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77 Views

只見葉修手中的雷池瞬間變大,飛到了玲瓏花的上空,轟轟的雷鳴之聲從雷池中傳了出來。

Written by
banner

玲瓏花瞬間搖曳起來,雷池的壓力讓它變的極其焦躁不安。

大蛇也顧不上葉修如何了,被玲瓏花控制了神志的它,自然要第一時間保護玲瓏花的安全。

雖然大蛇忍不住瑟瑟發抖,可是依舊是飛到了御靈花的上方,幫助御靈花擋住雷池的威脅。

而此時玲瓏花也將四周的幻境領域收了起來。

它現在根本顧不上葉修,只想全力以付抵抗雷劫。

葉修冷冷一笑,右手一揮,雷池瞬間反轉,雷漿如同天河之水直接澆灌了下來。

雷池與雷劫不同,度雷劫時只要擋得住雷雲存在的時間,便可以度過,而葉修的雷池可不同,只要葉修的靈力不耗盡,雷池中的雷漿不耗盡,那麼這雷霆就是無休無止的。

葉修在突破空元境時,曾經遇到了一道至尊劫,最後時刻,葉修將這道至尊劫的一絲力量融入到了雷池之中。

因此雷池的力量也隨之暴漲,擁有了一絲至尊的威懾力。

雖然這並不代表著雷霆能與至尊劫相比,可是卻依舊比靈元境突破祖元境的雷劫強大。

如果是修士之類的,他完全可以瞬間離開葉修的雷池範圍,因此雷池對他們並不是什麼威脅。

可是這玲瓏花不同,如果它不突破聖王之境,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移動的,對於雷池的雷劫,它只能硬生生的抵擋。

當那漫天的雷漿澆灌在大蛇身上時,那大蛇瞬間仰天嘶吼,龐大的靈力不斷從它的身體中散發出來。

葉修此時也是慢慢靠近它們的方位,葉修的雷池自然不會攻擊葉修。

玲瓏花好像是感應到了葉修的到來,拼盡一切從周身又散發了那白色的光暈。

可是葉修已經知道了它的弱點,怎麼可能讓它得逞。

只見雷池中又劈下一道雷霆,落在了葉修身上,葉修這時如同天上的雷神,身體整個被雷電包裹。

那白色的光暈遇到雷電直接消散開了。

葉修也借著著一身雷霆快速飛到了玲瓏花的前面。

大蛇雖然說已經被雷劫纏住,可是玲瓏花依舊是控制著它的肉身向葉修襲來。

葉修仰頭看了一眼遍體鱗傷的大蛇,發現它的眼神已經變得暗淡無光了,那大蛇的靈魂隨時都可以消散。

按照常理,這樣的妖獸早已經動彈不得,可是這大蛇依舊是速度不減。

看來這玲瓏花還可以控制肉體。

葉修心裡有了一些憤怒:「這哪裡是天材地寶,完全是一朵魔花。」

雖然說玲瓏花的功效了得,可是這玲瓏花真是夠邪惡的,葉修覺得,邪道中人也不過如此了。

說起來這玲瓏是個好名字,可這玲瓏花還真是名不符實啊。

控制靈魂,讓大蛇的靈魂與肉體永世為它服務。

「讓我給你解脫吧!」葉修怒吼,手中的黑鐮出現,上面還覆蓋著一道道雷霆,沒有絲毫遲疑,直接橫劈而下。

如今大蛇與玲瓏花早已是強弩之末了,根本組織不出有效的攻擊與防禦。

只見葉修的輪迴鐮刀直接劈上了大蛇的七寸之處。

「噗!」大蛇的身體早已是被雷霆轟炸的脆弱不堪,早已沒有了剛剛的堅韌,直接被葉修的黑鐮劈入了腹中。

漫天的鮮血還未落下,就被雷霆之力劈的一絲不剩。

大蛇脆弱的靈魂也在這一刻徹底泯滅了。

而它的身體,也承受不住雷霆的壓力,化作了飛灰,消失在天地之間。

沒有目標的漫天雷霆向玲瓏花呼嘯而去。

玲瓏花彷彿感覺到了自己在劫難逃,花身瞬間變得通紅。

葉修一看,立刻上前一把抓住了玲瓏花的根莖。

葉修知道,那玲瓏花竟然想要自毀,一直以來,都是這條大蛇幫助它渡過雷劫,它自己是對雷劫沒有抵抗力的,這也是玲瓏花稀少的一個原因。

如今大蛇已死,雷劫卻未消失,玲瓏花自然知道自己死期將至,它自然不會便宜葉修,於是它選擇了自我毀滅。

可是葉修怎麼可能讓到嘴的肉就這麼飛了?

只見葉修運起輪迴之力用力一扯,那玲瓏花的枝葉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給我起!」葉修爆喝一聲,玲瓏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形體了,從泥土中被葉修連根拔起。

在這一刻,天地驟然恢復了平靜。

而那株玲瓏花也失去了靈智,在葉修手中靜靜的躺著。

「還真不容易。」葉修看著手中那朵白色的花,不禁暗嘆一聲。

這才是剛開始,便死了這麼多人。

葉修看著那已經被雷霆轟乾的一灘灘血跡,搖了搖頭,將那些人遺留的令牌以及法器全部收起,將雷池收起後轉身沒入了遠處的樹林之中。

葉修這一次可是收穫不少,先不說那株價值難以估量的玲瓏花,單單是那些人的法器,價值都在近一千萬功德。

在天君門中,功德可以兌換法器,當然法器也可以兌換功德。在這修羅門裡也是一樣。

只是現在葉修好奇的是,他在這裡得到的功德能不能拿到天君門那裡使用。按理來說,應該沒問題吧。

葉修雖然用不上這些法器,但是可以用這些東西來換取資源,葉修當然是來者不拒。

至於積分,葉修重整了那些令牌,發現積分的數量還真是不少。

剛剛死去的人,有不少都是魂元境巔峰,他們這些天來可是收穫不少,如今葉修令牌中的積分,已經超過了五千。

唯獨讓葉修有些遺憾的是,自己同門也死了不少,不過人已經死了,葉修也沒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只能暗自嘆一聲:「生命還真是脆弱。」

如今,葉修只想找一個隱蔽一些的地方,將這株玲瓏花用了。

畢竟,再珍貴的寶物也是要派上用場的。

經過半天的趕路,葉修在路上繞過了不少人,終於找到了一處山洞。

葉修將山洞的入口用巨石堵住,並且在上面布下了好幾層封印,哪怕是祖元境巔峰,都難以在短時間內破除這些封印。要知道,墨麒麟的術法可是相當厲害的。

有了這麼多保護,葉修放心的進入了修鍊狀態。 為什麼?

在衛衍問出口時,車子已經停了下來——目的地到了。

是一家高雅的咖啡店。

風玫給了衛衍一個笑容,在他唇畔印下一吻:「下車。」

衛衍眸光一顫,她這是不打算給他答案了。

迎著她笑意盈盈的眸子,他沒動。

風玫眨眼:「你在擔心什麼呢?這麼沒自信嗎?」

衛衍一嘆,她雖然沒有告訴他為什麼要那樣幫秦陽,但是那一吻至少告訴他,她的選擇是他,她幫秦陽並不是因為感情,他又如何不理解她的意思。

他不動,也不是因為她沒回答他的問題。

「我就在車裡等你,你自己去吧。」雖然還不確定秦陽是否能夠治療衛夙的病,但至少是一份希望,而他怕到時候控制不住自己對秦陽的敵意,會得罪秦陽。

他怕的是秦陽會不給她治病。

風玫很容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沉默一瞬,輕聲道:「我說過,我有把握,你一起不會影響結果。」

她知道秦陽有治好這身體的能力,自然不會將希望寄予套交情上去,她早就做好了別的準備。

今天是秦陽主動約的她,她也知道秦陽約她的原因——正是她暗中促使的。

衛衍依舊搖頭:「我不去,你帶上雲加。」小說娃小說網

他有自己的打算。

如此,風玫也不強求,帶著雲加進入咖啡店。

這件咖啡店布置的比較壓制,古風文藝的裝扮,每個雅座之間都用一個木板隔開,就如一個個小小的隔間,外面豎著一道屏風,外面的人只能透過屏風隱約看到裡面的人影。

秦陽早已將雅座號碼告訴了風玫,風玫帶著雲家去了后徑直走向八號雅座,她進了屏風裡面,雲加在確定裡面確實是秦陽,沒有其他能威脅到風玫的東西后,便守在了屏風外面,畢竟裡面空間不大,他不適合在裡面。

屏風後面很快就響起了交談聲,雲加卻是看著從門口走來的人滿臉詫異,但是他很聰明地沒有說話,只看著那人進入了隔壁七號雅座,饒是他也忍不住嘴角一陣抽搐。

八號雅座,風玫在侍者上了咖啡離開后,風玫漫不經心地用勺子攪拌著咖啡,看著杯子里漾起一圈圈漣漪,道:「你要說的是什麼事情?」

口中問著,風玫心中卻是分外清楚。

因為,是她昨天用秦陽拜師那天留給他的號碼給他下了指令——給衛家小姐治病。

秦陽在風玫進來后就一直打量著她,那目光就如第一次認識她一般,此時聽到她的話,不答反問:「你認識時音嗎?」

風玫放下勺子,端起杯子輕抿一口,待那苦澀的味道在口中蔓延,才道:「認識。」

秦陽拜師那天,她隨口就留了一個以前任務世界用過的名字,所以在秦陽眼中,時音就是他師父了。

聽到風玫的回答,秦陽心中一喜:「那……」

「收起你那些心思,她想見你的時候自然會見你。」

秦陽的話被堵了回去。

那天他被完虐,然後那個女人指出了他修鍊的不足,他一時衝動,鬼使神差地就拜了師,因為他獨有功法,卻自己摸索毫無章法,確實需要一個人指導他修鍊。 當葉修調整好自己的狀態以後將那株玲瓏花拿了出來。

上面依舊是籠罩著白色的光暈,但是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攻擊性。

葉修用靈力將其包裹,直接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那玲瓏花在入口的那一刻直接化作了一股氣流進入了葉修的腹中。

忽然間,葉修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彷彿就要撕裂了。

「我靠!」葉修強忍著疼痛怒罵了一聲。

靈魂的疼痛感比肉體不知道要厲害多少倍。

龐大的精神力從葉修身體之中散發了出來,在葉修周圍,彷彿也形成了一個與玲瓏花一般的精神領域。

「啊!」那種疼痛感完全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減弱,反而是越來越強。

剛開始的時候,葉修還感覺自己能夠忍受,可是當過去半個時辰以後,葉修感覺自己的腦袋彷彿都要爆炸了,哪怕是在他無限清醒的時候,將他的手指跺成肉泥也沒有如此的疼痛。

葉修現在感覺他幾乎是要被疼暈過去了。

如今讓葉修能繼續支撐的原因,就是那不斷增長的精神力與逐漸加強的靈魂之力。

本來葉修的靈魂之力也就只是道初期到中期的程度,而現在,葉修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之力已經完完全全的成長到道元境後期,甚至不斷的向巔峰逼近。

「不能暈,不能暈啊!」眩暈的感覺不斷侵蝕著葉修的大腦意志。

可是葉修知道,當自己暈過去的那一刻,就是靈魂之力增長結束的那一刻。

葉修早已經咬碎了自己的牙齒,如今,他身上的毛孔之中,都在不斷的滲著血液。

葉修的現在的樣子,彷彿是一隻從地獄來的血魔,可是他依舊是沒有暈過去,死死的抵擋著那股意志。

這樣的時間可謂是度日如年,可是,葉修就這樣,一直堅持了一天兩夜。

到了第三天的早上那種疼痛感終於開始逐漸減弱了。

葉修瞬間感覺自己的靈魂變得十分輕鬆,雖然疼痛不輸於剛剛開始的時候,可是葉修感覺,自己沒有太大的感覺了。

直到下午,那疼痛才漸漸消失,而葉修的靈魂之力的暴漲,也停了下來。

此刻的葉修,身體早已經被血痂包裹了,微微一動,血痂便一塊塊碎裂。

渾身赤果的葉修,從中站了起來。

這一刻,葉修的眼神彷彿都變得明亮了許多,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一股股精神力的爆發。

剛剛增強的精神力,葉修還沒有將起收斂到體內。

「還真痛苦啊。」葉修暗道,可是臉上卻就露出一絲驚喜的笑容。

他感受著自身的精神力,如今,他的靈魂之力已經是突破到了魂元境巔峰。

「萬世輪迴!」葉修猛然只見,用出了輪迴的第二式,瞬間,葉修周身散發出了一陣陣黑色的光暈。

四周的蟲鳴在這一刻全部停了下來,天地彷彿都陷入了寂靜,葉修四周所有有靈魂的生物在這一刻都陷入了幻境之中。

「哈哈,這招我掌輪迴終於能派的上用場了!」葉修感應著四周的狀況,他發現,自己如今這招我掌輪迴甚至可以影響到靈元境巔峰的強者,葉修甚至覺得,靈元境有可能都會受到影響。

至於靈元境巔峰以下的,葉修直接可以讓他們陷入幻境,完全就是一掃一大片。

此時的通天寶中,幾乎所有的武者都在集中看著一個用靈力凝聚的大屏幕。

「不好,為什麼前十之中沒有一個是我們天君門的?」有一個天君門的弟子看著屏幕上顯示的數字,焦急的說道。

「急什麼?這才剛剛開始,我記得上一屆,也就是三千年前,我們的趙括大師兄就是在最後關頭爆發,直接斬殺了排名前十的一個人,最後為我天君門奪下了第三的位置。」有一個老弟子開口說道。

「可是我們這一屆會不會出現那個趙括師兄一樣的人呢?」新弟子擔心道。

「放心吧,那周龍師兄,紀落雨師姐自己朱宏師兄都是魂元境無敵的存在,甚至於靈元境,他們都有的一拼,絕對能在榜上有名的,等著吧。」老弟子很是自信。

「也對哈,聽說葉修師兄也來了,先前修羅門還要收他做弟子,只不過被拒絕了,哈哈哈。」顯然,葉修在天君門中的名氣很大,那新弟子便藉此問道。

「葉修嘛,確實是個狠角色,可他還年輕,完全可以等三千年後參加,絕對會一鳴驚人,可是現在,有難度。」老弟子搖了搖頭。

一座恢弘的仙山,雲霧繚繞,四周的懸崖峭壁,幾乎連飛鳥都望而卻步。

這時,天地之間忽然響起了一陣聲音。

「通天寶塔試煉第一層,道之感悟,你們其中有人悟透一條小道的,直接傳入第二重,沒有的,待在第一層悟道,悟道時間為一百年。當然,我們為了節省時間,將會改變時間的流速,你們在這裡待百年,外面過去一年。」

「什麼?」其中有人驚訝道。

悟道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有可能機緣到了,能在一夜悟道,可是如果沒有頭緒,就算是千年萬年都別想悟道。

而葉修一聽,瞬間驚訝了,這規則對他沒有任何壓力,他已經以靈元之資悟透了三條小道,並且將它們融合,那指定能通過第一重。

可是能在靈元境悟透一天小道的人可不少,畢竟,從封天境突破空元境的要求便是悟透一條小道,何況這靈元境呢。

葉修的身影瞬間變的虛幻了起來,而這三十萬人中,也有零零散散的人身影變得虛幻,葉修知道,這些人都是悟透了一條小道,而大部分人在這一刻已經盤膝坐下,開始了悟道之路。

忽然光芒一轉,葉修瞬間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這裡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沙漠,葉修觀察了一下四周,剛剛的三十萬人,如今只剩下不到一萬。

葉修心裡暗暗驚訝,這修羅門的手段可真是厲害,不比天君門差多少啊,這僅僅第一層便阻擋了絕大多數人的腳步,要在百年之內悟透一條小道,可真是不容易,剩下的那些人中,能在百年悟道的,估計不超過千人,也就是所,這一下便淘汰了二十九萬人。

這時,聲音又一次響起。

「恭喜你們通過第一層,你們都是悟透一條小道,在塔中都可以說是佼佼者,可是,這樣想進入我修羅門還遠遠不夠,通天寶塔第二層,戰鬥!」

忽然葉修感覺自己的身體瞬間一清,四周景色沒變,可是周圍的人都已經不見了。

這時那道聲音再次響起:「戰鬥,殺死一千隻靈元境的毒魔蠍,警告,這一次的試煉有巨大的危險,毒魔蠍會成群出現,每次出現的數量不一,中間會有時間間隔供試煉者休息,若是抵擋不住,請高呼修羅門。第一次,五十隻。」

話音剛落,葉修前方平坦的沙漠便出現了涌動,一瞬間,一隻只體型超過五十米的巨型魔蠍便出現在了葉修的視線中,每一隻散發的氣勢都是靈元境。

葉修暗嘆一聲:「真是變態啊,這一下不知道還要淘汰多少人。」

葉修直接飛身而起,幸虧這些魔蠍都是凶獸,沒有什麼靈智。

在葉修飛身而退的那一刻,所有的毒魔蠍都沖著葉修飛了過來,巨大的蠍鰲在陽光下面散發著滲人的寒光。

「空有一身蠻力。」葉修冷冷一笑,輪迴之力瞬間爆發,身上的黑氣開始涌動,直接化作了無數條繩索向這五十隻魔蠍纏繞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