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128 Views

原來魔女飛飛在地牢中一觸發符咒機關禁制,正在房中扎在女人用香粉堆里的費魔帝和牛魔皇頓時都彈跳起來,收到警訊。

Written by
banner

費魔帝、牛魔皇身上都帶有關聯地牢中符咒機關禁制的示警符球,兩人身上還有開啟地下室入口符咒機關禁制的示警符球,至於朱魔王則是級別不夠,不掌握這種示警符球。

城主府中其實還裝有示警警報,不過江帆引爆了油爆彈,陰差陽錯的被摧毀了,故此沒發出響聲

費魔帝、牛魔皇兩人顧不上身上的難受,十分緊張的衝出房間,招呼手下急速趕到,一看怔了怔,院落中那麼多守衛和衛隊似乎毫無察覺。

「費大人,不會是飛飛小姐觸發了地牢中的符咒機關禁制吧!」牛魔皇想到地牢中的魔女飛飛,懷疑道。

「嗯,很有可能,對了,當時那個假冒我的傢伙就是拎著曹公子從飛飛的房中出來的,先看看裡面什麼情況!」費魔帝也想到這茬,點頭道。

「費大人,牛大人,地牢下面不知怎的符咒機關禁制被引發了!」朱魔王正焦急著要發出信號,一看費魔帝和牛魔皇都來了,頓時欣喜上前道,他因為職責所在,不得不強打精神守在地牢這裡。

「下去看看!」牛魔皇點點頭道。

費魔帝、牛魔皇、朱魔王打開幾扇門,來到地牢最後一道門前,牛魔皇朝著門上的瑩白色屏障隔膜甩出一滴靈魂精血,頓時屏障隔膜上出現裡面影像情況。

「呃,果然是飛飛啊!」費魔帝看著影像,人是大大輕鬆道。

「費大人,屬下去關閉符咒禁制機關!」牛魔皇道,轉身就走。

「等等,先看看再說,讓這個自傲的不可一世的女人嘗嘗厲害!」費魔帝卻是陰笑的阻止道。

牛魔皇一愣,也沒說什麼,三人便靜靜的看著魔女飛飛在地牢符咒機關禁制中的狼狽樣,直到魔女飛飛的喇叭符魔神器受傷人受傷,費魔帝這才示意牛魔皇去關閉機關。

牛魔皇去關閉機關需要一點時間,就這麼點時間,魔女飛飛重傷,關鍵時刻機關關閉,不然就要香消玉損了,費魔帝也是嚇一跳,魔女飛飛受傷不要緊,但不能死,畢竟是李子豪神主的乾女兒。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魔女飛飛沒吭聲,急忙取出一顆符魔丹入口,這時費魔帝上前去抓魔女飛飛的胳膊要攙扶,魔女飛飛卻是不領情,身子后移避開,冷冷道:「謝謝費大人,我還起得來!」一咬牙強行爬起。

「費大人,這地牢中的符咒機關是怎麼回事?」魔女飛飛不客氣的帶著質問口氣直白道。

「飛飛,你還好意思問我,你難道不知道規矩嗎?怎麼擅自從牢房中出來?」費魔帝頓時面色不悅,拉下臉責問道。

「規矩我當然知道,只是牢房沒鎖,而且我發現牢房中有奇怪的動靜,這才出來查看,誰知道這裡竟然設有符咒機關禁制!」魔女飛飛頓時眉頭皺起,嘆了口氣解釋道。

「牢房中有奇怪的動靜?呵呵,飛飛,這裡根本就沒人,你要撒謊也得找個好點的借口!」費魔帝撇撇嘴不信,冷笑的譏諷道。

「我說的是真的,我聽到了……!」魔女飛飛鬱悶道。

「好了,大家都不是小孩,說那些不著邊際的話有意義嗎?」費魔帝擺手打斷,接著對朱魔王道:「小朱,這裡沒你事了,你回到崗位上去吧!」

朱魔王巴不得離開這裡,急忙告辭,回到大廳房中去嗅女人香粉袋去了,他雖然遭到臭靈的侵害比較弱,但還是很難受。

「飛飛,曹公子傷勢很重,不但做不成男人了,還失去了一隻手,你太狠毒了吧!」朱魔王被支走,費魔帝開始變得憤怒的指責道,曹公子可是李子豪神主交代要關照的,現在這樣了不好交代。

「我狠毒?哈哈哈……這也叫狠毒?他要對我下藥在先,還要落井下石對我用強,我恨不得把曹豹那個人渣惡棍垃圾剁碎了喂狗!」費魔帝不提還好,一說魔女飛飛大怒,大笑幾聲憤恨道。


「你……飛飛,你義父李神主已經把你許給了曹公子,你就是曹公子的女人,你還不識時務,曹公子對你下藥用強又怎麼了?一點問題也沒有!」費魔帝氣結,十分無恥的教訓道。

「呸,費老狗,你是人嗎?你滾!」魔女飛飛氣血上涌眼前一黑,險些暈厥過去,發飆了,也不管什麼魔帝不魔帝了,破口大罵道,可惜實力不濟,又受重傷,不然非動手殺了費魔帝不可。


「你,你敢罵我!你,不是看在你是李神主的乾女兒,曹公子的女人,本帝就殺了了你!」費魔帝頓時氣得直哆嗦,面色鐵青,指著魔女飛飛兇狠道。

「殺我?好啊,你來啊,不殺你就是牲口生出來的!」魔女飛飛針鋒相對喝道。

「好,好,認為我不敢殺你是吧,本帝就成全你!」費魔帝肺都氣炸了,擼胳膊挽袖子就上去要動手。

「呃,費大人,費大人,您別急著動手,獨一家店鋪少了三顆極品魔神丹的事還沒了,還有那假冒你之人還沒調查清楚,您要是殺了她豈不是沒線索了!」牛魔皇狂汗,急忙攔住訕訕勸解提醒道。


雖然費魔帝地位比他高,但只是來幫助的,只負責對付高手,重城是他的地盤,這是他府邸,這裡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推脫不得。

況且魔女飛飛是李神主的乾女兒,這裡沒人有權懲治她,真要被費魔帝殺了,他在場,只怕逃不了干係,不得不攔下,他本身與魔女飛飛並無恩怨,少打交道。

「好,我暫不和一個無知的女子計較,老實交代,之前假冒我的人是誰?他是如何進入地牢的?」費魔帝一怔,被提醒了,也趁機下台階,吼道。

「獨一家店鋪中少了三顆魔神丹是不是你故意放水的?哦,明白了,一定是你有了異心,勾結外人,用小翠做誘餌陷害曹公子,這一切都是你設計的!」接著費魔帝眼珠一轉扣帽子道。

「你放屁,鬼才陷害曹豹那人渣,三顆魔神丹遺失是我的責任,我不否認,但絕不是我搞鬼,我也不會有異心背叛義父!至於假冒你的人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魔女飛飛氣的跳腳辯解道。

「哼,不說實話否認也沒用,這一切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怎麼回事,你的罪名太多了,不可饒恕,你就等著生不如死的懲罰吧!」費魔帝陰笑道。

費魔帝心中無奈,還真不敢對魔女飛飛怎麼著,要是換做他人,早就用刑了,因此只有言語攻擊先出出氣,同時心中已是冒出要狠狠整治一下魔女飛飛的念頭,跟我斗,要你好看!

「飛飛小姐,你也別推的一乾二淨,還是有什麼說什麼吧,至少有人假冒費大人進地牢的事你得說清楚了!」牛魔皇皺著眉聽著兩人惡語相向的掐著,真是有些疼痛,想了想打圓場客觀道。

「牛魔皇,我真不知道那個假冒之人是誰,曹豹人渣要對我下毒手的關鍵時刻,那人便出現了,我申明一點,曹豹的傷勢與我無關,是那人下的手!」事關重大,魔女飛飛也不敢再較勁,申辯道。

「這地牢很怪異,我確實聽到一間房中有動靜,牢房門上的鎖自己斷裂落地,而且房中有奇怪的光芒,我才出來查看的,誰知牢房中有符咒機關禁制,結果就這樣了!」魔女飛飛又道。

曹豹是不是魔女飛飛下的手,費魔帝早就知道了,已經詢問過曹豹,只是故意潑髒水的,聽到魔女飛飛的辯解沒說話,只是重重的哼了聲,心中已是一條毒計了。

牛魔皇也知道情況,不過聽到魔女飛飛後面一句話,心中一動謹慎的問道:「飛飛,你說的那間牢房是哪間?」

「是那間,真的很怪異,牢房中沒人,但床鋪下面有顆奇怪發亮的珠子,對了,那牆壁上有個半尺園形凹凸雕刻圖案呢!」魔女飛飛看了看倒塌的牢房,回憶了下,指著一處應答並隨口奇道。

「什麼,你看到牆壁上的凹凸雕刻圖案了!」費魔帝和牛魔皇頓時大吃一驚,面面相覷,腦筋急轉起來。

「是啊,怎麼了?」魔女飛飛見牛魔皇震驚的樣子驚訝道。

「小牛,這裡也亂七八糟沒法關押人了,你把她帶到其他地方關起來,讓人守著!」費魔帝神情凝重起來吩咐道,這時也顧不得去與魔女飛飛鬥氣了,先把人支走,要查看一下到底什麼情況。

魔女飛飛發現開啟地下室入口本身就是忌諱,要是真如她說的,出現動靜,出現發亮的珠子,那就太詭異了,不會有人打地下室的主意吧,這不得不防。

費魔帝忽然後悔后怕了,後悔假冒之人跑了沒及時到地牢查看一下,說不定當時在地牢中不止一人,還有人藏著的。

牛魔皇自然知道費魔帝的意思,忙押著十分迷惑的魔女飛飛離去,費魔帝開始清理廢墟,查看起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不一會,費魔帝找到那顆雙頭裂體獸留下的夜明珠,頓時驚愕道:「壞了,果然有人來過這裡!」

費魔帝急忙去看牆壁上的半尺園形凹凸雕刻圖案,似乎沒有動過的痕迹,這才鬆了口氣,接著皺眉嘆道:「可惜,飛飛那小賤人折騰的,已經無法感覺一下可能留下的氣息了!」

「咦,這珠子是什麼玩意?怎的從未見過?」費魔帝拾起夜明珠看了看迷惑道,想了想收起,接著開始打量整個牢房,回憶著魔女飛飛的話認真的思索起來。

費魔帝終於相信魔女飛飛說的了,開始還認為是故意找借口胡說八道,沉吟片刻便在地上廢墟中尋找起來,很快找到那把被雙頭裂體獸擰斷的鎖,接著有檢查其他牢房的幾扇門。

「費大人,什麼情況?地下室的入口符咒機關禁制沒被動過吧!」這是牛魔皇匆匆趕來,迫不及待的問道。

「地下室入口好像沒被動過,但一定是進來過人了,你看,擰斷的鎖,還有這可珠子是在地下室入口符咒機關旁邊地上找到的!」費魔帝揚了揚手中的鎖,又取出夜明珠,神情嚴肅的答道。

「而且來人似乎就是奔這間牢房來的,其他牢房的門雖然被摧毀了,但至少鎖沒斷都是鎖著的!」費魔帝又道。

「這是什麼玩意?」牛魔皇接過夜明珠看了看奇道。

「有點像是首飾珍寶類的玩意,具體的就不清楚了,以前沒見過!」費魔帝搖頭道。

「真奇怪,地下室的事知道的人絕對不多,我們這邊是不會泄密的,來人怎麼知道這個地下室的?」費魔帝不解道。

「呃,我們沒泄密是不錯,但這事除了我們,至少還有五個人知道,難保他們中不會有人泄露出去,費大人,屬下懷疑這事與那個救飛飛的人有關!」牛魔皇想了想懷疑道。

「哦,怎麼說?」費魔帝忙問道。

「您忘了曹公子聽到了那假冒您的人和飛飛之間的談話了,那人心儀飛飛已久,而且另外知道地下室之事的五個人中不是也有三人一直暗戀飛飛的嗎?」牛魔皇佐證道。

「不對,你說的五人中沒有誰擁有那奇特強大的符魔獸,也沒誰能釋放出那種詭異奇臭的氣味的!」費魔帝怔了怔,陰沉著臉想了想,最後搖頭否定道。

「呃,好像也是,那會是怎麼情況?會不會是五人中有人泄秘給外人,這個外人又與飛飛相識?」牛魔皇撓撓頭又道。

「嗯,這個到是有可能,不過奇怪,為何要留下這個珠子?」費魔帝這次點頭贊同,看了看牛魔皇手中的夜明珠不解道。

「可能是來人進入房中,想研究或者開啟地下室入口符咒機關禁制,只是飛飛忽然出來了,那人驚慌失措跑路,一時落下這珠子了吧!」牛魔皇猜測道。

「沒這可能吧,那樣的話來人怎麼跑出去?首先飛飛沒發現有人,其次飛飛一出來就觸發了地牢中的符咒機關禁制,地牢大門頃刻被封印了,可是這裡並沒第二個人!」費魔帝皺皺眉懷疑道。

「會不會來人已經進入地下室,得到什麼,很是興奮激動,急於逃走忘了珠子,擰斷鎖出門,飛飛聽到聲音出來,而來人正好就用什麼特殊方法迅速逃出去了!」牛魔皇沉吟片刻又猜測道。

「費大人,之前我關閉了地牢符咒機關禁制,來人極有可能是那時候進去的,而且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一個營救飛飛,一個去地下室!」接著牛魔皇又完善猜測補充道。

「嗯,這還有些可能,不過已經進入地下室不可能啊,怎麼進去,而且地下室的符咒機關禁制並沒有被觸發,我們也沒收到警訊!」費魔帝想了想質疑道。

「就算來人有奇特的魔獸,特殊的能力進入地牢,從狹小的窗口進入牢房,但地下室的符咒機關禁制怎麼開啟?李神主說過,不知道方法,就是他也無法開啟的!」費魔帝又退一步否決道。

「也許這顆珠子就是用來開啟地下室入口符咒機關禁制的?費大人,您還記得嗎,以前我們可是見過李神主開啟入口時,也是拿出了一顆珠子的!」牛魔皇想了想忽然心中一動,提醒道。

費魔帝有些好笑,想否認,這珠子明顯不同於李神主手中的珠子,但忽然想到什麼,腦筋急轉急忙順勢應道:「呃,你說的好像有些道理,那次李神主確是拿出一顆珠子,難道是這種珠子?」

「呃,來人要是取走了地下室的東西我們就完了,李神主還不得滅了我們,這可怎麼辦?」牛魔皇頓時害怕起來。

就憑這可珠子打開地下室的入口是不可能的,費魔帝笑了笑沒說話,神情變得古怪起來,牛魔皇變得惶恐不安,沉默一陣,費魔帝開口道:「小牛,我們是不是進地下室檢查一下?」

「進地下室檢查!呃,可這隻珠子怎麼用?我們不知道方法啊!」牛魔皇一驚,但覺得有道理,看了看珠子,又看了看牆壁上的圖案,犯難道。

「小牛,可以用這珠子試試嘛,如果能的話就檢查一下,要是少了東西趕緊彙報,要是不能打開的話……!」費魔帝一臉詭異的輕聲笑道,但最後卻欲言又止沒說出來。

「要是不能打開就怎樣?」牛魔皇一時腦筋沒好轉過彎來,奇道。

「小牛,這裡就咱們兩個人,沒外人,你不覺得這次是個機會嗎?」費魔帝謹慎的看了看地牢入口,壓低聲音意味深長道。


「您是說我們試一試打開地下室入口?」牛魔皇一楞,詫異的看著費魔帝,好半晌才明白過來,輕聲道。

「小牛,還記得上次我們喝酒說過的話嗎?我可是當真了,把你看成是我最信任的兄弟的,我是在為我們將來著想,難道你想一直停留在魔皇境界?」費魔帝玩味的笑問道。

「聽李神主的口風,地下室中有極為厲害的寶貝,應該是符魔神器,好像至少有兩件,我們就都有份了,你別說你不想要!」費魔帝引誘道。

「費大人,要是這珠子真能開啟地下室入口好辦,要是不能開,我們嘗試著打開,一旦觸動地下室的符咒機關禁制,被李神主知道了,麻煩可就大了!」牛魔皇怦然心動,但還是心悸的擔心道。

「小牛,打開了,就說已經被人打開過了,我們進去檢查而已,打不開,試探打開,要是不成,也好辦,就說賊人沒成功觸發的,做些手腳,不就推乾淨了!」費魔帝陰陰笑道。

「可是飛飛知道這事,而且地下室的入口也沒被打開!」牛魔皇想了想皺眉提醒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小牛,你怎麼死腦筋了?這次不管是獨一家店鋪的事,還是地牢中的事,都與飛飛小賤人有關,有她做擋箭牌怕什麼?」費魔帝瞥了牛魔皇一眼提示道。

「呃,費大人的意思是把一切都推到飛飛頭上?倒是個辦法,可是這樣行嗎?飛飛畢竟是李神主的乾女兒!」牛魔皇恍然,但還是心存疑慮道。

「有件事你不知道,上次李神主讓飛飛小賤人尋找魔沼洞失敗了,其實是她的低級失誤導致的,李神主極為不滿,不是曹公子說好話,後果很嚴重,她已經在李神主面前失寵了!」費魔帝透露道。

「這次不同了,婚事被拒,曹公子迫不及待的要推到飛飛小賤人失敗,還受了那麼大的傷害,恨之入骨了,不會再幫著說話了!」費魔帝分析道。

「一切事情只要我們做的妥當,就一口咬定飛飛小賤人有異心勾結外人,我去說服曹公子作證,我想她再說什麼李神主都不會信她的!」費魔帝陰險道。

「嗯,計劃很好啊,只是曹公子會答應站在我們一邊嗎?」牛魔皇釋然,又問道。

「曹公子很聽我話的,了飛飛小賤人不是受重傷了嗎?嘻嘻,這對曹公子去按到她不是更容易了,他會感激我的,而且也需要掩蓋他的卑劣行徑,必須按我說的做!」費魔帝賊賊的壞笑道。

「曹公子不是做不成男人了,還怎麼按到?」牛魔皇點點頭,有些不解道。

費魔帝詭秘一笑,在牛魔皇耳邊輕語幾句,牛魔皇愕然道:「不是吧,曹公子還有這愛好!」

「別的事曹公子站在我們這邊好說,可是地下室的事就難說了!」牛魔皇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放心道。

「沒事的,真要是說不服的話,嘿嘿,曹公子也就沒必要存在了,可以說曹公子太猴急,按到飛飛小賤人,飛飛小賤人拚死反抗,結果一不小心同歸於盡了!」費魔帝眼中寒光閃動寧笑道。

「啊,這樣不好吧!」牛魔皇大吃一驚,有些害怕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