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4, 2021
90 Views

那不足聞得震驚,傻傻道:

Written by
banner

「五帝亦是忌諱此地么?」

「不錯!諱莫如深!」

那不足聞言緊皺了眉,好半晌道:

「此地果然非是某家可以來者!然已然及此,哪裡便能夠脫身呢!只好隨了莫問師姐走一遭也。」

那不足嘆罷,復高高興興御流風隨了莫問往前去了。

「啊!此便是神廟么?」

那不足猛可里親眼瞧視,入目之情景震驚五內!

一座飄飄渺渺之廟宇,半在九霄半入雲外而消失不現!其半或在混沌,或在宇外矣!中央大殿延展之遠,目力不能及!淡藍色澤之流雲環繞如帶,一道道毫光忽閃,一圈圈波紋蕩漾而走,化而為極寒之元能肆虐。雪發大漠之酷寒確然來自此地!

連天接地,一座萬丈寬闊,白玉為階,凌空一級級獨浮而上,百里之遙,連綿無絕之天梯,雄踞眼目。其將那無限浩遠、雄奇、神聖之主神廟連接於仙界凡塵。

再往前,卻似有一道無形之力場,待得不足入內,忽然那驚天之神威撲面而來,其雙膝一軟,堪堪兒便要下跪!不足猛可里警覺,心下大恨!

「便是神亦休得令某家甘心下跪!」

這般思念罷,不足雙腿運施了了蠻力,居然一點點慢慢兒站起。其倔犟、自傲之風骨彰顯。那已然跪在地上之莫問暗自吃驚,這般一介尋常仙修,居然有如是傲骨,端得令人無語!

「便是這神威,法能愈強,則所受衝擊愈大,便是三破真仙及此莫不如此!史師弟,及至此地,還是莫要逞強得是!」

「莫問師姐,此地主神意志在此,是否四破往上便無有可以安然及此者?」

「不錯!便是隕落之諸神,亦非吾等可以抗!」

「嗯,曉得了。」

那不足道一聲,率先前行。莫問緩緩起身,訝然注視得不足半晌,搖搖頭,抬步跟上去。

白玉台階即在眼前,那視覺之震撼尤勝識神之意念觀視得百倍。其莊嚴雄偉之神廟在前,諸修幾為蚍蜉一般,彷彿偉大之於渺小,幾無可語,唯卑下可以喻己!不足深深震撼,幾乎呼不得氣,憋得半天,忽然長長噓一口。

「史師弟,趕快上去神廟天台,否則會有大危。」


「嗯,曉得。」

於是不足、莫問二修一級一級踏步而上。那台階堅實彷彿山嶽,然便是邁動半步亦是大汗淋漓,神能耗費不計!

「史師弟,此時便是有幾分力便全施張出來,萬萬私藏不得!」

那不足側目而視,見那莫問果然亦是一破巔峰之修為!

「師姐好強大之神通也。」

那不足微微一笑道。

「師弟,此大漠中隱藏修為者比比皆是,何哉感慨也!」

那莫問言罷,抬步直上,超了不足前去。不足略略一思量,只是將肉身之法體力量運施而出,一步步緊緊跟上。遠遠觀之,那台階上修眾,彷彿蝸牛之行,實難與仙家相提並論。便是此時,後邊一修大聲道:

「前邊可是莫問師妹,吾等可否同行?」

那堯師兄大聲道。

「哼,史師弟,快走。」

那莫問冷哼一聲,催促不足。不足回頭一眼,瞧得清晰,地下乃是同穴四修,便略顯歉意一笑,復隨了莫問前行。

「別叫了,莫非無有見那莫問乃是一破巔峰之靈仙么?」

那大仙冷冷一哼道。


眾復仔細瞧視,皆嘆一口氣,悶了頭直直上行。(未完待續。。) 神廟前大方場,其廣萬里,平坦似鑿。有十數方尖碑,其巨大若山嶽,並列而居,成一排。其上有神文若干,現下能讀懂者已然無有幾人也。碑下有修眾聚集,或三五、或七八,雖多為凡修,然每一隊必有一介仙家為頭目,多以二破天仙居長,勢力端得了得。

不足與那莫問上得天台,四顧大驚。

「莫問師姐,怎得有如此多仙家在也?」

「或者此秘已然為許多人所知!然不能啊!」

那莫問喃喃自語道。

「因何不可能?既然你師姐可以獲知,別家為何便是不可能?」

「因主神意念之力加持,無人可以帶出此秘!」

「何哉若此?」


「無論何修,行出此地,便自失憶,將此間一段仙路忘卻也!」

「則師姐何以知之?」


「唉,此秘本乃是吾家族所有,無奈何族中之修積弱,無人可以承繼之!雖吾大哥天才,亦是入得其中一次,居然渾然忘卻此間種種。只是道行突飛猛進,一路無阻!」

「哦,原來師姐家族亦曾為神之使者也。」

那不足感慨道。

「史師弟,還是及早打坐恢復的是。」

「是。」

那不足一頭應答,人卻亦是慢騰騰去觀視那十數大方尖碑。其上文字雖艱澀難懂,然以不足舊有之文字為基,居然一座座碑文讀取。得其大概。無非便是某某神靈,於**某年某月相助主神亡,神靈千古之類。然終是無有主神之所相關者,亦無有主神之碑文!

待其返回,那莫問道:

「難道史師弟識得碑文?」

「識得?呵呵呵,師姐高看某家也。不過是對比一番,猜測一番罷了。不過大方尖碑確然大有不同呢。」

「哦,或者神廟洞開之時不遠,史師弟還是歇息的好。」


那不足正欲議論一番,觀視莫問閉了雙目打坐。不由氣結。尷尷尬尬坐地不語。

數日後,忽然一聲輕吟,猶若鳳鳴,那神廟上毫光大展。一圈圈清冷之幽光四下蕩漾而去。不足瞧得那光亮閃過。一陣惡寒,便是牙關亦是嘎嘎打顫。

「好冷!」

那莫問觀之,便將一道法器祭起。籠罩了二人,此時那惡寒方才稍緩。不足雖無有多言,然那目中感激之色不掩。

不過盞茶功夫,那天地之間一層淡淡青霧便自蔓延開去,疾若電閃,剎那通向遠方,目力所及儘是青霧,無有餘物!唯此神廟左近似乎亮堂無有遮蔽。不足正驚異之時,訇訇然一聲巨響傳來,引得一眾仙家急急觀視。只見那千里之巨一座正門緩緩洞開,其內金光亮澤閃耀,縱仙家之目力不能盡。

大約半個時辰,那大門方才盡數大開。門前近百修縱起身形,急急闖入,惟恐行得慢了,寶物讓與他手。

又兩個時辰,那莫問道:

「史師弟,此時可以入內也!」

「嗯。」

不足點點頭,長身而起,便是此時那大漠中同穴之老仙長行過來道:

「莫問仙友,神廟中兇險萬分,吾等又復同僚,不如齊入,亦好相互照應,不虞他修之謀算!」

不待莫問應允,那如花、虞仙子與堯師兄行過來,皆笑呵呵道:

「偌大一座神廟,寶物不知凡幾,吾等亦無有相爭時,同行正好壯膽。」

那莫問思謀良久,忽然道:

「吾等還是各走各道得好。」

言罷,縱身而去,不足聞言歉然一笑,隨了那莫問而去。

「我呸!難道吾等求她!」

那虞仙子恨聲道。四修皆目露凶光,亦是縱身而起,閃得幾閃便入了那神廟中。神廟廣闊,非是僅僅如其外展露之無垠一般目力不能及,實在內有乾坤,宛若一個小千世界一般,盡可想想,無可及邊界也。

其神廟中小千世界地貌大類大千,山川河嶽,平峽高湖,大陸海洋應有盡有,唯萬物冰封,無有一絲兒生機。便是那大海亦化為幽藍之一整塊,彷彿寶石一般,晶瑩剔透,精美絕倫。

「此地許是主神之神國也!」

那不足暗自思量道。

「然其已然死地,大約主神隕落,神國卻然無有破滅,故殘破若此而獨留此地冰雕雪築之景觀,真大奇也!」

「史師弟,此神廟前殿,內中寶物幾為前賢所獲。蓋其所歷久遠之故也。吾等不必守候,徑直往中央大殿和其後失樂園去吧。」

「全憑師姐做主。」

那不足曉得莫問因家族之特別身份,於此地所知甚多,故並不存疑,隨了莫問前去。不過行得半日,不足覺其二人已然行入一片平川,正欲笑眯眯說道幾句,忽然間卻身如億鈞,於雲頭上直直墜下地來,便是那足下法雲亦是散亂流失!二人急各施神通,落地后皆面色大白,幾如無有人色。

「好!好!已然深入神遺之地矣!」

莫問不驚反大喜,不足不解道:

「神遺之地?」

「便是寶物之聚集之處也!不過此地皆尋常神器,所歷久遠,早為前賢收取過半!倒是仙器遺落甚多,其中亦有上佳者。盡數為入此間之仙家隕落而遺留者。」

莫問興緻勃勃道。

「或者吾等該去碰碰運氣?」

不足道。

「哼,不過區區尋常物什罷了,何足道哉?機緣在內,還是隨了吾身去失樂園吧!」

莫問言罷抬步御流風疾行,不足緊緊隨上,一邊將眼瞧視四圍,然哪裡有何發現也!

行得數日,不過萬餘里地面,一日正疾行間,忽然聞得那莫問大叫一聲道:

「狗賊,卑鄙!」

兩人急急頓住雲頭,不足皺皺眉道:

「此地該是一座困身法陣,威能不弱。」

「史師弟可破得此陣?」

「試試吧!」

那不足一邊言語,一邊已然心念已然深入此法陣中,數個時辰罷,轟然一聲巨響,那法陣自毀,不足與莫問完好脫身。

「師弟陣法之妙果然莫測!」

那莫問贊道。

「哈哈哈……好!好!好!居然可以破解得吾家老祖數百年深究得來之法陣,爾等為百年來第一也。降,或者死!」

一聲如獸吼般吆喝罷,那空出漸漸現出三修。不足凝神瞧視,知道其三修皆一破大仙,巧妙之站位可以觀得似三修頗有法陣之能耶。

「三位仙友,神廟之地非是哪家私有,怎得設陣伏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