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6 Views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遙遙相對。

Written by
banner

「宋晴暖,你是再威脅我?」

許久,秦騁才淡淡開口。

宋晴暖覺得,此刻的他,簡直就像個人渣。

「呵……」

勾起唇角,宋晴暖冷冷一笑,半個字也不再說,抬腿,頭也不回的直接離開。

看著就這樣離開的宋晴暖,秦騁的黑眸湧現出一抹複雜。

這個女人,當真覺得自己的底線可以一再觸碰?

不知不覺,手下的床單抓住了大大的褶皺。

回到房間,宋晴暖以最快速度來到浴室。

鏡子里那個滿臉緋紅,雙眸迷離的人,真的是自己嗎?

簡單的吃了頓早飯後,宋晴暖便去了公司。

秦騁站在窗前,望著那個漸行漸遠的背影,若有所思……

到了公司的地下車庫。

送親暖轉動手中的方向盤,一個漂亮的倒車入庫。

停好車后,一輛黑色路虎在她對面的位置也停了下來。

對面的車子里,坐著一個時髦的漂亮女人。

即使隔著一個過道和兩扇車窗,宋晴暖也十分肯定這是那天在電梯里遇到的那個女人——新來的首席設計師。

宋晴暖覺得,她的目光也落在了自己這裡。

就在她還在暗自思付時,對面已經下車,朝著她走過來。

「宋總。」

女人站在那裡,笑盈盈的望著車裡的宋晴暖,優雅不失禮貌。

「你就是公司新到的首席設計師?」

宋晴暖起身下車,輕輕扣上車門。

「是的,我叫顏桑,宋總好。」

「顏桑嗎?很好聽的名字,和你的作品一樣優秀。」

宋晴暖眉心輕輕一蹙,臉上仍是風輕雲淡的笑。

看著眼前溫和漂亮的女人,不知怎的心裡卻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謝謝宋總賞識。」

顏桑倒也不迴避,莞爾一笑,微微低頭,禮貌的道謝。

舉手投足間的不卑不亢,明顯是滲透到骨子裡的。

宋晴暖沒在多想,先一步告辭離開。

所以她自然沒有看見,顏桑低頭的瞬間,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 彼時,顏桑眼眸中是藏不住的怨恨。

特別是剛剛,她距離宋晴暖那個女人那麼近。

近到自己拿出刀,就能直接將那個女人碎屍萬段了!

她恨啊,真的恨!

顏桑臉上掛著抹猙獰的笑意,那雙漂亮的眼睛,仔細看上去,和秦語的漸漸重合——

宋晴暖,沒有想到吧,我以這樣的形式出現在你身邊。

而回到辦公室的宋晴暖腦海里忍不住想到剛剛見到顏桑的模樣。

明明是她親自挑選的人,又會覺得不對勁?

之前她也對這個設計師做過調查,的確是一直生活在國外,從來沒有回國。

但一年多跟在那個人的手底下,讓宋晴暖學會對人不得不防。

這麼想著,她拿出電話,直接給一人打了過去,「顧黎,通知下去,晚上聚餐,給我們新來的大設計師接風洗塵。」

顧黎有些意外宋晴暖竟然會親自關心員工入職這件小事。

現在原本都因為合作案的事情忙的不可開交。

但她一向不是多嘴的人,答應下來就掛了電話。

正好看見顏桑從電梯進門,顧黎上前笑道:「顏大設計師,宋總親自打電話,交代晚上要帶你聚餐,領你熟悉熟悉咱們公司。」

「你面子真大呀,我都要嫉妒你了。」

顧黎半真半假的玩笑話顏桑並沒有理會,而是受寵若驚的道:「謝謝宋總,讓宋總費心了,我一定準時到。」

「嗯。」

顧黎點頭,直接將事情安排下去。

轉眼就到了傍晚。

「流連忘返」是本市一家高檔會所。

燈紅酒綠,男男女女,三五結隊的人群出出入入。

「我今天公司有聚會,會回去的晚點,不用等我吃飯。」長長的走廊上,宋晴暖清脆的聲音在空氣迴響著。

「你在哪裡?」

秦騁聽著那邊若有若無的音樂聲,聲音里略有一絲擔憂。

「流連忘返。」

宋晴暖倒也不避諱,大大方方的承認。

「嗯,我知道了。」

秦騁望著屏幕,手指輕輕摁下掛斷鍵。

她在哪裡,在做什麼,其實他並沒有權利干涉,不是嗎?

秦騁望著眼前滿滿的一桌子菜,還有對面擺放的整整齊齊的碗碟以及空空的座椅,心中那抹煩躁感更甚了。

「倒了吧。」

他淡聲吩咐,語氣冷的像是淬了冰。

「宋總,去哪裡了呀?」

一進包房,顧黎便笑嘻嘻的向宋晴暖投來詢問的目光。

今天這次聚會,公司好幾個重要骨幹都在,所以不僅僅是為了給顏桑接風洗塵這麼簡單。

她想要觀察的,是他們每一個人。

「去接了個電話。」

宋晴暖隨意解釋,直接坐在顧黎身邊的主位上。

那邊上,還有顏桑。

看見她過來,一旁的顏桑順勢介紹道:「宋總,我剛剛回國,對這邊很多都不是很熟悉,你不介意我帶個男士過來吧?」

「嗯?」

順著她的視線,宋晴暖這才注意到她身邊坐著的男人。

「你好,我叫遲越澤。」

低沉渾厚的男聲,還沒等宋晴暖回應,男人率先開口。

宋晴暖不禁仔細的看了眼這個男人。

眉眼深邃,五官俊朗,臉部線條清晰,輪廓分明。

最重要的,他有著一雙和秦騁一樣,深不見底的黑眸。

宋晴暖微微一愣,似乎是在哪裡見過。

看著宋晴暖的反應,秦語暗暗得意。

她適時出聲:「這是我在國外認識的朋友,宋總您不會介意吧?」

宋晴暖輕笑:「當然不會,很高興認識你。」

她不失禮貌的對遲越澤報以微笑,仿若剛剛的不過是一個小插曲。

顧黎也在一邊熟絡的打著圓場:「難得高興,今天咱們別談工作了。」

豪門索歡:情人寶貝別想逃 「宋總,來晚了是不是得自罰三杯?」顧黎拿起酒杯,一臉壞笑。

「行,先干為敬!」宋晴暖倒是瀟洒,端起桌前顧黎給她倒好的一杯滿滿的紅酒,仰頭,一杯酒便見了底。

眾人繼續高高興興的坐下,談笑風聲。

而宋晴暖的目光,總是會有意無意的落在遲越澤身上。

那張臉,真的好像秦騁。

世界真的好小,小我到處都能遇見像他一樣的人。

喝一點酒後,想起安之還在家裡等自己,宋晴暖簡單的告別便提前離開了會所。

她喝了酒,正準備叫個計程車離開。

好在樓下絲絲的冷風吹過來,讓她的酒也醒了大半。

戰國大召喚 正當宋晴暖準備上車離開時,那道低沉的嗓音再次從身後響起。

「宋小姐。」

宋晴暖轉身,就看見一道翩翩身姿朝他走來。

「可以留個電話嗎?」男子溫文爾雅,謙遜有禮。

唯一不同的,只有他的笑容。

他的笑,彷彿帶著一米陽光而來,而秦騁的笑,永遠讓她捉摸不透。

總裁,夫人又徵婚了 一時間,宋晴暖竟想不出什麼理由來拒絕他。

「好。」想了想,終究是同意了。

遲越澤。

宋晴暖靜靜的看著手機上的三個字。

——

秦家。

直到看到宋晴暖的車子駛進來,樓上那抹修長的身影才慢慢從窗前離開。

「回來了?」

秦騁似是漫不經心的坐在沙發上,側眸,淡淡的瞥了一眼剛進門的宋晴暖。

「嗯。」

芝加哥1990 這是這些天以來,她們之間說的最多的字就是這個。

宋晴暖低順著眉眼,朝著樓上的方向走過去。

空氣中分明有一股淡淡的酒香味掠過。

秦騁起身,抓住那隻纖細的手腕。

涼涼的,沒有一絲溫度的聲音響起:「喝酒了?」

宋晴暖抬頭,又對上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那裡面,有太多她不懂的東西。

視線就那麼又落在那排深深的牙印上。

注意到宋晴暖的目光,秦騁的腦海里又閃現出上午的畫面。

終究還是妥協,放開了那隻緊緊握住的手。

宋晴暖後退了半步。

默了會,她還是解釋了句:「公司聚會,和顧黎她們喝了點酒。」

秦騁看著她臉上的泛起的層層酒暈,好看的眉宇緊緊的擰了起來。

心口上像是被堵住了什麼東西。

秦騁開口,卻是冷冷的聲音。

「宋晴暖,你不是不讓我管你的事情嗎?那你還和我說這個幹嘛?」

「與我無關的事情,不說也罷。」 與我無關?

好一個和她無關。

宋晴暖心中連連冷笑,卻再也沒有看秦騁一眼,直接頭也不回的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而秦騁的兩條目光,繼續鎖緊著那抹纖柔的背影。

其實他想說。

——我擔心你。

一出口卻成了「與我無關。」

今天一天太過疲累,還沒來得及細細想遲越澤得事,宋晴暖便接到了那個人的電話。

這也是那人很久,都沒有打電話了。

「怎麼了?」接起電話,宋晴暖開門見山。

電話那邊的聲音似乎是經過處理,短暫的三秒以後,平板的說:「你該動手了,耽擱的太久了。」

「我……」

宋晴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那邊打斷:「這總裁你該不會做的上癮了,忘記自己是來幹什麼的?」

「我知道了。」

宋晴暖臉色凝重,掛了電話以後就抱著安之沉沉的睡去。

這一夜,格外平靜。

讓宋晴暖不禁有了短暫的喘息空擋。

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宋晴暖是被樓下窸窸窣窣的吵鬧聲吵醒的。

她隱約能聽見「秦哥」「鋒胤」的字眼,但是卻不夠真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