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78 Views

十二分鐘,譚江的龍龜來到了上路,凝重的問道:“天哥,怎麼做?”

Written by
banner

林天的錘石正再下路對線,他淡淡的道:“等瑞茲這波線吃完後,就站在塔下,之前也是這樣做的小魚人不會懷疑,只要上路兵線進塔,就越塔gank!”

“瑞茲,找準時機傳送!”

“好!”鄧冰也顯得有些緊張,這是這場比賽他們第一次主動去進攻。

上路的武器大師正囂張的在大樹面前耀武揚威,武器的單挑能力的確無敵,大樹也不敢硬拼,補兵都是很猥瑣,正當武器把兵線推進塔的時候,赫然發現在三角草叢那裏一個紅的身影正在傳送下來!

武器皺眉,不過他並不着急,有閃現,應該可以跑的掉!

大樹很果斷,直接w捆了上去!

樹兒子也扔在了武器身上,瑞茲也傳送下來!

武器怒罵一聲,開啓反擊風暴,開始往回走!目標編號004 剛走了沒多久,瑞茲就來了,武器大師很聰明,直接等兩人近身後,直接暈住他們!

隨後直接閃現逃走!可是沒想到瑞茲也是咬牙交出閃現,直接w定住,開啓大招,一套擼在了武器身上。

我去,怎麼傷害這麼高?武器也是有些驚訝,隨即咬咬牙,直接開了大招。一棒子砸在了瑞茲身上!

瑞茲的傷害高,但是武器傷害更高。直接三棍砸的瑞茲有些受不了,大樹也是趕來開大包圍住武器,可是武器大師一打二還不慫,直接一個勁的逮着瑞茲就敲!

“我的天!這個武器是什麼傷害啊?”

“是的。大樹和瑞茲兩個人都打不過他嗎?”

“應該是打的過,不過瑞茲也應該是要被換掉了。”

“太可怕了,這個武器大師!”

武器也是冷笑一聲,想來gank我?呵呵,傻逼!多帶一個人來!

“龍龜!”林天也是有些驚訝武器的傷害,不過還好,譚江的龍龜是躲在大龍處的,直接蓄力q技能,等到四秒後,直接開始衝了過去!

“嗚嗚……”

跑的飛快的龍龜一股腦的撞在武器大師上!

“我靠,這個打野!”東大上單一陣怒罵,說三個人,真的三個人來?

隨着龍龜的到來,武器就算再怎麼能打,也要身死在這兒了。

不過最後還真的差點換掉了瑞茲,把鄧冰也嚇了一跳。

“這波理工大學的節奏找的可以,直接是中野來到了上路擊殺掉了武器大師,要不然任由這個武器發育下去,最終會成爲一個隱患的。”

小欣說道,雖然鳥哥很不願意承認,但的確是這樣,“沒有辦法,如果只是大樹和瑞茲兩人,武器還有可能換掉一個甚至走人,但是龍龜也來了,就沒辦法了。”

“不過我很好奇,東大的打野皇子爲什麼沒來反蹲呢?”

此時冰點也是怒急,他之所以沒有出現在上路。是因爲下路說小炮和錘石的走位十分激進,於是召喚皇子過來反蹲一波,覺得龍龜一定在這裏。

可是當皇子剛剛出現在下路三角草叢的時候,上路卻發生了戰鬥,皇子無奈咬牙,只能強行gank下路,可是小炮加錘石,太難gank了,就算打斷了小炮的w,也有錘石的燈籠。

所以皇子不僅在下路的這一波什麼事都沒做,反而讓武器大師陷入了尷尬的地步。

觀衆們看到理工大學又一次取得了擊殺,都是興奮的喊了出來。“哈哈,理工大學加油!”

“幹完中路,幹上路!真是全面開花啊!”

“真是的,誰說我們理工大學很差的?哼!”

“就是。加油!理工!打敗東大!打敗東大!”

一波一波的加油聲音響徹了整個場館。

東大五人都是有種不好的預感,怎麼這二十分鐘以來,受挫的都是自己這方。

盧錫安安慰的道:“沒事,後期就是一個小炮的威脅。限制住小炮的發育就可以了。”

“你說的輕巧,有這個錘石保護,怎麼限制?”冰點怒道。

“所以,再來一波下路!”盧錫安堅定的道。

上次就是因爲聽了盧錫安的話來到下路結果讓上路吃了虧,武器也有些不滿的說:“下路不好殺!”

“可是如果下路局面不打開的話,就真的有點難了。”

“難個鬼!”皇子怒道,“你覺得對面很強?先安心發育一會兒,等到了中期團戰,讓他們好看!”

盧錫安也是嘆息一聲,隨即上線,結果錘石和小炮躲在草叢裏,一發勾子精準的命中!

盧錫安嚇了一跳。趕緊交e拉開距離,但是卻被錘石的e技能給打斷,小炮瘋狂點他,布隆趕緊w上來保護盧錫安。向後退了退了,可是這樣一來,下路的塔就讓出來了。

小炮開着q點塔,飛快的點完。推掉一塔後直接轉中。

“下路一塔沒了,”鳥哥皺眉道,“現在場上對東大不利的消息越來越多了,希望東大能夠穩住局面!”

二十三分鐘,雙方再次和平發育,癲狂心中一直壓着一股氣,被這個錘石搞的有點煩人,所以當他看見錘石一過來的時候,便果斷的選擇後撤。

推完下塔的小炮和錘石直接來到中路幫助瑞茲推線,他們現在的人目的很明確,就是要這個中路一塔。

中路一塔的戰略地位可以說是所有塔中最重要的,如果被推掉的話。在視野和野區資源的爭奪上是很劣勢的。

看見小炮過來點塔,癲狂毫不猶豫的直接把大招朝小炮身上扔過去,小炮直接跳走,當然鯊魚並沒有咬中,癲狂也只是起一個逼退的目的。

隨即趕來的皇子一起守住這個塔,不過塔的血量不多了,再來一波兵隨時可以推完!可就在這時候,錘石硬生生的在塔下插了一個真眼!

這個真眼也是讓衆人有些奇怪!

直接在對方塔下插真眼?

可是下一刻,一道身影在真眼上下來!

大樹傳送了!

“我擦!真是剛啊!直接當着你的面傳送!哈!”

“這纔是不要慫,就是幹!直接插真眼,傳送,對面都懵逼咯!”

武器大師吸取了上次的教訓。第一時間交出傳送!

可是交在了一塔上!

“不好!”鳥哥突然叫了一聲,“防禦塔的血量很低,如果這個時候被點掉的話,武器下不來!東大又少一個人!”

“是的,”小欣目光中有些欣喜,對林天的這個做法十分讚賞,“現在小炮正在瘋狂點塔,塔的血量正在下滑。四秒的傳送時間,小炮能夠點掉嗎?”

觀衆也是緊張的看着,只要能夠點掉防禦塔,這邊少一個人。完全可以打!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

開啓了q加速的小炮攻速飛快,瘋狂的點着,再加上錘石和瑞茲的平a終於在武器大師下來的最後一瞬間把塔給爆掉!

“完了!”武器心中一涼,人沒下去。

此刻癲狂目光冰冷,直接起手e撐杆跳,目標對準了小炮,一屁股做下去,小炮半血沒了!

“我去!”文小西嚇了一跳。趕緊交出閃現,隨後給小魚人套上e持續傷害,但是癲狂冷笑一聲,依然是不管不顧,對準小炮q上去!

可是突然……

林天的錘石出手,直接將小魚人給唰了回來,小魚人q的傷害沒有打出來,直接拉出大招,小魚人一頭撞在了錘石的大招上!

而此時傳送下來的大樹和瑞茲兩個控制一個給了正準備eq二連的皇子,另一個給了撞進錘石大招想要逃出來的小魚人!

百分之九十九的減速效果讓小魚人無比難受,此時小炮還在他身上狂點着,癲狂咬牙硬生生扛着傷害,走到了f4旁邊,直接閃現過牆逃走!

小炮的血量也很慘,也沒有了w,不敢貿然閃現進去追擊,大樹和瑞茲正對皇子擼着一套。

正當大家以爲這個小魚人要絲血逃生的時候,錘石突然朝着沒有視野f4直接一勾!

“叮!”勾中了f4的一個小野怪。

“這個錘石沒有勾中也。”

“廢話,隔着f4怎麼勾?”

“難道要q過去a掉小魚人?”

“有這個可能!這個錘石膽子真大,就算是殘血的小魚人,可是他一個輔助過去真的能殺掉?”

就當衆人以爲錘石會過去的時候,他卻沒有二段q,而是就此收手,順便a了一下f4野怪!

“我去,不追了?”

“看來只是嘗試性的勾一下。”

衆人都感覺可惜的時候,眼睛一亮,忽然看見受到驚擾的f4嗷嗷叫的四處亂竄,照着目標發泄心中的怒火!

離的最近的正是這個絲血逃竄的小魚人!

目標編號00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癲狂心裏一“咯噔”,瞟了瞟小魚人只有九十三滴的血量,雖然在一滴一滴的上漲,但是這時……

張牙舞爪的f4中三個小弟憤怒的噴出火焰直接讓小魚人的血量再次壓低!

“我的天!小魚人要被野怪打死啦!”

觀衆席上一人發出驚天的呼聲,隨後周圍一片驚呼,彷彿爆炸開來。

“哎喲我去,真的也,這個真是牛啊!錘石原來不是要勾小魚人啊!”

“這也可以啊!老子真是服!勾野怪,讓野怪攻擊小魚人!”

“哈哈,中單玩家爲何慘死f4之手?!”

臉鐵青的癲狂儘量走位,可是身上藍空了,血也空了。三個小怪的傷害打到小魚人身上簡直致命!

小魚人奮力的向前走着,f4中的老大怒吼一聲,朝着小魚人做最後的攻擊!

“完了!”只剩下三十滴血的小魚人硬生生倒在了f4的鐵騎之下,成爲了忘下魂!

小魚人陣亡!

皇子被大樹和瑞茲兩人連翻圍攻而死!

皇子陣亡!

觀衆再次歡呼。鳥哥已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只是苦笑一聲,對剛纔錘石的舉動讚不絕口。

“這個錘石,實在是……”鳥哥想了半天不知道作何解釋,只能說,“實在是太刁鑽了。”

是啊,明明小魚人已經盡最大的努力去逃生了,絲血閃進了f4裏,就在大家都以爲追不到的時候,錘石隨意的一勾,還沒勾中,就阻斷了小魚人的生路!簡直是太刁鑽了!

“是的,誰也沒有想到錘石會這麼做,直接讓野怪成爲他的助手,”小欣面帶微笑的說着,實際上心裏早已經是激動不計,這個方法,那晚林天與自己雙排時用過,而且當時的小欣也是無比的震驚。

沒想到現在又見到了一次,小欣激動的無以言表,抿抿嘴,暗中爲林天加油。

“漂亮!”文小西大喊一聲,隨即直接與大樹一起從中路推過去,不僅破了一塔,連二塔也破了,高地塔也磨了一半的血量,要不是盧錫安和布隆過來防守,這一路高地是肯定要掉的。

癲狂握着鼠標的手青筋暴起。任何人都感覺的出來他的憤怒,他不恨瑞茲,不恨大樹,就是這個錘石,三番兩次的搞事。

“可惡!”癲狂怒道,冰點也是臉鐵青,場面上局勢對他們很不利,這局很有可能真的被翻盤了。

“待會的團戰好好打!我就不信了,這個垃圾隊也想翻身?哼!”冰點復活之後,又風風火火的衝了出來。

可是接下來的團戰真的就好打嗎?

正當癲狂的小魚人處在暴走狀態時,盯着瑞茲,雙眼一紅。撐杆跳直接e了過去,瑞茲也毫不客氣的開啓大招直接擼了一套,而且邊打邊走向自己家的一塔。

之前小魚人的裝備很好,但是經過這幾波之後。瑞茲的裝備也已經起來,絲毫不虛小魚人。

兩人互相擼了一套,瑞茲已經進塔,不準備再進攻了。可就在這時,癲狂眼中閃過一道嗜血的光芒,他必須要殺了瑞茲!高傲的他不允許再出現其他的問題!

此時沒有任何人在旁邊,大樹的傳送在cd,龍龜正在下半野區,就是錘石也跟着小炮在下路收線,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癲狂冷笑一聲,直接閃現了進去!

進塔!強殺!

兩人的血量都很殘!

但是小魚人還有e,就在小魚人向塔裏閃現的同時,突然……

瑞茲也是閃現!

居然是向着塔外!

兩人擦身而過!

“你們?”鳥哥有些驚訝,“瑞茲和小魚人同時交了閃現,這是商量好了的嗎?小魚人還想強殺。瑞茲的這個閃現……真是絕了!”

癲狂也是一愣,沒想到瑞茲居然會做出這個的反應!

此時小魚人在塔內,而瑞茲在塔下!

瑞茲直接w定住了小魚人!

“哐!”

小魚人被定住了!

觀衆們無不驚訝的驚呼道:“這……難道是要反殺了嗎?”

“真的嗎?癲狂居然要被反殺了?”

“呵呵,這就是東海市第一中單嗎?這麼想殺瑞茲結果被秀了。”

“這個瑞茲的閃現我給滿分啊!”

癲狂咬牙。承受住了一波防禦塔的傷害,可是接下來,他一腳踩了上去,直接將瑞茲弄死!

隨後交出e逃出去。可是在逃出去的瞬間,防禦塔的最後一下傷害也跟着來了!

“死了!”

小魚人和瑞茲做了一個交換!

可是任誰都看的清楚,剛纔是小魚人最先發難,而且是小魚人想要越塔強殺!

結果被瑞茲換掉了,可以說如果剛纔瑞茲w定住之後能夠在打出一套的話,此時就不會,只有小魚人死!

小魚人虧了,而且是大虧!

癲狂居然被反殺了!

一時之間,各種議論聲音響起。

“這……”一直在吹癲狂的鳥哥有些不知所措,事實上從剛纔開始,東大戰隊就連續不斷的犯下失誤已經讓鳥哥不知道怎樣解釋了。

看着尷尬的鳥哥,小欣淡淡一笑:“這波是兩個中單的互換。剛纔瑞茲的閃現真的很極限,和小魚人幾乎是同時交出來的!”

看着自己換掉了癲狂,鄧冰也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隨即感激的對林天道:“天哥,謝謝。”

剛纔自己和小魚人拼的時候,大招打完,見兩人的血量都很低,本來鄧冰是一直想往家裏走的,甚至不惜交出閃現。

但是就在小魚人進塔之前,林天忽然看到,迅速的告訴瑞茲如果往回走只能死,往塔外閃現。把小魚人定在塔內纔有反殺的機會!

鄧冰照做了,而且是瞬間交出閃現,w定住!可惜的是當時藍量不夠,要不然打出一套的話,自己不會死。

林天卻是淡然一笑:“操作的是你,我只是說說!”

隊友都是一笑:“哈哈,我的隊友果然都牛逼!”

炸了!徹底的炸了!

癲狂惱怒的閉上眼睛,再次復活的時候瘋狂的找敵人想要擊殺。但是沒有機會,而且此時已經是抱團的時機,理工大學五人直接磨掉了中路高地塔,並在一換三之後拿下了中路水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