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0 Views

「小仔這個頭怎麼就停這兒了,起碼把你哥超過去啊。」

Written by
banner

「我都二十三了,估計是長不了了。」

得,這孩子還挺有自知之明,不過當師叔的,該勸還是要勸。

「沒事沒事,你這個頭穿上鞋墊個鞋墊能有一米七,而且長得帥,媳婦兒好找。」

陶洋一點兒都不喜歡這個安慰。

安排大家吃了一頓飯,大家也有事兒,也知道不太好長時間打擾,就都準備走了。

「師叔,車給你開回來了,鑰匙還你。」

大霖把鑰匙放在了桌上。

「車?什麼車?哦,怎麼不開了。」

這就是有錢人的快樂,好幾百萬的車,說忘就忘了。

「我自己買了一輛,去年鋼絲節之前買的。」

易陽問了下怎麼突然想起來自己買車了,這才知道,去年這孩子拍戲,不小心受了點傷,突然就看透了人生,覺得享受當下最重要,狠了狠心,買了一輛車,最可笑的是,買了車只能掛在公司,因為他上不了牌照。

「行,有出息小夥子,回頭等你小嬸兒身體好了,找你們吃飯。」

「我姐說了,以後就叫姐,說嬸兒太難聽。」

「佔便宜是不,我踹你信不信。」

把客人都送走了,幾個人又收拾了一下屋子,十點多,一樣的電話響了。

「阿姨,嗯,對,好,那我等您。」

「陽陽還有客人要來。」

「嗯,一位長輩,身份比較特殊,您二老見到了也不要驚訝,平常心就行。」

周父周母以為還是大明星呢,其實今天都見了不少,他們挺平常心的。

過了半個小時,易陽手機響了,他走出去開門。

「叔叔,阿姨,買這麼多東西幹嘛,又不是外人,快進來吧。」

「又不是給你買的,子怡怎麼樣,身體還好吧,老瘋子說他給介紹養胎的地方了,他這人還是靠譜的。」

老瘋子就是豐叔,據說以前是部隊的軍醫。

「爸媽,這是我好朋友的父母,叔叔阿姨這是我岳父岳母。」

兩方互相問好坐下,周子怡還不知道來人,剛才人走了就睡了,易陽也沒喊她。

「我看您二位這麼眼熟呢?」

老周人進來就開始想,到底在哪見過。

「爸,叔叔現在任職在國防部。」

「啊,國防部啊,我說怎麼……國防部?您是部……」

「您沒必要驚訝,在這裡我就是易陽的一個叔叔,咱們都是一個普通的長輩,坐下聊。」

幾個人聊天的時候,周子怡聽到聲音也下來了,她見過這兩位,不過這兩位親自來看她可以說是受寵若驚。

半個多小時,兩人就離開了,他們能抽出來半個小時來這裡,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這好想做夢一樣,我這就和領導人坐在一起聊天了?」

人都走了,老周還震驚著呢,也是,一般人突然見了總在新聞聯播出現的人物,誰都需要緩一緩。

易陽和他們說了一下兩家人的關係,老兩口聽了都說這是好人有好報,還告訴他們別因為這層關係胡作非為等等,很為他們著想了。

周子怡被送到了養胎的地方,環境很好,收費很貴,還不是有錢就能來的,豐叔的面子確實好用,單獨的豪華房間,專業的護理,醫生看了說好好養胎沒什麼問題,兩個人也徹底放了心。

公司還等著易陽去,周子怡也理解,再說爸媽都在這兒陪著她,又不是要生了,沒必要非讓老公也陪著,沒等易陽張嘴,周子怡就讓他去公司處理事情。

「老闆,我們想死你了!」

公司員工知道易陽今天來公司,弄的一個儀式,易陽懷疑他們收了大霖的錢,因為排列順序是:

「老闆,我們想你死了!」

「咳咳,我說你們能不能綵排一下。」

聽了這話才有人回頭看,一看馬上把牌子拿下來了。

「不重要,這些細節沒必要注意,您知道我們的心情就行了。」

果然,還是那些不靠譜的人,一點兒都沒變。

和大家聊了一會兒,就準備開會了,這次大家都盼著呢,畢竟兩年的成果現在來人驗收了。

「開會之前,先感謝大家兩年的付出,現在我回來了,後面我會爭取不掉隊,和大家一起做每一件事。」

開頭易陽想深情一些,然後發現,大家都是你說什麼的都對,但是我們並不信的表情。

「我這麼沒有信譽嗎?張明,你說。」

張明本來想把自己藏起來的,結果還被點名了。

「那個,老闆,在我這兒還是有一點的。」

不說還好,一說大家都笑了,兩年沒見,氛圍絲毫不變。

「好了,都別鬧了,聽易總講話。」

李傑憋著笑,想要讓氛圍恢復正常,如果他憋住了,也就恢復了,結果,他笑出來了。

「哈哈哈哈,那個,大家笑一會兒,笑個兩分鐘再繼續,不行了,易總,你這保證我來就聽你說過,結果幾年過去了,詞兒都沒變,那個,我去喝口水,馬上回來,哈哈。」

「慢點兒喝啊。」

「放心,肯定嗆不著。」

回歸后的第一次會議在這個略顯詭異的氛圍中開始了。

各個部門都對這兩年做了一下總結,整體都按照易陽的規劃再走,中間也有投一些小的項目,基本上都是盈利的,只不過和易陽留下來的相比,利潤很低就是了,盈利最多的還是影視和綜藝這兩個部分,部門彙報完,李傑做了一個總結髮言。 易陽離開的這幾年收益主要分在三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影視方面,第二部分就是綜藝,第三部分是對外投資,剛才每個部門已經介紹過了,李傑只是把數據更細化的說了出來。

其中影視方面收益共計一億八千萬,包括電影和電視,現在易世界保持著每年一部電視劇,兩部電影來拍攝,易陽離開的第一年電視劇上映了一部武林外傳,拍攝了一部琅琊榜,一部急診室醫生,急診室醫生其實收益不是很好,但是帶來的口碑很不錯。

電影拍了一部愛情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還有兩部喜劇,一部泰囧,一部唐人街探案,還有一部警匪片寒戰,相對比電視電影的收益就高出太多了,幾部電影一共收益七點八億,去掉所有的成本,包括稅務,可以說很瘋狂,現在外界都稱易陽是財神爺,寫的本子沒一部賠的,泰囧和唐人街探案都上了國內票房排行榜,唐人街十三億,泰囧十一億,位於第二和第三,第一是國內著名導演張林導演的一部愛國片,十五億,數字取的整,實際還有幾千萬零頭。

而綜藝好聲音可以說也是黑馬一匹,第一年因為投資太大,收益只有兩千萬,第二年沒有了上億的舞台,自然成本就降低了,收益一億六千萬,第三年收益一億七千萬,絕對排在綜藝製作收益冠軍。

投資方面倒不是很多,一個就是那個網游公司,一個是直播網站,雖然過去了兩年,但是網路發展還是沒有達到易陽的想象,所以整體來說還很一般,網游收了八百萬,兩年,直播因為易世界股份比較少,兩年也只收了一千三百萬,在大盤上看,算是雞肋吧。

「藝人方面呢?」

聽了上面的彙報,易陽想起來公司現在應該有很多藝人了,好聲音還有拍戲都會簽人進來。

不過大家一聽他的問題,又有了怨念。

「老闆,您當初弄的合同還想藝人能有什麼大收入?新人我們分十,每年遞減一,到現在為止,藝人收入都不到一億,相對於別的公司,我們這屬於人才基地了。」

面對下面人的吐槽,易陽也想起來了,自己弄的合同違約金很高,但是分成低到超乎想象。

「老闆,你是不知道,現在好多藝人合約到期都想來咱們公司,有兩個自己弄的小公司都不想開了,覺得在咱們這兒省心省力。」

還有句話這位沒說,還省錢。

「咳咳,那個下一話題,公益項目那邊怎麼樣?」

「加上在建的學校一共捐助了十二所,其中完工投入使用的六所,完工等待驗收的兩所,四所還在建造當中,助農方面已經和十二個縣,四十八個貧困村達成了合作,現在已經有一大半脫貧了。」

易陽點了點頭,和他預期的差不多。

「後面把資料給我,我具體看一下,對了,我這兩年支教的地兒,那個地方更窮,我想幫他們一下,這個事情李總派人實際去看一下,然後咱們商量一下怎麼操作。」

易陽漫不經心的說完低下頭,見沒人回復他,抬頭一看,大家都在看他。

「你們都看我幹嘛?」

張明看老闆這麼迷茫,只能站出來了。

「老闆,支教的事情你沒說過,大家都不知道。」

易陽這才想起來,一直交代張明保密,公司的人並不知道這個事情。

「都是小事兒,不用崇拜我。」

話里透露著玩笑,不過在座的人是真的崇拜,做公益和支教完全是兩個概念,做公益有錢有人就行,支教必須親自上場,之前他們還開玩笑,說老闆肯定是沒事兒就曬太陽,都黑了。

「老闆,我是真的服您了,我肯定做不到。」

「我也是,我可能兩個星期就回來了,兩年,真不敢想象。」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都是稱讚的話,而且都是發自內心稱讚的話。

會開完了,晚上要組織聚餐,能來的都提前讓回來了,除了年會以外,這應該是唯一有機會大家可以一起吃飯的時候。

易陽好久沒回公司,讓大家都去忙自己的事情,他自己在公司走了走,別說,兩年沒見,好多人易陽都不認識了,老員工看見他都熱情的打招呼,新人就是恨不得掉頭就跑,說實話,易陽覺得自己挺可愛的,現在好像變成了挺嚇人的。

「你怎麼回事兒?沒看到莉莉過來了,這是哪個部分的,趕緊讓人弄走,真是礙眼。」

易陽在那兒看這兩年公司一些團建的照片,還有年會的,沒注意往後退了一步,碰到了個人,沒等他說話呢,就被個娘娘腔給說了。

有員工看到了想要過來,易陽搖了搖頭,大家也只能為這位默哀了。

背對著他們,易陽帶上了眼鏡,轉過身,才看清,一個算得上美女,一個算不上男人的組合,明顯是助理和藝人的關係。

「實在抱歉,我沒注意,對不起。」

「對不起就完了,在公司不知道看著點兒嗎?看你這個樣子,還帶個墨鏡,是不是藝人部新來的練習生,我告訴你,你這輩子是沒有出頭的日子了,一直在這兒練習吧。」

說完就完帶著藝人離開,易陽往前邁了一步,攔在了他們前面。

「這麼說藝人部你說了算?」

「哎呦,你們看看,真是年輕人火氣旺,我做主怎麼了,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滾蛋。」

易陽笑著搖了搖頭,這位娘娘腔一下就精神分裂了。

「好,你跟我走,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莉莉,別怕,有我呢,你跟我來,看我能不能做主。」

易陽和這位助理走了,員工們搖搖頭,這就是傳說中的不作死就不會死吧,他們已經看到了這兩個人的未來。

「孫部長,你看看這新來的員工,給我們莉莉撞了也不道歉,我讓他在公司走路看著點兒,就和我鬧起來了,你說這新人這樣,是不是需要好好管管了。」

別看和易陽說的歡,到了部長辦公室也是顛倒黑白。

「你怎麼總有事情,今天這個新人欺負你,明天那個欺負你,小事我不和你計較,不代表我什麼都不知道,莉莉,你自己的助理,如果再有問題,別怪我不客氣了,至於那個新來……的,那個老……」 就這短短几日,對於製藥廠而言,可謂是麻煩不斷,環保、消防、安全生產等,一個個的前來檢查,若是鄉鎮的倒是還好說,但這些來檢查的都是縣城下來的檢查組,雖然是打著檢查整個雙流鄉企業的名頭,但卻紛紛朝製藥廠跑,結果查出了一大堆的問題來。

而且,這些部門直接給製藥廠開處了最高等的處罰與警告。

三者加起來,製藥廠被罰款近百萬,涉及整改項也高達二三十個,而且只給三天的時間整改,若是不合格,就要直接吊銷生產許可證!

這種情況,太明顯了,就是在針對他們製藥廠,若非有著關悅從中周旋,只怕這些下來的檢查組會更直接,原本就打算直接封掉這座製藥廠!

「林大哥,若是我估計的沒錯的話,應該是美琳製藥公司安排的。」楊瑾彙報道,他有著這種猜測,那些所謂的檢查組,在他看來都是美琳製藥公司請過來幫忙的而已。

他們的目的,還是那一個,要得到這座製藥廠,不讓這座製藥廠再度存活下去,它要成為這一帶唯一的一座製藥廠!

林楠眉頭微皺,這件事不用說他也明白是怎麼回事,關悅美琳製藥公司的陰謀,陳圳銘早已和林楠說過,上次帶法院的人一起前來要賬,便是他們的一個手段,不過被林楠籌錢給打發了,不曾想又來了。

「能整改的就好好整改,其它的我來處理。」林楠沉聲,他就還不信了這個美琳製藥公司真的能隻手遮天?一周內即便是整改了他們所言的二三十個問題點,估計他們依舊會找借口來找麻煩。

他們的目的,就是讓自己的製藥廠開不下去,要收購這座製藥廠。

與此同時,美琳製藥公司孫達正悠哉的和手下通話,了解眼下林楠製藥廠的情況,這一切自然是他安排的,就是要不斷的給林楠製造麻煩,甚至要往死里整的那種,以美琳製藥公司的關係,輕輕鬆鬆動動關係就能讓林楠手忙腳亂。

「我倒要看看,你這三十多處整改怎麼搞定?」孫達冷笑,明天就是整改的期限,到時候他們會直接查封製藥廠,到時候哪怕是他們美琳製藥廠無法收購,但也肯定林楠無法開下去。

「老劉,去一趟,問問他們考慮的怎麼樣了,真不同意的話,明天可就真的要封了!」孫達開口對一個手下說道。

一個小時后,

製藥廠,陳圳銘的辦公室內,此刻臉色很不好看,看著眼前顯得囂張之極的幾人,他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去。

「陳廠長,你可要考慮清楚了,真若是查封,你們可就什麼都得不到,廠里的工人也都要失業,倒不如賣給我們好了,我們孫總說了,一旦交易完成,他可以把你家的那套房子給你贖回來送你,當報酬!」一人冷笑,是孫達的手下,派來是說客,但很囂張。

「滾出去!」陳圳銘怒不可止,他的製藥廠能有今天的慘狀,和美琳製藥廠密不可分,而今竟然還在不斷的想要搞垮製藥廠,動用了各種手段,還想威脅與收買自己,他陳圳銘雖然生意失敗了,但人還沒有墮落。

孫達手下被罵,臉色不善的看著陳圳銘,冷哼一聲。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明天你們就等著關門大吉吧!」

說完,頭也不回的便離去了。

陳圳銘坐在辦公室,臉色很不好,沒想到眼下竟然到了這般地步,真若是廠子遭到查封,對他們而言影響就太大了,可能一放置就不知道要多久,哪怕是以後手續都辦好了,估計廠子里的機器設備也都毀了,自然而然廠子也真的就完了。

不得已,陳圳銘打通了林楠的電話。

「林先生,他們的人來了,下了最後通牒,怎麼辦?」

……

公司小樓內,林楠眉頭微皺,這個美琳製藥公司還真是步步緊逼,他們不僅找到了陳圳銘,甚至還直接殺到自己的辦公室來,出口威脅,赤裸裸的讓林楠將藥廠交出去,不過最後的結果是被林楠直接給轟了出去,沒有一點的客氣。

這些人的目的,林楠也有所了解,主要還是為了補貼與資源之事,一旦將這一帶的製藥廠完全吞併亦或者是搞垮,他們將成為唯一,不僅能夠操控這一代的中藥材價格,更是獲得每年政府的不少專項資金補貼,都是一塊大肥肉。

但算盤打在林楠這裡,顯然是搞錯了!

林楠是無法阻止這些人動手,但不代表其他人不行,既然這些人是來自縣城,林楠思來想去還是聯繫一下夏家,正好夏秋成的事情到現在還沒有一個結果,夏家按理說也欠林楠一個說法。

索性,林楠直接撥通了夏振華的電話,他很相信夏家的能力。

夏振華此刻並不在縣城,而是在東海市集團公司內,雖然他們舉家住在這裡,但公司真正的業務還都在東海市,他這位夏家之主也算是日理萬機,很多事情要處理,突然間接到林楠的電話,夏振華有些意外。

哪怕是此刻正在處理公司要事,他也不敢怠慢,連忙示意其他人先等候,直接接起了電話。

「林楠啊,找我有事嗎?」夏振華開口笑道,帶著笑意,對於林楠接觸的越多,越是不敢讓人忽略這個年輕人,身上充滿了神秘,有著特殊的力量,還是一位神醫,真正的那種能夠將人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的那種神醫!

故此,夏振華對林楠的態度一直都很客氣,這一點從夏秋成的事情上也能看出一些。

「夏叔叔好,其實也沒什麼大事,有點小麻煩,可能要勞駕你幫忙看看了。」林楠笑著說道,畢竟是找人幫忙,雖然知道夏振華不會拒絕,但該有的禮數還是有的。

夏振華一聽林楠這是有事相求,自然滿心的歡喜,對於他而言,讓林楠欠下一個人情債,這可是多少錢都換不來的,關鍵時刻,是救命的。

「你但說無妨,只要叔叔能幫的,絕不推辭。」

當即,林楠便將藥廠的事情說了一遍,這種事情根本不需要林楠點透,夏振華便明白了怎麼回事,這種事林楠見的可能不多,但在他面前,小兒科的東西。

「這件事我來處理,你就放心好了。」 「孫部長,事情不是他們說的那樣,我……」

「你什麼你,在部長辦公室喊什麼,趕緊出去,部長,您忙著,我們就先走了。」

走是不可能讓走的,懂了老闆意思的某人,也只能替這位默哀了。

「既然新來的不服氣,我們也不能不管,這樣,你們就說說事情的經過。」

「哎呦,部長,他就是個新來的,沒必要麻煩您,我出去教育一下就行了。」

易陽不管那些,直接就把事情說了一遍,他就是想看看這位怎麼為自己辯解。

「他血口噴人,部長,可別聽他瞎說,這小子我看是別的公司派來的,沒準就想蹭我們莉莉的熱度,快點兒給他開除吧。」

看著他往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孫部長也無能為力了,這個人雖然刻薄一些,但是工作能力確實很強,要不然他也不會容忍到現在。

「好了,我給你個機會,這個人說的是真是假,你如實說,我還能給你求求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