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3 Views

期間這頭異獸數次想要殺過來,或者想逃,但都被攔了下來。

Written by
banner

林鵬的一桿長刀,封鎖了它的去路,每次一刀斬出,必然是一條血痕。

楊胖子在一旁看的真切,包括斬殺技巧,攻擊角度、位置,甚至是控制力道的方式,都一一耐心講解。

他們不是老師,但林楠將楊胖子和楊瑾交給他們,他們也一定負責。

終於,楊胖子也看懂了。

「好,我懂了,這頭畜生交給我們了,你們都等著,乾死這頭畜生,回頭我請你們喝酒吃肉。」楊胖子大笑道。

一旁楊瑾早已動手了,雖然還殺不了這頭異獸,但至少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囧樣。

「動手。」

頓時,二人再度動用,一左一右,對這頭二階初期異獸一陣狂轟亂炸,雖然在林鵬等人眼中依舊顯得有些不忍直視,一頭二階受傷的初階異獸而已,愣是被他們磨蹭了五分鐘才得以擊殺。

但至少,楊胖子二人成功了,幹掉了。

「哈哈,過癮!」楊胖子大叫,渾身血跡。

不是他的,是這頭異獸的。

「有點感覺了,再來!」楊瑾也大笑。

一旁林鵬等人早就等著這句話了,殺這點異獸完全不夠他們塞牙縫的。

「走,之前是練手,接下來可就看你們的了,林楠哥說了,不怕你們受傷,別掛了就行。」林鵬笑道。

「沒問題,關鍵時刻你們把我們老命救回來就行,其他的都沒事。」楊胖子大笑。

頓時,一群人再度尋找新的異獸廝殺起來。

有了之前的練手,這次楊胖子和楊瑾無疑熟悉不少,再度尋到二三十頭異獸,林鵬等人刻意給他們二人留下一頭二階初期的異獸,劉琪更是守護在他們身邊,隨時可以出手援助。

兩分鐘后,其他人早已戰鬥結束,楊胖子二人這才渾身浴血的結束。

「又殺了一頭。」楊胖子此刻更是春風得意。

若是說先前那一頭還有林鵬和劉琪二人的原因,那這一頭異獸,完全是他們自己斬殺了。

雖然為此二人也各自出現了一些傷勢,但相對而言完全不在意。

林鵬等人見狀,眼神已然微變了,這一次戰鬥相比之前,成長很快了,兩分鐘解決還算不錯了。

「繼續!」當即一行人繼續進行。

逐漸的,楊瑾和楊胖子的戰鬥潛力爆發出來,讓林鵬等人為之詫異。

五分鐘解決一頭,兩分鐘幹掉一頭,一分半鐘擊殺一頭。

甚至到最後,哪怕是二階中期的異獸,也被二人一兩分鐘擊殺。

一直殺到最後,二人越發的嫻熟了,不敢說絲毫不拖泥帶水,但至少戰鬥的有模有樣了。

「撲哧!」一刀斬下,一頭二階初期異獸被楊胖子一刀斬斷。

下品靈寶之威,爆發了。

另一邊,楊瑾速度也不慢,整個人顯得極為靈活,一劍刺出,正中另一頭異獸要害,隨即一個漂亮的反轉,這頭異獸直接倒在地上,直接倒在血泊中抽搐,命不久矣。

「哈哈,老楊你這速度不行啊,比我慢啊。」楊胖子大笑道,二人竟然各自殺了一頭異獸。

而且,在拼速度!

楊瑾不屑的撇撇嘴,長刀斬殺這種大傢伙,確實佔據不小的優勢。

「別急,再來!」

一語說完,楊瑾整個人直接飈射而出,直接沖入林鵬等人的戰團之中,這邊有著足足五十多頭異獸。

「好,再來!」楊胖子跟著大笑一聲,手中長刀一揮,整個人也再度沖了進去。

一瞬間,憑藉好下品靈寶戰甲的超然防護力,二人如同人形兵器,直接在異獸群中橫衝直撞起來,讓林鵬等人都有些傻眼了,這兩傢伙那是真大膽。

再然後,兩個傢伙一個比一個狠。

五分鐘后,足足七十頭異獸倒在血泊中,被斬殺個乾淨,身後一群後勤人員快速將異獸託運回去,而林鵬等人此刻看向楊瑾楊胖子二人的臉色那是都有些變了。

七十頭異獸,二十二人,平均每個人也就三頭左右。

而楊胖子和楊瑾二人,恰恰達到了這個平均之數,各自殺了三頭異獸!

是獨自,而非聯手!

「哈哈,不得了啊,你這倆兄弟,還真是不錯,要不也拉過來?我覺得可能都是好苗子。」何宏和林楠一直站在堡壘上方,以他們的眼力,看的很真切。

二人從菜鳥一步步的有了這個戰績,超乎想象。

自然,也說明了二人的潛力與實力。

這種人,不可多得!

林楠其實也很震驚,這倆貨還真有這個戰鬥天賦?

不過很快林楠搖頭。

他還在,暫時不想讓他們涉險,家裡的秦嵐和紫寧都不會同意。

「還是算了吧,暫時不需要他們,哪怕是不在這裡,我也會督促他們努力,真到了關鍵時刻,我會安排他們上戰場的。」林楠開口說道。

不僅僅是他們二人,還有鳳凰山一脈的上百人,真到了生死一線的時候,所有人都要拚命,沒有特殊。

何宏聞言,輕笑一聲,沒有多說什麼,這點他尊重林楠的選擇。 堡壘外,楊胖子楊瑾二人大戰不休,二十二人接連大戰,速度極快,哪怕是上百頭異獸,也照樣敢戰敢殺。

從最開始的菜鳥,連一頭二階初期的異獸都搞不定,一直到最後,單槍匹馬一刀一劍斬殺一頭二階初期異獸,讓楊胖子楊瑾二人信心大增。

兩三個小時的廝殺,二十二人擊殺了超過五百頭異獸,甚至圍殺了兩頭三階異獸,碩果累累。

若非最後周圍大群異獸被驚動,數千頭異獸涌了過來,只怕一群人還不會輕易罷手。

尤其是楊胖子楊瑾二人,財大氣粗,哪怕是體內真氣耗盡,直接一顆顆的靈丹往嘴裡送,跟吃糖豆一般不值錢,讓林鵬等人都不由一陣感慨。

財大氣粗!

當然,真正財大氣粗的不是他們,而是林楠。

堡壘內,楊胖子親自扛著一頭二階中期的異獸歸來,渾身是血,但精神卻極好,哪怕是楊瑾也背著一頭異獸屍體,不捨得浪費。

「爽快,我感覺還能殺!」楊胖子蓬的一聲將異獸屍體丟下,而後看到林楠走了過來,大笑著說道。

真刀真槍的大幹一場,對於胖子這種人而言,著實是爽歪歪。

熱血感油然而生!

「好了,以後有你殺的時候。」林楠輕笑了一聲。

「沒想到你們倆這適應能力倒是不錯,孺子可教也。」

林楠很高興,這倆傢伙還算是沒給自己丟臉,在他們身上林楠裝備了不少,若是真來個付不起的阿斗模樣,林楠也覺得臉上無光。

而今,讓他很欣慰,這倆貨戰鬥力爆表。

若非因為林楠的緣故,何宏都有心將他們留下,好好培養的打算。

他們,算得上是好苗子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胖子是誰,從小打架我就沒輸過,還怕這些畜生。」胖子大笑道,很是囂張嘚瑟。

楊瑾在邊上還算是矜持,比楊胖子有節操的多,更文雅一些。

「好了,先出去換個衣服休息一下,也給嵐姐他們報個平安,免得擔心。」林楠打發了二人,此刻渾身鮮血,兩個小時幾乎沒有停止,戰鬥很累的。

靈丹能補充他們的真氣,卻無法補充他們的精氣神。

再加上昨晚一夜未睡,此刻估計也差不多了。

楊胖子二人確實也很累,但興奮那是肯定的。

「兄弟們,等會換好衣服,我請大家喝酒吃肉,都別客氣,我沒好吃的好喝的,但某些人有,你們臉皮薄,我不在乎,我給你們搞。」楊胖子大笑道,朝林鵬等人招呼著。

一聽這話,林鵬劉琪等人都笑了起來,紛紛頗為期待的看向林楠。

靈酒那可真是美味,哪怕是他們有著不少軍功值,但也不捨得兌換,價格不菲的。

還有那些靈食,同時極其美味,而今楊胖子要請客,他們自然樂意,一場戰鬥下來,眾人並肩作戰,早已熟絡起來,成了戰友,成了兄弟。

林楠也輕笑一聲,沒有拒絕楊胖子的話。

別人看不出來,林楠卻隱約有些明白,只怕這傢伙遠沒有表面上看到的那麼鎮定。

第一次戰鬥廝殺,還是和這種恐怖的大傢伙,渾身的鮮血,甚至數次的生死危機,對於第一次進入異境戰鬥的他們而言,肯定會有心理上的不適應,當初的林楠也有,很多人都有。

而今楊胖子的笑,也許是內心的一種掩飾。

喝酒吃肉,更是一種極好的發泄之法。

楊瑾雖然默不開口,但估計也都差不多。

「各自回去休息,晚上咱們聚集,就讓胖子請,反正我扣他薪水。」林楠開口笑著說道,應了下來。

一聽林楠答應了下來,頓時眾人都笑了。

「哈哈,就知道你肯定答應,扣薪水你隨意,反正以後沒吃沒喝了就去你家蹭飯,我不在乎。」楊胖子大笑,隨即招呼著大家一起出了異境,先各自休息一下再說。

正如林楠所猜測的那般,他和楊瑾此刻都需要休息,需要來麻痹,消化。

眾人離去,堡壘外的其他人也都各自撤了回來,周圍足足上萬頭異獸在靠近,沒有了單獨出擊廝殺的條件。

不過此刻哪怕是上萬頭異獸靠近,堡壘內眾人都還算是淡定。

它們,並非是要進攻堡壘,這半個月來一直都是如此。

周圍雖然異獸數量眾多,但圍而不打,讓人也漸漸習慣了。

真若是要戰,以此刻防禦工事堡壘內的情況,倒也無懼。

五階異獸不出現的情況下,他們不懼分毫。

異境內的防禦工事堡壘,此刻比之前更加穩固了幾分,可謂是固若金湯,哪怕是再有四階異獸從地底估計也難以攻破。

除非,五階!

果然,大群異獸在堡壘外轉悠了一圈,將一些外出廝殺的修士高手逼回堡壘內之後,便沒有再前行,很快便各自散去,儼然一點攻打的架勢都沒有。

「它們這是要幹什麼?」何宏等人不解,這種情況很奇怪。

半個月了,之前還有異獸源源不斷趕來,但此刻周圍超過二十萬了,也沒有其他異獸趕來,它們若是要進攻的話,也該來了。

「天知道它們幹什麼。」林楠搖頭。

「小心點吧,一旦它們再度動手,肯定比之前更猛烈!」

這一點何宏等人都知道,所以整個防禦工事堡壘內一直都沒有人大意,一邊在繼續加固防禦工事堡壘,一邊也在快速補充各種大殺器,半個月的時間再度準備了兩千座巨型弓弩,布置在堡壘周圍一些周圍之地,關鍵時刻都能派上大用處。

各種火油,各種特殊炸彈等等,堆積的滿滿的。

就連地面的防禦工事堡壘也在不斷改造中,變得更加牢固。

哪怕是有四階異獸衝出,也決然沒有機會逃遁。

甚至,一眾專家教授們一直在專研能抵擋四階異獸以上超級異獸王的特殊材料。

一旦研究出來,哪怕是五階的超級異獸王者出來,也要被攔下。

當然,此刻還在研究中,至於什麼時候能成功,那就是天知道了。

但毫無疑問,拖的越久,對華夏而言越有利。

而今,越來越多的修士高手誕生,防禦工事堡壘也在不斷加強,甚至各種更為強大的殺傷性武器也在研製中,專門對付這些大型異獸。

不戰,眾人自然是沒意見。 林楠的小別墅內,楊瑾楊胖子各自換洗了一番,饒是有靈寶級戰甲的守護,要害沒有出什麼問題,但皮肉之傷卻也是不少。

先前身上的血跡,大部分都是異獸的。

但同樣,也有他們自己的。

一番廝殺,讓他們疲憊不堪,若非一股氣在撐著,他們早就堅持不住了。

而今換上了普通的衣物,整個人也有了不少精神,靈丹更是早已服下。

想了想,二人都沒有睡去,各自進入房間,給最親之人打個電話,一來報個平安,二來也需要心靈上的安慰。

第一次廝殺,第一次刀刀見血,真正的搏命,這對他們這種普通人而言,心靈上有著巨大的挑戰,而今需要撫慰。

「媳婦,他們說我今天很厲害,殺了七八頭很厲害的異獸,一刀一個,就那麼倒在我眼前的血泊中了。」楊胖子開口,也管不得電話那邊秦嵐的教訓。

楊瑾這邊,語氣很平靜,但卻帶著一種特殊的柔情之意,在這裡給紫寧講述著先前的戰鬥。

一頭頭異獸倒下,甚至數次的危機,一開始的笨拙等等。

很快,兩者電話那一頭的聲音也都變得柔和下來,這是他們的男人,她們懂的如何。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死胖子,看不出來還有這般威武的時候,那群畜生殺的好,等以後我也去,看看誰殺的快,別以為下了次異境就超越我了,你差的遠呢。」秦嵐笑罵著,但語氣中的意思卻充滿了關切之意,在以這種方式為他疏導。

「那是,我肯定不是媳婦的對手,不過你還是別來了,這群異獸長的太丑,血都是臭的,想吐,你就在家等著,過兩天我就回去,好好給你講講。」楊胖子開口回道。

這裡,他不想秦嵐參與。

另一邊,紫寧顯得很平靜,她和楊瑾性格有些類似,都屬於那種溫柔型的。

沒有太多的話語,沒有那麼多粗暴,一句我等你回來慢慢給我講,就能讓楊瑾心靈上有著極大的寄託。

良久,二人才打完電話,而後心靈上總算是放鬆了一些,轉而直接睡了下去。

當晚,小別墅這邊待不下,足足數十人聚集在一起。

林楠將雙石村走出的一群人都召集了過來,再加上蔣鑫等一群自己班級的學生,五六十人聚集在操場上,升起了幾堆篝火,一頭三階異獸被林楠帶了過來,專門有人在一旁烤肉。

其他的靈酒,靈食,各種其他的美食,同樣不少。

楊胖子雖然說請客,但這貨足足睡了一個下午,只能林楠自己去安排了。

好在,都還算是簡單。

這一晚,操場上香味四射,烤肉味,靈酒靈食的味道,甚至還有響亮的喧鬧聲,在操場上顯得不曾停歇,熱鬧不休。

以至於到最後很多人忍不住了。

比如某些人,厚著臉皮找來了。

靈酒,靈食,還有這美味的烤肉,著實讓人受不了。

臉皮厚點,林楠總不好趕人吧。

頓時,一道道人影走了進來,有人甚至自帶異獸血肉,自帶靈酒和各種不錯的下酒菜。

甚至,就連桌子都有著準備著。

原本六十多人的聚會,到最後愣是發展到上千人,眼看著一箱箱靈酒眨眼間消失殆盡,哪怕是林楠都覺得肉疼。

好在這個時候靈食算是打住了,有現成的異獸血肉,專門有著十幾位大廚來燒烤,還有源源不斷的菜肴從其他餐廳送來,總算是不再消耗靈氣值了。

就這,大半夜的時間,當清點一番后,林楠還沒有肉疼的時候,陳聽雨已然大呼敗家了。

一夜之間,足足喝了三千瓶珍貴靈酒,價值超過一千五百萬點軍功值,若是再算上其他的消耗,只怕小兩千萬點軍功值了。

兌換成靈丹,那是兩萬顆靈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