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98 Views

謝雲搖了搖頭說道:“試用技術,是要做好忍受缺陷的心理準備的。”

Written by
banner

投影立刻變換成太空望遠鏡觀察的星空,謝雲指了指太空中漂浮的艦隊,說道:“什麼心理準備,我都做好了。現在猶豫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當畢克託的大型戰鬥機甲反推粒子火焰從太空中緩緩降落在,鐵塔基地的太空發射場地時。因爲一百年的分割,兩個道路截然不同的人類開始了接觸。

沒有激烈的碰撞和殺戮,因爲雙方均沒有殺戮的理由,但是雙方均從對面得到了震驚的消息。

在太空中,藍羽一直在等待着畢克託的消息,然而畢克託卻傳來一個讓他氣得吐血的消息。沒有任何靈類資源,這個叫做鐵塔的文明根本沒有參與碎星大戰,所以文明處於非常低能環境中。這就意味着藍羽此次的冒險,最主要的目的尋找靈類資源直接破產。

畢克託傳來的會面的高層中就沒有一個是修煉的,按照現在宇宙的人類區域的情況,一個五級文明的政府階層,先天要佔據百分之一,而這裏別說先天,一個個都沒有修煉的痕跡,身軀上感覺不到任何靈壓(重核元素輻射的感覺。)

畢克託曾一度懷疑,這些人到底是不是軍隊的高層。當他確認了好幾遍後,才把這個消息傳遞給了藍羽,而藍羽再次讓他再次確認。

視角拉回鐵塔這邊,鐵塔這邊同樣震撼。驚駭當星門關上後,這個宇宙人類在這一百年驚濤駭浪的戰爭。

黃長開(將軍)看完了畢克託傳輸的資料,擡起頭看了看畢克託問道:“也就是說,人類統一了。”

畢克託帶着一絲憐憫的神色看了看這位處於遺忘之地的將軍,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人類統一了,現在所有五級六級七級文明均大一統了,二十年前碎星的軍隊席捲了所有人類居住區,包括八級文明。現在人類按照級別分區。分別是七級區域,六級區域。每一個區域的重核元素含量都極多。”

畢克託闡述着一切的時候,帶着一絲戲謔的目光,因爲在這場戰爭中,人類文明獲取了以前不敢想的靈氣環境,這個環境媲美八級文明的環境了。

而八級文明的人類並不居住在星球上,他們在太空中構建高能量建築物羣,這些建築羣可以說是神國,也可以說是天宮。這是人類文明終極形態,天國中的人口固定。有多少人類死亡,半神就下令,神國內部分人結合補充誕生人口。而八級文明人口意義,就是半神意志的代行者。

如果半神認爲該戰爭,八級文明的擁有高能基因的“人類”就必須駕駛戰艦,堅定不移的以神的意志而戰。由於八級文明的人口並不生活在星球表面,所以沒有所謂的八級區域。

這些在太空中凌空構建的建築羣,並沒有被碎星的變革影響,依然高懸在太空中,碎星現在所影響的範圍是一顆顆適宜人類居住的星球。

很顯然鐵塔錯過了這場戰爭。整個鐵塔區域的環境非常低能。這就導致了鐵塔的人口的與衆不同。

黃長開,看了看這位背靠椅子,目光帶着居高臨下,像是看着可憐蟲的外星人類。深呼吸說道:“所有的星球全部都是可以修煉的。”

畢克託點了點頭說道:“現在人類區域,所有人都是可以修煉的,除了你們。”

畢克託還有一句話沒有說:“現在的人類社會環境中都是講究血脈強弱的。”

黃長開臉上露出了苦笑說道:“看來,我們註定不能和現在的人類文明相容。”

談判的場面,同步在鐵塔月球各個區域播放。這個歷史性的會面,給鐵塔文明迎面潑上了沉重的壓力。在三十五秒後,轉播到了鐵塔星上,有一定權限的人可以觀看。

而任迪恰恰現在有這個權限,任迪看着屏幕上,黃將軍的沉思的臉,以及這位外星探險隊畢克託似笑非笑的表情。

任迪輕輕的點頭說道:“是啊,不可能相容。呵哈哈。相容就必須承認自己是下位。作爲生命最高形式,作爲智慧的最高凝聚,文明在這種死地之下,該如何選擇呢?

是卑躬屈膝,放任外界的人類,將血脈修煉世界的觀念帶進來,放任外來者高高在上。

還是將外界人認爲限制自己成就的外物科技緊緊握住,讓其變,隨心而變。

智慧在這個世界的驚天偉力,到底是在個人修煉的變化上,還是科技的變化上。”

任迪目光變得深邃而有神。這場演變戰爭是理念之戰。爲了驗證理念,這個宇宙是必須要面對死亡。

與此同時,月球上,李宏星和自己的好友謝雲也在看着這個畫面。臉上一片沉重。鐵塔文明在這宇宙即將面對的壓力,這兩人直接感覺到了。

謝雲幽幽地說道:“原來我們都是下位者。”

李宏星握住了拳頭錚錚地說道:“這個時代修煉是沒有意義的了,修煉做不我想要的事情。”

李宏星轉向了謝雲說道:“現在我們有着同樣的責任。”

鏡頭切換到十日後。

太空接觸很快進入了到了下一階段,藍羽探險隊,實在是不甘心,這一趟無功而返,提議想到鐵塔區域各個星球看一看,如果不實際測量一下鐵塔的環境能級,他們實在是不甘心。而這個要求,自鑑會答應了,但是要在相應的人員陪同下進行。

詠箐在鐵塔的街道上走着,作爲藍羽探險隊的機械專家,她負責帶隊測量鐵塔各個星球的靈氣含量,目前幾千顆測量的結果讓詠箐明白這次肯定是無功而返了。

她現在無所事事的在街道上逛着,這顆星球太陽和星星同時照耀的奇景,讓她滋生了旅遊的新奇感覺。

令她感覺到新鮮感十足的是,這顆星球上的是純粹的電子貨幣,沒有實物貨幣。所有人講究消費信譽。在看到這個制度,詠箐不禁的笑了笑,如果外面的世界要執行這個制度那場面太美了。那些紈絝子弟動輒各種各樣的物資供應,按照消費信譽評判,一個個恐怕是無恥的級別了吧。

詠箐給自己的眼球貼上了一個隱形眼鏡一樣的凹面薄膜,這是鐵塔的新產品,能夠投送信息。

詠箐眼前出現了一排虛擬的貨架,對着上面的商品進行挑挑揀揀,虛腦設備,是她非常感興趣的一款設備。爲此她這段時間內,她在相關的公共醫療服務區,通過機器仔細的掃描了一下自己的身軀情況。準備給自己神經系統加載這一套設備。

正當她挑選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他們沒有告訴你,加載虛腦需要一定自我約束力嗎?”

詠箐立刻回頭,看到了一個年輕男子,冷然說道“爲什麼你會知道,我的上網信息”(詠箐是通過隱形眼鏡設備看到的,按道理她遊覽所看到的東西只有她一人能夠看到。)

任迪看了看這位異族女孩,說道:“方風帝國,c35j45號星河區,亞人種,瑩族。”

任迪繼續瞄了一下,這位女孩手指上的特殊紋身,淡淡地說道:“明鎧星,側風大陸。”任迪根據自己的資料庫做出了。這些資料庫是碎星在征戰的時候,任迪收集的,現在備份在衆多白矮星以及中子星體系上。

詠箐臉上驟變,因爲任迪一口報出了她的來歷。任迪說道:“這裏沒有血脈,但是絕非你所想象的是下位者聚集的地區。”任迪手腕上的投影器,投射了立體投影,一排排虛腦產品出現在投影上。

任迪看了一下,詠箐說道:“我有管理這個貨架的權限,你遊覽貨架的時候,我有權限查詢遊覽者的信息。我覺得我有義務和你解釋一下……”

詠箐說道:“爲什麼其他人不給我解釋?”

任迪皺了皺眉頭說道:“也許是你們鼻孔朝天。讓大家感覺到用不着解釋,直接給你們開了最高權限。”

任迪看了看面色一變的詠箐繼續說道:“都還是原子層次上的生命,本質層次是相同的。我們這些碳基物種會犯錯誤,你們這些基因上有高能原子插入的物種也會犯。”

說完任迪傳輸了一套一系列鐵塔內部的等級資料,什麼樣的等級可以將虛腦開啓到相應的級別,這一套等級並不是絕對準確,也不是相應的等級就可以無視副作用,意志力這東西難以劃定標準。所以這個等級每個人都只能參考。

這個等級考覈,是一系列複雜程度各不同的數學物理邏輯問題。這些複雜的問題,當你在當前的甦醒狀態下必須一心一意完成。如果中途發生了難以自制的分心和胡思亂想,就意味着你無法到達這個等級。這時候就會奉勸你最好不要開啓下一級甦醒狀態。否則過度分心,做事效率降低,反而會讓碳基大腦過度勞累。

而分心這種現象,只要是元素構成的生物就會發生,高能生命和低能生命在這方面都一樣。如果人類不分心了,那就沒有聯想能力了。什麼時候該分心,什麼時候該一心一意,這要看人類的控制能力。

看着詠箐看完了這一系列資料,任迪淡淡地說道:“這就是我們社會的能力等級體系。也許不和力量掛鉤,難以直觀的看出來。” 任何科技誕生,都會有使用等級制度,評定個人是否有資格使用。汽車出現後,就會有駕照資格。計算機出現後有計算考級制度。科技造物越先進,可能造成的危害越大,越需要一個使用登記制度。

輔腦技術出現後,這個使用等級標準,還在摸索階段。所有的輔腦設計者心裏爲輔腦設置的最高標準是替代傳統大腦結構,成爲人類意識的容器。而考覈輔腦使用者是否有資格使用輔腦,其實是考驗聰明人是否有資格擁有聰明。

這很難考覈,現在的通過在甦醒狀態,測試物理數學邏輯驗算過程中不分心。僅僅是測試人的注意力。而人運用聰明還有發散思維能力,也就是聯想能力。而且短時間的測試不準,有時候要用長時間來檢驗。

而且在短時間內壓力不同,注意力測量的也不準。在軍方的測試下,在和蟲族戰鬥的時候,前線那些有可能死亡的戰鬥崗位上,比如說飛行空軍,在進入蟲族空域,能將甦醒狀態開到最高水平,一點都不分心。一遍一遍用甦醒狀態不厭其煩的監察各個環節,飛機上球形的屏幕信息會被反覆頻繁的看。電磁波雷達圖,紅外探測圖,遙感地形圖。士兵會將甦醒狀態開到最強,同時監視所有的探測儀器。任何異動都會第一時間注意。當然他們把甦醒狀態開到這麼強,返回空軍基地,也是把自己的大腦壓榨到了極限。回到基地就要睡覺。因爲本質上現在的輔腦技術都是輔助大腦。無大腦的功能。

現階段輔腦科技的使用標準尚無法建立起來。而下一級輔腦科技已經開始開發出來。嚴格的來說已經不是輔腦技術。而是思維容器技術。——人類面臨技術出現了該怎麼如何正確低副作用使用的疑惑。

在自鑑會的政府大廳中,啓迪集團的三百六十七位科學家的投影出現在這個大廳的一側,輪番對二十七位政府官員闡述目前的思維容器技術。

投影上是一個兩頭尖的長條結構。在長條上猶如肌肉分佈一個個細小的條紋空腔,無數毛細管道貫穿其中。這個空腔中是爲胚胎幹細胞轉化的腦神經細胞準備的。大量的腦細胞將集合在這個人造結構上,而這個人造結構內部一個個管道則是爲人體管道而準備的。

每一個腦細胞相鄰大量的量子運算晶體,以及蛋白質信息儲存晶體,前者相當於信息運算的CPU。後者是信息儲存的硬盤。前者相當於電流能量算籌,後者是相當於算籌備份在蛋白質上,等到思維電流需要開啓,蛋白質水解會產生相應的電流。塵封的記憶信息進入思維。

在過去這兩個作用都是腦細胞這個體系來完成,而現在利用運算晶格和蛋白質晶格,來分攤大腦細胞作用。腦細胞以及兩種晶格在這個長條結構上集成排列。卻又按照大腦細胞的互聯模式相互連接。一個個細小的條紋空腔是供給動脈血液流入這個結構維持大腦細胞的活躍,同時還有一條條蛋白質管道,供給記憶晶格,蛋白質芯片代謝。

植入這種輔腦,需要在身軀上開一條細小的管道,每天在無菌化的操作下,注入特殊的蛋白質。

在進化史上,人類吃肉很大程度上促進了大腦的發育,如果吃草是無法維持大腦持續進化,而現在任迪設計的輔腦也是要高耗能的,至少一個個蛋白質芯片的記憶晶格需要消耗的特製蛋白質就相當等質量腦細胞的三倍。

按照人類大腦結構設計,在電流消耗上,要比人類自身提供的生物電流強,在蛋白質消耗上,要比人類正常的腦細胞要強。所以按照相應的人類大腦性能,對這種思維容器進行評估——強橫的運算速度,絕對清晰的記憶力。

“各位,加載這樣的思維容器到自我,到底是什麼感覺?我沒法給出一個樂觀的答案。因爲沒人用過。這到底適合那些人羣,使用的量是多少,一切都需要實驗,需要一批使用者,這就是我們申請的原因。”任迪對着一批政府考覈者們成員闡述道。

政府技術考覈成員之一,謝雲問道:“你會試用嗎?”

任迪答道:“作爲研發者,我必須第一批使用,纔有效對下一級產品進行改進。”

聽到任迪的話,謝雲看了看自己瞳孔內光屏上顯示的表格,在其中一個寫着(開發者參與實驗)的框框上畫了一勾。這個表格所有框框上的內容是評估技術實用者風險的。如果風險過高,政府對實用實驗規模會限制。

這時候一旁另一位考覈者對任迪問道:“既然已經發現並且能夠仿照腦細胞的計算和記憶設置相應的模塊,爲什麼還讓部分腦細胞嵌入這套體系內,按照你所說的思維容器運作原理,這個思維容器中,腦細胞,可能是這套體系的低效部分,技術上用兩種晶格替代!”

任迪說道:“思維工具中最終目的是製造出容納我們意識的工具。我們的意識是什麼?從一個物質結構上遷移到另一個物質結構上,會不會終於遺落什麼?

實話說我不知道,會不會遺落什麼。所以在設計上,保持一定的腦細胞在上面,存留這個原始物質結構,因爲我們原先的思維是存留在腦細胞這個物質結構上的。如果在意識轉移上,新的人造物質結構會讓我們意識遺落一些東西,至少有這個腦細胞這個原始結構來兜底。技術上我必須留有餘地。”

謝雲看了看任迪,心裏默默的點了點頭。對於任迪的小心謹慎,謝雲相當贊同。

隨後再一位考覈人員說道:“你考慮了這麼多,能說說,你最擔心的風險是什麼嗎?”

任迪比劃一下脖子上的頸動脈,說道:“從這裏切開,幾秒鐘之內,我的大腦就會由於缺氧而昏迷,這種有效的自殺方式在過去叫做自刎。我們的大腦沒開關機,是持續運作的,消耗不能斷。同理那個結構要保持腦細胞的活性,會由血液持續供應,並且而其他人造晶格也會持續運作。”

任迪點開了光幕淡淡地說道:“所以不存在甦醒一說。這個結構是持續運作,而人類自從植入這個思考結構後,那就意味着覺醒了。需要時時刻刻保持自律。最大的風險就是使用者自己自控能力不夠,在驟然得到的龐大思維下,會偏離自己目標,一事無成。”

“覺醒?”謝雲疑惑的問出了這個詞。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是覺醒,現有輔腦技術都沒有腦細胞,不必考慮結構上腦細胞的持續活性,所以都是能夠開關的。而現在的意識容器,人造大腦,那是絕對不能開關的。就像你現在的大腦,停下來就植物人了。(注:大腦缺氧超過一分鐘,活過來也註定是植物人。至於睡眠那是休眠,也是消耗能量的。)所以我們接受了這個功能性強大的人造大腦,就要一隻揹負使用這個大腦責任。不覺醒,就墮落。”陡然確定的語氣,讓謝云爲之一振。

謝雲消化了一下,立刻問了下一個問題:“你剛剛說,計劃中還有下一代產品。按照你這麼說一旦覺醒,就不能後退,那麼安裝了第一代產品,是不是就不能用下一代產品了?”

任迪說道:“可以使用,安裝具有自己腦細胞的第二代產品,可以對第一代產品開關。任由第一代產品的腦細胞死亡。僅僅殘留第一代產品的人造結構。

然後開啓第一代產品中殘留的記憶信息,在相應的資料網絡資料上劃定標記,然後關閉第一代產品,斷絕第一代產品的記憶信息,對自己考試,查找到自己的不足,然後學習,彌補記憶缺失。

然後在開啓第一代產品,進行對比,檢查自己的彌補成果,然後再次關閉,再次自我考試。直到自己確定用第二代產品完全彌補了第一代產品關閉後的記憶缺失。摘除第一代產品。”

謝雲愣了愣說道:“這麼麻煩?”

任迪說道:“這是記憶代謝的過程,思維容器代謝,記憶也必須要代謝。我們作爲生命代謝是我們必須付出代價,作爲強大的生命,辛苦的代謝。”

灰色水晶鞋 謝雲說道:“技術上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嗎?比如說提取第一代產品的殘留信息,直接注入到第二代產品中。”

任迪說道:“能,我剛剛所說的就是,將第一代產品的信息轉移到第二代產品的過程。通過比對讓自己記憶沒有重大缺失。”

謝雲嘆了一口氣說道:“還有別的方案嗎?”

任迪頓了頓用非常謹慎的語氣說道:“可以將信息直接打入人造結構上,但是單純往蛋白質晶格上注入信息,我害怕漏掉什麼。導致腦細胞在關鍵需要的時刻無法激活這些記憶。我想這對於士兵是致命的缺陷,在關鍵時刻無法短時間內從記憶中搜尋到解決問題的方案,很可能以後就沒機會了。鑑於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的原則。我建議採取學習方式,來進行記憶轉移。”

一旁的黃將軍笑了笑指着任迪,說道:“李啓特色就是反覆說自己產品的缺陷。你讓他自己搞的東西吹得天花亂墜比拽牛尾巴還難。”

謝雲點頭說道:“至少他讓我們知道了現有技術的侷限性。” 科技在被摸索,一項項科技先由少量的人試用,然後在評估注意事項。然後再推廣。這是和平年年代最佳的科技發展方案,在摸索過程中付出的代價是最小的,當然也稍顯慢了一點。最新的腦科技,任迪希望是三十六萬人蔘加摸索試用,但是上面只批准了三萬人的試用。試用的人少了,由於不同人的差異性,採樣數據具有侷限性。

不過這是和平年代,大家對事故非常敏感的年代。政府膽子小一點,是正常的,要不是整個宇宙的壓力,自鑑會的官員可能會按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爲了減少事多,只給三千人的試用名額。這還是自鑑會這種政權,這種政權的執政憲章上還寫着爲了人類偉大的未來。

要是換成外面的那些只在意管理個體的政權,任何有可能對自己管理造成口實的探索行爲都不會給予支持,不能不能說杜絕,而是不擔責任默認。也不監管,任由公司糟搞。小公司帶上私心,以及急功近利的思維,會直接弄成危害社會的科技。

比如說生化電影中的保護傘,雖說是電影但是很讓人唏噓,這家公司研究T病毒原本的目的是多麼偉光正——爲了治療人類疾病,最後歪樓到那種程度。雖說是電影但是反映了現實。政府願不願意支持,願不願意監管,願不願意擔責任,社會遠不遠認可這種責任。的現實。

向政府申請實驗人羣的會議結束了,任迪從投影通話平臺上走下來,嘟嚷道:“難道真的是戰爭促進發展?”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不對,還沒到戰爭的時候,落後的代價,整個社會應該能以別的方式感覺得到。對,只要社會感覺到一羣自己人作爲反面落後,那麼自然整個社會趨向於正面努力。”

“籲……”任迪出了一口氣說道:“雖然我不善於勾心鬥角,從歷史找答案,總能找到借鑑。”想到這任迪臉上露出了笑容。任迪的身側落下了一排光幕,吐字清晰的電子音在彙報一批批實驗室正在展開的實驗。稍作休息,任迪在光幕上選了兩個,準備過去參與。

時間又過去了十年,十年對於外面的人類社會來說,一眨眼就過去了,變化並不大,有時候大家在高靈環境下調節自我生命活動都需要個十幾天閉關。所以十年時間對於外面的人類世界非常慢。

鐵塔雖然被藍羽冒險團發現。但是藍羽冒險團把這裏當成一個太空飛船的維修地點。而太空巡邏隊也依舊在這片星空填一切正常。至於鐵塔所現在外流的輔腦技術並不是高端技術,幾十年前僕役身上應用了這類技術,所以傳統的修煉者對於這種容易讓人心浮氣躁的外物很不屑一顧。正統的修煉無一例外都是要求自己用自己的道心約束自己。

而十年的時間內,新一代覺醒者技術也已經確定完畢了,三萬位試用者只有兩千七百位在覺醒狀態下堅持了過來。其餘的均感覺自己的精神狀態過於不穩定,終止了覺醒,關閉了思維容器,讓思維容器內部腦細胞死亡,然後將剩餘的結構變成了一個記憶備份的資料庫。每天只限定開啓兩個小時。挑選的人羣比較優秀的工程師,軍人,科學家,藝術家。

和星環位面對應,這種能承受這種覺醒技術的人類,相當於蛻變者。穩穩地一階狀態。按照任迪最初的預定,應該試用者中,至少應該有九成的人有承載覺醒的條件。但是他們都感覺到不適,結果直接放棄了。但如果他們沒有退路,差不多九成的人能承受住覺醒狀態,剩下的一成人,多半是無法確定自己有有意義的事情要做,最後精神分裂。

這就像魏晉時期越是有才越是癲狂,因爲一切事情對他們太容易了,讓他們覺得沒有事情能值得全力以赴。所以活得癲狂。什麼都不在乎。

三萬試用者,九成沒有做好辛苦活着的準備。所以提前放棄。然而剩下的兩千七百多人都是沒閒下來的大忙人。他們的成功是他們自己認爲自己能夠承受下來。比別人更加一廂情願一些。

然而他們覺醒後創造價值,可以看成覺醒技術的成功,更應該看成是他們毅力和決心的成功。而企業界徹底天翻地覆。舊時代的企業家徹底在這個時代敗退了,隨着覺醒技術的出現,人類只要有毅力就能掌握全套工業體系。所以新制造企業中,加載輔腦的工程師們紛紛以能對所有工業技術有了解的覺醒者爲核心,從社會借貸資源,進行造物生產。這時候社會出現了一個詞——核心生產者。來形容這些新生產企業的領導者。

十年的時間內,啓迪集團中走出的核心生產者,高達到兩千五百二十六位。按照社會當時的俏皮話,說那些在試用過程中成功覺醒的,都是有反骨的,有心和啓迪分家競爭的。尚未退場,還沒意識到自己要退場的那些老企業家,在最初的幾年還有人在笑啓迪用新技術,讓優秀人才的性格大變,忠誠消失,企業離心。

但是隨着一位位核心生產者開始逐漸把握住社會製造發展的脈絡時,整個社會的投資貸款逐年投向了這一批人。大家發現這不對了。啓迪依然在我行我素,每年都有變成覺醒者的核心生產者,開始單幹。這儼然已經成爲了一股不可忽視的新力量。而新的核心生產者的製造集團依舊是鼓勵,甦醒者朝着核心生產者進步。

核心生產出啓迪,這句話是張匡悅這位最早脫離啓迪的人說的,隨後被大量的核心生產者承認。任迪(化名李啓)的行事風格,被所有核心生產者贊成,並且效仿。原本被認爲是愚蠢的行動,被新的社會價值觀承認。

十年後,儘管開始幾年覺醒技術的第一批試用的成功率讓社會覺得非常小衆。後續申請試用者越來越多。

十年中鐵塔沿着科技探索道路,逐步發展,但是十年中來自外界的衝擊從沒有停過。

和鐵塔一起錯過了碎星大戰靈氣洗禮的星球還有一些三級四級文明盤踞的星球。隨着二十年一次異族戰爭星門程序化開始,這些星球也開始和外界接觸了。

三級四級文明的科技程度很低,所以雙方開啓的異族戰爭,雙方都是能在相同環境下生存的。

可是這宇宙經歷碎星戰爭,這些在生活環境上和人類有的異族都被僕役軍團屠光了,然後被人類移民佔領了。在宇宙飛船源源不斷重核元素的灌入下,這些星球是人類佔據的高能星球。所以這些星門開啓後,出現的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卡密星球(高能)作爲一個四級區域的星球,靈氣程度並不是很高。二十年一次的星門開啓對大家來說意味着,是否能夠到一個靈氣稍微好一點的星球上,當然如果對面的星球靈氣還不如自己的星球,必須要拉起警戒網防止對面的人非法移民。

一公里高,二十公里長的巨大星門驟然在平原上形成是無比的壯觀。然而壯觀歸壯觀,一架架軍用機甲懸浮在天空中,檢測着星門附近的景象。

米克拉靠在機甲的座艙中無聊的等待着,機甲四個磁渦扇,對着下方噴射這氣流,託舉三噸重的機甲猶如直升機一樣在天空中懸浮。米克拉很享受這種凌空漂浮的感覺,這是先天強者的專利,而他只能靠機甲提前過把癮。

猶如鏡面的星門很快穩定下來,米克拉立刻將機甲調成了高速狀態,在半空中原本漂浮狀態的機甲立刻變形,成尖錐裝填,隨後立刻加速噴射出長長的火流,一頭撞入星門中。

“大氣指標,氧百分之二十六,氮百分之六十二,二氧化碳百分之十一。

氣壓1298百帕。太陽輻射,一百二十七。”

電子儀器爆出了一系列的數據,米克拉看了一下,基本是複合人類生存的環境,迅速跳過了這些繁雜的數據。立刻調到靈氣濃度上一系列指標上,比如說自然輻射數據,大氣中的含有中和元素的化合物數據。

然而這些紅色的數值,讓米克拉眼裏一愣,立刻罵道:“該死儀器壞了嗎,小數點都打錯了。”

正當米克拉糾結的時候,機甲傳來被火控雷達鎖定的警報聲音,遠處三個雪茄狀態的導彈正在以三馬赫的速度衝過來。

“該死……”米克拉罵道:“直接開火,你們這是想要開戰嗎?”

現在在人類區域,各個區域之間雙方的政府是默認不開戰的,因爲利益不足以開戰。一旦開戰,消耗的大量資源,無法用收益彌補。卡密星球上的想要組織起大量的人力,可不是糧食,酒水,能夠購買房屋汽車的鈔票能夠滿足的。現在他們要組織人力,有很大的社會阻力。 兩個文明的相互碰撞之前,先由附屬文明相互摩擦。而附屬文明是牆頭草,有遇強隨強轉換陣營的特性。地球歷史上,東西方兩大文明陸地之間的遊牧區域在文明屬性上曾進行過數次轉換。而二十一世紀這片文明的模糊分界區域將是思想最混亂的區域。

在卡密星球的地下三百米的基地中,一位位僕役在冰凍中甦醒過來,一個個眼神空洞,的按照體內芯片指令行走,穿上了衣服,走進了一個個地下空間,這些空間內停放着一個個鋼鐵怪獸。這些僕役鑽了進去。然後啓動了這些鋼鐵怪獸。

從外界的天空看,在山坳中的鋼鐵閘門打開,內部一架架戰車行駛了出來。同時在跑道上一架架戰機,大型運輸機開始爬升。二十年的時間,所有武器完好率爲百分之七十,這是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數字。大量的戰車停在了車庫中無法啓動。部分炮彈過期,發射的時候導致泡膛爆炸,大量的戰機有關重核元素的零件被看管者監守自盜,以至於飛機,剛剛起飛就以平沙落雁式墜落在地面上,在山坡上變成了一個四散飛濺零件的火球。

這種非戰鬥傷亡率要放在地球上,士兵士氣會大跌,然後會拒絕作戰。但是現在源源不斷從冷凍中甦醒的僕役,眼神空洞的駕駛武器,按照生前的戰鬥記憶奔赴戰場。

升輝共和國,這個和卡密星球展開星門連接的勢力,很快就遭到了反擊。雙方的機械兵器,以及士兵在星門附近進行了慘烈的廝殺。但是隨着醒來的僕役越來越多曉月共和國逐漸落入了下風。

升輝共和國由呂家建立,在一百年前那場大戰中是一個攪動風雲的角色,具體工業科技水平擁有核武科技,近些年來,在自鑑會的科技開放下,開始了不錯的繁榮時期,尤其是輔腦產品,這些年來也流入了這個國家。幾乎三分之一的人口加載了輔腦。

各類娛樂,生活,生產方面進行了大幅度的提高。呂家現在的政治非常穩定,一連四代在選舉下擔任了升輝共和國的總統職位。整個政權看似無比穩定,但是能夠考驗政權是否穩定的,並不是和平時期的民衆支持率,因爲和平時期,大家很多選擇是屈服於惰性。在享受高科技紅利時代中,一個惰性的政權,遠比一個積極的政權更加受歡迎。

要評判一個政權是否適合時代,只有一種方式,那就是在現有科技階段下,最慘烈的戰爭中,這個政權是否能夠組織起人。按照二十一世紀的標準,那就是在覈大戰生化大戰下,這個政權的法律是否能依舊被大量的人自發遵守,形成國家這個暴力組織。

二十一世紀的地球很少有人人敢往這個極端的環境想,所以很多檢驗政權,檢驗人類發展的樣本做出的人類發展水平評判,都很偏頗。

支持率極高的升輝政府,現在面臨着十三個星球被入侵後巨大危機。在升輝最高指揮部本應該是耄耋之年的呂濤是以三十多歲的狀態出現在大廳中,他的修爲是先天后期。

但是他這麼年輕並不單單是因爲先天的修爲,在科技上他加載了最新的思維容器技術。如果是在鐵塔,思維容器這是核心生產者的才能擁有的配備。是受到嚴格監控的科技設備。只有甦醒者能將甦醒狀態完全控制自律,才能申請加載思維容器。變成覺醒者。如果啓用思維容器,但是無法在規定數年內,完成相關知識掌握。會解除思維容器的使用權。

也就是說思維容器的使用在鐵塔有着嚴格的規定進行限制。自律性不足的人,無法接觸到思維容器,更不會利用思維容器造成破壞了。

但是相關設備出口到了升輝這些四級區域,那就沒有這麼多規定了。在輔腦科技方面,按照鐵塔的相關標準都非常濫用了。而在思維容器這種東西,升輝進口了關鍵部件和儀器後,基本上就是當成永生的設備來使用。

在思維容器換代,新容器換舊容器,啓迪引領的使用標準是,通過學習的過程,將舊容器的信息一步一步努力記憶到新的容器中,自己主導新容器這個記憶學習理解的過程,然後再徹底卸掉舊容器。其他核心生產者在涉及到思維容器制生產的過程中基本上都遵循了任迪定下的最初標準,並且將標準更加細化,以杜絕惰性,貪婪,自我注意不集中,等三千七百二十七種副作用,每一種副作用都是一種負面情緒極端化的表現。

而現在呂濤就是完全偷懶,直接將舊容器的信息直接傳輸到新容器中。

如果不注意這些事項,具體表現必然是思維僵化,不知道變通,一些思維中必須要節制的念頭會順着心意發展的越來越極端。比如說收集某物,發展到極端就是要看到某物就必須擁有必須得到。還比如說喜歡某人,發展到極端就是不讓任何人染指,最後徹底鎖住這個人。將這個人當成物品獨自佔有。

思維一旦在這些問題上走上極端,就很不正常。所以任迪提出了一個概念,在思維擴張中只能允許三個半問題能夠走向極端,其中三個就是1,我是什麼,2,我從怎麼出現,3我將走向何方。這三個問題是每個生命可以無限投入責任來探尋。

而4,這個世界是什麼?這個問題是每個人和這個人所認爲是同伴的人有義務尋找的問題。因爲尋找這個問題可以有同伴幫助。所以是半個問題。

除了這三個半問題,隨着思維擴張其他的念頭可以有,但是不能極端,更不能凌駕在那三個問題之上,說的通俗易懂一點,所有的愛好不能發展到無視生命意義地步。哪怕是戰爭,也必須確定是否爲自己而戰。

當愛好一旦無視生命,那就邪門了。

追星無傷大雅,但是追星不成功,那就自焚。要批判。

愛好書畫是很好的愛好,但是爲了書畫豔麗用人的血液來當墨水追求極致的藝術,這就是變態了。

上述兩種行爲,就是可以說愛好過頭了。這裏的“過”到底過了什麼?——上述三大定理。

任迪提出的唯一允許的三個半極端問題,是思維容器時代到來的三個半定理。人類智慧迎接銳變時代的三個半定理。在鐵塔無論哪家思維容器製造者,在提出降低副作用措施時,設置的標準千千萬萬,但是都會提出這三個半問題。

這種教條,初代這種專門培養瘋子的東西,每次抓人也都會問一句——你想知道生命的意義嗎?穿越怪則不會這方面對輪迴者教條詢問,所以在高維對抗中,演變面對初代會頭疼,面對穿越怪則試圖打殲滅戰。

在思維擴張時代,鐵塔這邊選擇嚴格遵守準則,而其他相連的四級區域對待思維容器科技,卻顯得非常隨心所欲,一點都不遵守。至少目前他們發現沒有什麼問題。連帶着鐵塔很多人也覺得沒什麼問題,認爲是覺醒者們太教條了。

鏡頭回顧到呂濤身上,此時的他點着一隻香菸,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了濃煙,對於他這種行爲,在場的其他人沒人表現出不滿。

一排排屏幕在大廳中浮現,每一個屏幕上顯示着一個個城市的情況,升輝共和國的這些城市顯現的高度不穩定,各種暴力犯罪,砸搶燒,等極度自由化的行爲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中展現。而且頻繁動用炸藥,民用車輛改造的裝甲車,摩托機車,在城市形成黑社會的組織,進行搶劫。

因爲輔腦普及化,整個社會在混亂過程,無數社會組織,進行了高智商的犯罪。政府的廣播宣傳:“請諸位市民返回家中,不用擔心。”在城市中迴盪着,但是無人理睬,爆炸燃燒,哭喊,狂笑,慘叫的配音讓廣播宣傳顯得非常無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