了自創的流星箭術。

破甲箭在離弦的剎那高速自轉,箭速無限接近了音速,幾乎在瞬間射至呼延強的身前,鎖定了他的心臟要害!

“殺!”

但呼延強早有防備,於千鈞一髮之際舉起了盾牌,護住了自己的要害。

舉盾的同時,他往盾牌裏注入了星元,盾牌的表面驟然泛起清瀅瀅的光芒。

這位頂級白銀武士,掌握着屬於“風”的力量!

砰!

流星箭被盾牌擋住,箭頭撞擊在盾面上頓時爆裂開來,無數的金屬碎片四濺飛射,同時爆出點點火光。

呼延強渾身一震,連策騎衝鋒之勢也爲之一滯,可見箭矢蘊含的力道之強。

但呼延強沒有畏懼,因爲他已經看到了聶鋒。

這位魔狼團首領眼睛都被仇恨燒紅了!

然而下一刻,聶鋒的身影就從他的視線裏消失不見。

—————– “追上去!”

見到聶鋒遁逃,呼延強厲聲怒吼:“老子要活的!”

除了聶鋒之外他沒有見到別的任何人,這表明偷襲魔狼團的神箭手僅此一位,對於呼延強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呼延強當真是生吞了聶鋒的心都有,如果一下子就將聶鋒殺死,那根本無法消減他內心的仇恨。

所以他決定要將聶鋒生擒下來,然後一刀刀地活剮,讓聶鋒哀嚎上三天三夜,受盡無窮的痛苦再下地獄,才能出掉這口氣!

“殺!”

魔狼盜們嗷嗷大叫,他們嫺熟地分散開來,朝着聶鋒消失的方位包抄過去。

這些馬賊對周圍的地形很熟悉,自信絕不會讓聶鋒逃掉。

他們同樣對聶鋒恨之入骨。

而在向呼延強射出一支流星箭之後,聶鋒不假思索地轉身就朝着藏馬的地方疾掠而去,甚至根本沒有去看這一箭的效果怎麼樣。

其實不用去看聶鋒也很清楚,一位頂級白銀武士除非是麻痹大意,否則是不可能如此輕易地被他射殺掉,畢竟他所使用的弓箭裝備並不是真正的星器,哪怕運用了特殊的手段,威力也是有限的。

所以最重要的,首先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聶鋒全力展開身法,僅僅只用了十息就找到了隱蔽處的青角馬,隔着四五步的距離他猛然躍身而起,如大鵬展翅般躍起五六尺高,穩穩地落在了馬背上。

唏律律~

正在啃食嫩草的青角馬仰頭長嘶了一聲,聶鋒猛地一拉繮繩,雙腿用力夾住馬腹,這頭神駿的坐騎立刻撒開四蹄衝了出去。

“他在那裏!”

追擊中的魔狼盜立刻發現了聶鋒的身影,大聲地嚎叫起來,窮追不捨!

呼吸之間,聶鋒將馬速催到極致,這頭青角馬很有靈性,知道身後有着巨大的威脅,因爲全力奔馳,沒有讓馬賊們拉近距離。

嗖!嗖!嗖!

幾名魔狼盜急不可耐地朝聶鋒射出了箭矢,但他們使用的是騎弓,有效射程最多不過兩三百步,而跟聶鋒之間的距離超過了三百步,差不多接近四百步。

所以這些箭支全都落在了聶鋒的身後,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威脅。

“別浪費力氣了!”

呼延強氣急敗壞地吼道:“追上去把他堵住!”

其實正常情況下,馬賊們不會幹出這樣的蠢事來,也是被聶鋒刺激得失去了理智,所以纔會如此盲目地攻擊。

被呼延強斥罵之後,沒有人再亂射,蒙着頭拼命地追擊。

對於能否追上聶鋒,魔狼盜們還是有把握的,因爲他們都是雙騎追擊,一匹坐騎跑累了立刻更換,持續的奔行能力很強。

聶鋒僅僅只有一匹坐騎,別看現在跑得歡,時間一長必然堅持不住。


到那個時候就是他們的機會來了。

然而馬賊們放棄了攻擊,並不意味着聶鋒就要跟他們來一場你追我逃的競速遊戲,在馬背上適應過來之後,他轉過身來從藏虛戒裏取出了神臂弓!

神臂弓是長弓,並不適合在騎乘狀態下使用,因此聶鋒改成橫持,飛快地扣上了一支破甲箭,猛地拉開了弓弦。

在神臂弓被拉滿的剎那,他的心神瞬間進入一種奇妙的狀態,周圍的空間彷彿在感知之中消失,只有自己手裏這把長弓和窮追不捨的敵人。

在這種狀態下,聶鋒的神識意志無聲無息地沉落,同胯下的青角馬產生了某種共鳴,他能夠清清楚楚地感覺到這頭荒獸坐騎奔行試起伏的節奏,感覺到後者體內奔涌的血流和運動的肌肉。整個人好像跟青角馬融爲了一體!

然後,聶鋒鎖定了一名馬賊,握弓持箭的雙手穩定無比。

“小心!”

衝在最前面的呼延強勃然色變,頂級白銀武士的強大直覺告訴他,聶鋒瞄準的並不是自己,而是他的某位手下。

他寧可聶鋒衝自己來!

咻!

呼延強的警告聲剛剛出口,經過兩重星元加持的破甲箭同時離開了神臂弓的弓弦,在空中劃出一道筆直的軌跡,瞬間射中了那名馬賊。

噗哧!

這名不幸被聶鋒選中的魔狼盜剛剛覺察到危機臨身,想要提起騎盾護住自己都來不及,被破甲箭毫無凝滯地洞穿了身軀,慘叫着從馬背上栽落。

其他的馬賊都被這一箭狠狠地震了一把!

騎射和立射的難度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先前聶鋒偷襲射殺了他們多名同伴,只是讓他們感到憤怒而沒有恐懼。

但現在不一樣了,聶鋒所展露出的騎射技藝,尤其是這一箭的射擊距離超過三百步,精準犀利到讓馬賊們個個心底發涼。

最可怕的還是箭的速度,眨眼瞬至很難躲閃,威脅成倍地增加!

魔狼盜們追擊的氣勢頓時爲之一遏,不少人立刻拿起了盾牌,速度不可避免地降了下來,反而拉大了同聶鋒之間的距離。

聶鋒一箭得手,沒有再擴大戰果,嘿嘿一笑將神臂弓重新收回藏虛戒裏。

“藏虛戒在他手裏!”


這一幕落在呼延強眼裏,讓他又驚又怒,氣得暴跳如雷。

呼延強這次率領魔狼團傾巢出動,馳騁千里截殺燕山商隊,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正是爲了藏虛戒。

單單是一枚藏虛戒,就值得他豁出命來搶奪,何況還有其它的利益。

萬萬沒想到,藏虛戒竟然落在了聶鋒的手裏,讓呼延強有種自家的寶貝被人給搶走的感覺,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追,跟老子追上去!”

呼延強大聲咆哮道:“誰能殺了他,重賞一萬金幣!”

知道藏虛戒在聶鋒手裏,這位魔狼團的首領已經不想活擒聶鋒了,只要殺了聶鋒奪下藏虛戒就完全夠本了,爲此他不惜開出驚人的賞格。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馬賊們頓時紅了眼,放下盾牌揮動馬鞭,將胯下的坐騎抽打得鮮血淋漓,只爲能夠追上聶鋒。


但是這場激烈的追逐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因爲魔狼盜們很快就發現了前方燕山商隊的車陣。

聶鋒帶着他們又重新轉回來了!

而且燕山商隊正嚴陣以待,顯然早就做好了戰鬥準備。

見到這樣的情形,呼延強差點吐血!

—————- 先前魔狼團攻擊燕山商隊遭遇到挫折退走,並沒有跑出去多遠。

所以聶鋒很快就將他們給引了回來,雙方一路追逐馬嘶人吼,這邊的商隊又不是傻子,當然警惕到了極點,見到捲土重來的魔狼盜,紛紛舉起了長弓弩箭。

商隊裏的護衛們首先看到了被馬賊們窮追不捨的聶鋒,個個都非常的吃驚,不知道聶鋒究竟幹了什麼,把這些兇殘的魔狼盜逗弄得暴怒如狂。

“來這邊!”

有反應快的護衛武士立刻讓車伕僕役打開車陣,讓出一條狹窄的通道來。

車架剛剛被拉開,聶鋒挾帶着一股疾風策馬衝回到了車陣裏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