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12 Views

「楊柏,不好!」宋端武想要來到楊柏的旁邊,而就在此時,梟蛇卻看著風陵師太的方向,淡淡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風陵,你也是金丹期,怎麼樣?我們殺了這個小子,這裡就沒有炎黃組的事情。剩下這些典籍,我們一起分了。」

不知道何時,陰元極暗中聯繫了這些人,這些金丹大能要殺了楊柏,也不知道陰元極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如果楊柏沒有逼過正一道,陶景天等人未必能夠同意。如果剛才楊柏出手沒有這麼強悍,梟蛇這樣的傢伙也不會同意。

這些金丹期太精了,活的越久,做事就越謹慎。在這個朝歌之地,想要獨享寶物是不可能的,只要聖紋的能量沒有出現,一切都可以談。不過楊柏這樣的無雙戰力,先要被斬殺。

楊柏也看到對面,四個金丹期加上隆玉和那兩個東華山之人,這些人統統攔在楊柏的面前,阻擋楊柏的路。

「你們要臉嗎?」風陵師太冷笑一聲,雖然嘴毒,可是風陵也做不出這樣的事情,楊柏在怎麼說也是小輩。

「風陵,你是要跟楊柏在一起了?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殺他嗎?」陰元極笑了起來,身為玄道的大長老,陰元極知道許多隱秘的事情。

「就因為他比你厲害,超過你這個金丹第一人?」風陵鄙夷的看了一眼陰元極,一句話就把陰元極弄的臉色鐵青。

「混蛋,是靈寶道,你知道嗎?你們以後還想得到寶物了嗎?靈寶道可是擁有唯一的鑄鍛宗師,靈寶上人已經發話了,誰能夠滅殺楊柏,以後鍛造寶物可以免費,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嘩!」陰元極這句話,風陵師太沉默了,如今的修真界,哪還有鍛造宗師。只有靈寶道有,而靈寶道做為頂級宗門,在八山六道當中的位置有點特殊,許多宗門都跟靈寶道有一定的關係。

玄道有,正一道也有,峨眉山當然也有,而這種關係,就是靈寶道擁有唯一的鍛造宗師,能夠給修真強者鍛造屬於自身的靈器。

「風陵,你看這是什麼?」陰元極猛的一抬手,就看到手中多出一個七彩刀牌,上面纏繞真正靈器,書寫靈寶兩個大字。

「靈寶令,靈寶上人真的拿出來了?」只要求助過靈寶道的修真者,都會在靈寶道留下一個印記,那是對靈寶道的答謝,只要靈寶道有難,憑藉靈寶令可以匯聚這些強者出手一次。

「你真的以為,我們是為了炎黃組而殺這個楊柏?」陰元極目光冷靜無比,同時拿著手中的靈寶令也看向魏雲吉。

「魏長老,你的乾坤連環可是靈寶道專門為你鍛造的,你們可都欠了靈寶道的情誼,如今靈寶上人老祖發話,我們當然要在這裡,替靈寶道做主。」

「風陵,你怎麼說?」

魏雲吉等人都看向風陵,而此時的楊柏也側身看向風陵,而此時的風陵目光猛的變幻,不過最後還是深深看著楊柏。

「這個小子老身的確不喜歡,可是他剛才救了我。我也欠靈寶道的,楊柏,老身這次不出手,你如果死了,別怪老身。」

「我們峨眉退出!」風陵也是真倔,為了楊柏和靈寶道,放棄搶奪古典。而同時旁邊的向勝雪卻著急喊道。

「師傅,還有宋端武,你得救他。」向勝雪的確看不上宋端武,可畢竟是姐姐的男朋友,這個時候不出手,回去沒法解釋。

「宋端武,你給我過來!」風陵冷哼一聲,保不了楊柏,只好保護宋端武。 這時候。

在玄清大學的校門口。

一輛黑色的限量版轎車穩穩停下,兩個高大挺拔的男人從車上下來。

走在前面的那個男人穿著一件灰色的襯衫,簡單大方卻又把他那完美的身材顯露無遺,只是他臉上的表情實在是冷冰冰的很,給人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高貴感。

挺拔的鼻樑,深不可測的眼眸,在金色的陽光照耀下猶如一尊雕塑般,彷彿是這世間最完美的工藝品。

走在後面一些的那個男人穿著的也是一件襯衫,但是是天藍色的,領口的扣子全部都是鬆開的,露在外面的肌膚很是白凈。

他長著一雙迷人的桃花眼,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一雙手隨意的插在褲兜里,一眼看起來就是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樣,但是整個人的氣質出眾,也不會讓人覺得油膩。

這兩個人的外貌都是極其出眾的,雖然風格不同,但是走在路上絕對都是最吸引人目光的那種,所以一路上校園裡的女生的注意力全在他們身上。

「天啊天啊,你快看,那是莆雲學長吧!莆雲學長回來學校了,我要趕緊在群里發布一下這個驚天大消息。」

「走在莆雲學長前面的那個男人是誰?又高又帥啊,簡直比那些出名的男明星還帥氣哎!」

「啊,我怎麼感覺,在這個男人面前,莆雲學長都有些被比下去了呢!」

「完了完了,這簡直就是我夢中人的模樣啊!這世上怎麼會有這樣好看英俊的男人啊!」

「但是你不覺得他渾身上下都帶著一股冷冰冰的氣息嗎?讓人不敢靠近哎,我還是比較喜歡莆雲學長這樣陽光些的!」

平日里莆雲古夏走在路上都會有一大幫女生跟著瘋了一般的尖叫歡呼,但是今天因為身邊有個冷若冰山的歐陽楚,那些同樣範著花痴的女生們卻是不敢叫的太大聲了,只是一路跟著拍照,悄悄的同身邊的人嘀咕幾句。

歐陽楚和莆雲古夏卻是早已習慣了出行時旁人的關注,對於周圍那些花痴的女生都是視若無睹。

莆雲古夏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同對面的人交談了幾句后,才轉過頭和歐陽楚講話。

「阿楚,我和校長聯繫過了,據他說今天上午是學校運動會的開幕式,他剛剛說在看台那邊預留了包間,問我們倆個要不要過去?」

莆雲古夏本來就是玄清大學的優秀畢業生,再加上他家是玄清大學最大的資助方,因而他同學校的領導們都很相熟。

在來學校之前,他就已經給校長打過一個電話了。

歐陽楚聽到了莆雲古夏的問話,淡淡的回了一句,「我去找許醉凝,你自己過去吧。」

莆雲古夏怪異的笑了起來。

「哎呦喂,你這恩愛秀的啊!剛來學校就這麼著急見面啊?」

莆雲古夏就是隨口調控幾句,然而歐陽楚隨即就給了他一個冷冰冰的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神,他立馬閉上了嘴。

莆雲古夏走開后,歐陽楚馬上拿出手機撥通了許醉凝的電話。

許醉凝接起來歐陽楚的電話時,剛好在換上台的衣服。

她一邊接起了電話,一邊匆忙的系著衣服上的扣子。

「許醉凝,你在哪兒呢?」

電話一接通,就是歐陽楚那磁性至極的聲音傳來,許醉凝微愣了一下,想起來歐陽楚要來學校里找自己這件事。

她看了眼手機里的時間,距離開幕式還有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她快速回答道,「我在大禮堂二樓的五號小教室,你方便的話,就來這裡找我吧。」

「好。」歐陽楚簡單回應了一聲,掛斷電話,立刻朝著許醉凝說的地方走去。

此刻絕大多數的同學們都去了看台之上,就算是安排的工作人員們也都在大禮堂舞台後台上準備,所以整個二樓的走廊里都是空空蕩蕩,幾乎沒有一個人影。

歐陽楚走在靜悄悄的走廊里,來到了許醉凝所說的五號小教室,抬手隨意的敲了敲門,聲音剛落,房間門便被人從裡面打開,許醉凝的小腦袋探了出來。

「歐陽楚你快進來,我幫你把毒素壓制了,開幕式馬上開始了。」

許醉凝快速的說著,語氣里滿是焦急,然而歐陽楚卻是沉默著。

他的眼神盯著許醉凝的臉上,那雙深如寒譚的眼眸亮了亮。

此刻的許醉凝居然是素顏的。

原本一頭誇張的爆炸頭被她梳理的平滑,頭髮紮成倆個簡簡單單的雙馬尾,就連臉上那奇奇怪怪、嚇人至極的妝容也全部都卸乾淨了,露出來原本精緻無暇、傾國傾城的一張小臉來。

少女般清新艷麗的模樣,令人移不開眼睛。

歐陽楚的眼神緩緩的下移到了許醉凝此刻穿著的衣服上來。

許醉凝此刻穿著的不是平日里常穿的牛仔褲和白襯衫,而是學校運動天使的服裝。

那裙子極短,許醉凝那一雙白皙的腿一覽無遺,而上半身的衣服也是露腰的,女孩子纖細到盈盈一握的腰肢很是吸引人的目光。

這一身衣著,再加上許醉凝青春俏皮的打扮,整個人顯得既可愛十足又魅惑萬分,是個男人看了都會忍不住心動。

歐陽楚的眼睛里的深沉更甚。

當他再次開口時,語氣竟是十分的沙啞低沉。

「許醉凝,你就穿這個?」

許醉凝卻是完全沒有注意到歐陽楚眼神和語氣里的異樣,只是一邊看著時間,一邊快速回答,「是啊,今天是學校運動會的開幕式,我需要替我朋友走第一場秀。」

在剛剛周雙卿跑回去找隱形眼鏡的時候,許醉凝找那位學生會的學長要了一瓶卸妝水,馬上把自己臉上故意畫的那個醜八怪的妝給卸乾淨了。

許醉凝自己心裡早有盤算。

首先她不能以許醉凝的身份去走這場秀,那樣會引起很大的爭議的,所以她把臉上的妝都卸乾淨了,因為這樣的話除了沈清晏、宋修逸、梁子塗這些原本就認識她的人,其他的人們絕對看不出她是那個丑的人神共憤的醜女許醉凝。

而且距離《出道吧愛豆》爆紅也已經過去了好幾個月了,她之前女扮男裝的的樣子大家也不會太記得。

就是她現在以真面目示人,也不會有人認出來,最多也就是覺得長得相像罷了。

這些她都考慮周全后,才決定要卸妝上台。

她覺得自己的這個安排簡直毫無破綻,然而歐陽楚聽完了卻是滿臉嚴肅。

「你是說你要穿成這樣給別的男人看?」

這話讓許醉凝緊緊皺起了眉頭。

什麼叫穿成這樣給別的男人們看?

這話怎麼聽怎麼不舒服。

她回答道:「不是要穿給別的男人看,只是去走個秀而已,學校的表演。」

她還想再解釋一番,卻被歐陽楚冷冷打斷了。

「你不用解釋了,現在就給我把衣服換下來。」

「為什麼?」

「太暴露了。」

許醉凝很是無語。

這身衣服雖然是裙子短了一些,上衣也有些露,但是既沒有露胸,也沒有露背的,而且看起來還很是陽光呢!這怎麼就暴露了?

她還想再反駁一下,然而還沒等她開口,就聽到走廊盡頭那邊學生會的學長催促道——

「醫學院大一的運動天使們,都準備好了吧!趕緊過來,準備上場了!」

許醉凝再看一眼時間,離上台只有三分鐘了,再顧不上和歐陽楚廢話,趕忙就準備衝出去。

沒等她走幾步,手臂就被人一把給抓著了。

她微微愣了一下,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那人微微用力,很是霸道的把她拽回了原地。

「歐陽楚,你要幹什麼啊!」

許醉凝很是著急,剛開口質問歐陽楚到底要怎麼樣,沒想到就被男人狠狠地一把抱住了腰。

男人極其用力,抱著她的手臂緊實有力,她不由得微微彎下了身體。

而下一秒,從她的腰上傳來陣陣酥麻感。 楊柏真的沒有想到,陰元極隱藏這麼深,手中居然還有靈寶令。看來這一次殷墟一行,靈寶道也暗中出手了。

當初龍首山一戰,神女把靈寶上人打回靈寶道,楊柏已經被靈寶上人嫉恨。尤其楊柏擁有的一切,本應該被靈寶道得到,結果一切化為烏有。

有神女的存在,靈寶上人無法明面動楊柏,要知道整個修真界,也只有昆皇和神女超越了元嬰期,這絕對是無敵的存在。

楊柏是神女的徒弟,這件事靈寶上人可沒有傳出去。靈寶上人暗中布置許多後手,而這次陰元極尋找聖紋的事情,靈寶上人也獲知。

靈寶令交給陰元極,陰元極早就盯上楊柏,可惜楊柏真的太強大了,不光讓陰元極失去段畫這個徒弟,也讓陰元極感受到楊柏的可怕。

不過在這神殿當中,陰元極一直在留手,畢竟陰元極可是知道崑崙薛神和尚萬里還沒有出現,陰元極還在防備這兩個人。

楊柏的目光看向前方,風陵的退出,楊柏也只是點了點頭,看來風陵的脾氣的確不好,可是卻說一不二。

「靈寶令?原來你早就想殺我?」楊柏深吸一口氣,本來就無懼挑戰,只是對面可都是金丹期,實在不行也只能夠動用神劍。

「宋端武,你快點過來。」向勝雪看到宋端武還在楊柏的身後,趕緊提醒宋端武。這是金丹大能對楊柏的圍攻,無人看好楊柏能夠活下去。

「老宋,過去!」楊柏沖著宋端武擺了擺手,結果卻看到宋端武深呼吸,直接一出手,從腰間掏出幾個符籙,猛的拍在胸口,一股浩瀚的真武之氣轟然降臨,在宋端武的身上化為真武戰甲。

「過去個屁,他們不要臉,我還要呢。別的我不敢保證,這些人歸我了。」宋端武一指隆玉跟東華山那兩頭貨,目光冷酷起來。

不過馬上宋端武咳嗽一聲,又指了指魏雲吉堅定說道:「在加上一個他,也行。」

「嘩!」宋端武要跟楊柏並肩作戰,而且還在挑著對手,尤其最後選擇魏雲吉,這讓魏雲吉臉色都變了。

「一個半步金丹,找死!」這明顯意味魏雲吉可是最弱金丹,魏雲吉當然惱火。

「轟,轟,轟!」魏雲吉的金丹威能衝天而起,而同時旁邊的陶景天也直接釋放出威能,旁邊的陰元極轟然爆發。

梟蛇冷笑一聲,手中的長笛呼嘯,身上一道道綠芒湧現,而背後大殿當中居然出現一頭蛟蟒的身影。

梟蛇居然還修鍊了妖功,這股狂暴的妖氣,讓宋端武頓時震驚。

「老宋,我來就行!」楊柏也感受到了強大,龍鱗甲在身,楊柏不希望宋端武有事。

「什麼你來?我們是兄弟,要戰鬥就一起。狗屁的靈寶令,我們武當山可沒有欠人情,沒有靈器,我們就是靈器,我們的手就是刀劍,以武入道,有何不可。」

宋端武所說的理念,也就是武當山堅持的,武當山有傳承,可是寶物並不多,而這些寶物基本都傳給天驕,而真正的長老級別,基本都是空手對戰。

「哈哈,好,那就讓我們並肩作戰,那三個交給你了,這三個交給我了,很公平。」楊柏還是心疼宋端武,畢竟宋端武還沒有金丹期。

「你確定?」宋端武晃了晃真武劍,剛才的威能都被楊柏給擋了下去,宋端武劍氣已經指向隆玉等人。

「確定,戰!」楊柏一步踏出,手中拳化為金龍,揮手之間就是雷霆遍布,腳踩龍炎,楊柏戰力全開。

「戰!」宋端武也不廢話,大殿當中,劍氣縱橫百米,真武之下,宋端武也不退後,劍氣揮灑如雨,朝著隆玉撲了過去。

「師傅,我們就這麼看著?」遠處的向勝雪也震驚了,老是覺得宋端武不男人,結果宋端武一步未退,為了兄弟情一切對抗眾人圍攻。

「好你個傢伙,真的用手為刀劍。」風陵師太的臉色也變了,宋端武的話好像刺激了風陵師太,根本就就沒有聽到徒弟的聲音。

天地有龍,真龍勇往無前,楊柏一拳所出,蛇蟒都在退避。不過就在這時候,梟蛇手中的長笛突然伸長起來,化為一條綠色長鞭,猛的凌空抖動,猶如捆仙索一樣,當場就把楊柏的手臂給纏繞起來。

閃婚獨寵:總裁老公太難纏 「封!」梟蛇狂笑連連,身體融入蛟蟒當中,那個長鞭就跟蛇芯一樣。

「什麼?」楊柏也沒有想到,雙拳被困住,龍炎轟然炸裂開來。魏元吉手中的乾坤連環而起,看到龍炎魏雲吉就已經暴怒開來。

乾坤逆轉,龍炎升空,而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道光圈,這些光圈猶如利刃一樣鋒利無比。

「斬!」魏雲吉降下法術,漫天的光圈,星光陣陣。旁邊正在戰鬥的宋端武頓時大吃一驚,金丹期大能的戰鬥太過嚇人,這簡直就是神魔的手段。

「哈哈哈,楊柏,你還不死?」梟蛇已經興奮起來,楊柏雙手被控制,龍炎被蛟蟒息鎮壓,四周的靈氣都被調動過來,正一道的符籙從魏雲吉手中降臨鎖定楊柏,這麼多連環利刃完全能夠把楊柏轟殺。

「完了!」風陵師太也長嘆一聲,楊柏死定了。能夠成長為金丹,哪個不是梟雄人物,都有後手,楊柏剛才太不小心了,光想衝出去,結果卻被鎮壓住。

風陵師太已經低頭,可就在此時,恐怖的連環轟在楊柏的身上,無數的能量爆炸,讓地面裂開無數的溝壑,眼前的一切,都被恐怖的能量吞噬下去。

重生之禍害江湖 「兄弟!」宋端武雙目欲裂,劍氣猛的逆轉,宋端武人劍合一,急速之下,當場就把東華山的兩個人轟成屍體。

隆玉咆哮一聲,根本擋不下暴怒之下的宋端武,宋端武已經拚命,是用神魂融入真武劍,轟出金丹的一擊。

宋端武想要救下楊柏,楊柏決不能死,可就在宋端武拚命的時候,一個人影從連環爆炸中心猛的走了出來。

「什麼?」所有人都震驚了,楊柏渾身毫髮無損,龍鱗甲閃爍一樣的光芒,而同時楊柏猛的狂吼一聲,雙臂猛的用力,什麼蛟蟒蛇芯,當場寸斷。

「殺!」楊柏怒了,一拳化神龍,手指連連點出龍元劍氣,揮手之間,龍符錄的頓起,滾滾龍氣化為漫天的龍鱗而起。

番天、斬妖龍符同時而起,梟蛇根本就躲避不及,巨大的蛇蟒身軀直接就被楊柏抓在手中,斬妖符之下,妖氣直接就被鎮壓。

「攔路者死!」楊柏的力量有多麼恐怖,百米蛇蟒轟然被楊柏抓住手中,當場就揮動起來。梟蛇已經尖叫起來,凌空就被抽向魏雲吉。

「他怎麼可能沒有事?」 萬古天帝 乾坤又一次逆轉,可是卻被翻天給轟了下去,魏雲吉身上爆發一道道光芒,無數的符籙化為穹頂。

「轟!」可惜蛇蟒砸了下去,楊柏力量只是抖動一下,漫天的威能轟然爆碎開來。楊柏的速度也猛的加快,朝著梟蛇和魏雲吉撲了過去。

「找死,天地玉印,倚天為尊!」倚天玉如意突然幻化,陶景天長嘯一聲,楊柏上空出現一道渦旋,渦旋凝聚玉印,那是天道之印。

「玄法天,玉魔指!」陰元極更是陰狠,楊柏的四周裂開一道道細小的縫隙,在這縫隙當中,陰元極居然用玉魔指撕裂空間,想要把楊柏轟進異域空間當中。

「轟!」楊柏猛的扔出巨蟒,梟蛇慘叫一聲凌空顯化,妖氣已經無法凝聚了,手中的長笛已經變為一把匕首,不過楊柏也被天道之印鎮壓,四周空間亂流想要吞掉楊柏。

「給我滾開!」龍鱗甲遊走,金體龍符加持,楊柏的雙眸猛的綻放一道道金芒,恐怖的神念轟然而起。

「躲開!」魏雲吉震驚了,楊柏真的太凶了,四個金丹期大能,居然無法擋下楊柏。恐怖的神念橫掃,龍山神格已經全力運轉,大殿當中龜甲都漂浮起來,無數的字元凌空閃現,龜甲當中的靈氣居然在此刻顯化。

「這不可能,他居然能夠激發典籍最後的印記,快,把他滅殺了,我們要留下這些印記。」陶景天已經興奮起來,這些上古印記如果能夠融入自身,那對於道的掌控,簡直提升太多,未來一定能夠晉陞元嬰。

「別留手了,全部出手,滅殺了他。」陰元極冷漠的點了點頭,那些龜甲的確吸引陰元極,可是陰元極更想要斬殺楊柏。

陰元極的眉心也裂開一道縫隙,陰元極衣袖當中突然雙手變為青芒,天地彷彿出現一隻陰陽之手。

手心為陽,手背為陰,手中有金丹,天地有昊日。遮天乾坤手,金丹的恐怖一擊,那是凝聚陰元極幾重金丹的雄渾法力,已經在楊柏上空匯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