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132 Views

“我是蔡逸表弟,東州市高官陳思遠的兒子。”

Written by
banner

陳羽浩恭敬道。

“呵呵!”

“看來你爸沒教你做人吧,你說的這個臭窮酸,分分鐘可以讓你老子滾蛋,明白了嗎!”

夏子川冷笑道。

說完,夏子川走到溫雪妍跟前,紳士笑道:“這位美麗的小姐,我向你保證,你今晚就是這裏最尊貴的女人,這把椅子你坐,夏某心服口服。”

“不是,夏少,我……我!”

溫雪妍見這又是槍,又是鬧的,這會兒見堂堂雲海第一少對她這麼客氣,更是暈乎的厲害。

“小妍,安心坐吧。”

秦羿笑道。

夏子川又連忙端起酒杯,走到秦羿跟前敬酒道:“秦先生,青城一別,子川敬仰如神,沒想到今天在這相見,我,我敬你!”

向來口齒伶俐的夏子川,這會兒緊張的滿頭大汗。

跟古代臣子見了皇帝一般,連話都不會說了。

“我不喝酒,朱少,你替我與夏子川喝了這杯吧。”

秦羿擡手道。

朱子南一直知道秦羿有通神的本事,沒想到他在雲海也吃的這麼深,連第一少在他面前都得恭恭敬敬的。

他意識到巴上了一棵參天大樹,有秦羿撐腰,朱家要起飛嘍!

想到這,原本在酒桌上幾乎是排老末的朱子南,整個人彷彿沾了神光,頓時變的神采飛揚了。

“咳咳!”

朱子南一手插兜,半舉着酒杯,乾咳了一聲,仰着頭,得意的擺出了往日只有夏子川這種頂級大少纔敢的架勢。

“朱少,你認識秦先生,怎麼不早說啊。”

“以後你就是我兄弟,來,老弟敬你一杯。”

夏子川吃不透朱子南與秦羿的關係,不過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他也不敢託大,說話之餘,主動將酒杯降低三分,在朱子南下沿輕輕磕了一下。

叮咚!

開啟黑科技時代 當酒杯碰撞的那一刻!

朱子南發誓,他一輩子都沒這麼榮耀過!

往日,他雖然勉強能混在這個圈子,但夏子川、蔡逸這些人誰不把他當條狗一樣?

沒想到,今日堂堂第一少,也有向他屈尊敬酒的時候。

光這一點,以後在雲海,他朱子南也足夠橫着走了!

“夏少,你這個兄弟,老朱我認下了!以後自家兄弟,還請多多關照啊!”

“來,幹了!”

朱子南舉杯一飲二幹。

“朱哥,正巧新區那邊最近要建一個大型倉庫,我看你們朱家實力不錯,在我們雲海口碑也是不錯的,回頭我就向父親舉薦!”

夏子川也是連忙一飲二幹,豪爽道。

“哎喲,那我就多謝夏少了!”

朱子南幸福的差點沒暈過去。 以他家在雲海的排名,強他太過的人實在太多了。

別人不說,就是蔡逸的東旗銀行,那是穩壓朱家,便是朱家祖墳冒青煙,也休想輪到這天大的好事。

“自家兄弟,都是秦先生的朋友,你跟我客氣,我可不高興了啊。”

夏子川拍拍他的肩膀大喜道。

“朱少,恭喜,恭喜啊!”

“朱少以後還請多多關照我等啊。”

“朱少,今晚定要賞兄弟個臉,東聚來搓一頓啊。”

其他大少見朱子南突然水漲船高,頓時一改往日鄙夷之色,紛紛迎了過來,向朱子南敬酒。

朱子南也不客氣,來者不拒,那叫一個春風得意。

他是得意了,然而蔡逸卻是要爆了。

猛地衝了過來,一把推了朱子南一個趔趄,然後衝夏子川怒然道:“夏子川,你什麼意思?”

“上次,我爸給你家送了三千萬,你父親可是親口答應把碼頭倉庫工程包給我們家的,怎麼就因爲一個土包子,你現在想改口。”

“跟我玩這招是吧,搞毛了,大家都別想好過。”

蔡逸本來心胸狹窄,到了這當口,更是怒火中燒,失去了理智,把老底都抖了出來。

“哦,你說那三千萬是吧?不好意思,我們家已經如實交給了紀檢,你要有意見,回頭可以去法院慢慢談嘛。”

夏子川可不是等閒之輩,真要玩,十個蔡逸,你不夠他玩的。

“蔡少,你別給臉不要臉啊,怎麼跟夏少、朱少說話的呢,信不信我們抽你!”

一旁的大少們,爲了在夏朱二人面前表功,紛紛圍了過來,要暴揍蔡逸。

到了這一刻,誰都知道秦羿的身份極不簡單,剛剛衆人多有爲難他!

這會兒還不得藉機打壓下蔡逸,向秦羿表個乖啊!

“你,你!”

蔡逸氣的兩眼血紅,恨不得撕碎了他。

“媽的,我以主辦方的身份,令你們全部給我滾蛋,滾出大酒店,滾出我東旗的地盤!”

蔡逸狂吼道。

他這人最好的就是給面子!

今兒當着整個江東、雲海的大少們,原本高高在上的東道主,被損的像條狗一樣,他絕忍不了。

他哪怕得罪夏子川,也絕不能丟了這個臉面。

“表哥,冷靜,冷靜,使不得啊!”

陳羽浩沒想到秦羿背景會如此之大,場面鬧到這個地步。

趕緊站出來,苦勸失去理智的蔡逸。

“冷你麻痹啊!臉都沒了,還怎麼冷!”

“都他孃的給老子滾出東旗地盤!”

蔡逸一巴掌扇在陳羽浩臉上,兇芒畢露,連發型都散了。

“你確定東旗是你的地盤?只怕該滾的人是你吧。”

秦羿靠在桌子上,身邊的人自動讓開,讓他直面蔡逸。

“保安,保安,死哪去了,快給老子過來把這些雜種趕出去。”

蔡逸吼道。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等來的不是保安。

而是一羣穿着制服的法警以及他的父親蔡友羣!

蔡友羣此刻再也沒了往日的威風八面,雲海頂級銀行家的氣勢。

而是一臉的落寞與頹廢!

“這,這是怎麼回事?”

“爸,爸!”

“舅父!”

一種不祥的預感在蔡逸、陳羽浩的心頭瀰漫!

蔡友羣沒有看自己的兒子與外甥,而是恭恭敬敬的走到了面前那個青衫少年跟前。

“秦先生,東旗已經交割完畢,從現在起,你就是東旗的董事長,擁有百分之百的股份!”

蔡友羣恭敬的躬身拜道。

“秦先生,相關手續,我們早已你指定的法人溫小姐名下!”

“溫小姐,從現在起,你就是東旗銀行全部股份的持有人!”

“溫小姐,麻煩你在這份文件上簽字。”

另一個律師模樣的人,扶了扶金絲從公文包裏摸出了厚厚一沓合同,遞到了溫雪妍跟前。

“羿哥哥,這是怎麼回事啊?”

溫雪妍跟蔡逸一樣,完全是一塌糊塗。

她知道秦羿不是跟她開玩笑,但沒想到這一切來的這麼快。

當百億資產,國際上有名的大公司擺放在她跟前時,她做夢也不敢想象。

“雪妍,收下吧,這是你應該得到的!”

秦羿擡手笑道。

他永遠不會忘記,上一世溫雪妍在他走投無路的時候,拋棄了米國的錦繡前程,陪他度過了人生中最後一段黑暗時光。

如今,東旗只是他小小的補償,如果可以,他便是把整個天下交給她又如何?

“溫小姐,簽字吧!”

律師笑着提醒道。

溫雪妍望着秦羿,他微笑點頭,最終溫雪妍顫抖着簽下了娟秀的名字。

當簽下名字的那一刻起,原本還瞧不起她的劉美嬌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蒼天,東旗啊,我怎麼就沒這麼好的命呢。”

此刻,她只恨不得挖了自己的雙眼!

誰能想到這個穿着粗布長衫的土包子,竟然比阿聯酋王子還要土豪呢,一揮手就送了溫雪妍一個國際公司。

虧的她還在這費盡心思,像酒店小姐一樣伺候這些大少,想攀個高枝。

早知道這土包子這麼豪,哪怕是傍上他,拔根毛都夠她一輩子花的了。

“不行,我比雪妍身材好,牀上更會伺候男人,只要我爭取,肯定還是有機會的。”

劉美嬌眼中春波流露,望着秦羿暗下了決心。

“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蔡逸眼睜睜看着屬於自己的東旗帝國像泡沫一樣碎了!

這一切來的太快了!

前一秒鐘,他還是這裏的主人。

而如今呢,那個鄉巴佬卻奪走了屬於他的一切!

“小逸,咱們家破產了,爸可能無法照顧你和你媽了,這個家以後就靠你了。”

蔡友羣瞬間像是蒼老了幾十歲,流下兩行濁淚,痛聲道。

“爸,怎麼會這樣,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蔡逸心中一驚,泣然問道。

“蔡友羣涉嫌洗錢、行賄等多宗犯罪,已經被雲海法院批捕!”

“蔡家所有財產一律清查、凍結,換句話說,蔡少,你現在除了你身上這身行頭,你已經是個一文錢沒有的窮光蛋!”

夏子川走了過來,揹着手冷笑道。

“爸,這是真的嗎?別嚇我,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對嗎?”

蔡逸瘋狂的搖晃着父親的手臂,惶恐問道。 他無法想象,沒有錢的日子,該怎麼過。

豪車、紅酒、女人,還有那些吹捧的兄弟,這些他每日沉醉不能自拔的榮華,將再也不復存在。

然而等待他的是法警無情的手銬!

當看到明晃晃的手銬,蔡逸不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秦先生,求你給我蔡家一條活路,他還只是個孩子,這一切都與他無關啊。”

蔡友羣噗通一聲跪在了秦羿的跟前,苦苦哀求道。

秦羿冷漠的看着蔡友羣!

這只是白家的一個替罪羊而已!

白家欠了秦羿幾百個億,東旗銀行正是抵押資產之一!

而白、段家是背後操控家族,明面上東旗的法人、董事都是蔡友羣!

蔡友羣持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在其他股東紛紛把股權交由白家後,蔡友羣極不情願,曾想聯合其他股東,推翻白家的操控。

於是,白家只能暗地動手腳,搬掉這枚不聽話的棋子,給秦羿騰地兒!

以白、段兩家的影響力,拿到一個小股東再簡單不過了。

蔡友羣幾乎沒反抗,就被搞垮了。

等待他的很可能是一輩子的牢獄!

蔡逸向來當慣了太子爺,哪並知道這背後的水有多深,是以根本難以承受這個突如其來的結果。

“好,我答應你,會賞他一口飯吃!”

秦羿漠然道。

“多謝!”

蔡友羣感激涕零,跪拜道。

“小逸,以後一定要好好聽秦先生的話,給自己留條活路!”

蔡友羣對兒子叮囑了最後一句,被法警押離了現場。

蔡逸痛苦的揪着頭髮,噗通坐在了地上!

父親沒了,東旗沒了,他以後就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光蛋!

這個現實太殘酷了!

“蔡少,你現在還要趕我們滾蛋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