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4, 2021
80 Views

剩下的那頭礦狼,遠遠的看着這一幕,夾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Written by
banner

看着最後那頭惡獸逃離,劉封才鬆了一口氣,他幾乎要虛脫了,真不知道還有沒有力氣再殺死一頭礦狼。

一鬆氣,便感覺吸入的獸氣讓自己難受不已,原本就虛弱的身體在這一刻出現了極度的脫力現象,似乎這具身體都已經不屬於自己了一樣。特別是兩手拳頭,與礦狼頭顱不斷撞擊,更是差些裂開,痛疼不已。

“雖然殺跑了礦狼,卻走不出這片獸氣區,難道我終於還是要死在這裏了。”劉封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不甘心,只是他又沒有別的辦法,他艱難的站起來,繼續往前走。他從沒想過自己會這樣死去,他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啊,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突然,一道靈光在腦海中閃過,他想起了在剛纔面對五頭惡獸的時候,自己並沒有屏住氣息,而殺死四頭惡獸,用了不少時間,可是自己也沒有感覺到絲毫的不適!

他又想到了,剛剛進入獸氣區的時候,他根本沒有察覺,一樣沒有屏住氣息,可那時候還是沒有絲毫不適的感覺。

“難道是因爲‘破氣決’?”劉封大膽的做出了一個假設,因爲在逃亡進獸氣區和擊殺惡獸的時候,他修煉的“破氣決”都在自主的運轉着,而自己一心趕路的時候,反而是屏住了氣息,沒有運轉破氣決。

在劉封的認知裏,煉氣師修煉,“氣”的本質是很重要的,人就只能用生氣和比生氣更好的氣息修煉,而獸氣級別太低,肯定不適合修煉,要是有人用獸氣修煉,那隻會死得更快!

儘管心中有許多疑惑,也只能司馬當做活馬醫了,劉封立即付諸行動,以那本寶貝破書的古怪姿勢,運轉起了破氣決。

很快,他就看到了自己腦海中那一圈圈波動的氣息漣漪,而身體周圍的氣,也在意識中逐漸清晰。

這股流動的氣,速度比生氣要快很多,十分雜亂,臭味、騷味、沼味各種噁心味道混在一處,咋一接觸就讓人噁心想吐,再一接觸,更是有兇暴、殘酷、血腥的氣息洶涌而來,根本無法忍受。

這是真正的獸氣,絕對不適合人類修煉,讓這種氣息進入人體之內,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奇怪的,在劉封運轉“破氣決”之後,隨着這股氣流沖刷着他的身體,自口鼻、毛孔、穴竅一點點的轉入身體之中,一滴滴黑色的水珠,在身體的表層形成,而真正進入了劉封身體的氣息,卻是純淨無比,依舊是擁有哪種春風般的溫暖感覺。

“破氣決,破氣之法,煉其雜質,取其精純,還生氣之本質,所有鴻蒙氣、生命氣,皆可爲我所用。”

一個念頭在劉封的腦海中緩緩浮現出來,似乎要解答他的疑惑,只是劉封既不懂什麼叫“鴻蒙氣”,也不懂什麼叫“生命氣”,他唯一確定的就是,只要運轉“破氣決”,自己就能化獸氣爲己用,就能在獸氣區生存下來。

隨着破氣決運轉,劉封漸入佳境,開始吸入身體內的獸氣,也被一點點的煉化精純,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突然間,劉封發現腦海中一道波動劇烈閃過,然後似乎有一樣東西緩緩浮現了出來,這樣東西不可觸摸,卻有實實在在,這一刻,劉封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要抓住它,一定要抓住它。

這樣東西模糊不清,沒有具體的形狀,出現之後離開就要消失,但是劉封所有的精神力全部放在其上,它便如那狂風中的燈火一般,隨時要被熄滅,卻始終燃燒着,散發着光明。

這段時間持續了很久。終於,那東西漸漸穩定下來,雖然還是很模糊,如同一滴水珠沒有具體的形狀,但是卻真實的留在了劉封的腦海之中。

念頭一轉,這東西散落消失,念頭再一轉, 這東西便聚集一處,很是活躍。

劉封幾乎要蹦跳大笑起來,他實在是太開心了。就算沒有人告訴他,但是到了這時候,他也已經明白,自己終於走到了學徒的第三部,神念顯化的境界!

神念無形無體,是煉氣師的意念所化,但是又脫離意念,乃是煉氣師初期最重要的一部分。只有達到了這一地步,纔可以宣告真正具備了成爲一名煉氣師的資格。 請大家支持本書,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對於胖屠夫來說,搭個線倒不是問題,但是自己要心中有底,才敢給「川神」介紹,不然惹怒了「川神」可不是好事。

「老弟,這個忙倒不是不可以幫,但是對方什麼實力都不了解,我也不敢貿然和『川神』開口啊。」胖屠夫有點為難的搓著手。

「這個我也知道,我自己不是修鍊者,但是聽『三哥』說,那個人實力好像是極限領域百分之十五,對『川神』來說這種應該是小菜吧。」猥瑣男早料到對方會問,所以走之前特意詢問了「老三」。

「要是只有極限領域百分之十五的話應該問題不大,行,我去幫你問問,你在這兒等我。」以前胖屠夫就給「川神」介紹過一次,那次的人實力還要高一些,是極限領域百分之二十的修鍊者,但還是被「川神」給做掉了,這次幾乎沒什麼難度。於是拿起錢袋,匆匆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胖屠夫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老弟,成了!一刻鐘后,西門磨盤碰頭!」

「謝了大哥!」猥瑣男得到回復便不再耽擱,急匆匆的跑回去給「老三」彙報去了。

一刻鐘后,樊城西門磨盤。西門磨盤乍一聽上去不像一個地名,其實這裡是一個廢棄的廠房。之前因為廠主經營不善倒閉了,但是廠房中卻很不合時宜的安裝了一個磨盤,時間長了就生出了「西門磨盤」這個名字。

現在的西門磨盤,其實已經被地下勢力佔領,經常有道上的人來這裡談事情。如果遇到什麼紛爭,也大都在這裡解決,這裡儼然成了一個黑勢力聚集地。不過此時尚早,「老三」和猥瑣男到的時候還沒有幾個人。

雖然心中焦急,二人也只能耐心的等,離約定時間還有一分鐘,對方應該馬上就會到。

忽然,猥瑣男感覺後背被人拍了一下,嚇得跳起來大叫:「誰?」

不僅僅是猥瑣男,連「老三」都被嚇了一跳,自己已經很警覺了,有人走近了自己竟然不知道!

扭頭一看,一個乞丐打扮的佝僂老者站在二人面前,笑著對二人說道:「二位可是『胖子』介紹來的?」

二人均無比震驚,這老頭口中的「胖子」正是那個胖屠夫,但任誰都無法將面前這個慈眉善目的老人和殺人不眨眼的「川神」這個詞聯繫在一起!

帶著一絲疑惑,猥瑣男恭敬地開口道:「您就是傳說中的『川神』?」

「不不不,你誤會了,『川神』他老人家怎麼可能會親自過來,老夫無非就是當個跑腿的。」乞丐老人笑著搖了搖頭。

「什麼?」「老三」驚訝地合不攏嘴,這人實力很高,比自己高了不是一丁半點,這樣還只是一個跑腿的,那「川神」本人是要有多厲害?

雖然面前這乞丐老人打扮地破破爛爛的,但是二人不敢有一絲懈怠,恭敬的鞠了一躬:「見過前輩!」

「不必不必,我們談正事兒。」乞丐老人倒是也不寒暄,開門見山道。

「老三」壓低身子對乞丐老人附耳道:「前輩,不瞞您說,我們想請『川神』幫我們殺一個人!」

「殺人簡單,供奉拿來。」乞丐老人淡淡地說道。

「啊?供奉?什麼供奉?」「老三」二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老人說的是什麼。

「連供奉都不帶,空著手就敢來?」見二人沒有拿供奉的打算,老人眼中閃過一絲駭人的殺氣!

對面二人被乞丐老人瞬間閃過的殺氣嚇得冷汗直冒,後背都被打濕了!

「前輩,前輩您聽我解釋,我們真的不知道有供奉這回事啊!」「老三」差點就給這老人跪下了,連忙顫聲解釋道。

乞丐老人目不轉睛地盯著二人,二人都不敢再說什麼話,生怕說錯了觸犯到他。

過了一會兒,乞丐老人收回了目光:「沒有供奉可以,但是價格要翻三倍!」

「這……」「老三」也有點傻眼了,他們身上的錢加起來剛好兩倍多一點,這麼多錢一時半會兒也湊不起來。

咬了咬牙,「老三」掏出身上所有的錢,摘下了脖子上的項鏈,連手上的玉扳指都拿了下來,通通遞給了乞丐老人:「前輩,這是我們身上所有錢財了,您看夠不夠?」

拿起玉扳指仔細端詳,片刻后乞丐老人收起錢財點了點頭:「姑且算夠吧,你們要殺的人是誰?」

「他是一個坐著牛車的修鍊者,實力極限領域百分之十五,正在從西邊趕往樊城的路上,想來應該快到了!」「老三」如實答道。

「好,那我們就在西門等他,你們幫我認人!」收了錢,乞丐老人立刻進入了工作狀態。

見老人如此給面子,二人也不含糊:「沒問題!」

此刻的李未名正如「老三」所說,一行人馬上就要到達樊城!

當陳斌趕著牛車出現在樊城的時候,天早已大亮。本來白天趕路應該大半天就可以到的,但是李未名為了趕時間走的夜路,而且半路還出了「老三」這檔子事兒,時間上就耽擱了許多。

離樊城越近,李未名心中越是急切。周曉玲現在的情況好多了,自從吃下小還丹,高燒基本退了,腿上的浮腫也開始出現好轉,病情應該是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是一直都沒有醒過來,這讓李未名很是擔心。

終於到了樊城,李未名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帶著周曉玲去看病。

然而,迫不及待的不僅僅只有李未名一人!暗處,「老三」和猥瑣男正在給乞丐老人指認,坐在車尾的男子,正是他們心心念念要殺的人。此刻,他終於到了!

見過了乞丐老人的本事,「老三」現在很是放心,只要李未名到了樊城,就絕對不會再把你放出去!到時候,看你怎麼死!

想到此,「老三」問道:「前輩,我可不可以看著他死?」

乞丐老人被問得一愣,而後嘴角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邪笑,隨即也沒有拒絕:「可以,但是要再加一倍的價錢。」 請大家支持本書,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老三」一聽,要加一倍的價錢,這可不是個小數目,但是既然自己開口問了,那還是有來錢的渠道,於是點了點頭:「不知『川神』打算何時出手?」

「今晚。」乞丐老人想都不想地回道。

「那我在傍晚之前把剩餘的錢帶到,您看怎麼樣?」

「可以,傍晚之前,老地方見,過時不候。」乞丐老人肯定的說。

過了一會兒,老人轉頭問道:「你們還有其他事情嗎?」

「沒有了……,那前輩我們就先走了……」二人無語,這個老頭他們惹不起,趕緊一溜煙兒的跑掉了。

二人走後,乞丐老人快速移動起來,一小會兒就跑到了李未名等人的前面!

陳斌默默地趕著車子,說實話,自己現在已經很累了,趕了一晚上的路,就眯了一小會,還被強盜給驚醒了,後來就再也沒有休息。一個普通人,熬了一晚上,著實有點頂不住,但是看李未名的樣子,好像不找到大夫是不會罷休的,陳斌只好咬著牙硬挺。

反觀李未名,修鍊了一晚上,只有中途遇到「老三」四人下了一回車,之後就再也沒有動過。

趴在李未名懷中的樊小小,看到李未名沒有什麼事情了,慢慢的困意襲來,就在李未名懷中睡著了。一直到了城中,樊小小隱隱約約聽到有人聲,才緩緩醒了過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未名哥哥,我們到哪了?」

聽著樊小小慵懶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李未名就覺得心情超好,笑了笑道:「剛剛到達樊城。」

「啊?已經到了啊?」樊小小一個機靈從李未名懷中逃了出來,臉上飛起片片紅雲。

雖然兩人在私下裡已經算是確定了關係,但是樊小小畢竟是女孩子,在外人面前仍然很是矜持。一聽說已經到了樊城,趕緊離開李未名的懷抱,不知所措的輕輕點著食指。

看到這一幕,陳斌心中一陣不爽:你個小騷蹄子,裝什麼逼,要不是看人家實力高強,你會這麼投懷送抱?虧了自己以前對你那麼好,那麼喜歡你,真是瞎了眼!

心中雖然不爽,陳斌倒還真不敢表現出來,萬一惹惱了李未名,那一準完蛋,只得裝作沒看見,繼續趕車。

樊小小這嬌羞的表情映在李未名眼中,真的是另李未名食指大動,要不是現在在大街上,自己一定撲上去狠狠啃一口。

街上人不多,而且這輛牛車走了一路,又臟又破,但這絲毫掩蓋不了樊小小的絕美之色,不時有羨慕嫉妒恨的眼光向李未名掃過來。李未名倒是不管那許多,壓了壓心中的**,仔細尋找著街邊的醫館。

在車首趕車的陳斌,真的是太困了,不知不覺地打起了瞌睡。一個機靈,陳斌困得差點掉下車,連忙正了正身體,卻突然發現車前有一個正在過路的乞丐老人,這時想停車已經來不及了!

於是,那乞丐老人就被牛車撞倒在地,陳斌見此情況,破口大罵:「你個老不死的不看路啊,沒看到有車嗎?撞死你活該!」

搖了搖頭,李未名心中對陳斌的印象一落千丈,不僅是李未名,連樊小小也是如此,以後不想再和陳斌來往了。

跳下了車,李未名趕緊跑過去扶著乞丐老人,關心道:「您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樊小小也在李未名身後趕了過來,一臉關切的看著地上的老人。


「沒事沒事,人老了就容易眼花,看不太清路了,扶我起來就好。」這乞丐老人倒是沒有像一些現世人那樣訛詐,拉著李未名就想站起來。

見老人沒事,李未名心中鬆了一口氣,對這老人的印象頓時好了不少,隨即就把他扶了起來。

但是在攙扶老人的時候,李未名感覺手有點痒痒,之後看了一眼,沒有啥問題。出於對老人的好印象,也就沒有當一回事。

望著老人顫顫巍巍地走遠,李未名跳上牛車,繼續尋找看病的地方。

陳斌在車上暗哼一聲,兩人真是裝逼一對,你倆不裝逼會死嗎?

這在幾人看來也只是一個小插曲,很快就忘掉了。走了一段路,終於找到了一家醫館。李未名急急忙忙地跳下車,背起周曉玲就沖了進去,樊小小緊隨其後。陳斌則是不想和他們兩個一起,就一個人在車上打著瞌睡。

現在時間還早,醫館也是剛剛開張,一個客人也沒有。櫃檯上的夥計懶懶地趴著,突然看到一個男子背著一個少女沖了進來,身後跟著一個女孩。

這名夥計名叫魏航,真要說起來,魏航根本不是什麼夥計,只是今天師傅他老人家非要親自坐診,自己在父親的要求下就客串了一回。本來魏航還覺得沒什麼意思,但是一看到衝進來的幾人,眼睛頓時一亮!

男子身上背著一個少女,長發蓋住了面容,看不清長的什麼樣子;而跟著跑進來的女孩,嬌小可愛,渾身散發出青春的氣息,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魏航一看到樊小小,眼睛就挪不開了!

火急火燎的跑進來,李未名一秒都不想耽擱,連忙問道:「請問大夫在嗎?」

過了半響,見那夥計不說話,李未名心中焦急,說話不免帶點火氣:「喂,問你話呢,大夫在不在?我有急事!」


魏航剛剛看著樊小小,腦中幻想著和她翻雲覆雨的情景,那個滋味真是爽!看的哈喇子都要流出來!

突然被李未名一喝,魏航從幻想回到現實,頓時也有點不高興:老子想地正爽呢,你瞎吆喝啥?於是頗為不客氣的道:「叫什麼叫,大夫不在,該幹嘛幹嘛去!」

這夥計說話好不給面子!李未名心中忽的竄起一股無名火,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醫館,眼看周曉玲就有救了,冷不丁的就被潑了盆冷水,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眼看李未名就要發作,樊小小趕忙鑽到前面來,一臉疑惑的問道:「大夫真的不在嗎?可是門口寫著今天有醫師特診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