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7 Views

笑著,吃著,就算葉藝和林鑰欣鬧得最凶!片刻之後,葉藝似乎想到了什麼,瞄了天奇一眼,對正在喝湯的林鑰欣說:「對了鑰欣,你說小舅逗不逗!居然說我的偶然抱過他,他太能吹牛皮了。」

Written by
banner

提到這事,圓桌對面正大口大口扒飯的天奇可鬱悶了!不就是自己不了解龍祺的事嗎,何必質疑呢!我還是你小舅呢。

「表姐你偶像是誰啊?小叔叔認識嗎?」林鑰欣也覺得奇怪,望著表姐這樂呵呵準備取笑小叔叔的神色,她不由問道。

「咋華夏的經濟女皇,龍祺老大莊語詩!鑰欣你說小舅這牛皮吹得大了!」

「莊語詩?表姐你的偶像是經濟女皇?咳咳咳….」被嗆著的林鑰欣,不由彎腰咳嗽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這麼大的反應!」

發現表妹被嗆出了眼淚,連連咳嗽,葉藝急忙拿紙巾給林鑰欣。

接過紙巾的林鑰欣,強忍住笑意,緩過氣之後,偏頭問:「表姐,我聽我媽說你去了邊陲,他們沒告訴你經濟女皇跟小叔叔是什麼關係?」

這句話,昨晚林天奇就問過葉藝,此時再度聽到同樣的話,葉藝美眸閃過一絲疑惑!見表妹林鑰欣笑得雙肩連連顫抖,眼紋流波一掃也是一臉笑意的小舅,便問:「聽你這話,小舅真認識經濟女皇啊?」

一聽,林鑰欣便明白這個表姐還不知道她的偶像就是她小舅媽,古靈精怪的她,也想逗逗葉藝,於是,道:「還算認識吧!唉…你的偶像怎麼是經濟女皇啊?你認識她嗎?」

本以為林鑰欣會知道把事實告訴葉藝,誰知林鑰欣想捉弄葉藝。林天奇和易冰藍坐在一邊忍著笑意看她們鬧。

無雲心中也跟葉藝一樣,沒把林天奇與莊語詩放在一個地位上,畢竟林家和龍祺不是一個層次的。

提到莊語詩葉藝就來勁,邊吃飯邊說:「經濟女皇所掌控的龍祺,它不但是華夏第一財團,在國外也是響噹噹的,龍祺的財力已經進入了世界幾百個國度的十強!在這十強財團的老大里,是有女性,但莊語詩是最年輕最漂亮的一位!她的追求者遍及全世界,我在國外的時候,我們那個圈子的男士都愛慕著莊語詩。國際性的很多期刊,只要是商業名流,她絕對在裡面。」

這些事,天奇還真不知道,更別說林鑰欣知道了!一聽葉藝這話,林鑰欣不由把目光移到小叔叔身上,那眼神似乎在說:小叔叔,你可要把握好啊!嬸的追求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多。

讀懂侄女林鑰欣眼神的天奇,沒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

葉藝一副得意洋洋的神色,喝了口熱湯,繼續說:「像經濟女皇這樣的人,又年輕、又漂亮、又能幹,所謂金錢權勢她都有,誰不羨慕啊!她一直都是我的偶像,也是我特定在商業打拚的動力,我做夢都想見她真身,可惜….」

說到這裡,葉藝語氣明顯低落下來,在林鑰欣她們的沉默中,又道:「可惜經濟女皇地位太高,是我們這種小人物能見到的嗎!這次回來本想去龍祺應聘的,可小舅這邊有困難,我就先過來了,等把小舅這邊的問題解決之後,我估計還是要去龍祺的。」

「噗哈哈…」

這回,不光是林鑰欣縴手叉腰大笑,就連天奇和易冰藍,也是嘩然而笑!

「笑什麼笑什麼…小舅你笑得好奸詐!外甥女我這麼痴迷一個人有那麼好笑的嗎!」葉藝美眸鬱悶的望著粲齒笑著的林天奇,餐桌對面笑得這麼陰笑的人若不是她小舅,她准把碗砸上去。

連連擺手,林天奇捂嘴道:「沒什麼沒什麼…你繼續!」

林鑰欣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最後還是強忍住,問:「表姐,你怎麼不相信小叔叔認識經濟女皇呢?你的舅舅你竟然對他沒有信任!唉…..」 葉藝面色一板。「這根本就不可能!小舅和經濟女皇不是一個台階的人,八輩子都打不著的關係從哪兒來?」

「恩,有道理!」一手掩唇,一手按著小肚子,林鑰欣笑得月牙兒都眯了。還假裝點頭,其目的就是要讓不知道事實的表姐繼續說下去。

葉藝弄不明白小舅、冰藍、表妹為何有這樣的反應,可她就對莊語詩來勁,於是,又說:「華夏龍祺可謂是國際上的一顆璀璨星星,經濟女皇的名字!凡是商業圈混的,不知道的太少了!現在的華夏的金融,龍祺掌控著大半!偶像啊偶像….我葉藝的偶像啊!」

望著一臉嚮往龍祺的表姐,林鑰欣笑過之後,抿唇帶著狡黠的笑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我能弄到你偶像的照片,你給我多少錢?」

「咳咳咳….」

「撲哧….」

眼睜睜的望著林鑰欣要拿自己老婆的照片賣錢,林天奇是一陣咳嗽。身旁的易冰藍更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一瞥美眸,葉藝粉拳在林鑰欣眼前晃悠幾下,道:「我都沒弄到偶像的照片,你一個還沒畢業的小女娃哪來的能耐!」

「你不信?」

「不是不信,是非常不信!」

林鑰欣打了個響指,眯眼嘿嘿笑道:「好吧!不信就不信了。」

紙巾優雅擦拭著嘴角油脂,葉藝美眸四處環顧。「對了鑰欣!我去邊陲的時候外婆不是說小舅媽跟小舅在一起的嗎,怎麼沒看見啊!」

一聽這酥膩聲,本來已經忍住了笑意的林鑰欣幾人,忽然間又笑了起來。

「哦,嬸兒在京都!」

「京都?小舅媽她家是京都的?」

「恩!」

望著林鑰欣眯眼點頭!葉藝立即想到今天在車上的時候小舅打的那個電話,接電話的人說小舅媽出國開會去了。

忽然間,葉藝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小舅媽是做什麼的?她今天好像出國開會去了?鑰欣,能出國開會的,在華夏來說,屈指可數。」

「哦…嬸兒她一直都很忙的!至於忙什麼我也不知道。倒是表姐你,去了邊陲也不問問嬸兒叫什麼名字?虧你還是小叔叔的外甥女!」

這不是葉藝不問,而是她去邊陲的時候林天奇不在,她就算問了也沒多大的意思!此刻聽鑰欣說起,她心裡挺不是滋味。

「外婆總是念著小舅媽的名字,好像叫『詩詩』吧!」

「表姐你活得太悲哀了!你出去你可說你是我林鑰欣的表姐啊,太丟人了!」

一見林鑰欣這模樣,葉藝咬著紅唇道:「你什麼意思你,難道表姐我給你丟臉了!」

咂咂舌,林鑰欣陰望著一副要殺自己的葉藝,說:「太丟臉了,竟然不知道嬸兒是誰,還敢說偶像!算了,你想不想看看我和嬸兒的合影?」

「拿來,我倒要看看小舅媽長什麼樣!你敢這麼說我。」

望著葉藝伸到自己胸前的玉手,林鑰欣忽然一笑,搖頭說:「不給你看,萬一你搶了我問誰要去,你還是問小叔叔要吧!但是我告訴你,嬸兒絕對是你想象不到的人!」說完,林同學還不忘朝一臉茫然的葉藝炸了眨眼。

「鑰欣,你什麼時候跟那富婆有合影了,我怎麼不知道!」

林鑰欣「咯咯」直笑,就是不回答!倒是一邊的易冰藍,側過那俏麗的臉龐,道:「是這樣的天奇少爺,你離開京都的頭一天晚上我們不是在柳苑居嗎,鑰欣拉著十夫人照了很多照片,還要了十夫人的親筆簽名。我這裡也有!」

從漂亮的錢夾中掏出三張三寸照片,遞給天奇。易冰藍笑嘻嘻的說:「天奇少爺你看這張,這是十夫人抱著我在那沙發上拍的,中間這張是我、鑰欣、小溪、衛佳我們四人跟十夫人拍的。最下面這種是你和十夫人的!」

拿著張片,天奇仔細的看,背景確實是在柳苑居拍的!只是沒想到那小富婆拍照的姿色絲毫不遜於現實中的她,太美了!

聞言后的葉藝,起身饒了過來!湊近的瞄著。

照片上的莊語詩,帶著高貴嫣然笑容將易冰藍抱在面前,一件乳白色的毛衣,秀髮隨意散在豐腴雙肩,淡妝;一雙美麗的雙眸上,柳眉展開,肌膚如千年白玉,淡淡彩色的溫潤紅唇,甚是迷人!整個人,在柔和光線的斜射下,顯得高貴優雅。

「咦…小舅,小舅媽怎麼這麼面熟?我看看…」

從天奇手中拿過照片,葉藝仔細的打量著,她相信自己十舅媽,可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呢!照片上的人,很漂亮,她的美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還有這氣質,縱然是一張照片,也掩飾不了她的風華。

「小舅,小舅媽好面熟啊!我好像見過。」

說著,葉藝又從天奇手中拿過最後一張照片!照片上,莊語詩挽著林天奇手臂,一臉幸福笑容,在她們手中,都舉著高腳杯。

林鑰欣和易冰藍偷笑,天奇望著苦思冥想的葉藝,懶洋洋的說:「估計是你小舅媽長了副大眾臉吧!」

「不是不是…」葉藝實在是想不出來,在她驚嘆小舅媽容貌和氣質之時,走到無雲身邊,將照片遞給一臉迷惑的無雲。「無雲你看看,我小舅媽真的好漂亮!」

接過照片的無雲,第一眼就被照片上莊語詩傾世容顏給鎮住!隨即,仔細打量的她,兩條修長柳眉緊緊皺了起來,抬眼說:「好眼熟…葉藝,我感覺我也見過你小舅媽,可是想不起來了。」

「是啊,腦海中有我小舅媽的印象,可就奇怪了!我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呢!」葉藝頭大起來。

易冰藍起身走過來,從無雲手中那照片拿回去,她不可被葉藝給霸佔了!

「呵呵呵….」

看見葉藝一籌莫展,林鑰欣笑得太開心了!「表姐,你真見過嬸嬸。不會是在金融報紙上吧!或者是龍祺…官網….」

聞言,葉藝和無雲腦海中堵塞的那一片記憶瞬間被打開!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扭頭望著彼此,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們的腦海中都閃過國外重大金融行業期刊或者報紙上的那個女皇的照片,只是那上面的女皇你看不到她的笑容,在她神色中,你看到的只會是上位者的神情和那無時不刻都透露著女皇的氣息。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驚愕之後,葉藝和無雲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震撼心靈的尖銳聲!同時扭頭看著正在喝湯的林天奇。

「小舅,這…真的?」顫抖的酥膩聲線,長大的眼眸。

「什麼真的?難道你在此之前見過那小富婆。」打著哈哈,林天奇朝神色滯愣的外甥女眨了眨眼。

「小舅….」嬌膩聲后,葉藝起身大步走向盈盈笑意的易冰藍。「冰藍把照片再給我看看!」

易冰藍瞄了忍著笑意的天奇一眼,對瀲灧放光的葉藝搖頭。「不給….我只有這幾張了!」

「冰藍你給我在看看嘛,我不要你的!」

這件事對葉藝來說,比全世界同時地震給她的震撼還要大,她只是想確定這冰藍身上的照片是不是經濟女皇,畢竟華夏經濟女皇莊語詩的名頭太響了!別說是在華夏,就算在全世界的金融圈,都是響噹噹的人物,而這種地位的人,怎麼會跟自己的小舅有關係,且還是自己的十舅媽,這….

「十夫人可是你的偶像,我把照片給你你還不給我霸佔了!」嘻嘻笑看面色不可思議的葉藝,易冰藍那宛若輕靈聲線又響了起來。「你想要照片就找天奇少爺,反正我這個不會給你,給你我就沒了!」

偶像?十夫人?

葉藝徹底的驚愕在原地!打死她她都不相信這是真的,或者說,她覺得小舅年齡比自己小,然後跟自己開玩笑。

可是….這….小舅和莊語詩?是真的? 相對於葉藝的震驚,無雲的心中更是盪起一波又一波的浪駭!如果經濟女皇真的是葉藝小舅的老婆,那葉藝這次完全是在金融圈的鬼門關上轉了一圈。

無雲在想:昨晚林天奇打電話給葉藝,如果葉藝不肯來這裡幫助林天奇,執著去龍祺,別說能不能進得去,就算僥倖進去了,一旦莊語詩知道葉藝不肯幫助她的男人,心裡肯定不會好受。

林天奇是不會恨葉藝,可莊語詩那邊呢!她若真對葉藝出手,葉藝絕對混不下去,一個不好,後果不堪設想,畢竟莊語詩手中的權勢太大了。

重要的是…還會影響…

想到這些,無雲在心中暗暗為自己的密友捏了把冷汗,也悄悄打量始終保持平靜心態的林天奇。

可無雲想不明白,林天奇與莊語詩既然是這種關係,這邊的事他為何不找莊語詩,只要莊語詩出馬,秦州北部要發展,速度是驚人的。

片刻之後,葉藝從震驚中回神,見表妹林鑰欣一直都在笑,她便知道自己剛才被表妹逗著玩了,面頰頓時泛起一抹緋紅。

「好你個林鑰欣,竟然逗表姐玩…」

雙手一攤,林鑰欣粲齒笑道:「是表姐你一直都不相信我們的好不好,我就納悶了,小叔叔哪裡不好了!怎麼你就不相信。」

「你…」

葉藝語塞!確實是她一直都不相信,此刻林鑰欣說起,她感覺自己竟然不相信小舅的話,而且還把小舅當成四五年前的那個小孩子。

四五年?

會發生很多事的!

邁著蓮步走到淡笑的天奇身邊,葉藝這妮子一臉的愧疚,跪在天奇身旁,眼淚巴巴的說:「小舅…」

「你這是做什麼?要求照片也不至於這樣吧!起來….」

推開天奇扶自己起身的手,葉藝哽咽道:「對不起小舅,我…我竟然懷疑你的話!小舅我打我吧,你打我一巴掌我心裡要好受一點,不然堵得慌。」

「說什麼呢!起來。」扶起這個敢作敢當的外甥女,天奇拍拍她白皙的額頭,笑著說:「小舅我跟那富婆的事有時候連我自己都不相信呢,這怎麼能夠怪你!」

「呵呵…」這妮子又笑了起來,挽著天奇坐了下來,直接把無雲她們三女涼在一邊。一臉興奮的問:「小舅,你跟小舅媽是怎麼認識的?」

「呃…這個!不好說。」

「什麼不好說啊!快說說,她可是經濟女皇啊!沒想到我葉藝的親舅媽竟然是莊語詩,這回可有得炫耀的了!」

炫耀?望著就像撿到寶貝的外甥女,天奇鬱悶極了!在林鑰欣她們的白眼中,又聽葉藝呵呵笑道:「小舅你怎麼一點都不知道龍祺的事啊!你沒問小舅媽嗎?」

「有什麼好問的!得了你別問了,想知道你去問鑰欣吧。」

「不是不是…小舅,小舅媽不是去國外開會了嗎,你不打個電話關心一下她,她在國外的追求者有不少啊!」

葉藝這妮子,明著是提醒林天奇要多關心莊語詩,暗地裡是想聽聽偶像的聲音。

「要不這樣….小舅,你把我小舅媽的號碼給我,你說我這個外甥女的應該給她問好吧。」

噗哧…..

一聽葉藝這話,林鑰欣她們笑了起來!再望著葉藝那一臉期待的神色,都用鄙視的眼神望著葉藝。

白了林鑰欣她們一眼,葉藝這個女漢子一股勁往天奇懷裡鑽,開始撒嬌。「舅舅…舅舅…你最好了…滿足外甥女這小小的請求嘛…舅舅…」

這一幕落在無雲的眼帘中,這要不是親眼所見,她絕不會相信那個野蠻女會有這嬌滴滴的一面。

「表姐…你這也太酸了吧!」

葉藝懶得理林鑰欣她們,不斷的搖晃著一臉苦瓜樣的天奇,那酥骨柔膩的聲線又響起。「舅舅…你不能偏心,你瞧鑰欣她們不但見過小舅媽,還得到了照片,我就是想聽聽她的聲音嘛!這不過分嘛….她可是我的偶像….舅舅…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我給你跪下了。」

「得得得….別肉麻了!我給你打還不行嗎!」林天奇可真受不了外甥女的這般折騰,在葉藝的嬉笑中,道:「電話是可以打,但是號碼不能給你!而且不能搶我的電話,不準問龍祺機密事件,不能讓那富婆為難,能不能做到?」

「能,保證能夠做到!但小舅你要開擴音,讓我們大家都聽到。」蓮步一收,葉藝粲齒笑道,還給林天奇敬了個禮。

伊鎮這邊是比不上蘇河,但好就好在手機有三格信號,完全能夠通話。

拿出電話找到那個隱秘號碼,設置通話不顯示名字,天奇撥了出去。

古風側廳一瞬間安靜下來,這個電話可是給華夏經濟女皇打的,不管是葉藝還是無雲,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在這個世上,能直接打通經濟女皇號碼是人,不多。

響了十幾聲之後,電話通了!葉藝她們豎起靈敏耳朵。天奇擔心莊語詩一開口就罵,畢竟昨晚逗了莊語詩,急忙出聲。「我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開了擴音!」

遠在萬里之外的莊語詩一聽這話,早就發現天奇這邊是開擴音的她,心頭一緊,擔憂酥柔聲線傳了過來。

「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這聲音雖然不大,但葉藝她們都聽得清清楚楚。

「嬸兒,我是鑰欣。」林鑰欣最先出聲,易冰藍跑上來說:「十夫人,我是冰藍,冰藍呢!」

聽到林鑰欣和易冰藍的聲音,莊語詩聲線變得更加柔和,輕笑一聲。「鑰欣冰藍,你們都跟天奇他在一起嗎?」

「是啊嬸,小叔叔很想你!可他又不好意思打電話,所以我們就*他了!咯咯….」說完這句話,林鑰欣縮了縮脖子!

天奇差點沒昏下去!

儘管沒挺過莊語詩的聲音,可在這一刻,那個大大咧咧弔兒郎當的葉藝竟然緊張起來,在她的認識里,經濟女皇絕對是個風行雷厲,語氣凜冽的人,可這…女皇的嗓音是酥柔暖,可那隱隱攜帶的氣質,卻是一點都不遜色。

聽著女皇和林鑰欣她們的說笑聲,葉藝推開表妹,緊張的道:「小舅媽…我…我….外甥女給你請安!」

小舅媽?萬里之外的莊語詩足足愣了幾秒。「你是…」

「哦哦,林天奇是我小舅,我媽是他親二姐,我叫葉藝。」

聽著葉藝這緊張的語氣,雙手抱胸靠在木椅上的天奇陰笑起來,林鑰欣則是暗暗鄙視葉藝,心想你至於嗎!嬸是經濟女皇這不錯,可她是你舅媽呢,緊張啥,都一家人了。

「原來是葉藝,你好!」

「你好小舅媽!小舅媽,小舅她欺負我,我問她我那漂亮的美麗的小舅媽叫什麼名字,他說你是富婆,就不告訴我你的名字!小舅媽你得幫我管管我小舅。」

這第一次通話就誣告,沒有誰有林天奇冤枉的!可天奇心中明白,二姐的女兒,葉藝她還是不怎麼相信自己啊!這表面上是誣告,暗地裡卻是想證實莊語詩的身份和名字?這讓天奇心中挺難受的。

「我叫莊語詩,鑰欣她們都知道!葉藝你今天才到你小舅那邊去的嗎?」

聽到電話那頭自稱是莊語詩,華夏的經濟女皇,葉藝真的驚了!可為了再次確認,她便道:「真的是經濟女皇啊!小舅媽你真的是莊語詩啊!龍祺的女皇?那小舅媽你現在在哪兒呢?葉藝我什麼時候能見到你啊,你那邊能開視屏通話嗎?我想看看你…」

聽到這話,林天奇心中更是有點兒疼痛,外甥女不止一次的不信任他,現在更是…他心裡怎麼會不難受的,只是他不想說什麼罷了!畢竟是二姐的女兒,估計是在外國時間長了,習慣了那種層面的交際。

「這樣啊!」電話那頭猶豫了一下,這才說:「行,等我一下我穿衣服啊!」 聽到這話,林鑰欣心頭一緊,不等葉藝說話,急道:「嬸,你在床上?那我們是不是打擾你了!你那邊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啊?」

「呵呵,晚上!沒事,鑰欣你們等著啊,我穿衣服梳洗一下,不然這樣子怎麼見你們啊!」

聞言,林鑰欣她們這才發現莊語詩的聲音有點兒沙啞,似乎是…睡著被吵醒后的那種聲音。

「嬸,你那邊現在多少時間?你告訴我啊!」林鑰欣快哭出來了。

「我看看啊!……三點一刻!」

晚上的三點一刻?那就是凌晨三點一刻了?這下,旁邊的天奇心疼起來了!這大半夜的,那富婆居然開機,這個號碼就只有自己知道,她是在為自己開機,即便是出國?

「對不起對不起…嬸,我們不知道你那邊是深夜,你那麼累還打擾你休息,對不起對不起…嬸你快休息吧!」

林鑰欣知道她的十嬸不管是身份還是地位都讓人望塵莫及,可十嬸對她們這樣的人從未冷過眼,也從不擺架子。離開京都的時候,十嬸還親自給她們訂票送她們上飛機,更是給她們買了很多吃的、穿的、用的,對她們就想自己的親侄女一樣。

「呵呵…沒事的鑰欣!我只是眯會兒,到這邊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稍等啊!」

「嬸你別起來了,你坐了那麼長時間的飛機,剛睡下沒多久就被我們幾個不懂事的小東西吵醒,你再起來我們心裡會愧疚的!嬸,你跟我小叔叔說幾句就掛電話電話,等你回來的時候我表姐她就能見到你了,也不在於這一時。」

說罷,心疼莊語詩的林鑰欣,在葉藝那惡狠狠的眼神中,拿起手機遞給一臉笑意的天奇。「小叔叔,給!」

有笑容,並不代表心裡就開心!

接過電話的天奇,先是把擴音關掉,隨即走到一邊,呵呵笑道:「今天要不打電話給寧姨,還不知道你出國了!怎麼樣,習慣那邊的氣候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