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4, 2021
93 Views

「賜法?」蒼夜怔了怔,有些摸不著頭,但他臉上卻毫不留情,識海上的神魂劇烈跳動,不由自主的想起在趙家堡城門口那座佛堂里,老和尚圓寂前的灌頂一指。

Written by
banner

「佛主,請賜法。」

魔怪額頭在地面重重一磕,登時碎石亂濺,磕出了一個小小的凹坑,可他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停歇,反而更加的瘋狂,嘴裡每念叨一句,便在地上重重一磕,似蒼夜不賜法,他就不停歇。

「如此,我便傳你秘法!」

蒼夜見狀,心頭一動,神魂猛烈躍動,識海中一柄紋篆天劍聚嘯而生,分出一抹劍光,《神象伏魔功》和《大力金剛掌》兩門佛武的種種修鍊法門和奧妙隨之烙印在這抹劍光上,隨著他探手一指點在魔怪的額頭眉心,這抹只有他才能感知到的劍光亦隨之刺入魔怪的腦顱之內。

剎那間,魔怪腦顱內大放光明,眼眸深處流轉一枚枚紋篆虛影,琉璃色的佛光如水般從其眼眸中逸出,鋪向全身,很快就將他黝黑的身軀渲染成了琉璃色。

爾後一蓬衝天的魔氣自其顱頂升騰而起,化作一頭三頭六臂,兇惡十足的巨大魔物,胸口有一個黑色「卍」字印記,魔焰滔天,凶威赫赫,朝著蒼夜咆哮連連,只是未等其再有別的動作,一蓬純凈的琉璃佛焰靜靜綻放,如同一朵盛開的光明蓮花,自這頭滔天魔物的腳底開始往上一點點的將其吞噬。

「這……」

作為始作俑者的蒼夜不由愕然,眼前的一幕實在是駭人聽聞,自己重複了一遍老和尚的做法,雖然其中也加了些料,但完全沒有料到居然會弄出這麼大的場面。

尤其是這頭由魔怪顱頂魔氣幻化而成的巨大魔物,雖僅僅只是一道虛影,但其兇惡的眸光卻如有實質,透過虛空落在自己身上,讓他渾身不自在,似冥冥中有一道絲線牽連彼此。

僅從這虛相的氣勢,蒼夜便深刻的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絕對是自己遇到的武者當中,最為深不可測的一個,和那位因為自己而提前圓寂的老和尚相當。

礦道內,魔怪發出痛苦的聲音,在他頭頂的那尊魔物虛相在腳下光明蓮華的燒灼下,逐漸的被轉化成清凈琉璃色的光焰,一縷縷散發著惡臭的黑煙從魔怪身上逸出,使得沐浴在佛光中的他顯得神聖而莊嚴。

約莫一盞茶功夫,琉璃佛焰徹底綻放,如同一朵盛大的蓮花,散發著光明正大,純潔無垢,清靜無憂的浩瀚氣息,而原本被困在蓮華中央的那頭凶威赫赫的魔物被徹底燒滅。

「要結束了嗎?」蒼夜見狀,精神大震,此刻顯然已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他不敢有絲毫大意,全身戒備,筋肉繃緊,處在隨時爆發的狀態。

就見那朵蓮華在盛開到最燦爛的時候倏然凋謝,現出花蕊中央一尊金色蓮蓬,其上跳出一粒金鏈子,在半空中滴溜溜的轉,爾後蓮子炸開,蹦出一顆圓坨坨,金燦燦,彷彿舍利子的圓珠,靜靜的懸在虛空,散發著琉璃色佛光,光耀四方,溫暖熱線,顯露慈悲。

圓珠傾灑的佛光下,魔怪褪去了一身堅硬的鱗甲,額上的斷角,猙獰的骨刺,鋒銳的利爪統統消失不見,原地只剩下一個身高丈余,黑面亂髮,一臉橫肉,神態慈悲,雙眼緊閉,身著黑衣,額上有一個金色卍字印記的頭陀僧。

唯一怪異的是他身後拖著的一條兩丈長,骨刺森然,尖端成錘的粗尾,與他身上此刻散發的佛門氣息格格不入。

「烏奇買力叩見佛主,多謝佛主賜法再造,懇賜法號,以護我主。」這頭陀僧睜開雙眼,便朝著蒼夜再度叩謝,求法號。

蒼夜略微沉吟,識海中諸般佛經流轉,心頭一動,上前一步伸掌一劃,將頭陀僧滿頭亂髮剃去,在其顱頂腦門一點,道:「你由魔入佛,當以三歸五戒為根本,今賜汝號五戒,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則苦因既息,苦果自滅,解脫三塗苦,得享大清凈。」(未完待續。。) 「五戒多謝佛主慈悲!」

被蒼夜賜號五戒的魔怪恭敬的向蒼夜行了三叩九拜大禮,爾後站起身來,一臉橫肉,貌似兇惡,卻低眉順眼,簡直比寵物還要乖巧。

「啊,你全身都變了,怎麼尾巴沒變吶?」趙萌萌饒有趣味的看著眼前一切,忽而盯著五戒身後的粗尾,「噗嗤」一聲笑出來。

「正是要請小菩薩看我變個戲法。」五戒恭敬的朝趙萌萌合十稽首,爾後伸手拽住身後的粗尾,用力一撕扯!

「噗~」

頓時,一陣血肉撕裂的聲響傳出,大蓬紫金色鮮血飛濺,五戒原本黝黑的臉孔登時白得似抹粉一般,渾身都在哆嗦,顯然,直接將自己的粗尾扯下來對他的傷害很大。

但他卻咬牙擠出一抹笑容,雙手抱著自己的尾巴閉目誦經,一片琉璃色的佛焰從他體內流出,包裹住他手中的錘尾,腦門上的卍字金光熠熠,自其顱內升起一顆圓坨坨,金燦燦的圓珠,禪音傳響,檀香撲鼻,眼前的五戒猶如得道高僧,目露慈悲,氣質清凈,一望便知是最虔誠的佛徒。

隨著他手心佛焰的煅燒,那根兩丈多長的錘尾開始發生變化,邪惡的魔氣被轉化成祥和的佛光,形狀也有逐漸的發生改變,變直,變粗,變短,最終成了一根足有手臂粗細的禪杖。

這根禪杖長有一丈九尺,通體黝黑髮亮,其上遍布鱗片狀的花紋,兩頭有刃。一頭呈月牙狀,月彎處有九個小孔,串著鐵環,另一頭形如倒掛之鐘。足有四尺,尾端各鑿一洞,串有環鏈。

威猛霸氣,便是這根禪杖給人的第一感覺,尤其是兩頭的利刃更是寒光閃閃,加上兩頭下方那一拳密密麻麻的尖刺。更是顯得殺氣十足,與佛門的慈悲祥和有些背離。

一丈九尺的禪杖握在身高足有一丈二的五戒手中,可謂相得益彰,將佛門護法勇猛剛烈展露無遺。

「哇,五戒,你好厲害!」

趙萌萌在蒼夜身後拍這手大聲叫好,她雖則不清楚五戒將自己尾巴撕下煉化成禪杖需要耗費多少本源,虧空多少年的修鍊,但也知道絕不簡單。已將他當做自己人,自是會給臉捧場,為他鼓勁。

「你的體魄遠勝人族,堪比古獸,可以習練《神象伏魔功》將你這一優勢發揮出來,只待日後我替你尋一門好的杖法,卻是能將你的實力再進一籌。」

蒼夜語氣平和,一如之前。只是目光幽深,看向五戒的目光較先前要柔和了許多。

他不知道先前從五戒頭內衝出的那尊大魔神般的虛相究竟是何等存在。但此刻的五戒性命都在他掌握之中,他傳法五戒,那道承載兩門佛武的劍光內便蘊含了他分出的一點神魂,此刻已在五戒的識海中安營紮寨,只消他一個念頭,便可輕易的讓眼前這個威武不凡。實力出眾的高手瞬間殞命。

生死皆操於手,五戒自然也就被划入值得信任的一類人中,哪怕他在半個時辰之前,還是一頭嗜血瘋狂的魔怪。

「多謝佛主!」五戒感激涕零,朝著蒼夜行禮之後。非常自覺的扛起禪杖,站到蒼夜身後,充當起護衛的角色。

「五戒,你帶路,找一處適合說話的地方,我有話問。」蒼夜猶豫了一下,背著趙萌萌,示意五戒找一處安全僻靜的地方作短暫休整,畢竟此處經過先前戰鬥,動靜很大,有可能會招來別人的探視。

「佛主,隨我來!」五戒聞言,也不多問,低眉順眼的就在前方帶路。

蒼夜雖不知為何這頭魔怪會在被度化之後叫自己佛主,不過只要能獲得其忠心,稱謂什麼的都不必在乎。跟隨者熟門熟路的五戒在礦道內左轉右拐,走了足足一刻鐘,終於來到一處蒼夜根本就分不清方向的岩洞內。

這處岩洞有很明顯的人工挖掘的痕迹,位於一處僻靜的角落,也不知是何人所留,的確適合說話聊事。

「五戒,你坐。」蒼夜將趙萌萌放下,席地而坐,指了指身前,示意跪著的五戒坐下。

「佛主身前,有五戒一跪之地便是莫大的福氣,萬不敢與佛主同坐。」五戒惶恐擺手,神態堅決,絕不肯和蒼夜同坐。

「罷了,你隨意。」蒼夜有些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問道,「這礦道究竟怎麼回事,你知道嗎?」

五戒雙手合十,神情肅穆,沉聲道:「弗羅摩多要破封出世,災劫降臨,生靈塗炭,血流萬里,屍積如山。」

「弗羅摩多?」蒼夜「騰」的一聲站起,臉色大變,呼吸有些急促,前所未有的失態,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他接受老和尚圓寂前的灌頂,獲得了其精修四百年的佛法修為,對佛門經文和一些典故的熟悉程度不下於一些高僧大德,自然也就清楚這四個字的含義。

弗羅摩多,修羅戰族的七魔神之一,當年率眾作亂,於中土之地掀起血雨腥風,滅國三千,坑殺佛徒億兆,命喪其手的佛陀就有七尊,菩薩,羅漢更是不計其數,幾乎要打到凈琉璃光焰山,才由釋迦聖者座下首徒摩訶迦葉出手鎮壓。

此戰後,摩訶迦葉於雞足山入滅,傳法阿難陀,繼位寶凈琉璃寺道統。

這樣一位近乎神話,敢以一己之力挑戰聖釋迦立下的大乘佛宗道統,令摩訶迦葉都提前入滅的存在,而今居然被封印在腳下?

這比天方夜譚還不可思議,饒是蒼夜心性堅定,在聽到這番話時,也是剎那間心神失守,實在是因為這番話的衝擊力實在是太大了。

若此地真的是封印了弗羅摩多,而他也準備破封而出,那麼別說今次來的所有人難以倖免,便是整個涼州所有宗派都難逃覆滅的下場。

屆時,整個大離國都會生靈塗炭,毀城滅國只在反掌間。

因為那是弗羅摩多!

「夜狼哥哥,你怎麼啦,這個叫什麼羅多的人很厲害嗎?」對佛經典故一竅不通的趙萌萌首次見到蒼夜如此失態,小心翼翼的開口。

「若真是此人,只要他願意,輕輕吹口氣,就可以將整個大離國從地面上抹去。」蒼夜說完,苦笑著搖了搖頭,嘆道,「沒想到,我們竟然牽涉到了如此恐怖的一件事情中。」

「只是,我很疑惑,他不是最後被摩訶迦葉鎮壓,囚禁在凈琉璃光焰山的寶凈琉璃寺內嗎?怎麼又被封印在這?」

「佛主,五戒也不清楚,但我們摩羅一族乃是弗羅摩多體內逸出的魔氣感化而生,便如同樹葉之於大樹,可以確定,此地封印的就是弗羅摩多。」五戒雙手合十,稽首向蒼夜二人道出了自己的跟腳。

「什麼?你居然是弗羅摩多體內一縷魔氣感化而生?」蒼夜被震驚得有些麻木,眼前這有血有肉的五戒居然只是那位大魔神一縷魔氣所化,其神通之強大,已超越了蒼夜的想象力。

「這麼說來,這座初淵魔礦實則上也是日夜受弗羅摩多精氣魔氣滋養,匯聚天地靈氣而生的,難怪出產的稀材都是帶有玄冥冰寒致幻類的屬性,而且數千年來一直採挖不絕。」

「還有那每隔五百年一次的魔災,想必也是弗羅摩多的手段,利用人性貪婪的一面,不動聲色的獲得大量的鮮血怨魂,破開封印,恢復修為……」

「可笑血狼城三氏還有那些武道宗派,一個個都被貪婪蒙住了眼,都大禍臨頭猶自惦記瓜分魔礦,真是不知死活。」

蒼夜神情凝重,沉聲道:「若真是如此,那我們還是儘快離開這裡,離開涼州,避禍中土。」

「好啊好啊,夜狼哥哥帶我走,還要帶上阿爹,我早就想去中土玩了呢。」趙萌萌一直努力的瞪大眼睛聆聽,卻根本聽不懂,此刻聽到蒼夜的決定,頓時興奮的鼓起小手。

「佛主,離不開了。」


這時,五戒弱弱的聲音傳來,讓蒼夜二人猛地一滯,不約而同的轉頭望向他,眼神犀利,仿似要將他吃了。

蒼夜深吸一口氣,按捺住內心的焦躁,道:「五戒,你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佛主,我們摩羅一族都被放出來,說明魔災已起。」五戒臉上浮現出一抹悲苦之色,道,「魔災期間,初淵魔礦周遭數千里被佛羅摩多的法力覆蓋,有進無出。」

蒼夜眼瞼耷拉下來,幽幽道:「照你這麼說,我們就只有在這等死了?」

「佛主,還有條生路,只要能將弗羅摩多重新鎮壓封印住,自然便能離開此地。」

「誰能鎮壓弗羅摩多,摩訶迦葉早已經入滅,找誰來鎮壓這他?」

「佛主,您可以!」

「我……」蒼夜差點被胸前一口氣悶暈過去,抬眼望去,就見五戒一臉虔誠認真,不似故意說笑諷刺,抿了抿下唇,平復了體內翻騰的氣血,吐出兩個字,「理由。」

五戒連忙道:「佛主,您佛法精深,實力高超,定然能夠將其鎮壓封印,解救萬千蒼生,獲得大功德,登臨極樂。」

蒼夜兩眼一翻,擺擺手:「說點實際的東西。」

「因為佛主您身上有靈山凈壤,號稱『一粒可成國,一粟可封海『的靈山凈壤,正是無上降魔封鎮的寶物。」(未完待續。。) 「靈山凈壤?」

蒼夜愣了愣,與趙萌萌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一物,從自青衣女子身上繳獲的黑色小袋內取出一塊鵝蛋大小,灰撲撲的土疙瘩,托在掌心。

這塊土疙瘩蒼夜也不清楚其真實的用處,但當時他只是用神魂窺測過,從裡面似看到了一座不知幾許高的巍峨大山,其上有無數佛陀,菩薩,羅漢講經頌唱,光明火焰將天與地都燒成了琉璃色。

只此一眼,蒼夜就判定此絕非凡物,沒料到居然有如此來頭,能封鎮弗羅摩多。

「正是此物,佛主,莫非你不知?」五戒也是一臉詫異,他從蒼夜身上感受到一股浩瀚無邊的佛法精意,知其身懷佛門重寶。他本為弗羅摩多一縷魔氣化生而成,擁有其一部分記憶,對佛門諸寶並不陌生,尤其是那混元厚重之意,依稀只有記憶中,影響深刻的靈山凈壤才有。

蒼夜避而不答,道:「你且說說。」

「靈山凈壤,乃是阿彌陀聖皇於靈山菩提樹下悟道時,坐下的一團泥壤,因沾染了阿彌陀成佛時的功德靈氣,而擁有了種種不可思議的神通與威能,故稱為靈山凈壤。」

「此物一則具有無上佛力,最是克制封鎮邪祟陰魔等物;二則生髮土地,據說阿彌陀佛開闢西天極樂凈土時,便是以九粟此物生髮而成,那西天極樂凈土中央的須彌山也僅用了七粟。」

五戒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一番話卻是說得蒼夜二人頭暈目眩,望著手中的一團土疙瘩目光火熱,沒想到僅是順手一拿,居然就拿到個佛祖之物。簡直是被天上掉下的大餡餅砸中。

趙萌萌目光灼灼的盯著五戒,忙問:「五戒,你說夜狼哥哥手裡的靈山凈壤有多少?至少也有十七八粟吧?」

五戒張了張嘴,臉色古怪,迎著趙萌萌灼熱的目光,硬著頭皮唱了聲佛號。道:「……小菩薩,這隻有一粒……」

「什麼?只有一粒?這怎麼可能,明明有一團好吧,你會不會算數的,這麼一團至少有一隻鵝蛋大,你居然說只有一粒,那你說一粟有多大?」

趙萌萌尖叫一聲,鼻息咻咻,小胸脯劇烈起伏。顯然因為得到的答案與心中所想相距甚遠,情緒十分激動。

「好了,萌萌,五戒不會故意騙我們,這本就是我們意外所得,估計連那青衣女子也不知其珍貴,對我們來說,一粒靈山凈壤也許比一粟要好。」

蒼夜揮了揮手。示意小丫頭冷靜,爾後又取出那顆冰寒透著陰邪的黑色圓珠。向五戒問詢。

五戒宣了聲佛號,臉色疾苦,道:「此是摩羅珠,是我們摩羅一族生死後所遺之物。」

「是你們摩羅一族被殺后留下的東西?這麼說那群人居然殺了一頭摩羅?」蒼夜聞言皺了皺眉,道,「如此說來。對他們實力的評估要上升一些了。此物,你可有用?」

五戒不敢隱瞞,合十稽首道:「佛主,此物實則乃是弗羅摩多的一縷魔氣精華,若讓小僧當以佛法洗禮。當能孕育一頭摩多護法,為佛主征戰。」

「哇哇~」

便在此時,突然自趙萌萌身上衝出一道嬌小的身影,怪叫一聲,虛空一閃,便不見了蹤跡,再出現時,已回到了小丫頭身後,卻正是此前一直對摩羅珠虎視眈眈的小黑白。

此刻她手裡捏著那顆摩羅珠左右打量了一番,有些畏懼又有些猶豫,爾後一咬牙,往嘴裡一塞,鼓著眼,氣鼓鼓的叉腰望著蒼夜,嘴裡嗚嗚不滿的亂叫。

趙萌萌驚得跳起,大叫:「啊,小黑白,你這是做什麼?這可是那個大魔頭的魔氣呀,你居然搶著吃,萬一吃壞肚子可怎麼辦?「

蒼夜怔了怔,看著空空如也的手掌,有點不可思議,先前小黑白爆發的瞬息移動讓他都沒有防備,在虛空中連閃兩下,快得令人難以反應,果真是不可小覷。

「啊,佛主身邊居然有此物?」這時,五戒低頭驚呼一聲,琉璃色的眼眸里滿是震驚與不可思議,望向小黑白的目光中竟是有些畏懼。

「五戒,你可看出她的跟腳?」蒼夜心頭一動,開口問詢,自小丫頭收服小黑白后,蒼夜就一直在琢磨她的跟腳,卻無有所獲,此刻看五戒的神情,似知道些什麼,自不會錯過這等機會。

「佛主,她為弗羅摩多的一口惡氣所化,乃是天鬼之身,最擅穿梭虛空,瞬息移動,以惡鬼,怨魂,魔氣,陰魔等物為食,若至大成……可進階夜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