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155 Views

“別鬧了,客人來了。”林甜甜站在餐館外無奈的攤了攤手。

Written by
banner

……

“雙拼套飯三份!”

шωш•тt kán•C○

“麻婆豆腐套飯十份!魚香肉絲套飯十份!”

“沈峯他們這一桌再加個酸菜魚!”

“同學,麻煩借過一下!”

“糖醋排骨套飯!”

“抱歉,糖醋排骨沒有套飯!”

“啊?有人需要AA否?”



傍晚六點整,餐館準時進入黃金高峯期,各種聲音如潮水般擴散開來,覆蓋了街尾這一方區域。

除此之外,隨着陳沖新事蹟的傳開,更多的客人慕名而來,甚至還有人想進入廚房和陳沖合照,卻被尷尬的堵在了外面。

不是有人阻攔,而是來來往往的客人太多,根本擠不進去。

值得一提的是,在長長的隊伍中,竟然還有趙四等人的身影。

“大家別誤會,我們也是來吃飯的。”趙四微笑着朝前後的客人解釋一句,生怕別人又誤會自己等人是來找事兒的。

經過上次的事件之後,他完全明白了這個餐館的可怕魔力!它與普通的美食店不同,除開餐館的食物無可挑剔之外,老闆的人格魅力也在不知不覺間將客人的心擰成了一股繩。

對餐館不敬,對陳老闆不敬,便是對所有客人不敬!

再者說,當一個人的能力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理解範圍後,所謂的不甘與敵意都將在不知不覺間變爲折服。

趙四便是如此,他現在純粹就是一名爲了美食而排隊等候的食客。

“李天,店面的事情今天順利嗎?”

“挺順利的,他們一聽說我們要一次性租兩個門面,都笑得合不攏嘴。”李天排在趙四身後,笑着說道:“而且四哥,那個物業經理長得可漂亮了!”

一說到這裏,他的腦海便浮現出那個女人的精緻容顏,尤其是眼角的那顆小黑痣,一顰一笑之間,無不散發着慵懶氣質,簡直能把人迷得頭暈目眩。

“看樣子,這段時間你怕是免不了要多跑幾趟了。”趙四大有深意的說道。

“嘿嘿。”李天憨笑兩聲,沒有辯解。



除了趙四等人外,隊伍中還有許多的陌生面孔。

他們有的是附近住戶,平時來來往往將餐館記在了心中;有的來自龍江各個區域,受到朋友的安利後,專程而來;更有甚者,來自王浩的粉絲羣,因爲最近羣裏紛爭不止,於是過來看看實際情況。

諸如此類的還有很多,可見‘美食江湖’四個字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

接近十點半,當幾道大菜的食材消耗一空,陳沖便上樓洗澡換裝,然後找了個揹包,裝上剁骨刀、手電筒等一些物品後,便來到廚房與冰屍告別。

“老闆,加油哦。”冰屍手持炒勺,笑着鼓勵道。

陳沖翻了個白眼,感覺自己好像被小瞧了。

“不就是一個困難任務麼,我陳某人三拳兩腳就能輕鬆搞定!”他輕輕嘀咕一句之後,帶着黑貓朝18號碼頭出發了。

……

美食江湖吃貨羣。

“3級吃貨劉洋:@管理員周飛@管理員王雄心,你們兩個傢伙去哪了,今天過來吃飯的時候沒看見你們人呢?”

“管理員張萌:【偷笑】他們兩個估計被姑娘纏住了。”

“0級吃貨李明明:啥?【驚嚇】”

“0級吃貨徐森:有情況!【壞笑】”

“3級吃貨劉洋:what?美女蛇嗎。”

“1級吃貨雪華:@管理員張萌,看見我們廣大吃瓜羣衆一臉好奇的模樣了嗎?”

“0級吃貨張亮:瓜子已就位。”

“5級吃貨蔣新:我知道,這兩個B相親去了。”

“3級吃貨劉洋:【牛頭】【啤酒】”

“管理員張萌:【偷笑】”

“3級吃貨雷蒙:咱們學校的還是外校的?”

“管理員張萌:網友!”

“0級吃貨李明明:…給大佬遞煙。”

“0級吃貨張亮:…給大佬遞煙。”

“1級吃貨雪華:我怎麼突然有點想笑,這都什麼年代了,可別被套路了,哈哈。”

“3級吃貨劉洋:他們兩個男的還怕被套路?別套路人家姑娘就好了。”

“3級吃貨雷蒙:萬一不是姑娘呢..【壞笑】”

“管理員張萌:……”

“0級吃貨李明明:……哈哈哈,笑哭,畫面太美不敢想象。”

“5級吃貨蔣新:我的衣服估計報廢了..【嘆氣】”

“管理員張萌:??”

“3級吃貨劉洋:??”

“3級吃貨雷蒙:??”

“5級吃貨蔣新:唉,一言難盡啊..”

……

龍江師範大學,女生宿舍,301寢室。

林甜甜穿着粉色的緊身睡裙,彎腰去拿地上的一個帶卡通LOGO的盆子,結果領口一滑,露出大片香嫩。

“甜甜,看不出來,你還挺有內容的嘛。”一名正在看書的短髮女生打趣一句,同時直勾勾的盯着前者胸部,“嘖嘖,這要是被男生看見,怕是會讓人流鼻血呢,嘻嘻。”

“小心長針眼!”林甜甜翻了個白眼,突然將領口狠狠往下一拉,故意讓室友看得清楚一些後,才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鑽進了浴室。

傲嬌總裁狂寵妻 浴室燈光打開,光線將她較小的身影透過玻璃倒印在門口的地面上,有悉悉索索脫衣服的聲音響起。

“嘶,好疼啊。”浴室內響起她的驚呼,“真不知道王雄心他們平時怎麼堅持下來的,我這才端了一天的盤子,結果手臂都快擡不起來了,雙腿還發軟。”

“說明你平時缺乏運動。”另一邊,楚瀾腰身挺直的盤坐在牀鋪上,剛換上一身寬鬆T恤的她,正將束起來的長髮解開,又用手指代替梳子梳理着。

“黑色蕾絲。”那名看書的室友嘿嘿一笑。

聞言,楚瀾下嘴皮包着上嘴皮吹了吹額頭上的空氣劉海,道:“雪華,我真懷疑你上輩子是個男的,怎麼就那麼好色呢?”

“誰說女人就不能好色了?”雪華咯咯一笑,雙手撐着下巴故意湊近楚瀾,目光在後者圓潤的長腿上游離,由下至上,看得十分認真,“真羨慕啊,這大長腿..”

“要摸一下麼。”楚瀾拍了拍大腿,毫不介意。

“哧溜,好啊。”雪華直接撲了上去,嚇得楚瀾驚叫連連,一個勁的求饒,完全沒有平時的高冷。

當然,這種旖旎畫面只會出現在女生寢室,外人不可能看見。

“行了行了,我要笑岔氣了。”楚瀾拿着枕頭將雪華推開。

“喲,小妞,在牀上挺有勁兒呢,你未來老公可要享福了。”雪華一邊揉着脖子,一邊豎起大拇指,還不待對方扔出枕頭,趕緊坐回桌邊故做認真的看書去了。

“狗嘴裏吐不出象牙。”楚瀾嘟着嘴怪嗔一句,正要去拿面膜的時候,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這道聲音與正常的鈴音不同,而是來自聊天軟件的視頻通話請求。

“發什麼楞啊,快接啊。肯定是哪個野男人想你想得睡不着,要看你穿睡衣的樣子,不,最好什麼也別穿。”雪華掩嘴偷笑,然後好奇的湊了過來。

“別瞎說,是王雄心。”楚瀾翻了個白眼,隨意的點擊接受。

整個學校都知道她們五個人的關係很鐵,屬於純粹的友情。

“如果是叫你們出去吃宵夜,記得帶上我啊。”聞言,雪華瞬間沒了興致,重新坐了回去。

楚瀾收回目光,看着屏幕上的‘正在連接..’有些狐疑,這傢伙,有事打電話或者發信息就好了啊,幹嘛還要接視頻啊,當真是麻煩。

視頻組件連接成功。

手機屏上出現一大一小兩個視頻窗口,大的屬於楚瀾,小的屬於王雄心,不過,小窗口是黑的,似乎對方攝像頭沒有正常連接或者網絡有波動,反正什麼也看不見。

“幹嘛,泡妞泡完了纔想起感謝我們嗎?”楚瀾看了看麥克風的標誌,見其運轉正常後,隨口說道。

另一頭沒有聲音。

“說話呀,啞巴啊。”楚瀾撇撇嘴。

另一頭依舊沒有聲音。

“嗯?你那邊信號不好嗎?”楚瀾看了眼屏幕左上角,自己這邊的信號顯示爲4G滿格。

忠犬一生推 “估計沒有正常連接,你讓他重新發起一次就好了。”雪華提醒道。

“聽見了嗎,可能沒有連接成功,你有什麼事直接打電話。”話落,楚瀾點擊‘掛斷’,拿起面膜,將包裝撕開。

嘟嘟..嘟嘟..

然而,面膜還沒從包裝裏拿出來,王雄心又發起了‘視頻通話’。

楚瀾微微一怔,心想這傢伙不會是手機欠費在哪個地方曾WIFI求救吧?

點擊接受。

視頻窗口再次出現,但小窗口依舊是黑的。

“能聽見嗎?”楚瀾有些不耐煩了,既然可以發起視頻,說明還是有網絡信號的,直接發文字消息多好?真是豬腦袋!

依舊無人響應。

“你直接發文字信息。”楚瀾關閉視頻。

“這傢伙瘋了吧?是不是和姑娘喝酒喝多了?”

嘟嘟..嘟嘟..

雪華話音剛落,楚瀾的手機又響了。

“哎呀,真是煩死了。”楚瀾再次接通視頻,不耐煩的說道:“王雄心,你是不是有病啊!聽得見嗎?直接發文字信息或者打電話,我準備睡覺啦!”

“沙沙..”

不過,就在楚瀾快要抓狂之際,手機裏突然傳來一道極低的聲響,若不仔細聽,很可能忽略。

她將手機音量調到最高,立刻就把那種聲音放大了,聽着就像對方故意擋着麥克風,或者麥克風旁邊有東西一樣。

“你聽得見我說話嗎?”楚瀾皺起眉頭。

“沙沙..沙沙..”聽筒裏的摩擦聲越來越響,接着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呼’的一聲即爲沉重的呼吸,彷彿對方將麥克風湊近了嘴邊,而呼出的氣體在聽筒裏放大,聽着非常刺耳。

再然後,聽筒裏傳出一聲陰惻惻的低笑,而後一個異常嘶啞的男人聲音幽幽響起,

“聽得見。” “王雄心?”

楚瀾皺起眉頭,這傢伙的聲音有些奇怪,就像小時候大孩子給小孩子將鬼故事的時候,會故意將聲音變得低沉與沙啞,從而營造出一種恐怖的氣氛。

“是我。”另一頭傳來聲音,聲調依舊如此。

“你腦子進水了吧,剛纔喊你半天不說話,我還以爲見鬼了!”楚瀾對着攝像頭翻了個白眼,“好好說話。”

“我嗓子啞了,只能這樣了。”

“喲,把人姑娘說昏頭了吧?”楚瀾打趣一句,“有什麼事快說,我等着敷面膜呢。”

“其實也沒什麼事。”電話另一頭沉默片刻,隱約能聽見如同電流般的低笑。

“你是不是喝酒喝傻了?信不信明天讓陳老闆收拾你?”楚瀾揮了揮拳頭,‘惡狠狠’的威脅道。

“明天..”電話裏的聲音有了些起伏,既像是狐疑,又像是反問。

“怎麼,你還想現在啊?”楚瀾將之歸結爲醉鬼的症狀。

“好啊。”

“嘁,陳老闆現在都睡覺了,懶得理你。”楚瀾埋頭去拿面膜的時候,並沒注意到小窗口裏面出現了一雙眼睛,但又立刻消失。

“咳,陳老闆睡了,你不是還沒睡麼,你可以收拾我呀。”

“行啊,你來啊,看我不把你錘成豬頭。”楚瀾與另一邊的雪華相視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

“王雄心,小心我把你聲音錄下來發到美食江湖吃貨羣裏去,讓大家一起開心開心。”雪華扯着嗓子威脅道。

“行了行了,我真的要敷面膜了!今天我和甜甜幫你們頂班,可把我們累壞了。”楚瀾對着攝像頭揮了揮手,正要掛斷時,對方趕緊說了句‘等等’。

“你到底有完沒完啊,這都快12點了!自己去找周飛玩兒去。”

“周飛..他在和妹子..”話落,聽筒裏傳來幾聲拍掌的聲音,其意不言而喻。

“你好惡心!”楚瀾細眉一擰,但礙於王雄心喝多了,也沒有當場發飆。

“嘿嘿嘿..這不是很正常嗎..”

“王雄心,你喝多了。”楚瀾神色微怒,鄭重提醒一句,希望對方能夠稍微克制,免得破壞友誼。

總裁前夫,絕情毒愛 “就當我喝多了吧..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什麼忙。”楚瀾順了口氣,儘量讓自己平靜些。無論如何,王雄心只是酒後胡言亂語,她沒必要往心裏去。

“你..能不能..給我看一下..”

“嗯?看什麼?”

“就是..看一下你..沒穿衣服的樣子..”

“去!死!”

聞言,楚瀾怒火中燒,手指不停點擊掛斷,然後直接將王雄心拉入了黑名單。

“別生氣別生氣。”雪華之前在一旁聽得清清楚楚,當下趕緊過來勸解,“王雄心這傻子肯定是喝多了,你別往心裏去,小心長皺紋!”

“喝多了?喝多了能說這樣的話?”楚瀾直接氣哭了,“他就是個王八蛋,以後老死不相往來!”

“怎麼了這是?”林甜甜聽到動靜後裹着浴巾從浴室跑了出來,當下心疼的抱着前者安慰。

“王雄心那個白癡酒後耍流氓!”雪華適時的幫着楚瀾出氣,然後快速將之前的事情說了一遍。

“還有這種事?!”林甜甜面色大驚,氣沖沖的跑到自己牀上拿起手機撥打王雄心的電話。

嘟..

電話撥通,她正要開啓免提破口大罵時,聽筒裏卻傳來了‘嘟嘟嘟’的忙音,顯然是對方掛斷了!

“王八蛋!”林甜甜氣得直跺腳,再次撥打卻得到‘你所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的提示。她不死心,再嘗試了五六次以後才確定,對方應該是將自己拉黑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