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82 Views

不過……

Written by
banner

夜冰依看向帝玄胤,她相信他這麼做,應該有他的原因。

他殺光了軒轅子凌的老子和爺爺,又要如何來對付軒轅子凌?

她可不認為這傢伙會讓軒轅子凌順利的繼承他老子的靈主之位。

PS:聽說你們想要次糖?舉個手我看看。好說好說,推薦票交出來,保證滿意 倏然,一道湛藍色的光芒閃過,原本躺在地上昏迷過去的軒轅子凌,瞬間消失不見。

「……」

「怎麼回事?」夜冰依驚訝道,「這人怎麼還說不見就不見了。」

「別擔心,他翻不出什麼大浪。」帝玄胤大手揉了揉她的頭,薄唇彎起一抹不屑。

一道輕微的腳步聲傳來,身著玄色衣袍,長相和軒轅子凌有著幾分相似的男子走來。

對帝玄胤微微頜首。

夜冰依看到玄衣男子,下意識脫口而出,「軒轅子離!」

這個男子,不正是她記憶之中那個九靈王么?

夜冰依轉頭看向帝玄胤,這是怎麼回事?

軒轅子離看上去好像和他很熟悉,而且,他之前也假冒過軒轅子離。

「夜小姐,別來無恙。」溫和的嗓音,從軒轅子離口中緩緩溢出,朝夜冰依微微一笑。

夜冰依挑眉,「原來你沒死啊。」說完才發現這話貌似有些不合適,不禁尷尬一笑。

軒轅子離卻是毫不在意,輕輕一笑道,「若非有帝兄相幫,或許子離已經死了吧。」

他的口氣很是平和,好像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但是夜冰依還是捕捉到了一絲悲涼。

「呃,那你如今回來……」夜冰依看了看兩人,突然明白了什麼。

怪不得帝玄胤將軒轅隆和軒轅老祖宗都給殺了,原來他是想要扶持軒轅子離登基么?

帝玄胤冷冷地瞥了一眼站在角落中一言不發的白衣男子,伸手攬住夜冰依的腰肢,「依依,我們走,回去再說。」

兩人離開后,軒轅子離疑惑的望向那冰雪一般的男子,眼中閃過一抹微訝,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話,男子便一個輕躍,身形瞬間消失不見。

軒轅子離微微一愣……

隨即彷彿明白了什麼。

看向帝玄胤和夜冰依離開的方向,淺笑著搖了搖頭,喃喃道,「帝兄,望你多長點心吶。」

夜幕星河。

四處一片寂靜,唯有樹葉摩挲沙沙的風聲。

風輕輕吹動,湖水泠泠,湖邊青翠的草地上,有兩道靚麗的人影。

那是一男一女。

男子漂亮的眉頭輕挑,瀲灧幽紫色眸子深邃無比,讓人一眼看不穿。

深深地凝望著眼前的女子。

就在夜冰依終於要忍不住開口,問他想要看到什麼時候。

纖細的腰肢一緊,整個人便不受控制的向前傾去。

一頭栽進男子的懷中,迎面而來的淡淡清蓮香氣,甚是好聞。

夜冰依抬眸,便對上男子那雙瀲灧妖嬈迷魅的眼眸。

清亮的眼眸觸及到那雙美得驚心動魄的紫眸,夜冰依的一顆心砰砰砰直跳。

心中暗道,這妖孽難道是又想勾引她犯罪?

這要真是這樣,那她可就要把持不住了……

然而不等她說些什麼,他修長的玉指,捏起她的下巴,紅唇狠狠地吻了下來,「唔……」

夜冰依驚呼一聲,她張開嘴之際,就是他的舌溜進來之時,他的唇輕輕地描繪著她粉嫩的嬌唇,狂熱的吮著。

大手托著她的後腦,輕抬,讓兩人貼的更近。

另一隻大手也扶上了她的肩膀。

緩緩從領口下滑。



掏出了一把推薦票!

帝玄胤:打洗你!走開! 柳家的地下有東西!

一個有趣的東西,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可是災難,但是對身爲殭屍身的陳志凡來說,卻是至寶!

和之前他獲得哪些人骨,戒指,掛墜不同,柳家的地下這個物件是個活物!

柳洛先離開家之前,陳志凡道:“我可能要破壞你的花園!”

柳洛先剛要說什麼,柳太太已經快速說道:“陳先生你做主就好,家裏你喜歡什麼,儘管搬,老柳藏了些好酒,就在他書房裏的密室裏,陳先生喜歡的話隨意!”

聞言,柳洛先無奈的看向陳志凡:“老弟莫笑,我太太她是着急了!”

陳志凡篤定的道:“柳家嫂子,只要十五日內你們不回家,我保證你們一年之內準有好消息!”

再次聽見陳志凡的保證,柳太太幾乎是歡天喜地的拉着丈夫到附近找酒店去了!

之前丈夫重病垂危,醫生都很直白的說了,一不小心可能就要嗝屁,就在柳洛先遇到這個年輕的警察先生之後,現在身體很好,她不信陳志凡的話,都不知道能信誰!

陳志凡抓着柳家的鑰匙,看向了柳家院子裏的一處:“寶貝,等下我就帶你走!”

其實只要取走這物件,就不會對普通人有什麼影響。但是柳家夫妻二人已經在這裏住了很久,多少收到了那個東西的影響!

等柳家的人全都離開了之後,陳志凡找了個工具到院子裏他看的地方,直接挖掘了下去!幾分鐘之後,他挖出來一個人頭大小的怪東西,他拿出那布袋,直接將這個東西裝了進去。

柳家所住的地方以前是這個東西的家,後來有人在這個東西的上面動了土,這才導致了柳家的女眷不孕,陳志凡將小布袋收進身體,無比歡喜:“陰太歲,有了這個傢伙,能煉製好多藥物出來了!”

陰太歲是活物,只要曬曬月亮,它還能再成長,陳志凡根本不擔心陰太歲會消失!

陰太歲煉製的藥丸,正是他這種陰邪之物提升修爲所用的,他提升修爲太慢,對於現在的情況,更快的提升修爲是他迫切要做的事情!

美漫裏的超神機械師 陳志凡將柳家的房門鎖好,離開了柳家,十五日後,柳家人回來,也不會被陰太歲所影響,柳太太想要有孩子,也將不是什麼問題!

韓琦着急的在刑偵大隊的走廊裏走來走去,廖漢不滿的道:“韓副隊長,你能不能老實的坐一會?我走過來,走過去,你都要攔着我的路。”

“我等陳志凡呢,他怎麼還不到?”韓琦道。

“你不會給我陳哥打電話?”廖漢說道:“看見是刑偵大隊的電話,他就會接了!”

聞言,韓琦道:“也不是很着急的事情,用不着打電話,我就是在辦公室坐不住!”

廖漢翻了一個白眼,暗罵一聲有病,轉身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之前和陳哥搶媳婦,現在又和陳哥關係好的奇怪,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陳志凡趕到刑偵大隊的時候,韓琦已經轉而站在了辦公樓外。一看見陳志凡,立刻說道:“走,到你的辦公室坐坐!”

“好!”陳志凡當即答應,打開了辦公室的門,叫韓琦進去,一邊問道:“是不是不順利?”

韓琦踟躕了一下:“其實是發現了內幕!是這樣的,我發現我養父母死亡的真相,我的仇人又多了一個,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哦?說說看!”陳志凡坐到自己的辦公桌後,看向韓琦,韓琦能來問他主意,這件事不奇怪,奇怪的是內幕。

韓琦當即將發現葉明珠和越蘇原本就是戀人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他問道:“我想將她也滅了,我是繼姐,她不親近我,還有情可原,可那是她親生的父母啊!”

陳志凡從飲水機接了一杯水,彈進去一滴黑色的液體:“此物,能叫他們死的很快,你可以自己選擇。如果叫我知道你對無辜的人使用了這個,我就收回給你的東西!”

韓琦見識過陳志凡的手段,他雖然看見了陳志凡接的是一杯開水,卻是非常信他的話:“我不會傷害無辜的,我發現,我喜歡軍旅生活!”

“既然決定新生活,那麼就快刀斬亂麻吧,”陳志凡道:“畢竟你選擇了開始新生活,拖延的太久,對你不利!”

聞言,韓琦猛地站起身:“謝謝,我明白你的意思!告辭,”他端着那杯水,走了出去。

快刀斬亂麻!也不錯,他之前埋下的伏筆,也該發作了,回到了自己的臨時辦公室,他叫蘇南將弟妹帶上,一起到他的房子小聚!

爲了方便行事,他在城郊買了一棟別墅!

蘇南帶着女朋友葉明珠趕到韓琦的別墅時,葉明珠一眼就看上了高大帥氣的韓琦,蘇南還沒有發現自己的女朋友已經在見到韓琦第一面時,就已經移情別戀。

蘇南沒發現葉明珠的異常,韓琦發現了,他們之前是姐妹,從小一起長大,葉明珠的想法瞞不過韓琦。

韓琦只覺得可笑,這個妹妹先是夥同別人害死自己,接着又愛上了變成男人的自己,他親熱的對蘇南和葉明珠說道:“小蘇,弟妹,先坐,我給你們泡茶!”

葉明珠的眼神幾乎都是追着韓琦不放,韓琦裝作不知道,一邊泡茶,一邊示意蘇南自己點菸:“沒想到蘇老弟找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弟妹!”

“謝謝韓哥誇獎!”葉明珠朝着韓琦投去自以爲最爲明媚誘人的笑容,試探的問道:“韓哥怎麼不見嫂子?”

法爺的英雄聯盟 這是在給自己開始下套了?這還真是他的好妹妹,韓琦笑的頗有些彆扭:“還沒有呢!”

在蘇南和葉明珠的眼中,又是另外一個意思,這個韓琦在愛情上是個初哥!

蘇南想的是怎麼在這個事情上做文章,葉明珠卻是狂喜,這個優秀的男人就應該是她的!

蘇南抽了一根菸,神情卻是漸漸的懨懨起來,韓琦說道:“快嚐嚐我的茶!”

“韓哥,你的茶真香!”葉明珠端起茶杯、端莊無比的喝了一口。蘇南大口喝掉:“韓哥,我可能晚上沒睡好,怎麼好睏啊!” 夜冰依心中得意的勾了勾唇,她自然知道他會說什麼。

八荒劍帝 可是,她就是想聽。

故作不懂的神情看向他,「什麼?」

「哈哈哈!當然是因為我愛你,蠢丫頭。」帝玄胤又豈能看不出夜冰依心中的小九九?但是,他不並吝嗇說愛她。

「咳……」被一眼看穿了心思的夜冰依老臉一紅,但還是忍不住欣喜,笑嘻嘻道,「那,你就不怕會把我給慣壞?」

這個男人,真是什麼都依著她。

「不怕,你是好是壞,我都喜歡,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都是我帝玄胤的女人!我的女人,誰敢說不是?」帝玄胤輕咬著她的耳垂,聲音沙啞,霸氣的說道。

夜冰依在他的懷中大笑。



一覺醒來。

睜開眼睛,夜冰依發現她已經躺在了床上。

身旁空無一人。

身上留下的痕迹,象徵著昨天晚上她並不是做夢。

「轟隆隆——」

天空突然閃過一道紫色的雷電,隨即轟然落下一道巨大的雷響聲。

下意識的摸摸胸口,沒由來的一陣慌亂。

柳眉微蹙,帝玄胤呢?

很快穿好衣服走下床。

「嘩啦啦——」天空一片烏黑,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氣息壓得很是詭異,讓人心中難以寧靜。

夜冰依走到桌子前,看到一封信。

心中一跳……手指微微顫抖的打開信封。

「什麼?」夜冰依大腦一懵。

他居然走了?

帝玄胤在信上說,他有事,要先離開一些時日,並沒有說歸期。

精緻的柳眉糾在一起,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都來不及和她說一聲,就這麼走了……

夜冰依莫名有一種被拋棄忽略冷落的感覺,晃了晃腦袋。

「可是,為什麼不說什麼時候回來?」

腦海中,突然閃過什麼。

夜冰依好像記得,昨天晚上他說讓自己跟著他走……

「……」

雷聲夾雜著下雨聲,讓夜冰依的心中一片潮濕。

尤其是在這樣的天氣,她好想身邊有人關懷,給她溫暖。

……

書房中,夜青天上完早朝回來,便急急拉著女兒談話,震驚不已。

如今朝堂之上,徹底變了天。

昨天九靈王殿下,居然回來了。

不僅如此,七靈王殿下,居然慘死在青樓。

當今靈主和軒轅老祖宗,死了!

唯一好端端的大靈王殿下,直接消失不見了。

夜冰依聞言,卻是絲毫面不改色。

看到自家爹爹一臉震驚的模樣,夜冰依拉著他坐下,「爹爹,如此,豈不是剛好?」

「這下,就再也不用擔心別人找我們的麻煩了。」淡淡一笑,「而且帝玄胤對軒轅子離有恩德,所以,我們夜家,更是再也不用懼怕誰了。」

「竟有此事?」夜青天微微驚訝。

只是……卻少了一個軒轅子凌。

不過夜冰依也並不擔心,軒轅子凌大受打擊,一定會像帝玄胤說的,如今翻不出什麼浪來。

何況以她對他的了解,像軒轅子凌這種心高氣傲之人,就算他要回來尋仇,也不會私下裡對夜家報仇。

因為他太過自傲,所以不屑。

半個時辰后,雨停了下來。

夜冰依走出了書房,心中沉甸甸的。

「娘親!」 夜雲澈叫住從自己眼前路過,卻彷彿沒看見他,魂不守舍的自家娘親。

走上前來。

夜冰依看到兒子,才終於展顏輕笑,摸了摸他的小腦袋道:「小澈兒,才剛下過雨,你又要上哪兒去? 回到三國打天下 小心不要著涼哦。」

夜雲澈搖了搖頭,「娘親,小澈的身體很好,才不會生病,我要出去買布料,給小羽做衣服。」

「……什麼?」夜冰依嘴角一抽,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疑惑道,「雪羽那個小東西,還要穿什麼衣服?」

夜雲澈解釋道:「娘親,是這樣的,昨天小羽回來后,它身上的小草裙就幹了,不能穿了,小羽害羞,不穿衣服就不敢出來見人,我又找不到合適的衣服給它穿,所以打算給它買布料做衣服。」

夜冰依聽了自家兒子的解釋后,嘴角又是狠狠一抽。

「嗷嗷嗷」

雪羽也在此時從夜雲澈的口袋裡露出一顆小腦袋,用爪子捂住眼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