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4, 2021
80 Views

從整個上午學生們的表現來看,每一個人都個性十足,而且她們似乎都對老師和學校抱持著一種戒心和敵意,如果突然有一天,真的調查出她們中的某個人是間諜的話,雷千一點兒也不會感到驚訝。

Written by
banner

然而學生畢竟是學生,作為老師,雷千不想過多的去懷疑自己第一次任教的班級,說不定他的班只是個性太強了一些而已,並沒有什麼想利用伊莉斯的能力做壞事的間諜存在。

就在雷千在內心裡寬慰自己的時候,突然坐在他隔壁的老師拍了拍他的肩膀,並向辦公室門口指去。

當即雷千便看到門口一個畏畏縮縮的人影時不時的把頭探進辦公室來張望。

是清水涼子,那個短髮、愛緊張、害羞、反應時快時慢的清秀日本小姑娘。

她是來找自己的嗎?然而她是那種害怕進老師辦公室的類型嗎?

無疑她是來找雷千的,因為幾次她把頭探進辦公室的時候都直勾勾的盯著雷千,也難怪隔壁座位的老師會拍雷千的肩膀。

作為和藹可親的老師,既然學生不敢主動走進辦公室,那麼就讓老師走出去去幫助這個看著就讓人有一種「想要去照顧的衝動」的日本小姑娘吧。

雷千走出辦公室的門,涼子看到他不禁低下了頭。

「你有什麼事嗎?涼子同學。」雷千柔聲問道。

涼子咬著嘴唇抬頭看著雷千,不知為什麼,她的臉紅紅的,像一隻熟透的蘋果。

是發燒不舒服嗎?還是單純的看到老師緊張造成的?

涼子扭扭捏捏的局促不安,好幾次想要開口對雷千說些什麼,卻始終沒有發出聲音。從涼子著急的模樣和微微出汗的緊張表情,雷千甚至想起了某電影中女主角告白的場景。

該不會涼子對自己產生了某種特別的情愫吧?雷千不禁有些沾沾自喜,然而他想到自己是老師,一定要把涼子這種感情扼殺在搖籃中,想到涼子可愛清純的模樣,雷千不禁感到有些惋惜。但是經過內心的一番掙扎,雷千還是決定以老師的責任優先,就在他準備義正言辭的教導涼子不可以過早的談情說愛的時候——

涼子咬了咬牙,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一樣張開了櫻紅色的小嘴,然而就在那「我」開頭,「你」結尾的三個字或者四個字就要脫口而出的時候——

「哥哥,我的午飯不見了,我好餓,你還有沒有吃的啊?」

封少,休要再坑我 ,只要伊莉斯出現,倒霉事就接踵而至。從剛一出現的時候雷千的銀行卡被強刷、帶她吃飯遭遇炸彈暴徒、晚上睡覺被她佔用床鋪、連雷千第一天工作也因為她一句話使他變成了群攻的對象。


而且,伊莉斯,你的午飯肯定是你自己吃掉了,早上臨出門的時候明明放進了你的背包,怎麼會不見呢?

隱富小農民 ,只是猶豫了一下,就鞠了一躬,跑步離開了。

「剛剛那個人是誰?」伊莉斯看著涼子的背影問道。

「是你的同班同學清水涼子啊!」雷千整個上午的辛苦全白費了,伊莉斯這傢伙估計連一個人也沒記住。雷千甚至有種感覺,在他忙著主持自我介紹的時候伊莉斯正在下面一個人偷偷的吃盒飯。


伊莉斯做沉思狀,不過她馬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哎呀,哥哥大人,」伊莉斯揪著自己的胸口說道,「我覺得自己的胃在快速的縮緊,我恐怕再不吃東西就要餓死了。」

雷千真替涼子感到悲哀,估計伊莉斯這傢伙再見到涼子也不會認識她的。因為這傢伙眼睛里只有吃!吃!吃!

雖然因為能力的消耗使得伊莉斯需要大量進食甜食,但是雷千怎麼都覺得伊莉斯只是單純的小孩子嘴饞!

而且伊莉斯捂的那個地方是胸口,雖然比肚子還要平,但是餓肚子絕對不會胸口疼的!

不過雷千還是把東方中學給老師發的福利——一盒12條裝的巧克力威化拿了出來,抽出了其中的兩條交給了伊莉斯。

伊莉斯連包裝都不拆,直接把巧克力威化塞進了嘴裡。

「喂,你這傢伙倒是把包裝拆開再吃啊,你要是不拆包裝,下次就不給你吃了。」 婚婚欲睡

但是雷千萬萬沒想到,他一說下次不給吃了,伊莉斯大大的眼睛里竟然已經充滿了淚水,然後伊莉斯戀戀不捨的把威化從嘴裡拿了出來,然後去掉了包裝紙,接著再次整條塞進嘴裡。

看來伊莉斯雖然貪吃而且總是渾渾噩噩的亂說亂動,但是對雷千言聽計從這一點,還是讓雷千十分感動的。

就在這時,雷千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能在這個時間點給他打電話的只會是一個人。

「小雨姐,有什麼事嗎?」雷千走出了辦公室的門,接通了電話。

「小…千…千…危險…伊莉斯…回家…」接著電話就斷掉了,小雨所處的位置可能是信號不好,她說的話都是斷斷續續的,從她絲毫不連貫的話語中雷千並沒有聽出她到底要說什麼。

然而當雷千再次回到辦公室的座位前的時候,一盒12支的巧克力威化居然只剩下了12支包裝袋。

而甜食少女的嘴裡已經被威化條塞得滿滿的了,就好像一個鼓起來的球。

雷千覺得伊莉斯小姐你都可以申請吉尼斯世界紀錄了,「在同一時間裡塞下最多巧克力威化條的人」這一紀錄非你莫屬。

雷千真是十分奇怪伊莉斯的嘴到底是怎麼長的,塞了這麼多居然還不會把嘴撐破!而且還能咯吱咯吱的嚼……


伊莉斯確實很聽話,她確實把所有的包裝袋全部去除了,但是雷千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他覺得剛剛還為伊莉斯的聽話而感動的自己實在是笨到無可救藥。

伊莉斯的嘴緩緩的抽動著,然後她捂著嘴向門口走去。

「放學后等我一起回家,今天蛋糕店打折。」雷千嘆了口氣對著伊莉斯的背影說道,伊莉斯回頭滿懷期待的看著雷千,然後屁顛屁顛的走出了辦公室。

然後雷千就看到了一桌子的威化包裝袋,才想起來伊莉斯是空著手走的。

「喂,你倒是把吃完的垃圾給我扔了啊!」雷千對著伊莉斯的背影喊道,然而伊莉斯早就不見了身影。

下午開始正式上課,因為國際班的理論課全是雷千一個人來上,所以整個下午他都在2班講解著一些最基本的知識。

好在經過上午的折騰,下午學生們都開始有些犯困了,3節理論課都在平安無事的狀態下度過了。

不過你們開學第一天上理論課就這樣無精打采,真為你們今後的學習和考試成績擔心,雷千不禁在心裡暗自想到。

隨著最後一節課鈴聲打響,到了放學的時間。

雷千因為連著上了三節課,不禁感到些許疲憊,於是他一邊坐在椅子上休息,一邊整理著講台桌上的道具。

就在這時,清水涼子又向雷千走了過來。

雷千看到涼子猶猶豫豫、躊躇不前,不禁對涼子露出了老師特有的慈愛的微笑。

「涼子,有什麼事情嗎?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還是有什麼東西困擾著你?」雷千細聲細氣的問道,對待這種心靈脆弱一碰就碎的姑娘一定要溫柔、溫柔、再溫柔。

「雷老師,其實有人想對你……」

咚咚咚!

雷千的講台桌裡面傳出了敲打桌壁的聲音。

涼子嚇了一跳,趕緊把說出來一半的話咽了回去。

有人想對我怎麼樣?對我表白?我這麼帥、這麼年輕、這麼有學問,肯定是有人想對我表達敬慕之意,而且涼子同學你說的有人是不是就是你自己,雷千不禁得意的想道。

不過雷千估計他是永遠不可能知道答案了,因為他看到涼子滿臉通紅,額上豆大的汗水不斷的滴落。

表個白至於流這麼多汗嗎?

然後涼子沖雷千鞠了一躬,接著捂著臉跑出了教室。

「涼子同學……」雖然雷千也知道不可能叫住涼子,但是他就是感到莫名的不甘心。

話說回來,犯人現在還躲在講台桌底下。

雷千使出了一半力氣,握著拳頭向桌子壁敲去。

「停、停!你想震死我嗎?」愛子一邊捂著發痛的耳朵,一邊從講台桌下爬了出來。

雖然雷千很想報復加挖苦一下躲在桌子下面的愛子,不過他畢竟是老師,對待學生要寬容。雷千只能暗自嘆一口氣。

「愛子,已經放學了,大家都回家了,你也快點兒收拾收拾趕緊回家吧,」雷千輕聲對愛子說道,「而且,因為躲在不透氣的講台桌裡面所以你會出這麼多汗。這樣對身體不好。」

雷千從隨身帶著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條白色的毛巾,遞給愛子,示意讓她用毛巾擦一擦滴滴答答往下滴水的濕頭髮。

有那麼一瞬間,雷千感覺愛子看自己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感激和一絲期待的神色,但是這個眼神轉瞬即逝。

「誰要你的臟毛巾擦頭髮!」說完愛子一把推開了雷千拿毛巾的手,然後走回自己的座位自顧自的收拾起座位上的娃娃和位兜里的東西。

雷千拿起毛巾仔細看了看,這條毛巾一點兒也不臟,而且還有一股肥皂的香味。這是他新洗的一條毛巾。

愛子這麼說估計也可能只是為剛剛敲打桌壁的事情而還在生氣,雷千無奈的只好把毛巾又放回了公文包。

說起來,已經過了一個下午,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會有個傢伙會向雷千跑來跟他說:「哥哥,哥哥,我的肚子好餓!」

然而雷千卻並沒有看到這個傢伙。

他的目光在整個教室里搜素伊莉斯的身影。

她的座位上,沒有!過道里,沒有!窗帘後面,也沒有!

伊莉斯這個傢伙到底跑到哪去了? 教室里只剩下了寥寥幾人。

唐家雙胞胎早在一打放學鈴過後,就背起書包衝出了教室,也許是去上什麼補習班了吧。

香波兒對著自己的電腦露出了呵呵呵的傻笑,估計她也沒有「閑暇」去注意周圍的情況。

涼子在跟雷千的對話被打斷之後,捂著臉跑出了教室。而愛子一直躲在講台桌下面,她也不可能看到伊莉斯去了哪裡。

夏洛特和比比安也不見了身影,但是他們的書包還在座位上,不知道他們兩個去了哪裡。

現在留在教室里可能會看到伊莉斯的人只剩下了伊娃和莉莉。

雷千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難道伊莉斯真的被什麼人拐跑了?

雷千走到伊娃面前,伊娃抬起頭用冰冷的眼神看向他。

這還讓人怎麼問下去嘛!不過為了那個滿腦子只有甜食的寄居在家裡的少女,雷千這個監護人只有鼓足勇氣。

「請問,伊娃同學,你有沒有看到伊莉斯呢?」雷千堆起滿臉的笑容,問向伊娃。

「不要跟我說話。」伊娃冰冷冷的說道。

哎?

好歹也是你的老師,你這樣說話實在是很傷人的心啊,雷千的心裡似乎被狠狠的刺了一下。

「雷老師,我剛剛看見伊莉斯了。」坐在伊娃後面的莉莉沖雷千大聲說道。

「喔……是嗎?」看著比雷千還要高一個頭的莉莉,他不禁覺得略有些自卑,「那麼莉莉同學,你能告訴我伊莉斯去哪了嗎?」

「伊莉斯剛才跟著夏洛特一起出去了。」莉莉回答道。

「雷千老師!」

就在莉莉回答完畢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在班門口喊雷千的名字。

是教導處的張老師。

「張老師,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噢,我現在在給各個班班主任派發各班同學的入學照,這是你們班的。」

說完,張老師遞給了雷千一個薄薄的小文件夾。

接著張老師就走出了教室,給別的班發入學照去了。

雷千走回講台桌前,翻開小文件夾,然而當他看到第一張照片的時候,他就飛速衝出了教室,並且伸手打開了腦後超能力激發器的開關。

因為看到的第一張照片中,夏洛特穿著夏季的短袖衫,而她的胳臂上竟然紋著一個獅子圖案。這個圖案與在中式餐館中那個爆炸男胳臂上的圖案一模一樣!

疏忽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