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8, 2021
72 Views

發現衆人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對勁,楊文昭輕輕咳嗽了下嗓子,轉移了衆人的視線,說道:“衆位,邪道五門的人沒有我們人多,大家一起上,先解決了他們在和納蘭德算賬。”

Written by
banner

楊文昭一邊說着一邊心裏打着算盤,難道他就不擔心正邪兩道的人拼個你死我活,然後讓納蘭德撿便宜?納蘭德可是一品高手。

顯然,楊文昭不是傻子,在座也同樣都不是傻子,因爲納蘭家族是草藥世家,而納蘭德雖然是一品高手,可是也只有一品高手的體魄,而沒有一品高手應有的武技,沒有一品武技的輔佐,納蘭德這個一品高手到是有些名不副實。

“我萬劍山莊不參加這件事。”

劍滄海突然站起身,平淡的說道。

劍滄海主動放棄百草四葉花?在座的人都是一驚,顯然不太相信後者會這麼老實,萬劍山莊的人什麼德性他們豈會不知,簡直就是無恥透頂,比起楊文昭來,後者都算的上好人了,可是這次代表萬劍山莊的劍滄海居然說主動放棄,這還真是一件奇事。

“呵呵,莫非萬劍山莊發現了更好的天才地寶?看不上這百草四葉花?”

楊文昭雙眼一眯,死死的看着劍滄海的眼神,一臉的狐疑之色。

知道楊文昭是在出言試探,劍滄海只是冷冷一哼,把頭扭到一邊,心裏想着怎麼回覆衆人,畢竟他等下還要去和林沐楓會合,不能打草驚蛇。

看到劍滄海不說話,也不辯解,在座的人反倒是放心了,覺得後者應該是不想萬劍山莊損失太大,免得以後實力大退,如果後者辯解的話,他們反倒還會懷疑,覺得後者是在掩飾什麼,肯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放下心來,楊文昭笑呵呵的說道:“那好吧,那我們餘下的六派就算對付邪道五門依舊是佔了優勢。”

萬佛寺的人沒來,萬劍山莊不參戰,八門還剩六門,比起邪道五門,確實佔了優勢。

不過因爲萬劍山莊不參戰,邪道五門的人心裏也鬆了口氣,這時候少一個強敵,他們的負擔也就少了幾分。

“在下告辭了!”

劍滄海說着衝衆人抱了抱拳,轉身離去,其他人也沒在意,要是劍滄海敢耍花樣,等他們兩敗俱傷在跑回來的話,他們勢必羣起攻之,這些話,雖然不用明面上說出來,可是大家心裏都很有默契。

看到大戰一觸即發,花笑顏癟嘴一笑,看了眼納蘭德,笑呵呵的說道:“納蘭老先生,如果你肯幫忙的話,我想我們這邊就不必懼怕那羣僞君子了。”

花笑顏的話給邪道五門的人提了醒,他們只想着怎麼去獲得好處,卻忘了旁邊還有納蘭德這個一品高手,不止他們忘了,正大八門的人同樣也忘記了。

納蘭德本人則是一愣,看了眼花笑顏臉上玩味的笑意,心裏一嘆,果然是妖女啊,他本來確實打算旁觀的,現在被後者這麼一說,他要是敢旁觀的話,估計邪道五門的人立刻掉頭就走,仍由他納蘭家族獨自對付正道八門。

“呵呵,老夫自然參戰。”

納蘭德一邊摸着鬍鬚,一邊苦澀的笑着,可是也無可奈何,只好把眼睛狠狠的蹬向正道八門的人。

陰險狡詐的楊文昭看了眼納蘭德,輕聲說道:“這下不好辦了,這老狐狸可不好對付啊。”

“沒辦法,事到如今,也只能拼一拼了,唯一算漏的就是我們把納蘭德逼得太緊了,讓他靠向了邪道五門那邊,不過好在後者雖然明面上是一品高手,可是實力也比我們強不了多少,大不了到時候我們分出兩人牽制住他。”

說話的是風雪書院的懷慶安,身上滿是書生氣,溫文儒雅,讓人一看就忍不住心生好感。

天下書生盡出風雪書院!

懷慶安的話明顯是針對楊文昭,剛纔從頭到尾都是他一個人在和納蘭德較量。

楊文昭微微低頭,偷偷看了眼懷慶安,眼裏閃過一絲寒芒,而懷慶安本人好像並無察覺一樣,只是對視着對面的邪道五門高手,同時心裏對楊文昭一陣譏諷,無恥小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恥與爲伍。

“嘿嘿,正道的人果然都是僞君子,還沒開打就先內鬥起來了,有意思,有意思,哈哈……”

說話的是天涯海閣的紫萬里,他在說着這話的時候,雙眼一直不離楊文昭身子,聰明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在暗自諷刺誰。

剛纔懷慶安說話的時候故意沒有掩飾聲音,在座都是耳力驚人之輩,自然也聽的清清楚楚,對此,楊文昭心裏對懷慶安的恨意更深了。

“紫萬里,死來!”

怒火中燒的楊文昭把目光瞄向了紫萬里,然後身子猛地躍起,一掌劈了過去,掌勢驚人,速如驚雷,身影閃過的那一剎就好像九霄雲外的驚雷破開夜空一樣。

“好,我接着!”

紫萬里豪氣一笑,似乎不懼的撲了上去。

兩人引了頭,正邪兩道的人也在五顧忌,同時對上了各自的對手,不過他們可不像楊文昭和紫萬里那樣單打獨鬥,因爲正道這邊人數處於劣勢。

風雪書院的懷慶安和上方谷的方楠聯手牽制住了納蘭德,而羣逸園的一指算、羽嵐道觀的青書山,儒林紡的嶽一飛三人則是對上了風花雪月樓的花笑顏、幻心唯夢谷的木石、修羅殿的血煞,一夕流閣的白霜。

這次的陣容雖然比不上當初天地之都聯手對付妖帝墨晨那一戰,可是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戰勢,再加上各大門派底下帶來的精銳,可以說的上是高手如雲。

納蘭家族亂成一團,而劍滄海此時已經帶人偷偷和林沐楓集合在一起。

跟在劍滄海身後的萬劍山莊子弟雖然不明白堂主爲什麼要和林沐楓這個實力才七品後期的小子合作,可是他們也不敢有怨言,只能把一肚子疑問放到肚子裏咽下。

而林沐楓也已經提前讓林家那一百多子弟領着百萬擔糧食悄然離開了魯南城,往天地之都奔去。

或許是因爲正邪兩道高手爭鬥的原因,原本很熱鬧的魯南城此時也是有種黑雲壓城的感覺,普通人都縮在家裏不敢露頭,平常熱鬧的大街也是冷冷清清。

“唉,爲了自己的利益,也不知道要害死多少無辜人。”

看着冷清的大街,林沐楓莫名一嘆。

跟着旁邊的劍滄海一愣,然後苦笑道:“家主,習慣就好了,我在萬劍山莊待了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場景沒見過,一切都是爲了一個利字。”

林沐楓淡淡的點點頭,沒有在過多的糾結這個話題,反正去納蘭家族還有一段路程,於是問道:“你查到了萬劍山莊要搜魂陣的原因了嗎?”

聽到這個問題,劍滄海眉頭一鄒,搖了搖頭:“家主,此事太過詭異,我暗裏觀察了好久,毫無線索,唯一值得懷疑的就是莊主他們經常派一些弟子下山歷練,可是奇怪的是我只看到他們下山,卻沒有在看到他們回來過。”

林沐楓眉頭也是一鄒,心裏一陣好奇,派去的人一出不回,這萬劍山莊到底在搞什麼玩意?

看着林沐楓疑惑的樣子,劍滄海呵呵一笑:“對了,家主,上次你讓我順便幫你查查那殺手組織的事情已經有眉目了。”


劍滄海終於帶回一個有用的消息了,林沐楓也是滿意的笑了笑,要是劍滄海這探子什麼消息都探查不到的話那他還真懷疑要不要讓後者繼續待在萬劍山莊了。

“快說,都是什麼底細?他們三番兩次的派人暗殺我,搞得我是不勝其煩,不過好在最近到是安靜了許多,莫非楚中原撤銷了暗殺令?”

殺手組織爲了完成任務,會不惜任何代價去追殺一個人,當然,要是下任務的僱主主動撤銷命令的話,那殺手組織就會停手。

劍滄海微微一笑:“有沒有撤銷我不知道,反正我只是無意中聽莊主說漏了嘴,這殺手組織的幕後主使人應該是來自天山!”

林沐楓頓時愣在原地:“天山?那個天山聖女的天山?”

天山聖女?

劍滄海有些古怪打開看了眼林沐楓,不過還是點點頭確認他猜得沒有錯。

被劍滄海這麼一看,林沐楓就知道後者是誤會了,立刻辯解道:“你別瞎想,我只是好奇天山聖女的血是不是那麼厲害而已,只是這殺手組織背後的主使人怎麼會是天山?他們不是一直崇尚自由自在,不入俗世的嗎?”

劍滄海微微一嘆:“別的我不清楚,不過天山聖女確實很重要,否則這次各大門派、皇族等等勢力也不會派那麼多高手守在天山底下,甚至連這萬年難得一見的百草四葉花都被他們放在了一邊。” 劍滄海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這次天山對於聖女下山自然也不敢大意,估計自所以沒有殺手來暗殺家主你,主要應該是因爲他們大部分高手都派去天山保護聖女了。”

聽到是這個原因纔沒有殺手來騷擾自己後,林沐楓面色一陣怪異,然後還是疑惑的問道:“那什麼聖女的爲什麼非要下山?直接待在天山不就行了,那裏會惹出這麼多麻煩。”

劍滄海苦笑着搖搖頭:“這個好像是天山的規律,新一任聖女必須要下山歷練,要經過重重磨難才得以回山。”

“還真是個奇怪的規律,這些大門大派的本事到沒有,規律卻是一大推,光看着都頭疼,更別說遵守了。”

林沐楓還是忍不住小聲嘀咕了,看的劍滄海笑着搖搖頭:“這些規律只是約束那些弟子罷了,像我們這樣的,規律基本都沒有什麼用了。”

古怪的看了眼劍滄海,林沐楓心裏話沒有說出來,確實沒用,不然你這**殺手也不會這番逍遙自在。

被林沐楓眼神看的不自在,劍滄海老臉一紅,岔開話題:“家主,納蘭家族到了。”

看着門樓那古樸有勁的四個大字,林沐楓忍不住說道:“真有錢啊!”

確實,納蘭家族身爲一品家族,這大院子有多奢侈就不用說了,光是門樓那個木牌子就是用稀有的沉香木所造,連帝王的宮廷也不簡單有這樣的上好木料,可以說是千金難求。

“要是有機會一定要把這牌子下下來,應該能賣個好價錢。”

緊貼着林沐楓身邊的劍滄海聽到後者自言自語的聲音,頓時一臉無語,原來家主還好這偷雞摸狗之事……

如果在以前,劍滄海和林沐楓等人的到來一定會引起納蘭家族的警惕,可是如今他們卻顧不上那麼多了,有武技的都上去和正大八門的人打在了一起,哪有人會去在乎其他人,如果這時候有什麼偷竊之賊的話一定可以趁機大撈一筆,然後安然離去,當然,前提是他有這個膽子。

烏雲蔽日,幾線光線穿越疊雲灑在大地上,一片蕭瑟。

“長河破,驚霄雷,九天上下天地驚!”

大廳內,楊文昭面容嚴肅,手中握着一把寒光透體的長刀,使得正是九霄閣的獨有刀法,九霄驚雷刀法。

一刀出,疊影現,刀如電,轟雷震耳,數道快似閃電,力如驚雷的刀芒正呈三道迎着紫萬里三處要害劈去。

饒是瞧不起楊文昭的小人行爲,但是對這奔雷一刀,紫萬里眼裏還是閃過一絲欣賞,僅僅是一絲,接着就是不屑,單手持劍,在半空中劃出無數劍影,口中喝道:“三分劍尺,笑傲江湖方歸一!”

和那刀芒一樣,三道劍氣照着和刀芒一樣的軌跡斬去。

劍鳴,刀吟,兩股巨大的破壞力將納蘭家族大廳的屋頂直接掀開,宏偉浩蕩的氣勢震的各大門派的弟子不停的後退,狼狽不堪。

瞄了眼兩人的架勢,懷慶安瀟灑一笑:“這麼快就使出絕招了,看來我也不能落俗啊。”

懷慶安話落,身子連退幾步,劈開納蘭德一掌,同時右手秀中劃落出一把窄小,雪白的短劍,手心微微用力握緊,眼中鋒芒畢露,喝道:“風花夜,雪夜茫茫鎖春秋!”

隨着懷慶安的劍勢使出,整個露天大廳溫度瞬間降下,除了各大門派的高手以外,其他人紛紛感覺到一陣寒意侵體,都不自主的抖了抖身子。

實力低微的人甚至看到隱隱約約中有漫天雪花落下,遮住了他們的視線。

雪花落下間,懷慶安控制着短劍,踩着靈巧的步伐,按照天上星辰般的變化快速像納蘭德撲去,同時短劍比身子更快,始終保持在身前,殺意不斷溢出,鋒利的劍刃離納蘭德越來越近。

看到懷慶安下狠心了,方楠心裏會意,反映也不滿,在懷慶安喊出第一句話時他就動了,只見他十指如飛,使出旁人看不懂的指法,靈活的指法在半空中一陣翻騰,接着一起射向納蘭德:“天地浩然,彈指問路間。”

兩人使出的都是各自門派的絕學,一般人絕對不敢小瞧,納蘭德也不例外,只是,他身上氣勢依舊不變,毫不退縮,迎難而上,雙掌如飛,無數道掌印一一在他那雙靈巧的手掌中展現出來,直接迎向劍氣和指法。

劍氣、指法、掌法,三股和剛纔兩股不相上下的絕技相碰在一起。

時間彷彿定格在那一刻,只是一刻,一瞬間!

噗嗤————

空氣撕裂開來的聲音清晰的在每個人耳邊傳出,隨即,耀眼的光芒讓衆人都不由的眯上了眼,只是這一眯眼,他們錯過到目前爲止最精彩的對決。

塵煙散去,衆人清晰的看到三人依舊站立着,挺直着身子,只是身體不再原地,似乎退了幾步。


懷慶安和方楠各自退了六步,納蘭德退了十步!

三人衣着都有不少處撕裂開來,只是他們毫不在意。

“哈哈,納蘭家族始終只是草藥世家,如果是一般的一品高手,豈是我倆可以應付的。”

方楠哈哈大笑着看了眼納蘭德身上絲毫不弱於他們的傷勢,對懷慶安興奮的說道。


懷慶安也是微笑着點點頭,依舊是那副溫文儒雅的氣質,不管在什麼時候,風雪書院的書生豈能弱了他們的氣勢。

納蘭德自然也聽到兩人的談話,嘴角一勾,掛起譏諷之色,嘲笑道:“你們說的沒錯,納蘭家族確實是草藥世家,不精通武技,可是你們卻忘了,納蘭家族也是毒藥世家!”

大陸神醫,凡是神醫,必定也精通毒藥,能救人,亦能殺人,普通的高手出手最多殺一人,殺十人,而精通毒藥的神醫彈手間卻可以輕鬆取百人、千人性命!

大陸能威脅到一品高手的神醫只有兩人,一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柳雲修,二是整天龜縮在家裏的納蘭德!

對於柳雲修,各大門派也有不少高手追蹤,尋早過,只是後者靠着那身無雙醫術,用獨制的藥物掩蓋了身上的氣勢,躲過了一次又一次的追蹤,不過好在後者以前立過誓言,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用毒藥殺一人。

這萬不得已的底線到底是什麼,沒有人知道。

此時,懷慶安和方楠都回過神來,意味深長的回味着納蘭德的話,他們這時纔想起,後者有着出神入化的醫術和毒術!

欣賞着兩人的眼色,納蘭德得意的摸了摸鬍鬚:“你們是不是在疑惑,身上到底那裏中毒了?好,你們現在試試用內力來殺我。”

懷慶安和方楠立刻二話沒說就開始驅動體內的內力,結果氣息剛剛涌上心頭他們就感覺腹部一痛,整個內力又縮回體內,而且身子一陣痠麻無力,連動一動手指都能感覺到疲憊不堪。

“無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