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82 Views

項陽笑了:“哈哈,方總,這纔是識時務者爲俊傑嘛,祝咱們合作愉快!”

Written by
banner

項陽的話音剛落,卻聽到有人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說:“慢着,我還沒同意呢!”

想着自己馬上就要大展拳腳、大幹一番,好好的在老頭子面前表現一把,項陽不由得開始憧憬自己將來接掌輝煌集團的那一天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場面!

尤其是當他看見方雅男那一臉黯淡的屈服,他心中的那股強烈的佔有慾和無盡的貪婪就越加的旺盛起來。

只要本大少強勢入主天都市房地產行業,不僅能夠得到老頭子的另眼相看,而且還能趁此機會把方雅男這個冰山美妞給搞到手。靠,麻痹的,太正點,太有味兒了!

可是,就在項陽準備享受勝利的喜悅時,卻有人說話了:“慢着,我還沒同意呢!”

在場的所有人一楞,扭頭向牆角看去,就看到葉三平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項陽嘴角一抽,陰陰然笑道:“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我不同意!”

葉三平捂着嘴,打着哈欠,一副吊到非常的姿態走到圓桌前,對着項陽一字一頓的重複道:“你給小爺聽好了,我不同意你用六千萬接手四方集團城北的那塊地皮項目的開發!不同意!”

美妻如玉 哈哈!”

項陽先是不以爲然的哈哈大笑,之後才收起笑容,雙眼微微一眯,話鋒一轉道:“你特麼算什麼東西!”

天道有序 項大少,你可別忘了,咱們一樣是人,我要不是東西的話,那你又算是什麼東西呢!”

葉三平對於項陽的出口成髒,他根本就毫不在乎,他也從來就沒有把這位從京城遠道而來的背景深厚的富家公子給放在眼裏!

項陽本來是罵葉三平不是東西的,現在反過頭來卻被他給罵自己不是東西了,這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啞巴虧,他項陽自然是不能吃的了。

不過眼下當着方雅男的面,他也不好做出過激的反應,只是聳聳肩,再也懶得去看眼前這個礙眼的傢伙,而是將目光投向了方雅男:“方總,這位葉先生是你們公司的股東?”

葉三平搶先道:“我是方總的御用司機兼保鏢,也是四方集團的一份子。我說我不同意,那是因爲我把四方集團當做了我的家。我萬分熱愛我的家,愛的是那麼深沉,死去活來——所以呢,我當然不會在強盜衝進來搶東西時,視而不見。”

在葉三平說不同意的時候,龍越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快步走到葉三平面前,厲聲道:“葉三平,項少說的不錯,你算個什麼東西,這兒哪有你說話的——”

龍越還沒說完,葉三平就突然擡手狠狠的抽了龍越一個嘴巴子!

“啪!”

儘管龍越在整個天都市警隊那都是難逢敵手的存在,但是剛纔葉三平那一巴掌實在是甩的太過突然了,讓他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

足可見葉三平剛纔那一巴掌的速度有多麼的快,就像是在龍越的臉頰上刮過一陣疾風一般。

那耳光很是清脆響亮,抽的龍越腦瓜子嗡嗡作響!

剎那間,在場的衆人都愣住了,因爲他們根本沒有想到葉三平會動手抽人,而且抽的還不是一般人,堂堂市公安局的副局長。

抽完龍越之後,還沒等龍越開口反擊,葉三平就立馬指着他的鼻子,獰笑道:“姓龍的,你少特麼的跟老子在這又做巫婆又做鬼的。別看你是個堂堂的市局的副局長,老子抽你,算是便宜你了,信不信老子一直訴狀把你給告到李市長那!”

“龍越,別以爲老子不知道你肚子裏在打着什麼鬼主意。你不就是看上方總她單純嗎,跟這個京城來的闊大少狼狽爲奸,商量好了要來謀奪她和她父親多年積累下來的財產!”

此時的龍越就像是一根被霜打過的茄子似的,站在原地一愣一愣的。

他沒想到葉三平竟然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子抽他嘴巴子,好歹他也是堂堂市局的副局長,手底下的警察沒幾千也有好幾百,竟然會被一個小小的保鏢給爬到頭上,拉屎撒尿的,這讓他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惡氣?

然而,當他從葉三平的嘴裏聽到李市長三個字的時候,讓他原本上涌的怒火又被硬生生的給壓了下去。

他是知道葉三平跟李市長之間是認識的,而且關係似乎還不錯。倘若這傢伙真的跑到李市長跟前搗鼓他兩句壞話的話,那他這個新上任的副局長的位置可就懸了! “你、你居然敢打我!”

龍越拉長着個臉,大有要與葉三平一決雌雄的態勢。

雖然龍越心裏有些發憷,但是至少自己還是天都市警察局的副局長,豈能在自己喜歡的女人和京城來的項大少面前失了面子!

“老子就抽你了,怎麼着?別以爲自己是公安局的副局長,就有多了不起似的。其實從你孫子早上急吼吼的趕來方總的辦公室,說要爲她出謀劃策,又很有面子的請到項陽後,老子就開始懷疑你們是串通一氣了!”

龍越左手捂着腮幫子,眼裏閃過一絲驚懼,卻厲聲喝道:“放屁,你這是胡說八道,你竟然說我是算計雅男!”

“我堂堂一個市局的副局長,用得着那麼做嗎?”

葉三平很是輕蔑的冷笑一聲,道:“你他麼的還敢說自己是爲人民服務的警務人員,你丫的的就是一卑鄙無恥的小人…….”

“你別說了!趕緊離開,別在讓表姐爲難了!”任菲菲走上前拉了拉葉三平衣角,低聲的說道。

“任總你別拉我,老子今天非得揭穿這些無恥之徒的真面目不可!”

葉三平一聲大喝,嚇得任菲菲一哆嗦,鬆開了手,低着頭又退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葉先生,請你把嘴巴放乾淨點,說誰是無恥之徒!要不然我們項少完全可以告你誹謗!”姓馬的律師說話了,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氣勢十足!

葉三平淡笑一聲,道:“許你們官家放火,就不許我們百姓點燈!”

“姓葉的,你說夠了吧!你說我和項少串通一氣來陷害雅男,那好,你拿出證據來啊!要是拿不出來的話,就特麼的少在這裏血口噴人。信不信老子一個電話,就立馬安個恐嚇的罪名將你給法辦!”

先前已經捱了葉三平一巴掌了,這個虧無論如何也要找回來,要不然他這個副局長還怎麼在天都市警界混下去!

對於葉三平的橫插一腳的舉動-,方雅男之所以沒有出手阻攔,就是因爲之前龍越爲了接近她和那個李長順有所勾結。眼下又聽見他說龍越竟然也和項陽有所串通,她心裏除了震驚之外,還有那麼一點小激動。只要葉三平能夠拿出證據來,就算是改變不了城北那塊地皮被項陽強取豪奪的下場,但是至少能要挾他重新出更高的價格!

葉三平摸着小心臟,裝出一副‘再也不敢’的模樣,道:“哎呀,龍副局長真是好威風啊,簡直就是人民的‘好公僕’啊!你不是要證據嗎?好我很榮幸的告訴你,我沒有!”

甜妻追夫:總裁深深寵

或者說,乾脆是在胡鬧!

這一刻方雅男意識到她自己之前的擔憂是有多麼的準確無誤了。

這傢伙果然是沒少添亂,早知道就不該給他打那個電話了!

現在想想,方雅男真的後悔傍晚的時候給葉三平打去的那個電話。這傢伙就是個屬猴子的,一刻也閒不住!

儘管方雅男心裏很是鄙視龍越,但是眼下的談判可是關乎四方集團的前途命運,絕對不能被葉三平這個傢伙給攪黃了。

假如此時她再不出手製止的話,這傢伙非得把事情給徹底鬧掰了不可。

只見方雅男伸手抓住葉三平的手腕,低聲喝道:“葉三平,你胡說什麼呢?”

呵斥過葉三平之後,方雅男走來龍越的跟前,滿臉歉意的笑道:“龍副局長,對不起,我替他向您道歉……”

“不必了,方總,就當我幫錯了人!”

龍越狠狠的瞪了一眼葉三平,轉身擡腳頭也不回的就朝包廂的門口走去!

“龍副局長!”

方雅男心中雖然對龍越不屑一顧,但是人家畢竟是來幫助她的。身爲堂堂天都市公安局的副局長,捱了葉三平一個巴掌,這無論換做是誰,面子上也不過去。

在這一點上,方雅男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愧疚的。

正當她準備追上去留下龍越的時候,卻聽到身後傳來了葉三平那陰陽怪氣的聲音:“他走,是因爲他心虛,沒臉再面對你!”

“你給我閉嘴!”

方雅男嬌叱一聲,霍地擡手,指着門外:“給我出去,出去,滾!”

“你說什麼,你敢罵我滾!”

葉三平想也沒想,擡手就給了方雅男一耳光:哥們爲了你,在外面奔波一整天了,你拿臉子給哥們看也就算了,還敢罵我滾!

第二聲清澈的耳光聲響起,包括項陽在內的所有人又楞了:草,這傢伙也太猛了吧,敢抽方雅男!

當然了,葉三平就算是再生氣,抽方雅男的這一耳光,也不如抽龍越的那一下來的狠,最多也就用了不到一層的力道。

可方雅男卻感覺像是葉三平拿刀子在心口狠狠捅了一刀那樣,呆呆望着他愣了片刻,旋即嚎啕大哭着撲了上去,擡手就去抓他的臉:“你、你敢打我,你敢打我!我爸還沒有打我呢,你一個臭無賴憑什麼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反正打了也是打了,葉三平可不想再被她抓花臉,擡手就去抓她的頭髮。

“葉三平,你給我住手!”

這時候,任菲菲才從驚愣當中回過神來,一把衝了上去,抓起葉三平的一條手臂,張開嘴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哎呀!”

任菲菲的小嘴,一下子把盛怒中的葉三平給咬清醒了,連忙甩開她,又把方雅男給推了出去。

“我跟你拼了,你個臭無賴,竟然敢打我!”

方雅男哭着又要衝上去,就像是一頭發了瘋的母貓一樣,然而卻被任菲菲和小敏給拉住了。


任菲菲美眸登的圓溜溜的,對着葉三平怒斥道:“葉三平,你瘋了嗎?怎麼可以出手打表姐?你、你簡直就是個混蛋!”

這還是任菲菲第一次怒罵葉三平是混蛋,就算是她自己之前不明不白的和葉三平睡了一晚上,她也沒有發這麼大的火氣!

“小敏,你先扶住表姐!”

小敏朝任菲菲點了點,手上的力道又便加了幾分,生怕方雅男會掙脫開她的手。

任菲菲放開方雅男之後,小手叉着腰,徑直就走到葉三平的跟前,伸出雙手緊握着小粉拳就朝葉三平的身上砸去,就像是小女生對着小情人撒嬌一樣,只不過味道有些不對罷了。

“我叫你打我表姐,你個混蛋,我也跟你拼了!”

任菲菲揮着小粉拳,根本就停不下!

場面一下子變得如此的混亂,都把項陽等人給看傻了。

這是什麼情況,難不成這四方集團的人都是瘋子不成?

“行了,老子他麼的這就走,你滾開!”

葉三平雙手抓着任菲菲的兩隻不斷掙扎的小手,稍稍一用力,就把她向後推了回去。

“你個我滾,我不想再看見你這個臭無賴了。竟然還敢打我,嗚嗚~~~~~~”

方雅男伸着纖纖手指指着門口的方向,帶着哭腔大聲的喝斥道。

“兩個傻比娘們,被人賣了還不知道,老子懶得理你們!”

葉三平粗魯的罵了一句,摸着被咬破的右胳膊,轉身就走。

但這時候,項陽卻說話了:“你這就要走?”

葉三平霍然轉手,眼裏閃着駭人的光芒,語氣陰森的說:“怎麼,你不許我走?”

本來,項陽叫住葉三平,就是想指着他鼻子,告訴他:小子,以後給大爺我記住,飯可以亂吃,但話不能亂說,你要是再敢說我和龍副局長狼狽爲奸,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可是當他看到葉三平凌厲的眼神後,也不知道爲什麼卻又心虛了,冷哼了一聲也沒說什麼。

葉三平忽然笑了,走到角落沙發上坐下,翹起二郎腿,不走了。

“你怎麼還不滾?”方雅男叫罵道,已經沒有哭了,不過眼角卻依然帶着淚水!

“你再敢罵我一句試一試,看我不……”

葉三平猛地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目光如刀,霸道非常!

“怎麼,你還想打我不成!我今天就算是沒臉見人,也要跟你拼了……”


方雅男漲紅着臉,掙扎着想要從小敏的手中掙脫開來。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人敢對她這樣,即便是之前被人綁架,也沒有受過這樣的氣!

正當她馬上要從小敏的手中掙脫開來的時候,任菲菲卻上前拉住了她:“表姐,咱別搭理這混蛋,眼下還是辦正事要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