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31 Views

「似乎剛剛好!」

Written by
banner

轟!

那不足猛可里回身,雙拳堪堪兒擊在其前胸上,那惡界之將軍忽然低了頭,盯視其胸部之遭擊打處,一團血色霧靄漸漸展開,遭其擊打處,肉骨體膚漸漸化為粉末,緩緩兒擴展蔓延開來!那將軍雙目中終是驚懼恐怖之神色大顯,然卻是斷斷叫不得半句出來!那粉末轉化之血色霧靄唰唰輕響,往四肢體骨而去,終於便是最後之手、腳、頭顱亦化為霧靄,法體與魂魄消散而逝矣!


「大將軍歿矣!嗚嗚嗚……」

有仙家兵卒忽然大聲吼叫得半聲,忽然嗚嗚大哭!

「殺呀!為大將軍報仇啊!」

那一眾惡界之兵卒悍不畏死,嚎叫者、咆哮者、哭喊者,諸般形態皆有,一干千修熙熙攘攘衝殺而來!

當其不足欲遁逃時,已然太遲!四圍八相,惡界諸修環伺,萬般兵械如雨擊下!

「啊也!彼惡界修眾好生悍勇!遭其圍困,此時遁逃卻然遲也!」

遂亦是高喝一聲道:

「擋某者死!」

於是其太寒劍陣大展,迎了那萬般兵械硬生生對沖轟擊而去。

正是與不足之所預想大同,那震天爆響入耳時,萬般神兵仙器爆毀之驚天火浪嘩然四開,衝擊而去,那千修皆如流石倒飛,不足便是冒了此滾滾燃燒之火海,沖入神兵仙器爆毀之兵刃碎屑中,腳下一道微小蟻穴轉移大陣靈光閃動間,其身影便亦是霎時不見。那一聲聲惡界之修瘋狂之吼叫已然在耳,然人卻是身在十萬里之外一處廟堂之佛塔之巔也。

「殺呀!」

那不足尚未及安立,突兀一聲喊殺聲,驚得一駭,四向一顧,入目中慘狀無描!那寺廟之大雄寶殿前方,萬餘丈方圓之一處空場,低階修者,無論僧俗,儘是頭顱盡去,唯無頭死屍,排得整齊。不遠處有十數高僧大德及三五俗家居士正大喝殺敵。那一眾惡界百十修,邊斗邊哈哈大笑。

或是瞧得不足之突兀現身,那當頭一修大喝道:

「將彼等擊殺了吧!」

「是!」

那一眾惡界之修擎起一道黑幡,四下圍攏,將那十數高僧大德並三五俗家居士盡數罩在其中。不足瞧得清晰,喝一聲道:

「惡賊爾敢!」

旋即飛身殺至。(未完待續。。) 且說不足正飛身欲解了那一眾僧侶之厄難,然其面前卻然飛身擋阻者,乃是惡界之兩天將軍。其一面目俊雅,另一卻是黝黑四火塘。彼等面現譏諷之神色,其一慢悠悠甩出一道黑黝黝令符,那符籙忽然化開,一道濃密之黑霧霎時瀰漫而開,籠罩了此地方圓。不足身在那濃霧中,忽然覺察其神魂眩暈,便是三大神亦是無有一者例外。

「何等神通,居然可以迷惑神魂若此?」

其時不足神魂迷茫,不能視物,慌得其施張了小千創世道法訣,那小千域悄然生成,籠罩了其體。此時方才稍覺清醒。然四圍之狀依然無可知,驚得不足運施了知微洞天道法訣,以感悟四圍方圓。果然那修度了慢步兒,手中一口閃動森然寒光之仙劍倒立,徑直向不足行來!

「啊也,此賊人乃是欲取某家之性命也!」

不足觀此,做假意不知狀,搖搖欲墜!

「嗯!此位倒好生了得,居然可以支撐得這般長久!」

那修依然四向觀視,悠然而至,渾然無虞其尚有餘力!不足觀此悄然布下一座陰陽禁大陣,靜靜兒以待。然其面上確然仍搖搖擺擺,只是不倒。

那惡界之天將軍,徑直行過來,舉起手中之神劍,一劍斬擊而來。那劍裹帶起颶風嗚嗚而鳴響,只取不足之頭顱。呼!一聲,那劍一斬而下。那惡界之天將軍,將一手微伸。抓其彼仙家之首級,確然一抓而空。遂一驚,將眼一觀,卻然亦身在莫名之所在也!

「啊也!此何地?狡詐之賊子,敢與吾決死一戰么?」

那惡界之修大驚,而後頓覺大大不妙!急急張嘴狂呼道。然卻哪裡有半絲兒回應。

且說那不足收取了一惡界之修,復緩緩轉出,盯視了那黑障附近昂首而立之另一修。將身一扭,化作方才之惡界之修般模樣,悄然而至。那修道:

「殺了么?」

不足不敢應。只是復往其身側行。那修終於警覺。急急閃身而去,冷冷喝一聲道:

「好手段!好手段!」

不足亦是不管其退縮,反身殺向那一眾手持黑幡之百餘惡界修士。然那修卻復急急攻擊而上,一劍當頭下擊。便如一道萬丈黑壁。攔阻而上。

「惡賊!爾等殘暴若是。不殺豈非對不住一眾死亡之仙家凡俗!」

那不足轉頭而去,殺向那修。豈料其居然復回身而去!

「啊呀呀!膽小鬼!惡界之恥辱!居然只知遁逃,不敢迎戰!」

那不足大聲激怒。然那修只是微微然冷笑,不假絲毫顏色!不足無奈,唯急急回身,不顧此修之攻擊,死命衝擊那一眾百餘惡界兵卒。那修一劍斬擊,不足忽然回身,其風雨域轟然而起,將那一劍斬擊一托,待得其一緩,其身形卻然已至惡界之眾身側。

不足劍域大展,將那一眾惡界諸修盡數籠罩其中。而其時那惡界大修之一劍已然擊下。那不足太寒劍陣未懈,其身卻迴轉,雙拳狠狠迎上彼修之一劍。那修眼角之狠厲頓時現出,那劍似乎剎那重愈千斤,霍然而下。不足之雙拳已然與那劍刃相交集,。一股驚人之巨力轟然傳過,直擊不足。 嵬你而生 ,而入了那太寒劍陣中,那劍陣愈發兇猛,內中已然有驚天動地之慘呼聲傳出!而不足亦是遭其重創,跌落塵埃!

此時那惡界之大能天將軍方才駭然作色,知道其同僚之遭覆滅,非是其僥倖也。那修觀得不足跌落,復將那一柄巨劍舞動,一路狂吼,斬擊不足。

不足翻身而起,雷遁之術法生成,倏然躲避而去,而後其五雷刑天道法訣起,那漫天漫地之神雷轟擊而去,將那天將軍之肉身撕裂,魂魄創傷,那天將軍慘叫數聲急急遁逃而去。不足方一縱身,上了雲頭,確然不敢去追,復回身將那黑幡收起世界中。那幡下諸修已然慘死殆盡,唯一少年沙彌,坐地參禪,高聲誦念佛經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不足等其誦念完畢,嘆口氣道:

「小和尚,爾家寺廟俱毀,僧眾俱亡,某家唯救得汝一人,汝卻往何處去耶?」

那小和尚面無懼色,唯雙目淚水浸滿,沙啞了聲音道:

「施主解救得一時,能否救得一世?」

「這個卻難!」

那不足略一思量道。

「如此施主容弟子**以報我佛!」

「慢!」

那不足聞得斯言,大煩惱。

「汝可願意隨了某家修行耶?」

「願意!」

「然則某家非是僧眾也!」

「我佛自在心中,何分凡俗與僧眾,地獄與佛門?況吾家方丈師尊臨涅槃時,告知小僧,施主乃是有大氣運者,吾唯有隨了汝去,方能得逞修世之宏願!方能有德行與三界呢!」

「阿彌陀佛!汝家師尊怎得這般害人也!」

那不足高唱一聲佛號,沮喪之色不掩。

「明明吾家身具百死之責,卻尚要帶上一介累贅!來吧,小佛爺!」

於是不足攜其小沙彌施了蟻穴轉移大陣飛身而逝。過不得半個時辰,那數千惡界之修眾氣勢洶洶殺來,卻唯有一地斷頭之僧修,並慘死之惡界修眾之斷肢殘軀,哪裡尚有半絲兒那人修之蹤跡!

「四下里搜尋,勿得放過此修!」


一聲狂吼罷,那數千惡界之修眾,四下里飛馳而去,霎時不見。

且說那不足施張了轉移大陣,只是數息之時光,便已然身在數億里之外矣。不過幾閃,便已然身在一座山巔之上。然其時不足之法能亦是耗費幾近枯竭也。

「兀那佛爺,便在此地暫歇如何?」

「全憑施主做主!」

那小和尚言罷,亦是坐地參禪。口中佛經琅琅,無有歇息。不足觀視得其霎時深入佛門之悟中,不經大奇。

「此子恐可以成佛也!」

遂自家亦是閉目禪修,打坐恢復法能。半月後,二修再起雲頭上,往此山那邊行去。

鎮魔城,鎮魔大陸之主城,其地寬廣,有仙家大能者坐地,其時人族之文武大帝之聖旨早下,一眾仙家與那鎮魔仙君日裡布置,欲與惡界之大能決一死戰。

便是城中一座聽雨樓,其時一陣悠揚之琴音盪起,那聲息特別,激起無數仙家捍衛家園之情思。

其調《故園》也!

演琴彈奏者史不足也!

聽雨樓下四街八巷中聞得此音者,鎮魔城之眾仙家大能也!

其時城東一地,二十八荒獸隨在玉嫣然之身後,那謝婉兒與莫問亦是在側。

「二位姐姐,大人當真在此地么?」

那玉嫣然憂心忡忡道。

「是!絕然無有錯處!」

「唉,大人之呵護,吾玉嫣然何以為報?」

「便是調動五天帝君之治下,齊力禦敵爾!何須還報!」

那謝婉兒開言道。

「然也!吾家大人,豈有還報之念呢!」

「可惜不能平生隨了大人,亦強過這般身為帝君之累也!」

那玉嫣然言語未懈,人卻已然淚水滾滾也。

二女聞得斯言,皆唏噓嘆息。那二十八荒獸卻道:

「大帝,吾家大人囑咐,好生護衛得大帝周全,將來必有功德后報也!吾等願意赴湯蹈火!」


「寡人明白!寡人曉得!」

「報!城中聽雨樓,有修名步足者,演奏《故園》一曲,感動仙家無數,那城主仙君奏報,可否令其以琴為器,相助克敵!」

「慢!大帝,此吾家大人也!」

「哦!請斯人來此!」

「是!」

於是,仙家去。那謝婉兒與莫問二女早急急隨了前去聽雨樓。(未完待續。。) 「婉兒,莫問師姐,汝等怎得知悉某家在此?」

「大人!」

那婉兒千餘年不見不足,其時自是難以自禁,緊緊兒擁抱了不足,垂淚不已,便是那莫問亦是淚水漣漣。

「勿得如此!勿得如此!倒令此佛爺笑話!」

「何佛爺耶?小沙彌爾!」

那謝婉兒,摸了摸那小和尚之光頭道。

「阿彌陀佛!沙彌與佛爺,何分?佛爺即沙彌也!」

「啊也也,小和尚好精深之妙理佛法也!然若吾家大人剃了光頭,可否為佛爺?」

那謝婉兒近前道。

「得悟佛法即為佛!何去了光頭也?」

「呃,若小和尚娶了妻子,生了兒子亦可為佛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