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4, 2021
79 Views

即便是第二種情況,林山也不着急。眼前這些人只知道他的神識強大,並不知道他的戰力如何,即便出手針對他,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現在問題的關鍵是,他需要從鳳仙子手中得到築基丹,並且儘量在此處任務中有所收穫。

Written by
banner

一炷香功夫之後,衆人明顯靈力不足,紛紛張口服下一枚碧綠丹藥,正是溫靈丹。

見到此幕,林山心想果然如此。溫靈丹雖說比不上玉靈丹,但也不是一般築基修士隨手能拿出來的。眼下情況,分明是鳳仙子提前將此丹給到他們手中的,唯獨沒有提供丹藥給自己。

“林道友,稍後禁制打開的時間很短,你要跟緊我們!”鳳仙子服下靈藥後,面色殷虹。

“林某明白!”林山神色不變拱手回道。

一陣咔嚓之聲響起,如同鏡面破裂之聲傳來,林山看到原本靜止的湖面突然狂暴起來,一隻水流漩渦越來越大,已經佔據湖面大半之多。

“走!”鳳仙子低喝一聲,率先衝向湖面漩渦之中。

腳下一動,林山緊跟在衆人身後,沒入水流漩渦中。

就在湖面上出現水流漩渦的同時,距離此處千里之外的迷燕谷中,一株參天古樹突然出現,並向着周圍瘋狂地涌出紅色霧氣。

一名圓臉女子恰好經過此處,身形一動便躲閃開來。她看着眼前古樹皺起眉頭,口中喃喃自語:“此時禁制突然激發,這可不符合姐姐告訴我的經驗,真是奇怪!”

此女林山認識,正是昏迷在神祕山洞中的忘憂女。她臉色發白,似乎傷勢不輕,看來是恢復了些實力,剛好要離開迷燕谷的。

同一時間,一處神祕空間中,四周充滿了紅色霧氣。一名人首龍身的女子不斷向四周揮爪,帶起陣陣破風之聲。

汗水將她的一些髮絲粘在臉頰之上,顯得十分狼狽。她機械地揮舞龍爪,似乎已經有些神智不輕,口中喃喃自語:“林大哥,你等我!”

此女正是被紅霧吸入禁制中的張柔,距離她百丈之外有一隻小山般的巨龍殘骸佇立着,龍骨通體漆黑如墨,龍爪向前揮出的動作和此時張柔手上招式十分相似。看來張柔意外之下得到了這種神奇的傳承,此時的氣息更是不下於築基後期修士!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林山睜開眼看着眼前景象,滿是驚訝之色。

他們深處一片青草地上,四周滿是白色霧氣,視線所及不過十丈範圍,看來這裏便是衆人此行的目的地了。

衆人紛紛打坐休息起來,林山先前並未出力,但依然和衆人一樣調息起來。在這般神祕的禁制中,時刻保持最佳狀態,纔是生存下去的第一要務。

一炷香功夫之後,鳳仙子等六人先後恢復過來,起身看着前方迷霧。

翻手拿出那件羅盤靈器,鳳仙子手中靈訣不斷,片刻之後便選中了一個方向開口說道:“林道友,我們只能送你到這裏,後面就看你的了!”

林山起身走到鳳仙子身邊,問道:“仙子現在可以告訴林某前方到底有何寶物了吧?”

“鳳某可以告訴林道友的是,在裏面見到之物都帶出來便是,至於具體寶物,林道友進去後自然明白。”見衆人紛紛好奇地看過來,鳳仙子挑眉說道。

見鳳仙子不願多說的樣子,林山也不再多問,看着前方迷霧,大步走了進去。

看着林山背影消失在霧氣中,一人低聲說道:“此人倒是不凡,不過練氣修爲而已,居然有這份膽識,在眼前禁制中神色不變,令人佩服。”說話之人長髮披肩,身穿棕色衣衫,衣衫的邊緣是黑色留邊。此人英氣不凡,正是紫雲仙子介紹過的蕭馳,據說和青雲山王超齊名,在築基中期修士中是一流好手。

“連蕭道友都欣賞此人,足以說明鳳某運氣不錯,這才能尋到此人來完成任務。若是蕭道友有意,事後和他結交一番也未嘗不可。”鳳仙子輕笑道。

“事後結交?這裏的禁制雖然以幻象爲主,擾人心神,但蕭某以爲,別說是煉氣修爲,即便是築基後期修士進入其中,只怕也難以完好無損地回來。鳳仙子只怕是對此人動了什麼手腳吧?”蕭馳面色冰冷,隱隱有譏諷之意。

“鳳某知道蕭道友不願背地出手,但此事還真不是鳳某動手的。張越道友,你說是不是?”鳳仙子目光轉向一名青年,此人短白髮,身着皮甲,從腿腳上露出的肌肉來看,身材十分壯碩。

張越面色陰沉地和鳳道友對視一番,冷笑道:“怎麼?難道不是鳳道友授意在下出手的?雖然張某手下陰魂不計其數,但也絕不會無聊到對付一名練氣修士!”

“鳳某自然不是這個意思,之所以這樣安排,鳳某也是沒有辦法。蕭道友說得對,雖然那林山神識不弱,但想要從禁制中出來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既然爲尋寶而來,犧牲區區一名煉氣修士而已,絕對值得!”鳳仙子神色不變地解釋道。

在進入霧氣中的同時,林山耳邊響起鳳仙子的傳音:“林道友,此番任務,最重要的便是裏面的傳承功法,事成之後,鳳某另有酬謝!”

看來鳳仙子是爲修煉功法而來,這也難怪,畢竟修煉功法多半掌握在青雲山這般勢力中,散修想要得到一部趁手功法,可是難上加難。即便是房山交易會這等勢力,掌握的修煉法訣也是非常有限。

林山感受着身周傳來的壓力,對此處的禁制嘖嘖稱奇:“這種壓力一般練氣弟子還真難以承受,看來還真是根據進入之人的修爲,產生不同壓力的。”

瞥了眼衣角出的一小團黑影,林山心道:“那張越不知是何來歷,居然能掌控陰魂之力,看來是打算等我隕落時,直接接管我的這幅身軀!留有這般後手,還要我去尋找所謂的傳承功法,真當林某好糊弄了!”

也不理會那團陰魂,林山繼續直線前行。此時還沒有深入禁制,他可不想引起外面幾人的警覺。

霧氣越來越濃,林山感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明顯,見前方霧氣突然出現一隻淒厲鬼頭衝向自己,林山單手一掌劈出,那鬼頭便消散開來。

“幻境居然如此真實,一般的築基修士只怕也只能走到這裏吧?”林山自語道。

大約又前進了一頓飯功夫,林山看着眼前之物,停了下來。

前方地上出現數截骨骼,形狀和人骨十分相似,但明顯要比人骨粗壯些許。

“金色骨骼?真是奇特!”林山拾起一段骨骼,看着上面散發的金輝,如此說道。

仔細觀察手中之物,林山心中驚駭:“這骨骼似乎堅硬無比,是什麼力量將它破壞掉的?並且邊緣斷裂部分變得粉碎,金丹修士也未必有這等破壞力吧?”

並指成劍,林山向手中之物揮出一道劍芒。

“嘭!”劍芒如同斬在金剛之上一般,反彈而回,那段骨骼卻依然完好無損!

“明明是人骨的形狀,卻堅硬如斯,真是匪夷所思!”林山嘆道。

一路所過,林山揮手將地面上散落的骨骼收集起來,此物十分特殊,雖然不知是否會有用,但心想收起來總沒壞處的。

大約尋了數十丈範圍,林山感應着儲物袋中的金色骨骼,心中隱隱有了一種猜測。這些骨骼分明是來自同一人,此人身前體格一定十分強橫,加上十分特別的金色骨骼,林山想到了逆靈宗時期的四大守護家族,其中的金龍傳承似乎和眼前景象十分匹配。當然,這僅僅是林山的猜測,實際情況如何,恐怕只有這幅骨骼的主人才知道了。

看着前方更加濃郁的霧氣,林山微微皺眉。此時他已經清晰地感應到迷霧對靈魂的衝擊,神識根本無法四處探測,並且現在的視線範圍不過身週一丈而已,若是繼續前行的話,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

“既然來了,總得有所收穫才行,至少找到鳳仙子口中的傳承功法再說!”林山如此想道,大步一躍,繼續深入霧氣之中。

“咦?”林山驚訝道:“霧氣居然變成了金色,周圍這些越來越濃郁的能量好熟悉……”

“龍元?難道是此物?”林山想起在百靈谷,徐光催動龍元時產生的氣息,如此說道。

隨着金色霧氣越來越濃,周圍的可見範圍也越來越遠,就連神識也可以查探到十餘丈的範圍了。

神色一動,林山看着前方一隻爪狀骨骼,旁邊不遠處還有一隻灰色儲物袋。 在青雲山時,林山就專門研究過修真世界的儲物袋,此物材質一般,但外力卻難以破壞。原因無他,是因爲此物內部自成空間。雖然只有一絲空間之力,卻不是一般修煉者能夠毀掉的。

伸手一招,林山將骨骼和灰色儲物袋收入手中。

“這隻右爪是最後一塊骨骼了,湊在一起果然是一副完整人類軀體!”將目光移到儲物袋上,林山嘴角微微上翹,神識一探而出,瞬息便看清了袋中之物。

“中品靈石!”林山面色一喜,翻手取出一塊方正之物,有拇指大小,上面靈光閃動,明顯比下品靈石強上許多。

此物林山自然有所瞭解,在這修真世界中,練氣和築基修士使用的都是下品靈石。中品靈石几乎是結丹修士的身份象徵,也就是說,眼前之人生前至少有着結丹修爲。一塊中品靈石,相當於十塊下品靈石,在實際兌換時,由於中品靈石中的靈力更加利於吸收,交換的價格時常會超過十塊下品靈石。

林山繼續查看儲物袋中物品,神識一動,手中出現一塊玉簡,林山喜道:“此物大概就是鳳仙子想要之物了!”

神識探入玉簡之,一行文字出現在林山腦海之中:“金龍吐息法訣”

“金龍吐息法訣?看來此物還真是和四大守護家族有關,只怕那些骨骼的主人便是金龍使了!”林山自語道。

在距離林山數百丈之外,一尊通體金色的巨龍骨骼軀體佇立着,如同一座小山一般。龍骨之上不斷散發出金色光輝,融入四周空氣中,最終形成金色霧氣。此龍軀體竟然和張柔所在神祕空間中遇到的魔龍軀體十分相似,不知道這兩具龍軀和四大守護家族的傳承有着什麼不爲人知的關聯。

“這是什麼?”林山取出一隻拇指大小玉瓶,裏面有半瓶深紅粘稠液體,液體的表面散發一層濛濛的金輝。

“難道是血液?”林山自語道,同時打開瓶子向手掌中滴了一滴紅色液體。那滴液體靠近林山手掌時一閃而逝,竟然直接鑽進了林山的體內!

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林山突然悶哼一聲,渾身抽搐。他眉頭緊皺,似乎非常痛苦。

雙拳緊握,林山身上骨骼噼啪作響,似乎所有骨骼都在收縮一般!

林山承受痛苦的同時,也感應到自己身體的變化。那滴紅色之物透過他的身體,直接融入骨骼之中。先前身體的變化,便是因爲骨骼收縮引起,骨骼這般變化,自然疼痛無比,所謂的痛入骨髓,大概便是這個意思。

一炷香功夫之後,林山面色逐漸平靜下來,一副祥和的樣子。此時他的骨骼變得粗壯起來,那不知名的紅色液體居然大幅改善了他的身體!

林山神色一動,只見他衣角上的那團黑影閃動,那動作似乎是想要直接鑽入他體內一般。


單手一翻,手中出現一枚圓潤之物,通體散發着金芒,正是那枚金剛舍利子。手中法訣一引,一道金芒一閃而出,直接將那團黑影捲起,收入金剛舍利中。佛門舍利正是這些陰魂鬼物的剋星,那團黑影毫無反抗之力,直接被金剛舍利度化成祥和的金色能量了。

同一時間,白髮張越盤坐在地面上,手指輕撫身上皮甲,一臉自得之色。

“張越道友,算算時間也該差不多了,是不是該發動你的後手了?”鳳仙子挑眉問道。

“鳳仙子不要忘了給張某的承諾就好!”張越若有所指地說道,同時雙手掐訣,施展起一種不知名功法。

“啊?怎麼可能?!”張越突然一臉驚愕地大叫起來。

衆人紛紛將目光投來,看着張越異常的模樣。鳳仙子見到此幕面若冰霜,冷冷地問道:“張道友,到底怎麼回事?難道你施展的陰魂出了意外?”

“陰魂被滅了!”張越恨恨地說道。

“怎麼會這樣?難道你的手段被林山發現了?”鳳仙子神色不定地說。

“被發現?鳳仙子說笑了吧!莫說是區區一名練氣修士,即便張某悄然將此物附着在仙子身上,仙子也未必能發現!”張越沒好氣地說道。

“那又如何解釋陰魂被滅的情況?”鳳仙子眉頭緊皺地說道。

“仙子問張某,張某又該問誰去?!這隻陰魂跟隨我多年,早已煉化由心,張某這次的損失可大了!”張越臉色十分難看。


“張道友談條件的時候可是對此物信心滿滿的,突然發生這般變化,難道要我們此行空手而歸?鳳某就這樣回去,可沒法向黃長老交代的!”鳳仙子道。

“張道友既然認爲那林山無法發現陰魂,那就說明禁制中有其他東西將陰魂給滅了。兩位與其在這裏爭執,不如想想辦法!”說話之人正是蕭馳,身着棕黑衣衫。

鳳仙子皺眉思量片刻,點頭說道:“蕭道友說得對,我們是該一起想想辦法!不過根據鳳某的消息,禁制中不可能有什麼厲害之物了纔對,所以鳳某覺得此事有些蹊蹺。”

“蹊蹺?仙子的言外之意還是對張某施展的陰魂手段不滿了?”張越面色陰霾地說道。

“鳳某絕沒有這個意思!此處禁制前一次我也來過,當時我們控制一名練氣弟子深入其中,他足足在裏面呆了兩個時辰。若是裏面有什麼厲害之物,那名弟子絕不可能呆這麼久的!”鳳仙子解釋道。


蕭馳插話道:“我們不如先放下此事,聽聽其他三位道友的意思?”

在蕭馳的建議下,鳳仙子和張越不再爭執,靜靜地將目光放在另外三人身上。這三人分別是顴骨突出的王傳,一頭齊耳捲髮的郭天和生着一字橫眉的胡義。

王傳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率先說道:“王某不過是前來配合鳳仙子的,不管任務成功與否,王某隻要鳳仙子履行之前約定即可。”

“王道友,你……”鳳仙子又急又怒地說道。

蕭馳拍了拍手,打斷鳳仙子說道:“鳳仙子先彆着急,我們先聽聽大家的意思再作決定不遲!”

生着一字眉的胡義聳肩說道:“胡某的想法和王道友一樣,只要鳳仙子將事先答應胡某的東西交給在下即可。此行任務的成敗,胡某一樣沒興趣!”

鳳仙子臉色鐵青,卻按照蕭馳的建議保持沉默,靜靜地聽衆人說着自己的想法。

“我的意見很簡單,少數服從多數。我聽從多數道友那邊的意見!”郭天右手輕撫頭上捲髮如此說道。

在鳳仙子等人爭執不休的時候,林山感應到體內骨骼的變化,嘴角微微上翹,一臉滿意的樣子。可是當他擡頭看向前方之後,又緊緊地皺起眉頭。

“前方到底有什麼東西,我怎麼會覺得心驚肉跳的?難道有什麼強大存在,鳳仙子對這些的信息可是隻字未提。”林山思量片刻,心中便有了決定。

“此行收穫不小,數目不小的中品靈石,神祕的紅色液體,還有一部傳承功法,這已經不枉此行了!”林山自語道:“不管前方有何等寶物,但隱隱之中的威壓十分怪異,還是不再深入進去了。想必此時鳳仙子他們正不知所措吧?”

林山盤膝而坐,原地修煉起來。任鳳仙子再聰明,也想不到看起來不過練氣修爲的林山,實際上有着皇階修爲,神識更是皇階修士中的頂尖存在。

此處禁制帶來無形的壓力,加上週圍虛空中的金色霧氣,讓林山修煉起來也事半功倍。

將熟悉的功法都運轉一週天,無論是元力還是靈力都恢復到最巔峯狀態,此時已經過去了一炷香時間。

林山伸手撫摸眼前金色霧氣,自語道:“這果然是一種特別的天地元力,或許還真是徐光施展的那龍元。現在鳳仙子他們應該還沒離開,我便嘗試煉化下這種能量,或許還能有所收穫。”

已經身懷數種不同的能量,林山也有了些特殊的修煉經驗,想到徐光施展龍元時的威能,林山也覺得心中火熱。

張口一吸,一片金色霧氣紛紛涌向林山口中。閉上雙目,林山將心神都放在吸入體內的金色霧氣上。


雙手掐訣,林山意念引導着金色霧氣緩緩流向丹田。片刻之後,林山面色一喜,他清晰地感應到金色霧氣凝成圓形,進入了丹田之中。

正在此時,異變橫生,體內原本靜悄悄的黃色劍元忽地一顫,一道劍意自其中發出,瞬息便斬在金色霧氣之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