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4, 2021
112 Views

周圍人不由驚慌了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一旁,徐長青這抱着柳園不斷地掐着他的人中。

而葉修,則端來了一瓶水遞給了柳園。

看到柳園沒有暈過去只是倒了下來,鐵子哥也不由鬆了口氣。

沒中暑就說明人應該沒有什麼危險。

不過下一刻,鐵子哥有不由皺了皺眉看向面前的柳園問道。

“你這是什麼情況?要不要去醫務室?”

聽到鐵子哥的問話,徐長青、葉修和柳園三人,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精光。

只見,柳園用着虛弱地聲音緩緩吐出了一個字。

“餓~”

聽到柳園的話,一旁的徐長青也不由點了點頭道。

“估計是真的,這小子中午就沒和我們一塊吃飯。

這會兒,他估計是餓得低血糖了!”

而鐵子哥,聽到徐長青的話面色不由一黑。

看着面前的柳園面色有些不快地說道。

“好傢伙,你小子居然敢軍訓的時候不吃飯?你是真牛批!

是沒錢還是沒胃口?要不要我以後軍訓的時候給你帶兩個饅頭頭來?”

“不僅是他沒吃飯教官,其實我們宿舍幾個今天都沒怎麼吃飽!”

就在鐵子哥黑臉質問着柳園的時候。

身後,卻傳來了鄒小北的身影。


只見衆人緩緩轉過頭去,看向了面前緩緩走向柳園的鄒小北。

而鐵子哥,聽到鄒小北的話後不由眉毛一挑。

“都沒吃飽?那你們的錢呢?”

聽到鐵子哥問話,柳園不由失落說道。

“被人給坑了……”

聽到柳園的話,周加榮已經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了,神情明顯有些不安。

所謂潛規則,其實就是不能說的、放在暗處的霸凌。

很多被欺負的學生,心裏想的都是,忍忍算了,別說出去,不然肯定會報復。

但其實他們錯了。

只要把潛規則拉到陽光底下曬一曬,輕鬆就能曬死它。

“姓柳的,你可別瞎說啊!”

聽到這‘坑錢’倆字,陳秋也有些慌,這傻叉主動跳出來當靶子:“誰坑你錢了。”

鄒小北沒客氣,衆目睽睽之下直接一腳踹了過去:“你他媽究竟哪邊的啊狗腿子。”

他動手的太突然,陳秋直接被踹了個狗啃泥。

教官瞪圓了眼,下意識就準備收拾這幾個反了天的鄒小北。

但是很快,他伸出的巴掌就這麼尷尬地放了下來。

突然想起來,他貌似打不過鄒小北啊……

這時候,一直沉默的三班學生們都忍不住出聲了!

先前大家沒人敢出頭,但現在事情都挑明瞭,誰還能忍得住這口惡氣。

“踢得好,我們的錢就是被陳秋跟那個周加榮走的!”

“狗批,自己同班同學的錢也敢坑!真他嬢喪盡天良!”


“驢日的玩意兒,我早就想踹這孫子一腳了!”

“對!那個周加榮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說到底,他是那個陳小龍的樓長的狗腿子,說什麼支持學長創業,就是他嬢的坑我們大家的錢!”

而鐵子哥,明顯是認識周加榮的。

聽到周圍人的話,他也意識到了事情貌似不對。

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周加榮,鐵子哥直接冷聲問道。

“怎麼回事?”

“這……”

一時間,周加榮也有些尷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看着面前學生們不懷好意的目光,他不由嚥了咽口水。

心虛的人,只要將他放到太陽下,他們就會灰飛煙滅。

原本還十分拽的周加榮,因爲理虧的關係現在是徹底蔫了。

眼看着一羣男生們將他圍住。

這時候,鄒小北突然來到了他的身後,飛起就是一腳,直接將周加榮踹到在地!

而一旁的葉修,不由認真“關心”道。

“我的天,周學長你不會也低血糖了吧?

快來人,幫周學長看看他的情況!”

就這樣,一羣男人們直接將面前的周加榮給圍得團團轉。

其實所有人,都壓着面前的周加榮讓他難以翻身。

看到面前男生們的小動作,鐵子哥當然需要制止。

只見他的面色突然一黑,直接對着面前的衆人大聲吼道。

愛若無期 一個個的,幹什麼呢?都他嬢給老子歸隊!你滿要是再有小動作,小心我上報學校,給你們一人記一個大過!”

聽到鐵子哥的話,剛剛還壓在周加榮身上的衆人,頓時是一鬨而散。

大學不同於高中,這個時候要是被記過的話,問題還是十分嚴重的。

所以大家本着教訓一下週加榮的念頭,並沒有兩敗俱傷的想法。

等到衆人散開,周加榮這才咧了咧嘴站了起來。

明明身上痛的要死,但是卻一個傷口也沒有,只能認了這個暗虧。

而鐵子哥,則將目光看到了面前鄒小北的身上不由冷聲問道。

“鄒小北,這是什麼情況?你是不是得給我一個解釋?”

聽到鐵子哥的問話,鄒小北只是嘿嘿一笑說道。

“沒什麼教官,就是周學長呢,在宿舍裏面強買強賣坑我們的錢,說嚴重點,這傢伙就是校園霸凌。

我哥幾個看他不爽,教訓教訓就完事了,你也不想面子不好過不是?

再說……你看那兒,總教官貌似要來了。”

順着鄒小北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總教官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畢竟,有學生暈倒這事還是蠻嚴重的,他自然要過來看看。

而鐵子哥,眉頭不由深深一皺。

校園霸凌這事他確實擔待不起,也不想摻和。

既然鄒小北說沒事了,那也就沒什麼事情了,於是鐵子哥就準備和稀泥了起來。

只見他突然一聲怒吼,指了指面前的鄒小北、葉修和徐長青道。

“你們幾個,去給我到操場跑10圈回來!

至於柳園你……要是還能動就給老子滾到一邊喝水去!”

“好嘞!” 一大早,柳依然就整理了好幾本文件,顧藏鋒扮演着忠實司機兼保鏢的身份,帶着柳依然往傾城酒店趕了過去。

今天柳依然要和梅國一家化妝品公司商談一項合作事宜,當然是振華主動想找對方合作。

在車上,柳依然不斷地翻閱着自己昨晚整理出來的文件,嘴裏不斷地念念有詞:“顧藏鋒,這一次我們要去見的是梅國相耐爾公司,相耐爾公司不單單是梅國的化妝品行業的龍頭大佬,更是全球數一數二的化妝品公司巨頭,而且這一次還是相耐爾的總裁路易斯先生親自過來了,如果這一次我們的計劃方案能夠打動他們……”

“打動他們了會怎麼樣?”顧藏鋒一邊抽着香菸,一邊漫不經心的問道。

柳依然雙眼一亮:“打動了他們……他們就會和我們合作!就會推廣我們的產品!我們就發達了!我們振華的營業額就會暴漲50個百分點以上,顧藏鋒,你知道50個百分點意味着什麼嗎?意味着我發財了!”

“……”顧藏鋒看着炯如一個小財迷般的柳依然,不禁感到一陣無語。

振華的營業額就算是翻上幾倍,老實說在顧藏鋒眼裏也算不得什麼,那些全球頂尖大家族大財團顧藏鋒看多了,都麻木了,那些大家族大財團暴漲50個百分點那才叫恐怖。

不過想起相耐爾,顧藏鋒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一個老頭的身影。

顧藏鋒內心不由得感到一陣恍惚,相耐爾集團的總裁路易斯?那個老頭子居然還沒死?真是一個生命力頑強的老頭子!這麼多年沒見,也不知道這老傢伙還記不記得自己……

經過半個小時的行程,兩人總算是來到了傾城酒店。

柳依然下車之後一眼就看到了附近停着的一輛白色的保時捷,柳依然的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

“怎麼了?”顧藏鋒疑惑地問道。

柳依然不動聲色的指了指旁邊的白色保時捷:“這輛車是方家的,方家一直以來和我們在化妝品領域都有着激烈的競爭,這一次方家的人出現在這裏,恐怕也是爲了想和相耐爾合作,更要命的是,方家比我們來得更早,我們有麻煩了!”


顧藏鋒不以爲然的撇了撇嘴,方家嗎?真要是擋着自己老婆的路了,顧藏鋒並不介意讓金手把整個方家給做了,而且即便相耐爾真的和方家達成了合作協議,大不了自己親自過去找路易斯那個老傢伙,顧藏鋒就不信憑藉自己狼鋒的身份,路易斯會固執的拒絕和振華合作!

“顧藏鋒,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無所謂的樣子?”柳依然看到顧藏鋒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不由得感到一陣無名的怒火。

“我哪有無所謂的樣子?我可是緊張的不得了!”顧藏鋒一臉無辜的聳了聳肩。

“你!”柳依然更是感到一陣惱怒,“要是今天的目標泡湯了,罪魁禍首就是你了!這個黑鍋你得背上!”


“什麼?”顧藏鋒傻眼了。

柳依然沒有心思再和顧藏鋒說什麼了,抱緊自己懷裏的幾份文件快步朝傾城酒店裏小跑進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