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4, 2021
86 Views

我們離開不久,我們原來所在那個山峯,黑暗中霎那間出現6個六個人影站在我們原來的地方。

Written by
banner

此六人就那麼靜靜的看着我與雲飛離開,雖然他們什麼都沒做,卻舉手投足間散發着恐怖的壓力,周圍本來喧囂不已的蟲鳴鳥叫獸吼瞬間安靜了下來,無論是飛鳥還是兇獸都在這恐怖的壓力下,顫抖着身體俯臥在地上。

突然一人開口:“老張頭,你這孫子被你培育的不錯啊,21歲就是窺靈境,我記得你當年也是25歲才達到窺靈境的吧”。

“15年不見,你那寶貝孫女怎麼還沒把你的鬍子拔完”。如果我們在場,就會發現,此人竟是張爺爺。

“這個柳風不愧是天降之人,只憑一點點蛛絲馬跡,便可猜出15年前的那件事”。一個黑影感慨地說道。

“或許這些年輕地後生們真的可以完成15年前我們沒有完成的遺憾…..”

“這些年輕人揹負的是整個天元大陸的命運。”

“在他們正真有能力揹負起這個天地前,我們這幫老傢伙也不能鬆懈,以防他捲土重來”張爺爺說道。

”是啊,15年前的事情歷歷在目“。

6人沉默許久後,便一一告辭,消失在黑暗之中。

最後只剩張爺爺一人,張爺爺看着雲飛的方向,緩緩說道:“阿峯啊,小飛這臭小子找到一個好夥伴了”。

說完張爺爺也消失在黑暗之中,周圍的蟲鳴獸吼漸漸地響了起來,一切又恢復以往。 我們朝着楊府大步流星掠去,正當我們即將抵達楊府時,我突然感覺到六股強大的靈魂力量,似乎在窺探我的靈魂,雖然轉瞬即逝,但依然猶如大山壓在我的身上,喘不過氣。

我在城頭停下,轉身看向我們來時的方向,會心一笑,因爲那六股氣息裏,還有一股我熟悉的靈魂力量–張老爺子。

“小風,怎麼了?有什麼發現?”雲飛好奇的站在我旁邊。

“沒事,走吧”說完我便朝着楊府飛奔而去。

“你這傢伙,每天都神經兮兮的”。雲飛鄙夷的說道,然後隨我而去。

楊府大門….

天色已晚。

“柳公子,張公子,飯菜已經備好,老爺讓你們回來後移至正廳用餐“。門童見到我們便上前說到。

“好的,對了,楊夫人與清熙姑娘回來了嗎”。我問到

“回公子,夫人與清熙小姐正在廳內用餐”。

“走吧,清熙這麼久沒見到你,應該要着急了”。我戲虐的看着雲飛。

“嗯?!~……沒見到我幹嘛着急”。

我搖頭心裏苦笑不已。

我們在門童的帶領下來到正廳時,楊將軍夫婦也在正廳內,楊夫人坐在清熙旁邊,正往清熙的碗裏不斷夾菜,清熙顯得手足無措,一旁千凝大小姐竟然也在,不過依舊冷冰冰的樣子。

清熙看到我們來了,歡快地喊道:“雲飛大哥,小風哥”。喜笑顏開的起身朝着我們大步走來,然後抓着雲飛的衣角。

此時清熙已經換了一身行頭。一身紅白相間的羅裙就像把煙雨穿在身上,嬌膚凝脂,在修長彎曲的眉毛下,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略施粉黛的美顏,更耐人賞目。

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爲之所攝、自慚形穢、不敢褻瀆。但那冷傲靈動中頗有勾魂攝魄之態,又讓人不能不魂牽蒙繞。

胸部傲挺,蠻腰一捻,纖穠合度,教人無法不神爲之奪,不由生出一句‘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雲飛癡癡的看着抓着自己衣角的清熙,情不自禁地說道:“清熙,你好美啊”。

清熙一下子紅了臉,抓着雲飛的衣角,頭低的更低了。

“楊將軍,楊夫人,千凝小姐”我拱手作揖到。

“楊將軍,楊夫人,千凝小姐”雲飛反應過來,連忙隨我說道。

“不是都說叫我瑤姨嗎?怎麼又不記得了”。瑤姨假裝出很生氣的樣子。

千凝點頭示意友好。

“小風,小云,趕緊坐,好不容易一家人坐在一桌吃飯”。楊將軍亦是滿面紅光。

清熙依舊貼坐在雲飛旁邊,不斷往雲飛的碗裏夾着菜,瑤姨則讓我坐在她和千凝中間。

楊將軍舉起酒杯,眼笑眉飛地說道:“15年了,第一次像今天這樣開心,今天終於一家人坐在一起……”

“老爺!”楊夫人突然打斷楊將軍,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

千凝地眉目疑惑地看着楊將軍與楊夫人,一家人?

“小風,小云,清熙,你們把這裏當你們的家就好了,來我們舉杯”,清熙,千凝和楊夫人以茶帶酒。

飯桌上其樂融融,楊夫人不斷給我夾菜,碗都高高壘起了還在繼續夾菜,我只得不停的大口大口解決掉這些可口的飯菜,楊將軍跟雲飛一邊大口喝着酒一邊聊着張老爺子的近況,喝到高興之時,便要認我和雲飛爲義子,我和雲飛不勝酒力,就這樣我倆稀裏糊塗多了個義父。

雲飛幾杯酒下肚就有點兒飄飄然,纏着楊將軍非讓他講講戰場的事情,雲飛又特別喜歡真男人般戰場殺敵的事情,楊將軍便端着酒杯給我們講着他征戰沙場的奇聞趣事,飯桌上頓時充滿歡聲笑語,就連千凝的嘴角也露出了許久不見得笑容,一雙美目笑彎成了月牙兒,煞是好看極了。

看着楊夫人如母親般的笑容,楊將軍如父親的談笑,那一刻,他們的歡聲笑語如六月裏的一陣涼風,把舒適和清涼吹進我的心中;

今夜的杏黃色月,給黑漆漆的夜晚帶來了一絲光亮、一絲溫暖。星星疏落了,夜空像水洗過似的潔淨無暇、月光如水,靜靜地灑在地上,給大地披上銀灰色的紗裙。溫暖的燈火中,我們的歡聲笑語迴盪在楊府之中。

吃完飯已是深夜,雲飛被楊將軍灌的不省人事,被清熙扶回了庭院休息。

千凝的庭院在我庭院的旁邊,我倆沉默不語並肩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此時千凝對我也沒有了初次見面時的冷若冰霜。

我們走到水池邊的一個小亭,依靠着欄杆,望着映入水中的明月,微風吹過水麪,泛起漣漪陣陣,吹醒了酒後的眩暈,千凝的體香飄繞在我的鼻尖久久不散,令人目眩神迷。

“明月易低人易散,歸來呼酒更重看。”神遊夜色中,不自禁地念出這句詩。

“月易低真的易散嗎?”千凝倚靠着欄杆,癡癡的望着皎月。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又何必執着於聚散離合呢……..”。

這一刻,千凝伊然反轉以往的冷漠,竟給我一種寂寞零落的殘春之感,眼前這個在外人面前冷若冰霜的女子,曾經一個人承受過什麼樣的經歷。


“你真的是楊柳嗎?”突然千凝低聲說到。

“嗯?!”我不知道她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問我。

“你真的是楊柳嗎?”她再次沒有任何情感的語調說到。

“千凝小……”

我欲開口,卻被她的哭聲嘎然而止。

“我好怕你真的是楊柳啊,明明那時父親從我懷裏抱走了奄奄一息的你,明明父親說你已經離開人世,可你爲什麼要在這麼多年後突然出現,我嘗試着不去相信你不是楊柳,可是…可是我看到父親母親露出那久違的笑顏時,我真的好怕你就是楊柳”。


千凝倚靠欄杆,輕聲訴說着想念,言辭柔軟,淚鎖兩行,已是哭紅了雙眼。

“這也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答案”。我起身移步到她的身邊,將她攬入我的懷間,她倚偎在我的懷間梨花帶雨的模樣,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 她在我懷間,她在哭,一邊強抑制着又終於抑制不了的哭,一種撕心裂肺的哭,哭在映月水池邊的小亭內,哭在剛剛還安閒自在的小亭內。

她那長長的睫毛上掛滿了淚珠,猶如出水芙蓉般清麗。那淚珠彷彿留戀那潔白的肌膚,遲遲不肯落下。

千凝的腦海中多年揮散不去的是孩童時,那個比她小4歲的弟弟,會每天跌跌撞撞跟在她後面,當她被父親責罵時他會奶兇奶兇的站在她前面,每天哭着喊着都要跟姐姐一起睡覺,甚至還說以後要娶姐姐。

可是就在15年前,這一切美好的時光都嘎然而止,她的弟弟突然陷入昏迷,在睡夢中,父親卻將弟弟從她的懷中抱走,不知去向何處,再回來時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柳兒已經不在了”。

無論千凝再怎麼哭鬧要見到弟弟,父親再也不言不語,至此跟隨弟弟消失的是千凝的溫柔乖巧,亦慢慢消失在她的身上,變得沉默寡言冷若冰霜。

“被命運捉弄的你,收藏着多少眼淚?”輕撫着千凝的背,任她的眼淚打溼我的胸口。

不相信弟弟的去世,這個苦苦等待弟弟的女子,到底積攢着多少委屈的眼淚。

許久後,千凝停下了如泣如訴的哭聲,坐起身體說到:“抱歉,讓你見笑了”。可是眼淚依舊滑落香腮,梨花帶雨的模樣,讓人愛憐不已。

我拿過她手中的手帕,細細擦掉她香腮上的兩行淚痕。

月獨高照空嘆寥,盡得輪迴破曉回,清輝斑斕下的月色下,我擡手擦拭着千凝的淚痕,千凝呆呆的靜坐,遠遠看去就像是我在愛撫她的臉頰,氣氛多的是幾分曖昧。

忽然,一聲蟲鳴打破了月色下的寂靜,也驚醒了神遊中的我們。

千凝慌慌連忙起身說到:“夜已深,柳公子還是早些歇息”。說完便逃離般離開這個醉人的地方。

看着手中的手帕,我竟鬼使神差般的湊到鼻前聞了聞手帕上的散發的香味,跟她身上散發出的處子香一般,令人魂牽夢繞。

女兒香醉,醉了心,醉了情,更醉了夢。只一瞬,便從眉間洇出一縷薄霧輕紗,透視着如幻如夢的月色。

“燈火闌珊,月色依舊,塵世韶華,轉眼成空,斑駁的過往,撩起無盡的相思意”。

我將手絹收入懷中,便返回庭院,此時雲飛與清熙的房間已沒了燈光,想是已經熟睡。

夜深了,枕邊耳畔總是自己問自己是誰。自己在乎誰,誰在乎自己。沒有想到月色會清幽,視我爲兄弟的雲飛,視我爲子的楊將軍夫婦,對自己吐露心聲的千凝,我想這一刻,孤獨的自己不是孤單了。

翌日的清晨。

窗外的鳥鳴伴隨着清夢,推開門,清晨的微風輕撫着我的臉頰,一股新鮮而又芳香的空氣撲面而來,第一縷晨光射穿薄霧,晨風微微吹過庭中的一顆大樹,一顆顆晶瑩透亮的露珠順着葉子滑下來,滴落在我的肩頭,沒有喧鬧氣息,讓人感到心平氣和、心曠神怡。

見到雲飛和清熙的房門緊閉,這臭小子也太能睡了吧?!清熙今天怎麼也起這麼遲。

我上前大力推開雲飛的房門,大喊道:“雲飛,起牀。。。。。啦。。。。打擾了。。。”。

然後我趕緊關上房門,快步退出,因爲我看到清熙竟然在雲飛的牀上,趴在雲飛的懷裏酣睡。

剛出房門我就後悔了,應該看一下兩人有沒有穿衣服,然後我就準備偷偷趴在門上看一下,可是剛準備窺探時,一個丫鬟端着水盆走進門庭,然後看見我一臉猥瑣的撅着屁股趴在雲飛的門口。

“柳公子,你這是。。。。?

”啊!沒事沒事,我剛準備熱熱身“。然後我很不然的伸伸胳膊踢踢腿,以掩飾我的尷尬。

“我來伺候你洗漱,洗漱完夫人讓你去正廳用早茶…….”。

房間內,雲飛被我的聲音吵醒,因爲酒裏的後勁導致他現在腦袋疼痛不已,他想坐起身子,卻發現胸前很重,睜開眼發現竟然是清熙趴在自己的身上熟睡,嘴角還留着水口。

雲飛把清熙叫醒,看着兩人穿着衣服,瞬間鬆了口氣。

“清熙,你怎麼在我牀上?”

清熙揉揉惺鬆的睡眼,一下子臉蛋微紅,扭捏地說:“你昨晚喝的不省人事,我把你扶回房間,可你一把抱住我,我掙脫不開,就。。。。”。

此時雲飛一個腦袋兩個大,拍着腦袋懊悔地說道:“再也不喝酒了”。

正廳飯桌上。


楊將軍夫婦,千凝,我,雲飛還有清熙。

我坐在雲飛和清熙中間,雲飛只顧低着頭往嘴裏一勺一勺送飯,清熙更是低着頭看着眼前的茶碗不言不語。

楊將軍一家看着二人如此怪異的舉動,不知何意。

桌下我踢了踢雲飛的腳,然後戲虐的看着雲飛說到:“雲飛啊,趕緊吃,吃完我陪你去街上走走,不管怎樣也得給人家表示一下不是?”然後我再賤賤的看看清熙。

清熙的臉瞬間一下變得紅彤彤。

“千凝可以陪我們一起去嗎?我們昨天才到白風城,對白風城不太熟悉“。我約千凝一起,是想繼續將昨夜月色下的預熱升溫,緩和我們彼此之間的隔閡。

“嗯!”千凝毫不猶豫地便點頭答應下來。


我沒想到千凝會如此毫不猶豫地應允,楊將軍夫婦看到千凝竟答應與我們逛街,猶如夢幻泡影,因爲自從15年前他們告訴千凝她的弟弟已經不在人世時,千凝就變得冷若冰霜,有時候他這個父親的面子都不給,楊夫人都快忘記上次與千凝一起逛街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已是晌午,我們來到直通皇城的街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