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11 Views

“你爹找了很多郎中給看過,甚至還去過省城呢,沒治。都說是精神上怎麼着,我也不懂,反正是治不好了!”

Written by
banner

“哦,我覺得三姨娘怪可憐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一見到她覺得可親切了!”

一聽牛玉琳這麼說,牛青月心裏就“咯噔”一下子,但馬上說道:“你這孩子心地善良,看她瘋瘋癲癲,可憐她的緣故。”

“也許吧,確實她挺可憐的!”

兩個人說話之際便到了宋可楚住的院子,此時,院子裏站了好多家丁和丫鬟、老媽子,牛記恩正在喊着什麼。

衆人見大奶奶和二少爺來了,都閃到了一旁。

“老爺,你把我們叫來做什麼?三妹怎麼又鬧上了?”

“這次很厲害,把一個丫鬟的腦袋都打破了,我不正讓人把她捆起來嗎!”

“這也不是辦法,我讓你把她送走,你就是不聽,不然,早晚會出大事。”

“送走?送哪裏去啊,我不忍心!聽說玉琳來,她就能消停,我纔派人去叫你們的。”

牛青月不知道說什麼,沒有再說話。她也知道,畢竟是母子情深,宋可楚見到自己的兒子,當然會平靜。但現在牛玉琳是自己的兒子,她可不想讓牛玉琳和宋可楚走的太近。

“那……萬一她傷着玉琳怎麼辦?她瘋就讓她瘋去唄,鬧完就沒事了,我看我們來也沒用。”

“你怎麼這樣說,畢竟……”牛記恩把下面要說的話嚥了回去,“畢竟我們在,她會穩定下來,總比發瘋好,我不和你說了。玉琳,你去見見你……三姨娘!”

“嗯,爹、娘,你們就不要吵了,我去看看!”

“孩子,你千萬小心點啊!”

“知道了,娘,您放心吧!”

牛玉琳來到房門前,向屋裏看了看,只看到幾個五大三粗的家丁站在屋裏,地上躺着被捆着的宋可楚,仍然在掙扎着,嘴裏不知道在喊着什麼。

牛玉琳邁步進了屋子,家丁們施禮道:“二少爺!”

“嗯,你們都出去吧!”

家丁們聽了牛玉琳的話,都走出了屋子。牛記恩見家丁們都出來了,他趕緊來到房門前,不放心地看着牛玉琳。

牛青月自然也很關心牛玉琳的安危,但她不敢面對宋可楚,只能遠遠張望着。

說也奇怪,宋可楚看到牛玉琳,竟然安靜下來,也不喊叫了,雙眼直勾勾看着牛玉琳。

牛玉琳走到宋可楚身邊蹲下身說道:“三姨娘,你受委屈了,琳兒來看您了,好久沒來看您,您是不是想我了!”說着,牛玉琳把宋可楚從地上攙扶起來,扶到了椅子上坐下。

宋可楚一言不發,只是盯着牛玉琳看。

“三姨娘,別怕,要不是把人打傷,爹也不會把你捆起來的。只要您不再鬧,琳兒就把繩子解開。”

宋可楚變得很安靜,好像在聽着牛玉琳說的話。

過了十幾分鍾,牛玉琳小心地爲宋可楚解開捆在身上的繩子。

牛記恩對身邊的家丁們說道:“你們看着點兒,一旦三姨太有傷害玉琳的舉動,你們立刻衝進去按住她。”

家丁們點了點頭,仔細觀察着宋可楚的舉動。

直到牛玉琳把繩子全部給宋可楚解開,宋可楚都很老實,連動都沒動,只是靜靜地看着牛玉琳。

“三姨娘,以後可不準再傷害人了,您如果覺得悶,我就過來陪您說話。”

宋可楚的眼中突然流出了眼淚,呆呆地看着前方,渾身不住的顫抖着。

牛玉琳見狀,對外面喊道:“來人啊,給三姨娘拿件衣服了來,順便端杯開水來!”

聽到喊聲,侍候宋可楚的丫鬟和老媽子們趕緊走進了屋,她們爲宋可楚披上一件衣服並端來了一杯溫水,宋可楚端過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你們今後要好好伺候三姨娘,千萬不要刺激她。現在沒事了,你們把她攙回屋裏去休息吧!”

“是,二少爺!”幾個丫鬟答應一聲,攙扶起宋可楚往屋子裏走,宋可楚看着牛玉琳,顯得十分的可憐。

“三姨娘,你好好休息吧,待會我再來看您!”

看着宋可楚被丫鬟饞回屋裏去休息,牛記恩才鬆了一口氣,他對院子裏說道:“好了,你們都回去,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吧!”

院子裏站着的丫鬟、家丁和老媽子們陸續走出了院子。

牛玉琳走出屋子,把房門關好,對牛記恩說道:“爹,您也去歇着吧,沒事了。”

“要不是你……算了,沒事就好,你也回去吧!”

“爹,那我先回去了。”

牛記恩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牛青月,轉身帶着幾個僕人離開了。

牛玉琳走到牛青月身邊說道:“娘,我們也回去吧!”

“走吧,這次多虧你,不然,你爹肯定不知道怎麼辦,我看他以後還敢打不打你!”

牛玉琳一笑道:“肯定不敢了,爹得謝我纔是,娘,我們走吧!”

“嗯,我們也回去!”牛玉琳陪着牛青月返回自己的住處。 牛玉琳和牛青月剛走到院門口,他們看到牛玉華和尚賢鳳從門裏走了出來。

牛玉華看到牛青月忙問道:“媽,您這是去哪了?”尚賢鳳也叫了一聲:“媽!”

牛青月答道:“嗯!”然後帶有責怪的口吻說道:“家裏都亂成這樣,你們怎麼纔出來,我去哪了!當然去看你三姨娘了,你們倆剛纔幹什麼去了,怎麼沒過去?”

“我們……我們不害怕嗎,賢鳳膽小,我們……我們聽着消停了,纔出來!”

牛青月不高興地說道:“消停了纔出來!這時還出來幹啥?回去吧,繼續待着去吧!”

尚賢鳳搶話道:“媽,您這是什麼話,我們不就是晚出來會兒嗎!而且,我們即使過去又能怎麼着,不也是看熱鬧嗎!”

牛玉華忙攔阻尚賢鳳道:“賢鳳,怎麼跟媽這麼說話!”

尚賢鳳不樂意地說道:“我怎麼了,我也沒說什麼啊,幹嘛說我!”

“看熱鬧!你看你們都什麼態度,我說兩句怎麼了?是不是我說不得了!”

尚賢鳳不屑地說道:“我們哪敢啊!”

“你說什麼?我看我是管不了你們是不是?”

牛玉華用手直拉尚賢鳳,尚賢鳳對他說道:“你幹什麼,是不是嫌我礙事啊!”

牛玉華一看尚賢鳳衝自己生氣了,忙對牛青月說道:“媽,您少說兩句,這點事至於嗎!”他又對牛玉琳說道:“二弟,你趕緊和媽進去吧,我和你嫂子出去轉轉!”牛玉華拉着尚賢鳳離開了。

“你看看,他們對我是什麼態度,還把我當媽嗎?真是兒子大了,白養活!”

牛玉琳一笑道:“您別生氣了,我不會讓您白養的,永遠聽您的話!”

“媽知道,聽你這麼說,我不生氣,咱們走!”

“生氣對身體不好,反正他們過他們的日子,我們過我們的日子,我就希望看到您高高興興的。”牛玉琳拉着牛青月的胳膊,娘倆走進了院子。

牛記恩回到屋裏,一下子倒到牀上,感覺到特別的累,尤其是現在,身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他感到特別的孤獨。

還要再等三年,自己才能納妾,牛記恩感覺時間太漫長了。可一想到自己答應過牛青月的條件,他只能忍了下來。

總在家裏呆着,時不時就要面對牛青月那張冷漠的表情,牛記恩特別的難受。過了些日子,正好佃戶們交來了租子,尤其是今年的小米特別的飽滿,顏色特別的喜人。牛記恩便以到省城爲吳督軍送農貨爲由離開了牛家村,到省城逛窯子去了。

牛記恩在省城一呆就是三四個月。如今,牛家大院由牛青月當家,還有牛紅和王棟等這些人幫忙,這裏裏外外打理得到是井井有條,牛家的產業紅紅火火的,經濟收入也多了很多。

那時候,男人可以三妻四妾,還可以到外面去尋花問柳找女人。可女人只能守着一個男人,如果不檢點或找別的男人,則是偷漢子,一旦事情泄露,必會遭到世人唾棄,甚至會性命不保,不管這個女人是什麼出身,背景有多深,都會因此身敗名裂,活着比死了還會難受。

牛青月也一樣,在牛記恩到外面花天酒地的時候,她只能獨守空房,不能有任何的雜念。牛青月便把全部心思用在了牛家產業的經營和管理上,以此來打發寂寞的時光。雖然牛青月只有三十幾歲,但她只能忍受孤獨。

聶順經過縣城醫院大夫的醫治,腿上的傷好了很多,被石頭砸爛的腳面也被縫合。小蓮和母親在縣城陪着聶順住了十幾天院。最後,她們身上的錢便所剩無幾,聶順便隨着母女二人返回到小河村的家裏靜養。

家裏一下子沒有了主要勞動力,小蓮和母親感覺到壓力驟增。好些日子,三口人連頓飯都快吃不上了。眼看着家裏要揭不開鍋了,小蓮和母親一商量,她們決定到牛家大院去做下人,來養活已經不能幹體力活的聶順。

這一天,小蓮陪着母親來到牛家大院求見牛青月,希望牛青月能留下她們母女。牛家大院本來不缺人,所以牛青月並沒有答應小蓮母女的請求,把她們趕了出來。

就在小蓮和母親掃興地走出牛家大院院門準備離開的時候,迎面正碰上回家的牛玉琳。牛玉琳看到小蓮母女從牛家大院走出來。忙上前問道:“小蓮,你們母女這是要去哪裏啊?”

小蓮母親一見是牛玉琳,忙施禮道:“二少爺回來了,見過二少爺!我們……”她的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

“你們這是怎麼了,遇到爲難事了嗎?”

小蓮忙施禮道:“沒……沒什麼,小蓮見過二少爺!”

“你們都不要客氣了,有什麼事儘管和我說就是了。對了,聶順的傷怎麼樣了?”

小蓮母親答道:“多謝二少爺掛念,孩子她爹的傷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落下殘疾,不能幹體力活了!”

“沒事就好,總算這縣城沒白去。”

“多虧二少爺搭救,您拿的錢,我們會盡快還給您的。”

“那錢是我給你們用來爲聶順看傷的,不用還了。聶順不能工作了,你們打算以後怎麼辦?是不是有難處啊?”

“難處倒算不上,這不我們剛從大奶奶那出來,希望大奶奶能留下我們母女在牛家大院做下人,怎奈現在大院不缺人手,我們正準備回去呢!”

“原來是這樣啊,那你們在這等會,我這就去找我媽,讓她留下你們,你們千萬別走啊!”牛玉琳說完,“噔噔”跑進了大院去找牛青月。 牛玉琳徑直跑進了牛青月住的院子,還沒進房門,便大聲喊道:“娘,我回來了!”

此時,牛青月正坐在客廳喝茶,她聽到牛玉琳的喊聲,忙從椅子上站起來對小紅說道:“小紅,快去看看,是不是琳兒回來了?”話還沒說完,,牛玉琳就跑進了屋。

小紅忙施禮道:“二少爺回來了,把書包給我啊!”

牛青月對牛玉琳說道:“今天怎麼這麼咋咋呼呼的,趕緊喝點水再說。”

牛玉琳把書包遞給小紅,喝了口水對牛青月說道:“娘,您怎麼把小蓮母女給趕出去了,她們現在挺難的!”

“我當是什麼事呢,就爲這個!我不是不想把她們留下,可你看看,咱們這哪缺人啊,丫鬟和老媽子都一大堆了,我還準備裁掉幾個呢,吃閒飯的人太多了。如今,咱們家的財力有限!”

牛玉琳一聽,忙緩和了語氣說道:“我知道您不容易,裏裏外外上百口人,花銷很大,我爹總不在家,我哥又指望不上,事事都壓您頭上,您是夠煩的。我本不該再來煩您的,可是,小蓮母女現在確實挺難的,聶順受了傷幹不了體力活。我求您是不是再想想辦法,留下她們,如果實在沒辦法,那就算了!”牛玉琳臉上露出很無奈的樣子。

牛青月一把摟住牛玉琳,激動地說道:“我的琳兒長大了,能體諒孃的苦心了,不像你那沒良心的哥哥,就知道吃喝玩樂,圍着你嫂子一個人轉。娘今天很高興,你如果真的想把小蓮娘倆留下來,那娘就把她們留下來。”

“真的,謝謝娘!”牛玉琳顯得特別的高興。

“真的,咱們家多兩個下人,還不至於沒飯吃!”牛青月看到牛玉琳高興地樣子,自己也很高興。

“娘真好!那我去把她們叫回來,您好安排她們做事!” 總裁的頑皮大少奶奶 牛玉琳轉身就要出去找小蓮母女。

牛青月叫住他道:“你就不用去了,小紅去就行了!”她對小紅說道:“小紅,去把小蓮母女叫回來吧!”

“是,大奶奶!”小紅轉身走出了房間。

牛玉琳便坐在了牛青月身邊的椅子上,和牛青月說着話。

不大一會兒工夫,小紅帶着小蓮母女走了進來。

小蓮母女進了屋,忙跪在地上說道:“謝謝大奶奶能留下我們,謝謝二少爺!”

牛青月說道:“你們先起來吧,從今個起,你們就是牛家的下人了,我醜話說在前頭,如果幹得不好,立馬給我走人,別想拿到一分錢,知道嗎?”

小蓮母女站了起來,小蓮母親畢恭畢敬地答道:“知道,我們會好好做事的,請大奶奶放心就是!”

“知道就好,今兒我暫時就不安排你們做什麼了,你們先跟着小紅熟悉一下牛家的環境,知道牛家的規矩,明天我再安排你們做事!”

“謝謝大奶奶,我們先下去了!”

“嗯,小紅,你帶她們下去吧!”

“是,大奶奶!”

小蓮臨走偷偷看了看牛玉琳,牛玉琳向她點了點頭。

牛青月看着牛玉琳說道:“這回你滿意了吧,就知道欺負媽!”

“我哪敢啊,我知道媽您最好了!”

“貧嘴,好了沒事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我還有事做呢!”

“對了,媽,您打算怎麼安排小蓮母女?”

“現在每個院根本就不缺人,我還沒想好呢,明天再說吧!”

牛玉琳怕牛青月反悔,到時再把小蓮母女趕出牛家大院,忙對牛青月說道:“媽,現在我也長大了,之前很多事都是小紅她們做,她們還得照顧您。如今小蓮母女來了,您不如就安排她們侍候我吧!”

“也是,你也該獨立生活了,有專門丫頭伺候了。那行,趕明我就讓小蓮伺候你吧,但她娘不能在你那,母女必須分開,這時牛家大院的規矩。”

“行,那就把小蓮留在我身邊吧!我先回去了。”

“等會,我還有話要和你說。”

“您說吧。”

“這事怎麼讓我開口呢,這,這……”

“媽,您這是怎麼了,您對我還有什麼說不出口的?”

“還不是因爲你那沒出息的哥哥!”

“我哥哥又怎麼了?”

“本來我不想把這事告訴你,現在你把小蓮留在身邊了,我不得不告訴你,讓你注意你哥點兒!”

“今您怎麼說話吞吞吐吐的,注意我哥點兒,您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牛青月嘆了口氣道:“哎,告訴你也沒什麼。我之所以不想把小蓮那丫頭留下,主要還是因爲你哥。前些日子,小蓮到咱們家給他爹聶順送衣服,沒想到,你哥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調戲過人家,我怕小蓮留在咱們家會出事。萬一把你嫂子惹翻了,到時,她跑到她爹那又哭又鬧,倒黴的還是咱們家。”

“竟然有這事,我怎麼沒聽說,我哥也是的……”

“這種事怎麼能隨便宣揚呢,而且得照顧你嫂子的面子不是。你也知道,媽最疼你了,長這麼大,你還是第一次開口求我,媽怎麼能不答應呢。”

“您放心吧,我會注意的,不會讓我哥在胡來的,您歇着吧,我走了!”

“去吧!”

牛玉琳轉身離開牛青月的房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小蓮母女被小紅帶着在牛家大院的每個院落轉了一圈,正準備帶着她們回到自己的房間,告訴她們在牛家大院做下人的規矩時,迎面正碰到剛從外面買東西回來的牛玉華和尚賢鳳。

小紅忙施禮道:“小紅拜見大少爺、大少奶奶。”

小蓮母女趕緊把頭低下,不敢擡頭看牛玉華和尚賢鳳。

牛玉華問道:“你這是去做什麼啊?”

“咱們大院又來了兩個下人,我正要帶她們去我那裏告訴她們牛家大院的規矩呢!”

“又來兩個下人?”牛玉華伸出脖子向小紅身後面看去,當他發現其中一個人是小蓮時,立刻色眯眯走上前說道:“我當是誰呢,這不是小蓮姑娘嗎?”

尚賢鳳一看牛玉華那色眯眯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一腳踹在他的大腿上喊道:“你看什麼看,是不是遇到小情人了,你腿都邁不開步了?”她過去一把揪住牛玉華的耳朵。

牛玉華疼得“哎呦呦”直叫喚,“你說什麼呢,輕點,輕點……”

尚賢鳳對小紅喝問道:“我問你,這是誰同意讓她們到咱們大院當下人的,這不是成心和我過不去嗎?”

小紅板住笑答道:“這是大奶奶同意的!”

“我一猜就是她,這日子沒法過了,竟然把個小狐狸精弄到家裏來了……”

牛玉華掙開尚賢鳳說道:“我的姑奶奶,你小點聲行嗎?別讓媽知道!”

“知道怎麼了,你心虛是不,我告你,姑奶奶什麼都不怕,把我惹急了,你們牛家誰都別想好過。”

“我求求你了,別喊了行嗎,以後我都依你還不行嗎!”

這時,牛玉琳剛要坐到書桌前看書,就聽到院門外吵鬧聲,他急忙從屋裏跑了出來,來到院門外面。他正好看到尚賢鳳正在大喊大叫的。

“好了,你們別吵了!”牛玉琳對牛玉華和尚賢鳳大喊了一聲。

尚賢鳳立刻停止了喊叫聲。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有事說事,大喊大叫的,成什麼樣了!”

尚賢鳳把嘴一撇道:“你喊什麼喊,牛家大院還輪不到你說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