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4, 2021
96 Views

謝謝鐵閣主,謝謝……

Written by
banner

鐵中棠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感謝的話就不要多說了,免得浪費時間!我只希望在奪取回魂草的時候,你們不要給我偷懶就行了。現在如果不趕緊突破,奪取回魂草的時候喪命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一個大男人怎麼變得這麼婆婆媽媽的,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你們現在不用太過於感謝我,因爲這顆丹藥是需要你們拿命去換的!所以這是你們應得的,本閣主不過是先給你們報酬罷了!你們明白麼?

無論怎麼說,都感謝鐵閣主!如果不是你,我們兄弟還不知道要猴年馬月纔會有這個機會突破!感謝的話我們兄弟也不多說了,奪取回魂草的時候,我們兄弟就算是拼了命也回爲鐵閣主弄到的!

烏揚威深深的給鐵中棠鞠了一躬,把丹藥給了劉狂刀和鍾修文之後!把丹藥往嘴裏一丟,烏揚威三兄弟便立即盤腿坐下!沒過一會,三人的身上就冒出了氤氳之氣,顯然是三人已經在開始突破了!

梅有和敖大敖二三個老頭看得羨慕不已,四個君境強者護法,就是他們自己突破的時候也沒有這個待遇!不過讓烏揚威三兄弟先服用破障丹,三個老頭也沒有多大的意見!回魂草並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先讓他們突破,到時候也好多一分把握!雖然有些羨慕,但是卻沒有嫉妒恨!這就像一個大人跟一個小孩子一樣,有什麼好嫉妒恨的?

即使是烏揚威三兄弟突破到了神王境界,對於三個君境強者的老頭來說,依舊還是螻蟻!王境跟君境,是有本質的區別的!一個只是量變,而另一個卻是質變,兩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烏揚威三兄弟身上的氤氳之氣愈來愈濃,而頭上也冒出騰騰的熱氣!靈氣呼嘯着從四面八方涌了進來,然後再被三人吸收!涌進來的靈氣越來越多,衆人耳邊甚至出現了呼嘯而過的風聲!這靈氣的濃郁程度,甚至達到了肉眼可見的地步!吸一口下去,只是覺得神清氣爽!三個天王境界一起突破,這陣勢甚至堪比君境強者突破了!

雖然這對烏揚威三兄弟來說是好事,但是對於凌霄和敖厲來說就不是什麼好事了!兩人本來吃飯吃得好好的,甚至看得津津有味!吃着小菜,看着如此感人肺腑的兄弟情,世間還有比這更安逸的事麼?兩人時不時的還交頭接耳嘀咕着什麼,一副好基友的樣子!凌霄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有發現敖厲這小子居然是個悶騷型的男人,平時看起來衣冠楚楚,英俊瀟灑。誰能夠想到這小子居然如此什麼悶騷?

這老劉不錯,是個值得深交的人。想我敖厲生的如此英俊瀟灑,玉樹臨風,一支梨花壓海棠的男人,居然都沒有這樣的兄弟!

這兩個傢伙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這麼又憨又傻,有情有意的人居然都給他們撞見了。這樣的兄弟我也想有啊,最好是越多越好,多多益善!如果可能的話最好給我來一打!敖厲往自己的嘴裏送了一口飯,有些憤憤不平的說道!

“呼”!

敖厲一口飯還沒有送到嘴裏,一陣風呼嘯而過,湯匙裏面的飯頓時不翼而飛!咔嚓一聲,敖厲直接咬在湯匙上面。也不知道這傢伙的牙齒是不是鑲鑽的,這湯匙居然直接被他咬成了幾塊!

凌霄有些幸災樂禍,讓你小子在這裏抱怨,讓你小子心大!這樣的兄弟,居然還想要一打?得一個都是天大得造化了,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吧?可是凌霄還沒來得及高興,一坨不明之物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向凌霄飛來!

啪!

凌霄大驚,急忙慌亂的從桌子上面抓起一個盤子擋在自己的面前!翻過盤子裏一看,正是剛纔從敖厲湯匙裏飛出的那一坨飯!凌霄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

敖厲眉頭一挑,怎麼?我就是故意的了,你能拿我咋滴?哈哈,我讓你得意,這下報應來了吧?

聽到這話,凌霄差點沒有一盤子扔他跟過去。不過隨即想到這可是淘寶閣的東西,旋即打消把盤子扔敖厲的這個念頭。可是凌霄這麼想,現實卻是不盡如人意!盤子凌霄還拿在手裏,一陣狂風再次吹過,凌霄忽然覺得手中一輕,轉頭一看,只見自己手中盤子頓時也不翼而飛了!

這是怎麼回事?

凌霄百思不得其解,盤子這麼可能會不翼而飛了呢?自己的力氣有多大,凌霄是清楚的!可卻是這麼發生了,自己的千斤之力絲毫沒有起到作用!

啪!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存心報復我?敖厲一把接下了盤子,怒氣衝衝的說道!真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自己不就是噴了他一口飯嗎?這傢伙真忒狠心,自己只是噴了他一口飯,他居然就扔盤子過來了?這傢伙真是特麼的小氣,一點男人風度都沒有!

凌霄錯愕不已,自己可是什麼都沒有做,怎麼就沒有男人風度了?可是看到敖厲手中的盤子之後,凌霄這才恍然大悟!凌霄慢條斯理,不慌不忙的吃了一口飯,這才慢悠悠的調侃道:看好你手中的盤子,小心它長翅膀飛了啊!

哼!鬼才信你!我的盤子不是在我的手中嗎?難道它真的會長翅膀飛了不成?臥槽,我的盤子呢?話剛一說完,敖厲頓時就爆了一句粗口!

砰!

敖二從臉上拿下盤子,無辜的看着敖厲!眨巴了一下眼睛,公子,我又沒做錯什麼事情,你這是幹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失誤,這完全是失誤!敖厲訕笑了一下,表情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按理說敖二一個君境強者應該不會發生被砸到的這種事情,可是偏偏就砸到他了!一個君境強者不說本身的攻擊威力如何,單單只是那份警覺性,就不是任何一個王境之下的修煉者可以比擬的!可敖二現在居然被砸到了,這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呼”……

靈氣一波接一波從外面呼嘯而來,不到一時三刻,整個客廳裏面的靈氣竟然濃郁得到了肉眼可見的地步。可是這麼多的靈氣,烏揚威三兄弟愣是還沒有突破!三人的頭上各自盤旋着一個靈氣漩渦,所有進來的靈氣都被這三個漩渦給吸收了!隨着加入的靈氣越來越多,三人頭上的漩渦也越來越大。在這一刻,敖厲和凌霄兩人終於吃不下去了!不是肚子問題,而是靈氣太多,吃飯都不方便了!

凌霄和敖厲都目不轉睛的盯着烏揚威三兄弟的突破,兩人都還沒有達到這個境界,現在烏揚威三兄弟的突破,等於是給他們兩人先示範了一遍!烏揚威三兄弟突破神王境界,這對兩人來說是一種經驗,未嘗不是一場造化!現在是吸收到的經驗越多,到時候輪到自己可能就要簡單一點!這變相的來說,凌霄和敖厲已經領先了別人一步!

不,凌霄其實已經領先了好多步。但是俗話說得好,聽得再多,永遠不如親身經歷來得重要!凌霄擁有的只是理論知識,而現在卻有了比較!結合慕容雲天的記憶,再加上現在三人的突破,凌霄相信,到時候就算自己不用丹藥,也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突破!

這靈氣還是太少了,如果再等下去,恐怕沒有一兩個鐘頭是不可能完成的了。現在的靈氣雖然很多,已經達到了肉眼可見的地步,但是卻還不夠三人的突破所需!看到烏揚威三兄弟這麼久了都還在吸收的靈氣,絲毫沒有突破的跡象,鐵中棠不由得急了!大部分的靈氣都被過濾掉了,剩下的也只是精純的那些!而這些精純的靈氣卻是不足總數的十分之一,在這樣等下去,猴年馬月才能夠突破?

現在時間緊迫,拖得越久就對我越不利,時間實在是有限的很!各位,能否看鐵提某人的面子上,幫他們一把?待日後成功取到了回魂草,鐵某人必有重謝!鐵中棠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一個人完成這麼龐大的工程的了,不由得對梅有三個老頭鄭重的說道!

沒問題,鐵閣主實在是太客氣了!他們三位如果突破了,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大助力。助人乃快樂之本,這點小事何足掛齒?如果說要重謝的話,那就是太顯得我們不近人情了!既然鐵閣主有這個心,我們三個老頭自當盡力!

敖大敖二和梅有聽到鐵中棠所說的重謝,不由得雙眼放光。就憑剛纔鐵中棠隨手拿出這麼多顆破障丹來看,他的身價絕對不菲!而他所說的重謝,相信也不會是什麼平凡之物!而幫烏揚威三兄弟一把,這對三個君境強者的老頭來說真的只是舉手之勞!這種小事根本不叫事,而且天上掉餡餅的事有誰會拒絕?

四個君境強者分散四方,彼此互相點了點頭。動作統一的捏了一個印訣,然後一招手,靈氣頓時從四面八方以更加恐怖的方式涌了進來!先前的靈氣漩渦如果說只有一人環抱那麼粗,那麼現在已經是先前的五倍之多!不到一會兒,整個客廳裏面的靈氣竟然濃郁到了視線模糊的地步。這也讓凌霄對君境強者,有了一個更加清晰的認知!

君境強者,竟然恐怖如斯! 有了四個君境強者的加入,烏揚威三兄弟吸收靈氣的速度更加的快了!他們頭頂之上的漩渦也越來越快,靈氣不停地灌注到他們的身體裏面!經過吸收煉化,然後再儲存到丹田裏面。有了這四個君境強者招來的靈氣,不一會兒,三人的身體都達到了飽和度,再也吸收不進一絲的靈氣!

剛開始的時候,靈氣突然之間暴漲了好幾倍,這讓烏揚威三兄弟嚇了一跳,還以爲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差點就停止了修煉。可是細檢查了一下,卻又沒有發現絲毫的異狀。這個結果讓三人鬆了一口氣,但是不管怎麼說,只要沒出問題那就是好事。把這個疑惑壓在心裏,三人再次加快了吸收的靈氣的速度。

轟轟……

身體裏面的靈氣達到了飽和度,三人頓時也不在壓制自己的修爲了,紛紛放開了身心!

咻咻咻……

空氣裏面的靈氣流動的更快了,發出咻咻咻的聲音。三人頭頂之上的漩渦轉動的也更加快了,不停的有靈氣進入烏揚威三兄弟的身體!直到最後已經看不清人影,三人已經完全被靈氣所包裹在裏面!

遠遠看去,就像是有三個透明的球在原地不停的打着圈。靈氣無色無味,平常根本看不出來什麼,可是在這一刻,衆人都清清楚楚的看見了三個玻璃顏色一樣的“球”!嚴格來說這根本不能算作是球,只能說是三個加大號的“蛋”。有點像白色,但卻又不完全是!隱隱約約之間,只看見裏面的三個人雙目緊閉,臉色嚴肅的盤膝而坐。

這一刻的客廳,完全變成了一個修煉聖地。這裏面的靈氣濃郁程度相比起很多洞天福地,也是不遑多讓!這本來是一個很好的修煉機會,只可惜衆人之中除了四個君境強者在引靈氣之外,竟然沒有一個人在修煉。馮道德也是天王境界,但是他也沒有修煉。這麼好的觀看機會如果用來修煉,那纔是真正的爆殮天物!

修煉的事隨時都可以,但是突破的經驗這可不只是修煉就能夠得來的!如果現在領悟到什麼,那以後自己突破起來就簡單多了!相比起修煉來說,突破的經驗更加可貴!馮道德的眼睛是一刻也沒有離開過烏揚威三兄弟,就連眨眼也不敢,生怕自己錯過什麼!要知道這種機會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錯過了這一次可能終生都沒有機會再次見到了,而且還有可能關係到自己以後能不能突破的問題!所以這次的機會,馮道德是格外的珍惜,就怕自己錯過一星半點!

而敖厲和凌霄完全是被震撼到了,兩人從來沒有想過,只是突破到神王境界場面就如此誇張,震撼人心!那如果突破到聖王或者是更高境界呢?就只是想想,兩人都覺得熱血沸騰,只想趕緊修煉到神王境界或者是更高境界,然後自己也體驗一把這樣的快感!

突破境界不但是身份的象徵,而且更是一種實力的體現!天王境界突破到神王境界,不但是實力的提升,更是表明在修煉的道路上又更近一層樓了!大道飄渺,成神更是遙遙無期!縱觀古往今來,能踏上大道之顛的可謂是少之又少!自誅神之戰以後,還沒有聽說過有人成神!帝境強者馮道德倒是有所耳聞,畢竟凌神宮也不是什麼小門小派,這種事馮道德多多少少還是知道一點的!但是這種站在大陸頂端的修煉者相信也絕對不多,說是鳳毛麟角也不爲過!

這就是天王境界的威力了嗎?

敖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正在突破的烏揚威三人,嘴中卻是喃喃自語的說道!敖厲原本也以爲天王境界也不過是如此,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這一刻,敖厲這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真王境界跟天王境界,真的完全沒有可比性!雖然看似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層隔膜,輕輕一捅就破,但是這層屏障卻是阻止了無數修煉者向前的腳步,生生止步於此,終身再無寸進!敖厲在這一刻眼中也充滿了嚮往之色,並暗暗發誓道:自己一定要跨過這層屏障,突破到天王境界!不,我還要突破到皇境,甚至是帝境!

在凌霄沒有發覺到時候,弒神訣悄無聲息的運轉了起來!空氣之中的靈氣也緩緩的進入到了凌霄的身體裏面,然後弒神訣再次運轉,把靈氣之中的雜質剔出來,最後精純的那一部分靈氣才進入到凌霄的丹田裏面!

平常修煉者都是直接吸收然後煉化,根本沒有剔除靈氣中的雜質這一環。除非是修爲達到了通天徹地的地步,他們纔會有能力剔除靈氣之中的雜質。而凌霄卻是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自然而然的完成了這一環節!要知道,除非是在突破的時候,修煉者才能夠吸收到最精純的靈氣,就像是烏揚威三兄弟現在這樣!

轟轟轟……

咻咻咻……

衆人正沉浸在三人突破的玄奧氣氛之中,感悟着大道的氣息法則。可是毫無防備之下,烏揚威三人的那個透明的“蛋”突然之間就轟的一聲炸裂開來!而在這個“蛋”炸裂的瞬間,一股無形的氣浪頓時擴散開來。猝不及防之下,衆人被這這股氣浪衝了個踉蹌!

撲通!

撲通!

凌霄和敖厲兩人更慘,被這股氣浪一衝,桌子直接被掀翻了。兩人頓時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猝不及防之下,兩人差點被桌子給砸倒!

哈哈,這麼多年了,終於突破了。哈哈……

烏揚威仰天長嘯,從他的身上展現出一種無與倫比的自信,比以往更犀利的氣勢,讓人不敢直視!現在他身上還有一種無形的氣勢纏繞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種類似於保護膜的東西!

哈哈……大哥,三弟,俺現在也突破了!哇咔咔……劉狂刀表現的比較誇張,在原地手舞足蹈,又叫又跳的,活脫脫像個沒長大的孩子!

三人之中就屬鍾修文比較冷靜,但是他眼眸之間的興奮還是無法掩飾。凌霄和敖厲沒有經歷過這種情況,所以無法理解他們的行爲!如果說衆人之中最瞭解這種心情的人莫過於馮道德了,這其中的辛酸苦辣相信也只有馮道德和烏揚威三兄弟理解了!

三人興奮了一陣,終於記起了在場的其他人!烏揚威大步走到鐵中棠的面前,劉狂刀和鍾修文也緊隨其後!

謝謝鐵閣主!多餘的什麼其他感謝的話我也不說了,那樣未免顯得太過於矯情!但是在此我烏揚威代表我們三兄弟真心的想跟你說一句謝謝,這個人情我我們記住了!請受我們一拜,說完三人彎腰給鐵中棠行了一禮!

呵呵,別弄得這麼肉麻。我說了這是你們該得的,你們不必感謝我,我只不過是提前給你們支付了稿酬而已。鐵中棠等三人行禮了以後,頓時滿不在乎地說道!話雖然是這麼說,但鐵中棠的眉毛還是出賣了他此時的心情!


不錯!不錯!這下又多了三個神王,相信這回想要取到回魂草那是輕而易舉的事了!恭喜鐵閣主,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得到自己的想要之物了!敖大上下打量了一下烏揚威三人,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多了三個神王,那就代表着身爲君境強者的自己幾人所要承受的壓力都要小得多了!

話不能如此說,雖然我們現在多了三個神王,但是這其中的危險還是不容忽視的!只能說是我們現在有多了一分把握,減少了一分危險罷了!這種心態萬萬不可能有,雖然自信是好事,但是過分自信了可是要付出代價的!而且這次我們的敵人也不簡單,也是一個君境強者。哦,是君境妖獸纔對!而妖獸可不同於我們人類,這次我們輕則有可能重傷,重則有可能殞命!所以我們萬萬不可能大意,這一點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夠記住!

聽到敖大如此輕敵,鐵中棠頓時滿臉嚴肅的說道!君境妖獸皮糙肉厚,縱然有這麼多的君境強者,鐵中棠依然是不放心,所以這才連烏揚威幾個天王境界的人也拉了過來。

呼,鐵閣主教訓的是,是我太大意了。不過我相信有這麼多君境強者,還有三個神王境界,這次的回魂草定然是可以手到擒來!敖大深吸了一口氣,的確也認爲自己的心態應該調整一下,有些輕敵大意了!但是論妖獸,在場的人還有誰比自己更瞭解呢?

借敖長老吉言,希望如此吧!

鐵中棠淡淡一笑,對於敖大的話不置可否。君境妖獸如果有那麼好解決,自己還需要找這麼多人嗎?如果不是有特殊原因,這次的事情根本用不着敖大幾人!

凌公子,敖公子,你們兩人就不用去了,就待在我這淘寶閣等我們回來如何?

凌霄苦笑一聲,無奈的點了點頭。修爲低就是沒辦法,這完全是不爭的事實。更何況這種送死的事情凌霄也沒有什麼興趣,雖然對鐵中棠手中的破障丹很感興趣,但是也沒有必要把自己的命也搭上!破障丹雖好,但是自己的小命更要緊!

來人!

先前的那個侍女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恭恭敬敬地站在鐵中棠的面前!這女人就好像幽魂一般,無聲無息的冒了出來,讓衆人都是嚇了一跳!

閣主!

嗯,如果凌公子和敖公子有什麼所需,你儘管滿足他們。如果他們想吃什麼想玩什麼,你就儘管帶他們去,一切的花銷都算在我們淘寶閣的頭上!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說完這句話之後,鐵中棠不着痕跡的對這個侍女使了一個眼色!

明白,閣主你就儘管放心好了,我一定會辦的妥妥體貼的!

嗯,這樣最好!如果我回來之後讓我聽到什麼不滿意的話,你覺得自己看着辦吧!

這話凌霄怎麼聽怎麼不是滋味,這弦外之音有點濃啊!雖然沒有看到鐵中棠對這個侍女使眼色,但是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凌霄至今都還記憶猶新。凌霄可不相信這個女人就只是一個侍女而已,正是因爲不相信,所以凌霄聽着鐵中棠的話,這才覺得弦外之音很濃!

公子,你自己一個人要好好照顧自己,你放心,我們很快就會回來了!剛纔鐵閣主的話您也聽到了,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就跟淘寶閣說!好好待在這裏,千萬不要到處亂跑,也不要惹事!敖厲還是第一次看到敖大這麼嚴肅的時候,以前的時候敖大敖二可都是和和氣氣的跟自己說話,怎麼今天一反常態?敖厲在心裏不滿的嘀咕了一聲,頭卻點得跟小雞啄米一般!

嗯嗯,我一定不到處亂跑,也絕對不惹禍!我就待在這裏,哪裏也不去!心裏雖然是有點不滿,但是此刻敖厲的表情要多乖有多乖!

我家公子就拜託你了!

敖長老儘管去就是,敖公子就交給我了!看到敖大那嚴肅甚至可以說是擔心的表情,這個侍女頓時也是正字圓腔的點頭應道! 待得敖大幾人走後,敖厲拍了拍胸口。小心翼翼的到門口看了一眼,確認幾人已經走了之後。敖厲嗷叫一聲,哈哈,這下終於自由了,終於沒有人管我了,這種感覺這忒爽啊!

凌霄和那個侍女齊齊無語,不過隨即想到,這傢伙被管了很久?平時看敖厲,成熟穩重,有着同齡人所沒有的氣質。風度翩翩,濁世佳公子,可是敖大敖二這剛一走,就完全變了一個人一般!

你不是公子嘛?怎麼好像還挺怕他們的樣子?凌霄走過來對他調侃道!

我寧願不當這個公子,我明面是公子,其實就跟囚籠之鳥的一般。你以爲他們真的是來保護我的?聽到凌霄這麼說,敖厲不滿了,大吐苦水!


哦?

此話怎講?

凌霄和那個侍女一聽,對於這其中的故事也非常感興趣!看敖厲的身份,有兩個君境強者來當保鏢,顯然很不一般!凌霄忽然產生了一個很惡意的想法,這傢伙會不會是他老爹在外面日夜奮鬥的結果?這個想法一出,凌霄就覺得越來越是這個意思!唉,又是一個可憐的娃!在這一刻,凌霄看敖厲的眼神都有點同情他了!

敖厲絲毫沒有注意到凌霄那怪異的眼神,依然在那裏滔滔不絕的說着他的苦楚!

你們知道嗎,有這兩個老傢伙跟着,我根本沒有什麼自由!我老爹明着是讓他們的保護,可是這兩個傢伙就跟保姆一樣。無論我去哪裏,去幹什麼,這兩個老傢伙都寸步不離的跟着!我的衣食住行他們全都給我承包了,搞得我跟犯人一樣!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我就是連上個廁所他們都要跟着!

…………

約莫過了一刻鐘左右,敖厲還在哪裏依然是滔滔不絕說着敖大敖二的壞話,說來說去,凌霄和那個侍女也聽明白了,敢情是這傢伙覺得自己沒什麼人身自由!光是這麼站着,凌霄自己都覺得有些腿軟了!聽到最後,凌霄乾脆到客廳裏面搬了兩把椅子出來,坐在那裏聽敖厲說着他的“天大的冤情”!

那個侍女感激的看了一眼凌霄,兩人就這樣坐着聽敖厲說!凌霄我本來也挺同情這傢伙的,直到不經意間看到敖厲眼裏的那一絲狡黠之色,這才恍然大悟!感情這傢伙是裝出來的,真的是吹牛不打草稿啊!像這麼謊話連篇的人,凌霄還是第一次遇到!


人才!

果真是一位人才,能隨口編出這麼多謊話的人,不是人才是什麼?關鍵是這傢伙說的好像真的一樣,眼睛都不眨一下!

說着說着敖厲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定睛一看,只見凌霄和那個侍女坐在那裏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敖厲不由得勃然大怒,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繼續啊!怎麼不說了?

凌霄戲虐的看了一眼敖厲,並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想這麼吹牛不打草稿的事情,凌霄自認自己目前還做不出來!原本打算可以從這傢伙的這裏學一點經驗,哪知道這傢伙現在居然不說了!

敖厲一時之間也沒有反應過來,按理說,只要是個人聽了自己的遭遇都會感到同情。可是看凌霄和那個侍女的表情,敢情自己是白白浪費口水了?只不過,在看到凌霄眼裏的那一絲戲虐的時候,敖厲這才明白,原來他們早就明白了自己是在吹牛!可是敖厲心裏一萬個想不明白,他們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