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4 Views

世界一片漆黑,天像是徹底黑了一樣。

Written by
banner

水凝煙做了手術,她感覺都過了好久了。

她忍不住問身邊的人:"現在幾點了?"

靳言看了看錶:"六點半了,天剛黑!"

水凝煙頓時愣了愣:"你回來了?"

剛才,靳言出去給她買吃的,病房裡,是護工照顧她的。

方才她聽見腳步聲,還以為是護士給她換藥呢!

因為護工也說了,葯不多了,她待會去喊護士的話來著。

靳言看到水凝煙詫異的表情,他笑了笑:"對啊,我都回來了,等我把這邊的桌子上收拾一下,我們就可以開飯了!"

桌子上擺放的,全都是靳言給水凝煙買的水果。

水凝煙笑著點點頭:"好!"

靳言很快就收拾好了東西。

他端著一碗白白的麵條過來,給水凝煙喂飯:"現在你的眼睛這樣,什麼刺激的都不能吃,我給你買的鮮麵條,就放了一點鹽,其他什麼都沒有,你忍忍,過段時間,等眼睛好點就行了!"

水凝煙點了點頭:"沒事的,我這幾年,吃飯味道也很輕的,畢竟,吃的太重,刺激眼睛。"

靳言點點頭,給她餵了一口麵條:"怎麼樣?味道還能接受嗎?"

水凝煙輕笑著說道:"當然能啊,你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挑食的!"

靳言臉上升起一抹溫柔的笑意,他一邊給水凝煙喂飯,一邊開口問她:"兩隻眼睛現在都看不見,你有沒有覺得特別害怕的感覺?"

一般情況下,人如果看不見這個世界,內心就會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慌和不安。

靳言心裡,很是清楚,他還特地去詢問了一下,這方面的心理專家,還查閱了一些資料,看看病人這期間,吃什麼東西,說什麼,會對她的身體和心情比較好。

水凝煙聽到靳言溫柔的聲音。

她笑著說道:"當然有點害怕啊,但是,想到你還陪在我身邊,還有兩個小寶貝等著我,我就不害怕了!"

聽到水凝煙的回答,靳言笑的更溫柔了。

一碗麵條快吃完的時候。

靳言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電話是路西西打過來的,電話里,她的聲音很著急:"靳言,昊昊和芸芸已經哭喊著要麻麻呢,這會吃完飯,他們看你跟凝煙還不回來,就開始哭了,我怎麼都哄不下!"

路西西是知道,靳言去陪著路西西做手術了。

可是,兩個孩子一哭,她根本就沒轍了。

她能哄的辦法,幾乎都用了,可是,還是無濟於事。

看著兩個小傢伙哭的眼睛紅紅的,一聲聲的:"我要麻麻!"

路西西感覺到,自己的心肝肺都在疼。

她無奈的聲音,讓靳言忍不住更加無奈。

他想了想,開口道:"媽,這樣吧,你先把電話給昊昊,我跟昊昊說兩句!"

路西西點了點頭。

將手機給一旁紅著眼睛的水天昊。

水天昊雖然沒有嚎啕大哭,可是,眼睛明顯紅了。

都說母子連心,他總覺得,心裡很是不安。

他想到麻麻,心裡就有點不安,這樣的感覺,以前是沒有過的。

水天昊都哭了,水天芸更是哭的厲害了。

畢竟,她是女孩子,這方面,更敏感一些。

水天昊拿到手機,吸了吸鼻子:"拔拔,你把麻麻帶到哪裡去了?你們怎麼還沒有回來啊?"

靳言聽到孩子的聲音,頓時覺得心疼到了骨子裡,小傢伙似乎是在質問自己。

可是,他能聽到的,更多的是他的難過。

他輕聲安慰道:"昊昊別哭,麻麻現在不再國內,我們今天在醫院檢查完,你麻麻就接到公司那邊的電話,說有事情讓她回法國一趟,拔拔很擔心你麻麻,所以就跟著過去了,現在,你媽媽下了飛機,剛剛睡下,我們等她醒來,再讓她跟你通電話,好嗎?這會她實在是太累了!"

聽到靳言的聲音,水天昊的心裡,安心了些許:"那好,麻麻要是醒來了,你一定要聯繫我,不然,我今晚會睡不著的!"

靳言連連點頭:"一定讓你麻麻給你打電話,今天我們走的太急,沒有告訴昊昊和芸芸,是我們的不對,拔拔給你道歉,昊昊別難受了,一會幫拔拔麻麻安慰一下芸芸,好不好?"

靳言覺得,心裡充滿了負罪感。

因為他騙了孩子,雖然說起來,算是善意的謊言。

可是,這怎麼都算是騙孩子的。

他有點無奈和愧疚。

水天昊是個通情達理的聰明孩子,聽到靳言道歉了。

他趕緊開口:"拔拔,你沒有必要跟我道歉的,你沒有做錯什麼,我就是太想麻麻,太擔心她了,所以,才會這麼著急,你也別難受愧疚了!"

靳言心裡又是溫暖,又是更加愧疚。

怎麼能不愧疚,他就是騙了孩子。

他輕聲開口:"那昊昊把手機給芸芸,拔拔跟她說兩句,好不好?"

水天昊點了點頭:"好!"

說罷,他就把手機遞給了水天芸。

水天芸接起電話,聲音就有點失控。

她委屈的喊了一聲:"拔拔……"

靳言瞬間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都在抽疼。

他連連回答:"在在在,拔拔在呢,芸芸不哭,芸芸是不是難受了,都是拔拔麻麻不好,沒有跟我家芸芸打招呼,芸芸別哭了,拔拔會心疼的!"

水天芸乖巧的開口:"芸芸不哭,拔拔不要心疼了,芸芸就是想麻麻!"

長這麼大,他們跟水凝煙分開最多,也就是五六個小時,今天都一天了。

小傢伙心裡慌了,也是情有可原的。

畢竟,連水天昊這般的小大人,都忍不住了,更何況,水天芸的心性,還是十足的小孩子。

靳言聽到小公主的話,心疼到了骨子裡:"芸芸不哭哭,我一會就讓你麻麻給你打電話,聽到她的聲音,芸芸再睡覺覺,好不好?"

水天芸稚嫩的聲音,鄭重極了:"嗯嗯,我一定等麻麻的電話!"

靳言這才鬆了口氣。

他哄了小傢伙半天,最終,才掛了電話。

靳言掛了電話,他就看見,水凝煙看著他,臉上寫滿了悲傷。

靳言嚇了一跳:"凝煙,你是不是哭了,你現在不能哭的,你今天才剛做完手術!"

水凝煙搖搖頭:"我知道,我心裡有分寸的,我就是太難受了,我感覺,自己都壓制不住自己的悲傷,靳言,你說,我是不是不是個好麻麻,當初,我明知道,自己能給與他們的,只是個單親家庭,而且,還有可能經濟上也給與不了太多的滿足,可是,我還是義無反顧的生下他們,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們現在怎麼會這麼不安呢!是不是我真的錯了,要是我能再為孩子多考慮一點……"

靳言聽到水凝煙的聲音,似乎都帶著哭腔。

他趕緊伸手抱住水凝煙:"凝煙,聽話,不能難過,不能哭,不然的話,你以後都見不到兩個寶寶了,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真的,你是世界上最好的麻麻,孩子都很愛你的,是我的錯,我當年要是早點看清楚自己的心,也不會讓你和孩子吃這麼多的苦,是我這個當父親的失職,不是你,你不要責怪自己了,待會,你假裝剛睡醒了,給孩子打個電話,你既然不想讓他們擔心,就瞞著他們,說我們現在在國外吧,這樣的話,孩子也能安心點!"

水凝煙點了點頭:"嗯,我會的,我一會給他們打電話,不讓他們擔心,我也不會哭的,我還要看我的芸芸和昊昊呢!"

關於當年的對錯,水凝煙沒有提及,因為她不想再說。

畢竟,感情的事情,那有什麼對錯和道理可言呢!

"嗯嗯!"靳言重重的點頭,緊緊的將水凝煙抱在懷裡。 將木兮放下的時候,紀澌鈞順手拿過木兮手上的蚊香,「你去睡覺吧。」

「好。」木兮脫了鞋進到屋后,去洗手間換衣服的時候,看到紀澌鈞在廚房點蚊香,動作雖然一開始有些生疏但很快就熟練了。

換了衣服,木兮走到沙發,剛坐下,就看到紀澌鈞拿蚊香過來了,木兮看著紀澌鈞,見紀澌鈞把東西放下后,又回了廚房。

他不說話的樣子,讓木兮心裡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看著他在廚房裡拿碗盛面,又站在廚房吃面,那狹小又破舊的廚房和他身上的形象格格不入,這一幕,讓木兮想起了南豐璇的話。

木兮抿著唇深呼吸一口氣,躺到沙發后,木兮拉起被子蓋過自己的腦袋,在沒人看得見的被窩下,偷偷用手擦去眼角的淚水。

她期待的普通生活,為什麼現在到了自己眼中,似乎成了她自私。

也許,她的紀先生不該是這樣的。

她還記得,自己出獄后,再次見到的紀澌鈞。

那個時候的紀澌鈞,高高在上,讓人望塵莫及,那樣的他,是多少人眼中無法追逐的大人物,他光芒萬丈的樣子,自信的坐在每一個峰會上和那些商業大腕一起共議經濟,那個時候的他,雖然臉上沒多少笑容,可她卻覺得,那才是紀澌鈞。

木兮將額頭抵在沙發靠背,用手摸著自己的肚子。

她和他之間,還有董雅寧的仇恨,也許,她該放他走吧。

被淚水染濕的被窩貼在女人臉頰上,那濕漉漉的感覺讓木兮的腦袋有些昏沉,哭到忘記了時間的木兮,已經不記得什麼是清醒,只以為自己是遊離在半睡半醒的狀態。

直到一張溫熱的手掌越過那濕漉漉的被窩貼在她的臉頰,木兮才有所清醒。

「兮兮,你煮的麵條有點咸,是不是你的眼淚掉進鍋里了?」

「我才沒有哭。」

男人的手越過木兮的腰間來到她的小.腹,「丫頭,你老是那麼不乖,要是以後女兒生出來又像那個臭小子,你覺得我捨得打她?」

「我哪兒不乖了?」還不是他,情緒不對勁的時候就喜歡搞沉默,讓她戰戰兢兢不敢靠近半步。

「你知道我心情不好,為什麼不哄我?為什麼冷落我?為什麼要走?」

「我是去樓下買個蚊香,我哪有走了。」他的一句話,縱使她內心有無數的委屈和壓力,也瞬間被瓦解。

「那你為什麼冷落我?」

「我忙的暈頭轉向的,連休息都沒時間,那還有空冷落你。」木兮知道,他這是給自己找台階下和她緩和氣氛。

「兮兮,難道那幾件破衣服,和一碗破麵條比我還重要?」他知道,因為母親的事情,他無顏面對她,以至於讓她跟著擔驚受怕,可他又不能說出自己已經知道了那些真相,只能另編理由安撫她。

擱在胸前的手抬起后,反手勾住男人的脖子,木兮想回答紀澌鈞的話,卻心不在焉半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嗅著女人髮絲的男人,面對她的沉默,悄然有些不安,抬起的臉頰貼在女人臉龐上,恨不得能離她近一步感受她心裡在想什麼,「老婆,一會有空嗎?」

「嗯?」聽到他這麼問,緩過神來的木兮想回眸去看他,剛別過一些臉龐,嘴角就貼到男人唇角。

面對送到嘴邊的吻,男人低頭親了一口,「我們去看煙花吧。」

「煙花,什麼煙花?」愣了一下的木兮才想起來,梁淺好像跟她說過今晚市中心廣場要放煙花。

「你們景城有個傳說,在一年一度的煙火大會的煙花下和心儀男人接吻的女人,能鎖住這個男人的心一輩子。」

是這麼回事嗎?怎麼她聽說的不是這個版本?「老公,你怎麼說的跟別人不一樣啊?」

「從今年開始,就是這個標準了。」手指將木兮被淚水浸濕貼在眼角的頭髮撥下。

她當然想去了,可是……

見木兮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麼,紀澌鈞用力將人提上,說話的時候將木兮緊緊圈在懷中。

腰間收緊的力道勒到木兮有些生痛,木兮抬頭看了眼輕輕蹭著她臉頰的男人,「紀先生……」

「我是你老公,不是紀先生。」

他越對她溫柔,她的心就越不能堅定,木兮轉身將男人壓倒,拉起被子蓋在他身上,「你忙了一天,早點休息吧。」

察覺到木兮情緒有些不對勁,紀澌鈞握住木兮的手,將木兮的手拉到自己臉頰貼著,「兮兮,你還在生我氣嗎?」

「我怎麼會生你氣呢。」木兮笑著撐著腮幫子靠在紀澌鈞旁邊,收回被紀澌鈞握住的手,放在紀澌鈞胸口上。

抬起的胳膊繞到木兮身後摟住木兮的腰.身,將人擁入懷中,「兮兮。」

「嗯?」靠在紀澌鈞胸膛的木兮,聽著他的心跳聲,那跳動的頻率就像流逝的時間,一點點的催她做出決定。

「兮兮,你覺得我大哥為人怎麼樣?」

「呃?」他怎麼突然跟她提到這個問題?

不解的木兮昂起頭看著紀澌鈞。

紀澌鈞知道木兮看著她,可他不敢看木兮,怕從木兮眼中看到對大哥的感情,哪怕沒有那種,他也不想看見,「你跟在我大哥身邊那麼多年,他對你,應該比我還好吧。」

自從她跟在他身邊之後,他鮮少提到這個問題,也一直避著,為什麼現在突然提起來了?木兮貼在男人胸口的手挪到他的心房,「在他心裡,我排最後。」

「最後?」這個答案出乎紀澌鈞的意料。

「你是第一,集團是第二,紀家是第三,我是最後。」

木兮的答案是這個,可是據他所知,和李泓霖電話里所講的那些內容來看,這個排位並非如此,「兮兮,你知道嗎,在遇見你之前,我大哥是除了我媽以外,我在世界上最重要的親人,他才華卓越,心地善良,是我最敬佩的學習對象,我沒見他對哪個女人那麼照顧過,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他今晚,為什麼要跟她說這些,木兮怎麼覺得紀澌鈞想暗示什麼。「嗯。」

「兮兮,你跟在我大哥身邊那麼久,你有想過,有朝一日要嫁一個像他一樣的男人嗎?」在紀澌鈞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看著木兮,他知道木兮的答案是沒有,所以他的心是無比平靜的。

他是不是打算為了深哥,又一次拋棄她了?不然為什麼,他要對她說這些?木兮笑著說道:「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如果……」木兮不敢去看紀澌鈞的臉,因為她怕被他看透自己的眼神,「如果你需要我跟你離婚,我可以等你,等你處理完景城的事情,再來接我們母子。」

她不想再被他拋棄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在他做出那個決定之前,她先退步,這樣,不是他拋棄她,是她退讓。

看來,她誤解自己意思了,他並不是為了當前的局勢拋棄她,而是在為自己的病情找退路,一旦他的病不好,他總不能讓這傻丫頭,沒人照顧吧。她是願意等他,可大哥未必會讓她等吧,既然這丫頭都這麼說了,那他就順著她的心思嚇唬嚇唬她,看她以後還敢不敢亂說話,「你真的願意等我?」

「只要你願意來接我們,多久我都等。」原來,他真的是為了那件事為難。

那貼在木兮腰.身的手挪到木兮的後腦勺,輕輕摸著,「傻丫頭,你就不怕我忘了你么?」

「你如果辜負了我,我就嫁給紀優陽,讓你跟你的新老婆一塊滾出紀家。」如果真有那一天,她大概會繼續呆在那個地方,直到她的紀先生來接她,因為她相信,她的紀先生是不會忘記她的。

「兮兮,你過來。」

心裡難受的木兮,為了不讓紀澌鈞看出自己真實的情緒,木兮撅著唇故作生氣看著紀澌鈞,身體往上挪,正常速度移動的木兮,沒想到紀澌鈞會突然下移,堵住她的唇將她壓.在沙發上。

木兮就知道,他又莫名其妙在吃醋,木兮抬起手用力拍打紀澌鈞的肩膀。

將人狠狠吻一頓的男人抬起頭看著氣急敗壞看他的木兮,「丫頭,你給我記住了,我紀澌鈞這輩子沒有離異,只有喪偶,對於你所擔心的事情,我的答案是,我不需要做選擇,因為我只要我的愛妻兮兮老婆,順帶要我們的兒子。」

原來,他剛剛是故意嚇唬她的!行啊,紀澌鈞,玩這一套是吧,別以為她不會,「不是你先問我要不要嫁給你大哥的么?」

「兮兮,我半個字都沒提到讓你嫁給他,你為什麼會這麼想,你是不是心裡有過這個想法?」

「你……」

看到木兮說不過自己就生氣的男人,臉上帶笑湊到木兮耳邊壓低聲音說悄悄話:「丫頭,我大哥他那……」

被紀澌鈞一句話惹紅臉的木兮,沖著男人腰間用力扭了一把,「紀澌鈞,你能不能要點臉?」虧深哥還對他那麼疼愛,他倒好,居然在她耳邊揭深哥的短。

實在是不能忍,他家小丫頭,居然想為了化解當前局面跟他離婚,今晚不好好恩威並施教訓一下,哪天真要是丟下一份離婚協議,那可就不妙了,「丫頭,我跟我大哥,誰的身材更好?」

他不是想聽么,木兮故意刺激一句:「當然是深哥的了。」

好,這丫頭,明知道他是故意這麼問的,還搭上腔了,「丫頭,那在床.上呢,你更滿意誰?」

「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聽。」不管真話假話,這丫頭,今晚都完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