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70 Views

「罷了,但願他能夠成功。」林帝暗嘆一聲,儘管話雖如此,他此刻望向葉飛的目光中,仍舊帶著欣賞之色。

Written by
banner

武道中人,本就該有著一顆無懼之心,此子一路走來沒有忘卻初心,這一點就算是一些通神境的強者,也是無法做到的。

說罷,林帝全身幽光閃動,抬手之下一道無形的黑霧,封鎖了下方山崖半空的空間。

有林帝親自護法,葉飛就算最後失敗了,至少性命無礙。

死崖深淵半空,葉飛此刻嘴角已然溢出鮮血,他的雙手慢慢合攏,一隻煽動著雷弧的異雀,正在他的掌中慢慢凝聚成型。

都市巔峰戰神 「鳴!」一聲清脆的鳴叫,忽然劃破了天空。

葉飛整個人身形一顫,身上的氣息開始不斷攀升,體內的原本被壓制的靈力,竟是陡然之間洶湧而上。

「吼吼!」深淵底部,此刻同時傳來一聲震耳的嘶吼。

一條黑蛟毒龍,此時盤旋而上,恐怖的壓迫之力,頓時將整個深淵籠罩。

深淵半空之中,葉飛雙目陡然睜開,眼中精光閃動,下意識低頭望去。

「來的好。」

「正好葉某可報上次之仇……」葉飛露出狂笑,身形沒有後退分毫。

話音剛落,他忽然抬起手臂,一掌向著深淵底部轟去,同時一隻全身被雷弧包裹的雷雀,發出一聲長鳴,煽動這翅膀,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長虹。

深淵下方,雷雀的身子,忽然變大了數倍不止,伸出鋒利的前爪,向著黑蛟猛然抓去。

兩隻上古凶獸,頓時撞擊在了一起,深淵四周的石碑上,不斷有岩石脫落,陣陣震耳的爆響聲,同時橫掃傳來。

「葉飛,那隻黑蛟,交給本帝便可,你全神融合力量。」深淵的上方,林帝的聲音此時隨即傳來。

如此同時,一道幽黑的幻影,陡然從天而降,如同一把巨大的黑色利箭,劃出滲人的幽光,直指下方的黑蛟而去。

與上一次不同,這次出手的可是林帝的真身,實力已經達到通神境。

深淵底部的黑蛟雖強,但在雷雀與林帝的出手之下,很快就被壓制下來,時而傳出幾聲痛苦的低嚎。

「多謝。」葉飛臉上露出感激之色,隨即不在多言。

只見他說完之後,身形隨即盤膝而坐,一股寒意從他的體內湧現而出,一道冰芒閃過,蓮華劍從他的體內衝出。

「寒意。」

「雷威。」

葉飛眼中雷弧閃動,身上氣息不斷轉化,冰神的傳承與他體內的雷霆之力,此刻正在體內悄然融合。

隨著時間的推移,葉飛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隱約已經超越了金丹境。

「銀角雷獸。」葉飛低喝一聲,眉心的不滅真元湧現。

下一瞬,隨著雷光的閃動,銀角雷獸那碩大的身軀,已然出現在了葉飛眼前。

葉飛看了雷獸一眼,此時臉上不禁露出了微笑。

「葉某身居醫聖傳承,如今踏入元嬰境在即,你可願臣服於我。」葉飛低聲開口的同時,將眉心的不滅真元祭出。

只是片刻的遲疑,他便是不再猶豫,直接將這縷不滅真元,向著眼前的雷獸祭去。

一直依靠這縷力量控制雷獸,明顯不是長久之久,這隻銀角雷獸實力接近通神,早以及具備靈智,若是此獸真的不願意跟隨他,放其離開也好。

「吼!」前方的銀角雷獸,此時發出一聲低吼。

那雙巨大的雙瞳,在掃了前方的葉飛一眼后,隨即猛然一口,將半空之中的那縷真元之力吞入了腹中。

「呵,你走吧。」葉飛輕笑一聲,這縷限制之力被吞,此刻的他已經無法在控制雷獸。

前方的銀角雷獸,抬頭看了葉飛一眼之後,卻是並沒有之列離去,而是沉默了半響,隨即化作一道流光,再次竄入了葉飛的體內。

葉飛全身一顫,體內的雷霆之力暴漲,這一刻身上的氣息,已然真正達到了元嬰境。 死崖深淵半空,隨著銀角雷獸的入體,葉飛體內的雷霆之力,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破丹成嬰。」踏入元嬰之境,已然超過了武道中人的範疇。

身軀,靈識,體內的靈力,將會出現一個質的蛻變,就算是身軀被毀,也能保持元嬰不滅,尋找機會便可重塑身形。

這樣的存在,已然超出了凡人的範疇。

縱觀整個武道界,元嬰境可以說是,代表著武道的一個終點。

但同樣也是另外一條大道的起點,唯有踏入元嬰,才有資格與天一爭,尋覓那傳說中的不死不滅之境。

「根據傳承記載,凝聚元嬰需要龐大的靈力支撐。」

「踏入元嬰境所需的靈晶,我早有準備。」葉飛淡笑一聲,食指上的儲物戒指,忽然爆發出耀眼的靈光。

抬手之下,十萬靈晶,被他從儲物戒指內取出。

磅礴的靈氣,頓時充斥了整個深淵半空,無數的靈晶同時將葉飛的身形包裹,形成一個巨大的靈晶圓球。

深淵下方,林帝感受靈晶球內的氣息,他的臉上同時露出了笑容。

「吼吼!」底部的黑蛟毒龍,此時發出一聲嘶吼。

此獸巨大的身軀扭動,衝出了雷雀的封鎖,忽然張口血盆大口,向著林帝猛然衝來,欲要將其一口吞下。

「暗界,封。」林帝面色如常,周身的幽光隨即暴漲。

霎時間,漆黑的霧氣,在林帝的腳下,凝聚成一道天幕,瞬間覆蓋了整個深淵底部。

黑蛟毒龍的身軀,被黑霧完全封鎖在了深淵底部,這股奇異之力與那血族族長的血界相似,似乎是通神境強者獨有的力量。

通神境,幾乎是站在了武道之巔,這樣的強者整個武道界,仔細算起來確實有些不少。

但領悟出屬於界脈之力的人,可謂是屈指可數。

這位暗島之主,顯然與德古拉一樣,實力已經達到了通神中期。

「轟,轟隆隆!」深淵底部,暗界之內,時而傳來陣陣爆響聲,可見那黑蛟毒龍的力量也是不俗。

只不過暗界的封鎖之力,此獸顯然無法破開,隨著時間的推移,深淵底部傳來聲音,也是隨即變得低弱下來。

「接下來,只需等他凝嬰即可。」

「此子天資卓越,有著一顆無懼天地之心,看來用不了多久,華夏武道界又會多出一位通神境的強者。」林帝抬頭望向上方,此時不禁低聲開口。

儘管上方之人,如今才剛剛衝擊元嬰境,但在林帝看來,葉飛踏入通神境,也僅僅只是時間問題。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

死崖深淵,圍繞在葉飛四周的靈晶,同時也在不斷消耗著,轉眼已然過去十天。

洶湧磅礴的靈氣,不斷在葉飛的體內凝聚,十天的時間靈晶已然消耗了三分之一。

「凝嬰。」葉飛雙目輕閉,雷霆真經極速運轉。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他的丹田之處,靈力薈聚一團,不斷翻滾扭曲之下,一個小人逐漸凝聚成型,與葉飛的相貌一般無二。

葉飛體內的靈力,幾乎是在轉瞬之間,全部向著小人迅速凝聚。

「靈氣不夠了。」

「給葉某吸……」葉飛陡然睜開雙目,他體內的小人,竟也是同時一時刻睜開了雙眼。

掌中符文法訣祭出,聚靈之術隨即施展,四周漂浮的靈晶,正以視線可見的速度,不斷地消耗掉落,此時的靈晶已然消耗過半。

修鍊無所月,隨著葉飛實力的提升,他每一次閉關的時間,也是變得越來越長。

轉眼又是兩個月過去。

死崖深淵半空,十萬靈晶已經消耗殆盡,葉飛全身被靈光包裹,身上的氣息同時達到了一個頂點。

「元嬰境。」

「我的戰力遠超元嬰,本身的根基極好,這一次突破竟然足足消耗的十萬靈晶。」葉飛身上的息開始平穩,此時內心不禁暗道。

按照他的推測,若是沒有靈晶的加持,以及他之前的積累,這次的閉關怕是要經曆數年之久。

「僅僅只是元嬰而已……」

「想要踏入通神之列,所需要的靈力,怕是難以想象。」葉飛思索片刻之後,隨即緩緩抬起頭來,下意識地望向深淵底部。

林帝的身影,此時也是如約而至,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啊 這兩個多月以來,這位暗島之主,幾乎是寸步不離,一直身處此地為葉飛護法。

「兩個月的時間就踏入元嬰,難怪傅蒼天常說你是個怪物。」林帝臉上露出笑容,目光落在了葉飛身上,此時緩緩開口說道。

「此次有勞前輩護法,葉某多謝了。」葉飛臉上露出感激之色,同時再次向著眼前之人一抬手。

無論眼前之人有何目的,至少一直是一直在幫助自己,對於這位暗島之主,葉飛心中著實很是感激。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林帝隨意地抬了抬手,身上的氣息同時平復下來。

深淵底部,那道暗界天幕,此時同時消散與半空之中。

此時的葉飛,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那道幽黑的天幕,心中不禁一驚,對於眼前之人的實力,已然有了幾分猜測。

就在二人交談的同時,深淵地步忽然爆出一聲低吼,四周的峭壁都為之一顫。

「呼吼!」沒有了暗界的封鎖,那頭黑蛟毒龍,頓時從地步猛然衝出。

被足足封印了兩個多月,此獸心中的怒意不言而喻。

黑蛟毒龍那原本就碩大的身軀,此刻變得膨脹了不少,滲人的綠色氣體,在半空之中瀰漫開來。

「此獸的存活了不少歲月,力量相當於通神境。」

「而且皮糙肉厚,防禦力極為恐怖,一般的通神境強者,難以將其徹底鎮壓。」林帝看了下方一眼,此時低聲開口說道。

葉飛聞言,同時也是低頭望向下方。

「當年傅蒼天與此獸一戰,他的實力可有達到通神?」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微光,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他手中的斬痕劍,當年就是被這種黑蛟毒龍折斷,由此可見百年前傅蒼天,在這頭凶獸手中,並未佔到什麼便宜。

「沒有,與你一樣,傅蒼天當年,也是剛剛踏入元嬰不久。」林帝沒有過多的思索,便是直接開口回應道。

葉飛輕笑一聲,全身靈力涌動,抬手之下斬痕劍落入掌中。

暗金色的長劍,此刻在他的掌中,爆發出耀眼的金光,凌厲的劍氣向著四周橫掃。

一旁的林帝面色一怔,但也是很快反應過來,只見他沒有多遠,轉身化作一道幽光,消失在了深淵的半空之中。

下一刻出現之時,林帝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深淵山崖旁,站在一塊凸起的青石上。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本帝倒想看看,你踏入元嬰之後,戰力達到了何等程度。」林帝微微一笑,目光同時掃向深淵底部。

他依稀地記得,百年之前自己也是身處現在的位置,觀望著深淵底部的戰鬥。

如此同時,死崖深淵底部,葉飛大笑一聲,身形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瞬,便是出現在了黑蛟毒龍的頭頂,他手中的斬痕劍,同時斬出一道巨大的劍芒,劃破的深淵的黑暗。

「嗯……瞬移之術。」上方的山崖旁,林帝面色一驚,眼中的欣賞之色,此時更濃了幾分。

元嬰境的強者,身軀的強度,已然達到了一個極致,可以無懼空間的撕扯之力,施展出瞬移之術。

這一術法,幾乎可以稱得上元嬰境的標誌。

但剛剛踏入元嬰境,就能夠領悟的瞬移之術之人,這等武道天資,著實讓林帝有些動容。

下方深淵半空,同時傳來一聲巨響。

「轟隆!」

「吼……」

劍芒的斬落聲與黑蛟毒龍的低吼聲,這一刻幾乎響徹了整個第一島,恐怖的反震之力,震的四周崖壁陣陣顫抖。

「畜生,當年傅蒼天沒有斬你,今日葉某定要將其斬落於此。」葉飛大喝一聲,身上的氣勢不斷上升。

無數的金光劍芒,在半空之中飛舞橫掃,葉飛的身影更是時而閃現,時而消失在空氣之中。

瞬移之力在加上青冥訣身法,此刻的葉飛將速度,提升到了一個極致。

「砰。」

「轟隆隆!」震耳的爆響,不斷的傳出響徹天地。

深淵底部,那條黑蛟毒龍,身軀的防禦確實極為強悍,任憑劍芒臨身,竟是無法破開其防禦。

漫天飛舞的金色劍芒,多數也僅僅只是斬落毒龍身上的幾片鱗片。

「噗……」黑蛟毒龍無法鎖定也得的身形,此時似乎徹底激怒。

只見此蛟,大嘴一張,一股翠綠色的毒霧,從它的口中洶湧而出,幾乎是在幾息只見,便是將整個死崖深淵籠罩。

「雷幕。」葉飛現出身形,此時眼中雷威閃動。

只見他體內的功法運轉,周身雷霆之力暴漲,一道有雷弧凝聚而成的天網,同時覆蓋了整個深淵半空。

這道雷幕之上,狂暴翻滾的雷霆之中,隱約可見有火焰之力夾雜其內,威勢可謂驚天,比起之前林帝施展的暗界,似乎在氣勢上不弱分毫。 只是這雷幕覆蓋的範圍,卻是明顯不如界脈之力,只是將黑蛟毒龍的毒霧封鎖,無法徹底鎮壓此獸的身形。

「這是……」

「界脈雛形,怎麼可能!他才剛剛踏入元嬰。」上方的林帝,此時面色不禁微變。

若說領悟瞬移之力,他可以理解為葉飛天資卓越,但此子此刻祭出的力量,那是唯有踏入通神境,才能勉強掌握的界脈之力啊。

「若是此子踏入通神,整個武道界,無人能與之一戰。」林帝心中震撼的同時,望著下方的深淵,不禁開口低喃道。

元嬰境,領悟出界脈之力,這等天資堪稱妖孽。

這就無疑代表這下方之人,只要突破元嬰,就能瞬間擁有屬於自己的領域界脈,戰力堪比通神中期。

下方深淵底部,葉飛此時有如一尊雷神一般,手中的斬痕劍同時被雷光包裹。

「這蛟龍渾身是寶。」

「若是能將其斬殺,定可藉助其骨骼血脈,煉製出品質極高的靈丹。」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嘴角忍不住泛起了淡笑。

他可以確定,當年的傅蒼天,之所以要與此蛟一戰,定是與他有著同樣的想法。

只不過到最後,那傅蒼天沒有能夠斬殺此獸。

「此獸,註定要在葉某手中損落。」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瞬移之術再度施展開來。

深淵半空之中,他所凝聚的雷幕,將黑蛟毒龍的毒霧封鎖,接下來只需破開此獸的防禦即可。

穿過雷幕,黑蛟毒龍那巨大的身軀,已然落入了葉飛的視線之中。

「你能抗住葉某的多少劍。」葉飛輕笑一聲,雷霆之力與朱雀火之威,此刻同時融入了斬痕劍之內,他體內的靈力,隨即運轉到極致。

「斬斬斬!」

瓷界無痕 漫天的劍芒,蘊含著雷火之力,不斷地衝擊著黑蛟毒龍的身軀。

此獸如今已是瓮中之鱉,賴以攻擊的毒霧,被葉飛封鎖之後,憑藉仙寶斬痕劍足以將此獸的防禦破開。

「吼……」黑蛟毒龍低吼一聲,似乎有了懼怕之意,那巨大的身軀開始向著深淵底部逃遁。

一般的法器,確實無法破開黑蛟毒龍的防禦,但斬痕劍乃是仙寶,當年傅蒼天之所以敢挑戰這頭毒蛟龍,多半是憑藉此劍。

黑蛟毒龍身軀的防禦,能夠在短時間內抵禦仙寶的衝擊,但顯然是無法長久。

「哪裡逃。」葉飛低喝一聲,手持金劍身形帶出殘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