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3, 2021
78 Views

他發誓,要找鏡天報著一箭之仇。殺了鏡天,他就是下一任大教宗!

Written by
banner

兩百餘年的心愿,終於可以達成。

但是,想不到鏡天居然會親身進入魔界,和魔尊決鬥!

這分明就是去送死嘛!雖然,鏡天的寒毒已經發到了最後的期限,本來也沒有多少天命了。

「為了個女人,值得嗎……」織焱不屑地冷哼。手指敲打著火皇劍鞘。

別以為織焱同情鏡天和仙木。

他對此是完全不屑。

身為火系屬性的織焱,火力四射,同時本人也是少有的美男子。從外表來看,不過是二十齣頭的美少年。一雙妖艷的紅眸,勾引了多少名門貴婦,上流名媛,願意為他傾倒。

何況織焱氣質華貴高雅,如明珠一般熠熠奪目。這樣的男子,若是在俗世,情願倒貼的女人能擠破頭。

所以說,也不能算織焱故意顛倒眾生。

大教宗鏡天,則三百年來,在天闕宮閉關療傷,與世隔絕。

何況鏡天的性格,清冷孤傲,目中無人,尤其是眼裡沒女人,跟織焱是完全兩個類型。

只要看看大教宗那副臉色,沒有一個女女人,敢向鏡天看第二眼的。

除了某人,不但敢跟鏡天大眼瞪小眼,還敢揭鏡天的瘡疤。

雖然絲毫不同情鏡天,但織焱對仙木媛,還是有一點點憐憫的。

「不管怎麼說,是個絕無僅有的美人,也難怪鏡天拚命。」織焱坐在火中,點點頭,對自己說。

「好吧,宰了鏡天,收了小丫頭。」織焱說道,「這才是最完美的勝利。」 歷任大教宗,必須殺掉絕對權威的前任,然後才能成為靈武至尊。

如果,鏡天不是死在織焱的手裡,而是被魔尊殺掉,等於是戰死在外,而內部卻一時沒有合適的人選,足以和鏡天相比,那麼,就等於是人間界的力量收到嚴重挫折。

在這種情況下,織焱繼承大教宗職位的資格,就會受到嚴重懷疑。同時,在紅衣大主教的團隊里,會出現多個野心勃勃,實力相差不遠的對手,和織焱爭奪大教宗的職位。

也就是說:殺掉前任,是繼承大教宗職位最權威的手段。

織焱的算盤打得噼啪作響。

紅眸中,閃過熾熱鋒利的光芒。

也好。本座就看著鏡天和魔尊的死斗。

不管是魔尊殺了鏡天,還是鏡天殺了魔尊,兩虎相鬥,一死一傷。

剩下的那一個,對於本座來說,好對付。

計劃已定。織焱化身一團紅光,瞬間向魔界掠去。

一棵怪樹上,樹榦扭曲成圓圈狀。

圓圈內,映出了鏡天向魔界內進發的情形。

「父皇。」在魔尊背後,站著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那正是「復活」了的墨兮媛。

魔尊滿意地看著這個女兒,點點頭。「你做得不錯。」

墨兮媛得意的一笑。

「去吧,這次來的對手太強,必須一一擊破。你一定要吸引住鏡天的注意。」魔尊囑咐道。

墨兮媛眼眸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這抹神色,沒有躲過魔尊的眼睛。

「連卿兒,」魔尊直接喊了她的本名,「你還記得,你在人間界兩輩子所過的卑賤人生嗎?」

連卿兒的臉色瞬間變白了。喃喃說道:「父皇,我不會忘記的。」

如果說第一次作為連卿兒時,生為庶女,受盡侮辱和摧殘,那是連卿兒倒霉的話,第二世作為墨兮媛,居然活地還不如第一世,這就是魔尊在故意警告連卿兒了。

因為連卿兒的靈魂,是魔尊保留下來,放入自己女兒的肉身內的。

魔尊救了連卿兒的靈魂,卻完全不管連卿兒在人間的生活。這絕對是一個警告。

不但掌管她的死活,還掌握她的榮辱。和上輩子一樣,連卿兒沒有選擇。

「是,父皇,女兒知道該做什麼!」連卿兒咬了咬唇,躬身回答。

說完,連卿兒縱身一躍,飛了出去。

在她腳下,是一張蜘蛛怪的巨網。

網上捆縛著妖王宣闊。

宣闊渾身都是傷。蜘蛛的網絲上有劇毒,纏繞這宣闊的地方,都嘶嘶冒著毒煙。宣闊的臉也被毒液給腐蝕了,一半臉孔依舊妖冶,另一半卻猙獰恐怖,果露著肌肉和血絲。


看到那熟悉的影子,從他頭頂上一掠而過,宣闊抬起頭,露出痛苦的表情。

那麼熟悉,那麼可愛的媛媛,就這麼被一個****無恥的毒婦給侵佔了肉身嗎?

墨兮媛飛過了一片黑色的沼澤,突然,借著強大的靈念力,她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這股氣息,迫使墨兮媛不得不飛下來,看個究竟。

在黑色沼澤的一叢刺人的荊棘林里,傳來女人的喘息和慘叫。

那叫聲,讓墨兮媛感覺極為熟悉。

想了想,墨兮媛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行!」校長最先表態,他現在只想帶著這數萬學生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這是他作為一個校長的責任,至於在哪裡避難,他並不是很關心,他是科學家,而不是政客。

「我們可以離開那個星球嗎?」一個老師模樣的人問道。

「不行!」

吉利站起來斷然拒絕,這是考慮他的利益的事情,未來之星是猛獸號發現的星球,也是猛獸冒險團的共同財富,如果泄露出去,必然會引起其它勢力的窺視,最好的辦法就是等這蟲災過後,他再向宇宙冒險團工會上報星球的資料,到時候,工會自然會組織星球的拍賣程序。

「那是屬於猛獸冒險團的星球,你們有權不去,如果去了,就必須聽從安排,而且,在蟲災結束之前,在那顆星球上也會用軍事化管理制度,沒有任何人能夠特殊,包括我自己,因為,我們不知道斑斕殼蟲什麼時候會入侵那顆星球,我們必須做好時刻戰鬥的準備!」真真一臉嚴肅道。

……

眾人一陣竊竊私語,當然,主要是一群從地下室出來的學校高層和科研工作者,他們現在心理都很不平衡被一個學生領導,但是,人家有武力支持,最重要的是,天網也支持真真。

「真真同學,我有一個問題,現在這裡的總人口有五十多萬,我們的宇宙飛船嚴重不夠,請問,我們如何離開這裡?」一個戴著眼鏡的老師問道。

「這個問題很好解決,從瑞德爾星球跳躍到猛獸冒險團發現的那顆星球上去只要一個星期的時間,當然,這是指全速跳躍,我們可以分成二批或者三批離開!」

「請問,誰願意做第二批離開的人選?」這個老師繼續問道。

「我!我會堅守到和最後一個瑞德爾公民離開!」

真真斬釘截鐵的聲音讓一群男人感覺汗顏,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人骨子裡面透著一股狠勁。

這個小小的會議最後做出了一系列的決定。

五十多萬人分三批轉移,當然,這幾十艘宇宙飛船載人二次就足夠把五十萬人運走,畢竟,這幾十艘飛船最近都在做最簡單的改裝,讓每一個倉庫都可以載人,一艘改裝的巨型宇宙飛船的運輸能力是驚人的,運輸幾萬人也不是問題。

現在,飛船還有一個沉重的運輸任務,那就是要把一些製造設備帶走,未來之星現在處於鴻蒙原始的狀態,根本無法生活五十多萬人,必須要從這裡拆卸基本的工業設施。

值得慶幸的是,這五十萬人大部分都是精英分子,有著各種各樣的人才,其實道理很簡單,在斑斕殼蟲入侵的時候,只有一些精英才有資源跑到瑞德爾帝國的首都,一些窮人只能呆在家裡等死。

緊跟著,真真發動了一個調查活動,真真提供一艘宇宙飛船讓不願意跟隨的人提前離開瑞德爾星球,讓人意外的是,沒有人願意離開獨自冒險,現在的星瀚機甲大學在危險之中凝聚成了一股力量,而這股力量的精神領袖就是鄒子川。

到目前為止,除了幾個核心人物,沒有人知道鄒子川現在的處境,真真依然利用天網不遺餘力的宣傳鄒子川,在人們的心目中,鄒子川已經成了一個英雄,一個傳說中的英雄,一個救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的英雄,而且,是一個能夠解決任何問題的英雄。

鄒子川的事迹被天網一點一點的放大,特別是他鐵血的手段和縝密的計算更是讓人津津樂道,從開始的恐懼到了後面的崇拜。

在學校之中,鄒子川更是有著無數的狂熱分子擁戴,畢竟,鄒子川也是星瀚機甲大學的一員,在這蟲災面前,鄒子川能夠成為一個精神領袖是機甲大學每一個學生的驕傲,甚至於,很多老師都以有鄒子川這樣的學生而驕傲。

真真讓人們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亂世之中,必須要有鄒子川這樣的強權鐵血人物。

實際上,當真真宣布一些決定的時候,大部分人都以為是鄒子川的決定,並沒有引起什麼反彈。

本是對真真持有懷疑的吉利和菲利普等人見真真一直都是為鄒子川樹立個人威望,這才放下心來。


轉移的工作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帝國範圍的一些大型工業設備都開始拆卸打包拖上了飛船。

真真手上有一個完整的人口檔案,這個檔案詳細的記錄著每一個人的特長,現在真真最不缺少的就是人才,有小黑的支持,她幾乎可以獨立完成所有的工作安排。

這個虛弱的女人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了一種驚人的毅力,她幾乎是二十四小時工作,睡覺的時間從來沒有超越一個小時,這種玩命的工作慢慢獲得了大部分人的認同,就連學校的高層也心甘情願的聽從這個身體越來越虛弱的女孩子。

真真的身體也越來越差了,臉上的顏色越發慘白,讓人擔心她隨時都會倒下。

看著真真那日漸憔悴的臉,無數的人都在心疼,可是,這個女人的意志力堅強得可怕,沒有人能夠說服她。

人們看向真真的表情由開始的懷疑變成了尊敬,就是菲利普對真真的態度都程度的改變了。

人們現在最擔心的是真真突然倒下,人們發現,如果真真倒下了,居然沒有人能夠代替她,幾乎是所有的工作都是她一個人制定,人們只是按照她的命令執行。

沒有人知道真真的夢想。

真真正在燃燒著自己的生命,她知道,她的生命每過一天就少一天,現在,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她如果抓住這個機會,可以在人類史冊留下自己的名字。

鄒子川!

鄒子川對於真真來說是一個不可缺少的人物,沒有鄒子川那強大的武力支持,她真真什麼也幹不了,無論是吉利還是暴龍,或者是格林隊長他們都不會聽她的,甚至於,連小黑也不會聽她的。

真真需要的是鄒子川在一開始建立的那種鐵血形象!

看著遠處一艘一艘飛船起飛形成了船隊后消失在茫茫的太空,真真的嘴角微微的彎起,輕輕的笑了一下。

真真並不擔心那些宇宙飛船會一去不回,小黑已經給那些宇宙飛船設定了程序,一旦完成工作后這些飛船還沒有回來,飛船就會進入自毀程序。

「真真,想什麼?」芬妮問道。

「沒事,我只是感覺自己的心腸越來越硬了。」真真嘆息了一聲。

「都是為了生存。」芬妮也嘆息了一聲。

「是的,為了生存!」真真的目光變得飄渺起來,別人是為了生存,她卻不是,她是為了一個夢想,這個夢想因為一個胖子的出現正慢慢的變得真實起來。

「已經過了二十天,胖子還會不會回來?」芬妮一臉憂鬱,最近,芬妮也變得格外的沉默了,這次災難,讓每一個人都變得成熟起來,包括芬妮。

「不知道,二十天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現在貝兒和米雪都沒有消息,還有最後一個星期我們就要離開了,天網的能源系統都快崩潰了,我們無法堅持了,而且,第三次大規模蟲潮即將形成,天網也無法抵抗了。」

真真看著天空的一些小黑點消失在廣袤的太空后低下了頭,眼睛之中露出一絲淡淡的哀傷,她已經盡量的在拖時間了,甚至於用天網設伏打擊了兩次形成的蟲潮,天網的威力是巨大的,但是,這種打擊耗費的能量也是巨大的,最重要的是,這種打擊只是延緩了蟲潮的形成,對局勢的影響沒有絲毫幫助。

兩人一前一後的默默向訓練大樓走去,在周圍,是數千林立的重金屬P——11戰鬥機甲,這些士兵都將跟隨真真一起到那未來之星。

現在,月神號已經改裝成了一艘運輸船飛到了太空之中,真真的辦公地點已經改到了學校的光腦主控室。

「真真,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芬妮把光腦主控室的門關好。

「嗯!」真真緩緩的坐到椅子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