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0 Views

這時,已經有交警過來了。

Written by
banner

秦未央親眼目睹了,路彥昭剛才把自己推開,堪堪擦著車身,被撞的滾到一邊。

她直接撲過去,伸手想扶路彥昭,卻不敢下手。

她聽到自己的聲音都在顫抖:"阿昭……阿昭,你沒事吧!"

發瘋的車和發瘋的人,已經被控制住。

秦未央跟著救護車,送路彥昭去了醫院。

救護車時,秦未央的眼眶紅的厲害,她看著路彥昭,忍不住就要哭出來。

路彥昭感覺胸口有點疼,其他地方還好。

他伸手想去幫秦未央擦眼淚:"夭夭,別哭,我沒事!"

秦未央本來就是紅著眼睛,一直強忍著不哭,結果,聽到他這樣一說,直接哭了出來:"你要是出事了,我怎麼辦啊!"

路彥昭聽到她這話,頓時心裡柔軟的一塌糊塗。

他的聲音專註溫柔:"夭夭,你放心,我不會出事的,只要你在,我永遠不會出事,我說了,我要保護你的!"

一旁給路彥昭輸液的小護士,聽到這倆人的話,一張小臉紅撲撲的。

都這樣了,這倆人還在你儂我儂,互訴衷腸。

雖然小護士知道,人家兩個人是在安慰,關心對方。

可是,她就是覺得好蘇啊,好羨慕啊,好嫉妒啊!

她被狗糧吃的有點撐,轉身去看外面,只盼著,救護車能早點到醫院。

秦未央吸了吸鼻子,心裡更難受了。

現在就算是有旁人,她也顧不上了,她拉著路彥昭的手,又氣又擔心:"剛才誰讓你推開我的,你不知道,那個人是沖著我來的嘛!"

路彥昭沒好氣的看著她:"傻瓜,就是因為他是沖著你去的,我才要推開你啊,如果再讓你在我面前,出一次事情,那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秦未央聽到他這樣說,瞬間惱怒不已,又擔心的要死:"那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在我面前出事,我要怎麼辦,誰讓你這麼保護我的!"

路彥昭看著她,知道她只是擔心自己。

他的目光寵溺無奈:"是我!"

秦未央紅著眼睛,瞪著路彥昭:"什麼是你啊?"

路彥昭笑著說:"是我讓自己保護你的!"

秦未央頓時別過臉,伸手去擦眼淚,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居然這麼愛哭。

路彥昭的一句話,就讓她的眼淚抑制不住。

兩年前,路彥昭不願意原諒自己,在醫院就讓她滾的時候,她以為自己再也不會哭了。

結果,路彥昭失憶了,她將他留在了身邊。

一年前,路彥昭說相忘江湖的時候,她又哭了,她以為,那是最後一次。

卻沒想到,一年後,她以秦夭夭的身份,再次在路彥昭面前哭了。

她知道自己不爭氣,可是,這輩子,跟這個人,似乎斬不斷了。

她咬了咬嘴唇,轉身看著路彥昭:"你知道我有多想揍你嗎?如果不是你現在受傷了,我肯定打的你站不起來,誰讓你保護我的,我又不是三歲的孩子,你不相信我嘛,你難道覺得我就躲不開嗎?我知道,自己現在體能下降的厲害,可是,我也沒有那麼笨啊,我不用你用命去換我的命,你知不知道!"

秦未央說著,眼淚流的更厲害了,就像是一個委屈的孩子一樣。

路彥昭心疼的心裡一抽一抽的,他伸手想要幫秦未央擦眼淚,結果,扯動了胸口的傷口,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

秦未央趕緊拉著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好,使勁的瞪他:"你能不能別亂動,胸口還疼嗎?"

路彥昭笑了笑:"沒事,死不了人,估計就是肋骨斷了,真沒事!"

秦未央不知道怎麼說才好,肋骨斷了,這種傷,可大可小,誰知道怎麼樣呢!

現在還沒檢查呢,他就安慰自己沒事!

她咬了咬嘴唇,不想再搭理路彥昭。

路彥昭看的出來,秦未央生氣了,他只能低聲哄她:"夭夭,別生氣,我真的沒事,要是一會檢查,醫生說嚴重的話,那我給你道歉!"

秦未央轉身,沒好氣的看著他:"你覺得我需要你道歉嗎?"

路彥昭無奈不已:"不需要,那以後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聽到路彥昭這話,秦未央簡直想殺人。

本來,她說感覺有人看他們,路彥昭說回去的時候,她就應該聽路彥昭的。

結果,她讓路彥昭聽自己的,出去吃,不用害怕,最終卻讓他替自己受了傷。

秦未央越想越難過,她悶聲看著路彥昭:"你不用聽我的,聽我的有什麼好處啊,我說的又不是全對的!"

路彥昭愣住了,胸口的傷痛,對他來說,真的沒什麼,他最害怕的,就是秦未央生氣啊!

他擔心的看著秦未央:"夭夭,你別生氣啊,我是不是又說錯話了,我真的會聽你的,你相信我!"

秦未央紅著眼睛,瞪著他,都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解釋了:"算了,我不想說了,你以後……以後覺得我不對的時候,勸勸我啊,我不想害的你變成這樣!"

秦未央這樣一說,路彥昭愣了愣,好像突然就恍然大悟過來。

他趕緊連連點頭:"夭夭,我都聽你的,只要你不哭,我什麼都聽你的!" 天仙境強者,比地仙境強太多!

仙人境以上,每一階都是一道天鐧。

以前林楠在人仙境能斬殺地仙,也都是在特殊情況下,藉助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之力,突襲之下斬殺。

而眼下,光明正大,林楠以空間屬性規則之力應對,哪怕是一道道空間裂縫出現,但對於天仙境強者而言,完全能夠從容而退。

空間裂縫,他們能夠抵抗,並非死局!

以林楠此刻掌握的空間至高屬性規則情況,還不夠!

其次,林楠的刀,對普通地仙境高手而言,很強。

一刀重創,或者斬殺,輕而易舉。

但眼下,同樣不夠。

接連十幾刀,林楠一刀比一刀強,渾身早已爆發出最強威力。

但是,依舊不夠。

天仙境強者一擊,林楠沒能擋住,直接遭到重創,大口鮮血咳出。

「你很妖孽,甚至你身邊那些人也都很不凡,但終究只是螻蟻,老夫要殺你,輕而易舉!」這位天仙境強者看到林楠咳血重創,心情總算是好上不少。

「沒能成長起來的妖孽,終究什麼都不算!」

一邊說著,這位天仙境強者一掌掌對著林楠拍殺而來,威能極強。

林楠渾身重創,口中咳血,臉色煞白,不斷以風之律動配合空間瞬間移動來躲避。

但有時候依舊躲避不及。

他的風屬性規則還太弱,不過人仙境而已。

真若是能夠達到地仙境,林楠或許才能有點抵抗的實力。

但眼下,不夠。

「想殺我,你也還不夠!」林楠抽空抹去嘴角血跡,寒聲說道。

無論如何,他不能死。

而且,此刻他也不敢逃。

否則被這個老傢伙朝徐江龍他們追過去,更危險。

他能做的,只能拖延。

說完,林楠陡然間再度暴起,身形極速閃動,瞬間出現在他身後,手中長刀再度斬出。

「斬!」又是凌厲一刀。

與此同時,林楠顧不得防禦,直接控制周身的的空間屬性規則,全力爆發。

「破!」

剎那間,方圓十丈範圍內,一道道恐怖的空間裂縫出現,將他和這位地仙境高手全部籠罩在內。

「出!」

這還不算完,周圍的風屬性規則之力也完全被他調動起來,一條條風刃之龍出現,直奔而去。

大量的虛空刃,不時閃現,直奔而去。

此刻,林楠可謂是拼盡了全部的手段。

然而,還是無用。

「哼!」

這位天仙境強者冷哼一聲,陡然間一掌拍了下去。

「鎮!」

剎那間,濃郁的地屬性規則爆發,從地面借力,硬生生將林楠布置的空間裂縫穩住,周圍的風刃之龍也被禁錮住,對他完全無效。

林楠的刀,直接被一方大印震飛出去。

同樣無用!

天仙境,強的不是一點半點。

林楠再度咳血而退,這方大印,也是天階仙寶,威力不遜於林楠的長刀。

「不堪一擊!」天仙境族老再度冷笑。

「老夫殺的就是天驕。」

說完,手中大印直奔而去。

「蓬!」哪怕是林楠藉助空間之力轉移,但依舊被砸中,傷勢更重。

「在老夫面前,你還沒有資格!」

「惹了我靈韻仙族,你罪該萬死!」

一道道怒斥,不屑,從這位天仙境族老口中發出,一次的擊中林楠,讓他遭受重創,傷勢越來越重。

「你怎麼不逃?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的你,不是擅長逃嗎?」

「是不是怕老夫去追殺那些螻蟻?」

「哈哈,你猜對了,不過即便是你在這裡拖延,但一切都無用,稍後他們還是要死,不可能從老夫手中逃掉!」

林楠沉默,沒有再開口,多次的最強攻擊,完全無效。

索性不如不動手,不斷閃動,躲避這位天仙境強者的攻擊,眼中也變得更加陰冷。

不管結局如何,此刻他不能逃,必須拖延下去,等到他們安全為止。

而且,哪怕是此刻自己逃,也不見得能夠逃掉。

天仙境強者,比林楠想象中更厲害。

之前林楠還有些自信,但真正接觸后,他發現自己想錯了。

自己完全不堪一擊。

若非空間規則之力的運用,瞬間移動能夠動用,四條命都丟了。

擋不住!

「老匹夫,我殺不了你,同樣你也休想殺了我!」林楠沉聲怒罵,終於開口了。

打不過,那就罵。

能罵死,也是一種收穫,至少林楠心裡罵罵也能舒服點。

「今日殺不了我,你等著,不出十年,你們靈韻仙族,都將覆滅!」林楠怒聲。

果然,這一罵起到了作用,讓這位天仙境強者動怒了,怒髮衝冠。

「不知死活,現在就撕了你!」

「蓬!」林楠藏身的一處虛空被震碎,林楠整個人狼狽從其中鑽了出來,渾身是血。

這位天仙境強者,能夠擊穿部分虛空。

這就是實力!

「好,你等著!」林楠爆喝,眼看著了徐江龍等人離去的方向,轉身朝另外一側逃去。

「哼,你逃的了嗎?」天仙境強者被林楠成功激怒,冷哼一聲,抬手再度鎮壓。

不是他不想現在就殺了林楠。

而是林楠的空間規則之力的應用,讓他在虛空中佔據絕對的優勢,瞬間移動,風遁的交替使用,哪怕是天仙境強者也難以抓住。

這就是空間屬性規則強者的優勢。

天仙境可以正面重創林楠,但想要擊殺,也麻煩。

當然,一心想動手斬殺,也可以做到,就看林楠能否堅持住罷了。

畢竟,實力上完全碾壓,這一點無法改變。

若非林楠踏入地仙境,普通的人仙境哪怕是感悟到了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也是一掌斃命的份。

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手段都是徒勞!

頓時,天空中熱鬧了起來。

林楠在前面逃,不斷開口大罵,後面一位天仙境強者在不斷轟擊,臉色陰沉不已。

但奈何就是殺不掉林楠!

如此,一直持續了足足半個小時,林楠也拚命逃了上萬里之多,成功的再度和徐江龍他們拉開了距離,再度為他們爭取了逃命的機會。

但是到了此刻,林楠也終於到了窮途末路。

逃不動了。

此刻的林楠,半殘了,若非一口氣支撐著,早就躺下了。 其實有時候,不是他不認可一些事情,而是,「你對費助理,沒必要那麼客氣,我看他是越來越擺不清自己的位置了。」

「分而治之」是他管人的手段,況且費亦行內心是個清楚的人,知道界限在哪兒。「他是我們的老闆,我們都是給他打工的。」

落在桌面的手指,抬起后,抵在高腳杯下,輕輕點了點,「去吧。」

「是。」他就是覺得,紀總對費亦行實在是太包容了。

馮少啟走後,紀澌鈞雙手托腮,望著面前的紅酒,猶豫了好一會,回想起兒子吃零食的辦法,紀澌鈞盯著手機屏幕看了數秒。

他數到三,有電話進來,他就不喝。

默默在心裡開數的紀澌鈞,剛念到二,手機屏幕就被來電顯示代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