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0 Views

“那老雜毛真是擺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真是自討苦吃!”

Written by
banner

“大師兄萬歲!”

神君觀中,王大富和一幫青城山弟子也是一臉震驚,過了好半天才齊聲喝彩。

而相柳跟一幫蛇人妖王,在天龍劫剛出現的時候,就被威壓嚇得趴在地上,連擡頭都不敢。

總裁的拒愛前妻 此時見到張誠連抗八十一道電龍,不僅絲毫無損,而且身上還多了一種讓它們恐懼的氣息,心中的崇拜之情更是強烈到無以復加。

而沖虛子臉上,卻滿是生不如死的表情。

自己跟着玄機長老前來問罪,沒想到神君觀不僅不低頭,反而比他們還橫!

原以爲對方不過是馬屎表面光、裏面一包漿,雖知道人家還真有橫的底氣。

蛇人妖王……

上古神魔……

兇獸混沌……

先天八陣圖……

光憑這些東西,神君觀就已經可以說是銅牆鐵壁,無懼陽間任何力量了!

玄機長老也明白這點,最後只能祭出殺招,希望藉助天劫滅敵。

結果不用這一招還好,用了之後反而還讓張誠變得更強,自己則被劈成了一堆煤渣……

這……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啊!

就算整個經過都是親眼所見,沖虛子也無法相信,更加不能接受。

玄機長老乃是茅山的太上長老,近百年來都被譽爲華夏道門第一人,隨時可以昇仙的人物!

但是現在……居然就這麼死了?

而且還死的這麼憋屈?這麼沒有價值?

甚至連魂魄……都沒能在雷劫之中倖存下來?

此時那些法師,也終於按捺不住心中驚駭,趕到了神君觀。

在親眼看見地上的人形煤渣之後,現場一片寂靜,只剩下粗重的呼吸聲。

過了很長時間,這羣法師才突然沸騰了,一個個驚慌失措的大叫起來。

“真死了!玄機長老真死了!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以玄機長老的修爲,就算渡不過昇仙劫,但也絕對不會落到如此悽慘的下場,剛纔……到底是誰在渡劫!” 縱使蘇薇兒心中這麼安慰自己,可當她看見陸少宸跟伊娜和婭婭三個人那樣親密的時候,仍舊止不住的心口隱隱作痛。

原來,喜歡一個人真的可以如此的小心眼。

當看見自己心愛的人對別人格外的溫柔,甚至一個溫柔的眼神都會覺得吃醋。

現在的她徹底領悟到那是一種什麼感受了。

“婭婭乖,別鬧。我跟你媽咪……”

陸少宸的話還沒有說話,伊娜一把將婭婭拽到了身邊,“行了,你別哭了好嗎?”

“嗚嗚……我就要哭。如果當初不是爹地甩了你,你現在也不至於跟那個壞人結婚,他也不會天天打你和我,嗚嗚……我再也不要回去了。”

婭婭哭的傷心欲絕,跟伊娜兩個人發生了爭執。

家暴?

“你說什麼?”

陸少宸一把拉着婭婭,單膝點地,問道:“到底是什麼情況?”他現在非常想知道具體的問道。

婭婭憋着嘴巴不停地抽泣哽咽着,“我……我……我繼父……他,他們每一天都會打媽咪,嗚嗚……”

說着,拉着伊娜的手,撩開了袖子,露出了手臂上那駭人的紫色傷痕,縱橫交錯,很明顯是被打了。

她又擼起自己的袖子,露出手臂上的傷痕,“你看……我跟媽咪天天很可憐,嗚嗚……爹地,你能不能讓我們回來,我好想跟你在一起啊。嗚嗚……我不想再回去,不要回去了。”

“夠了,別說了!”

伊娜吼了一聲,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她自覺沒有面子,轉身背對着陸少宸,捂着臉哭泣着,抖動着雙肩,哭的很是可憐。

那一幕,饒是蘇薇兒看在眼裏也有些心疼。

畢竟身爲女人,看見她們受到了家庭暴力,很是心疼。

現在的年輕不應該男人對女人更加的寵愛,怎麼可以做出如此心狠手辣,禽獸不如的事情?

“好,好,我答應你,不讓你們走。”

陸少宸將婭婭擁入懷中,抱着她,“乖,是我不好,早知道你們是現在這樣子就應該讓你們回來的。”

他嘆了一聲,目光望着那個不停抽泣的女人,眉心微微一攏,有些心疼。

此一幕落在蘇薇兒的眼中,心裏很不是滋味兒,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一切。

在心疼的同時又有些吃醋,不能夠接受陸少宸那有限的愛投入在別人的身上。

起身,走到了伊娜的身邊,“好了別哭了,以後你們就留在B市吧,這兒有個照應應該比較好。”

欲擒故縱1總裁,深度寵愛! 伊娜搖了搖頭,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淚,形象全無。

她掏出紙巾,遞給她,“都是女人,我能理解你。你就寬心,在這兒呆着,有少宸在,不會讓你們再受欺負的。”

“真的嗎?”

伊娜紅着眼睛望着蘇薇兒,有些吃驚。

“真的。”

“天吶,蘇薇兒你真的是太好了。宸能有你這樣的未婚妻,真的是他的福分,我真的很替他高興。”

蘇薇兒與她一個擁抱,笑而不語。

兩人在這兒安撫着伊娜和婭婭的情緒,好半晌兩個人才調整好心態,方纔停止了哭泣。

倒是陸少宸一臉的憤怒,“都這麼久了才聯繫我?爲什麼第一次打你的時候就不知道離開?”

說到底是非常心疼伊娜和孩子。

兩個人無論怎麼說,於他而言都有一份責任。

“我……”

伊娜欲言又止,側目看着一旁的蘇薇兒,抿脣說道:“那時候……你有蘇薇兒,我怎麼好打擾你的生活?宸,我們雖然已經分開了,可我還是希望你能幸福的。”

“胡鬧。”

他氣急敗壞,“你們辦理了離婚嗎?”

伊娜搖了搖頭,“沒……沒有,他不同意。每一次我提出離婚,他就會……就會打我……”

低着頭,整個人軟弱可憐,十分討人心疼。

“媽咪,媽咪不哭媽咪不哭,還有婭婭,婭婭以後會心疼你的。”婭婭走到她的身邊,用袖子爲她擦拭着眼淚。 許多人都難以接受,剛纔還在讚歎玄機長老道法通天,招出的天劫威勢駭人,結果轉眼間就看見一堆炭,這種巨大的落差,讓所有法師都驚掉了下巴。

最關鍵的是,玄機長老爲何來神君觀,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但是現在張誠還好端端的站在旁邊,除了一身衣服沒了之外,什麼事都沒有,而且還活蹦亂跳、精氣神十足,就跟喝了興奮劑一樣。

招出天劫想滅掉對手,結果最後對方屁事沒有,反倒把自己給劈死了……

這種結果,讓所有人無言,一切似乎都反過來了,許多人張了張嘴,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然而就在衆人震驚到無話可說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絲裂縫,一道青光從中放出,罩在了玄機長老的焦屍之上。

一塊青色玉佩,破開上面的灰燼,在光芒中緩緩升起,飛向天空。

我的小熊男友 “這是……”沖虛子看了一眼,立刻激動的喊道:“這是定魂玉佩!玄機長老的魂魄還沒滅!”

定魂玉佩,乃是茅山祕寶之一,傳說是當年三茅神君親手煉製,佩戴在身,可保魂魄不滅,留下轉世輪迴的可能。

不過流傳到現在,定魂玉佩早已用光,就連沖虛子這個掌門都沒有,也只有玄機長老這種茅山的活化石還可能留存。

但是就算魂魄未滅,玄機長老的肉身也成灰了。

雖然張誠抗下天龍階,也相當於幫他渡過了昇仙劫,不過失去金丹肉身,現在只留下三魂七魄,就算去到仙界,也境遇堪憂,只怕當個僕役都沒人會要。

可即使如此,張誠也不打算放過這傢伙,畢竟之前對方招招都是必殺,沒有留絲毫餘地,這時候他當然也不會客氣。

而且他現在還沒有散去前世之道,在殺生之道的影響下,張誠出手必定是斬草除根,不留後患。

“張道友,還請手下留情!”

可是還沒等他出手,一道聲音突然從裂縫中傳出,一個滿身仙氣、額發童顏的老者出現在裂縫之後。

雖然距離極遠,而且有空間裂縫阻擋,但是這個老者的容貌還是清晰的顯現在衆人眼前,而且並不是通過眼睛去看,而是直接印入衆人的腦海之中。

此人鶴髮童顏,精神矍鑠,仙氣飄飄,一看就知不是凡間之人。

“參見上仙!”

“拜見真仙大人!”

一幫法師齊刷刷的躬身行禮,態度恭敬到了極點。

而茅山掌門沖虛子在看清老者的容貌之後,更是身如觸電,瞬間跪在了地上,磕頭如搗蒜,口中大呼,“拜見通明仙師!”

“通明仙師?”

“難道是陶通明!”

周圍的法師一聽,震驚到無以復加,身子立刻躬得更低,額頭幾乎都要觸到膝蓋了。

“陶同明?”張誠皺了皺眉,招手叫來侯淨山,問道:“陶通明是誰?”

侯淨山此時也是一臉的緊張,嚥了口唾沫才低聲答道:“大師兄,陶通明……就是陶弘景,他生前曾跨宋、齊、樑三代,經歷十分複雜,有“山中宰相”之譽。在南樑時期,舉國崇佛的情況下,陶弘景結廬於茅山,成爲道教宗師,編訂了第一本神仙譜系《真靈位業圖》,也是茅山歷史上飛昇仙界的大能之一。”

“哦……”張誠點了點頭,但並沒有過多的表情,“原來是這老雜毛的祖師爺啊!不過那又怎樣?有空間屏障擋着,他還能出來揍我不成!”

“張道友,通明的確不能擅離仙界……”似乎是聽到了張誠的話,陶弘景的聲音再次在衆人耳邊響起,“只是玄機乃是通明好友子孫,又與我有同門之誼,張道友可否給老朽一點薄面,饒他一次可否?”

聽見這話,所有法師瞬間驚掉了一地下巴,沖虛子更是雙眼一翻,險些沒暈過去。

陶弘景之名,直到現在還響徹法術界,是茅山歷史上最有名望的仙師之一。

但是現在,居然對張誠自稱通明!

這明顯將對方擺在了平等的位置上,而且聽這話的意思,明顯是矮了半分,想替玄機求情。

你可是道家宗師啊!

你可是正兒八經的真仙啊!

張誠就算再變態,也不用做到這種地步吧!

嬌妻美妾 不過陶弘景卻並不理會這些法師的表情,繼續說道:“張道友,其實在你還未轉世之前,老朽與你也有一面之緣,還希望你看在往日的份上,不要趕盡殺絕。”

聽到這話,張誠不禁心中一動,在前世龐雜的記憶裏翻找了一下,果然發現陶弘景並沒有胡說。

張誠前世,遊走三界,大殺八方,自然也去過三十三天。

不過仙界,可不是那麼好闖的,張誠一路狂殺,最後惹得三清出手,險些被鎮壓。

也就是在那時,他碰巧與陶弘景相遇,用一些不可描述的手段,強迫對方做了一些事,最後才躲過三清手段,進入了幽冥鬼蜮。

這件事到現在沒有一千年也有八百年了,沒想到這陶弘景今天居然跑出來討人情債來了。

張誠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動手,而是沉聲說道:“行吧,我這人向來不喜歡欠別人人情,今天我就放這老雜毛一馬,咱們之間也算兩清了!但是如果還有下次,你可別指望我再手下留情!”

“這是自然……”陶弘景微笑點頭,目光緩緩轉到沖虛子身上,聲音驟然嚴肅起來,“茅山弟子聽令!以後不得再與張道友爲敵,如若違反,直接剝去道籍,趕出師門!”

聽見這話,沖虛子全身巨顫,但一個字都不敢多說,跪在地上大聲答道:“尊祖師法令……茅山上下必定遵從……不敢違反……”

陶弘景點點頭,將飛來的鎮魂玉佩抓在手中,轉頭看向張誠,朗聲說道:“張道友,老朽還有一句話要送給你,不知你願意聽否。”

張誠目視半空,點點頭,“你說……”

“如果不是你前世太過張狂,三十三天也不想與你爲敵……轉世之後,你不再是無極,還希望好自珍重……如果能有機會再見,老朽希望與你同享仙桃、共飲瓊漿,而不是兵戎相見……”

話音一落,青光散去,空間裂縫隨之關閉,陶弘景的身影也瞬間消失在半空之中。 輕輕的喚了一聲,“薇兒?”

蘇薇兒聞聲回頭,看見陸少宸追了過來,那一剎,她臉頰上洋溢着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笑意。

或許,感受到男人的關心與在乎,讓她很容易滿足。

女人就是這樣,索取的並不多,僅僅只是希望男人的寵愛和關心,比任何東西都要重要。

“你怎麼過來了?伊娜和婭婭呢?”

她問道,朝着他身後看了一眼,沒有發現兩人的身影。

“她們還在那邊休息,我過來看看你。”

陸少宸一手扣住她的肩膀,一手撩了撩她額前被風吹的略顯得凌亂的髮絲別在耳後,舉止溫柔,語氣更加寵溺,“我怕你會生氣。”

“不會,不會的……”

雖然嘴上否認,但是臉頰的神色表情已經暴露了她的心思。

“薇兒,相信我,事情不是你想象之中那樣,我有機會會跟你好好解釋的。”陸少宸有些爲難,或許現在不好解釋當下的情況。

“好的。”

蘇薇兒給予了他百分之百的信任。

或許是因爲今天在陸家老宅,陸少宸的表現讓她很驚訝,自然更多的是感動。

“走吧,跟我一起去見一見爺爺,我想跟爺爺商量一下我們之間婚事。好不好?”

蘇薇兒擰了擰眉,“商量婚事?所以,你現在是在向我求婚?”

這麼的敷衍真的好嗎?

“怎麼,你不同意嗎?”

“當然不是。可是求婚,不應該隆重一些?我可看不見你的真心實意。一點點誠意沒有,我不答應。”

說着,傲嬌似的轉身,背對着陸少宸,脣角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陸少宸有些發懵,“薇兒,你不願意嫁給我?爲什麼?因爲方雪嫣還是黎茉?我……”

聽見他愚蠢的一番話,蘇薇兒白了一眼蒼天,覺得陸少宸的情商真的有待提高。

回眸,嘆了一聲,“我同意,同意,當然同意。”

“真的?薇兒,謝謝你。”

陸少宸欣喜若狂,一把抱着她就地轉了幾圈,高興的像極了一個年輕的少年。

“薇兒,你知道嗎?今天只要爺爺答應了我們之間的婚事,從此以後,你就是我陸少宸的女人,我要讓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好不好?”

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蘇薇兒想都不敢想。

現在聽着陸少宸那樣激動,便有些憧憬未來。

“哈哈哈,好,好,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